站长之家首页 > 点评 > 联想最新资讯 > 正文

联想的困局

2018-05-22 09:35 · 稿源:钛媒体

柳传志和他的联想陷入了困局之中 Photo: May Tse 来源:SCMP

柳传志和他的联想陷入了难以言说的困局 (Photo: May Tse 来源:SCMP)

联想最近犯水逆,先是两年前的一次投票竟在如今这样一个敏感的时刻被重新提起来。

在这场关于联想的嘈杂风波中,柳传志最终还是站了出来。“万众一心,同仇敌忾,誓死打赢”这种过了时、完全不符合公众语境的措辞早已“不合时宜”,但柳传志还是不得不发声。

此事刚过又起波澜,网传中央某采购中心就电脑产品采购例行向各PC供应商征求建议,在支持国产操作系统上,联想投下反对票,导致国产系统以3: 4 败北。

联想于 21 日晚发布声明称,央采中心就使用Windows+国产Linux双系统整机方案向与会厂商征询意见,联想集团提出的建议是使用单独国产Linux系统整机方案。

对于这家成立于 1984 年的公司而言,今年的确是一个糟糕的年份。那么,当我们冷静下来站在公司发展的层面去看联想时,它真正的困局又在哪里?

1先不说话,来一组数据。

早在去年第一季度,联想就丧失了保持了四年之久的全球 PC 市场冠军的宝座,转而由惠普取而代之,当季度联想电脑出货量的环比增速仅仅只有1.7%,而惠普则达到了惊人的13.1%。一年之后,惠普继续巩固着其执全球电脑市场牛耳的优势,而联想则不温不火,和去年第一季度的出货量相比没有任何改变,停留在了这块市场老二的位置上。

联想的状况就和电脑市场几乎如出一辙,我们依旧在使用着,它的存在感依然极强并且拥有着不小的话语权,但是,每个人都清楚,这块市场以后也仅仅是如此而已,不会再有多少成长性和惊喜了。

到了五月初,联想最终被踢出了恒指,自 2013 年加入恒生指数以来,这家公司股价跌幅已经超过56%,而这已经是它第二次面临如此窘境。在千禧年的时候,它来了,随着之后收购 IBM 后业务的持续下滑,它在 2006 年又走了。

截至 2017 年 9 月 30 日的17/ 18 财年半年财报显示,联想公司营收为217. 73 亿美元,环比增幅只有2%,和去年同期相比,毛利润出现了5%的亏损,利润仅仅只有 9900 万美元,出现了高达69%的下滑。

联想公司的各个业务都不见起色

联想公司的各个业务都不见起色

从四大业务群来看联想在此期内的表现。

电脑及移动设备部门(PCSD)收入为153. 87 亿美元,在整个公司收入中的比重将近71%,税前利润环比下滑了15%。移动部门(MBG)营收为38. 23 亿美元,尽管在拉美和西欧地区分别取得了63%和96%的增长,然而其智能手机出货量环比增幅仅仅只有6%,不计非现金合并收购相关花费,该业务群税前运营亏损为2. 61 亿美元。

数据中心部门(DCG)的营收为19. 47 亿美元,同比下滑了 10 个百分点,不计非现金合并收购相关花费,其税前运营亏损为2. 14 亿美元。联系创投业务(LCIG)关注于 AI、VR/AR、物联网、大数据方向,投资领域包括制造业、健康及运输,非设备营收将近 7 亿美元,资本孵化及其他产品创造的收入达到6. 17 亿美元。

从区域来看的话。中国在期内公司收入中的比重为25%,其税前利润为1. 98 亿美元,美洲地区则占据了31%的份额,税前亏损了 1800 万美元,亚太地区的税前亏损为 5400 万美元,欧洲中东及非洲地区在期内公司收入中的比重为27%,税前亏损达到了 4200 万美元。

可以看出来,联想现在依然是一家不折不扣的电脑公司,而从某种角度来看,它也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国际化公司,毕竟,海外市场在其营收中的比重达到了3/4——虽然海外业务一直在持续侵蚀联想的利润。

在过去十多年里,PC 市场的变化趋势 来源:Bloomberg

在过去十多年里,PC 市场的变化趋势 来源:Bloomberg

于电脑业务而言,联想在 2005 年的收购几近火中取栗。

IBM 向 SEC 提交的报告显示,电脑业务在 2001 年亏损3. 97 亿美元, 2002 年为1. 71 亿美元, 2003 年为2. 58 亿美元, 2004 年上半年已亏损1. 39 亿美元,到 2004 年已经累计亏损近 10 亿美元。

而截止 2004 年 3 月的联想 2003 财年的营收为231. 8 亿港元,折合29. 7 亿美元,净利润则只有10. 5 亿港元 ,折合1. 353 亿美元。为了收购 IBM 的电脑业务,联想向 IBM 支付了6. 5 亿美元的现金以及价值 6 亿美元的联想集团普通股,同时还要承担该业务 5 亿美元债务。

虽然背上了沉重的财务负担以及在未来越来越显现出失败的国际化融合弊病,但此时的联想的确靠着这个机会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好机会,在 PC 市场上的份额迅速追赶到近落后于戴尔、惠普的位置。

唯一的问题是,还未来得及消化国际化的烦恼和红利,PC 市场的衰落就遽然来到, 2007 年苹果发布第一代 iPhone 后,这股趋势便再也阻挡,在经历了 2010 年最后的回光返照之后,全球 PC 出货量自 2012 年开始陷入了持续至今的下滑趋势。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联想成立二十年时的国际化转型最终倾覆在了时代的浪潮之中。

2不妨让我们比较一下其他公司。

首先,我们选择的是小米,这家公司在过去 8 年间迅速崛起,依靠移动智能红利成为当代中国最成功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在 2017 年,其智能手机业务收入为805. 63 亿元人民币,在公司总营收中的比重超过七成。

相较而言,联想和小米都是硬件公司,不同的的地方在于,前者成立于中国的前互联网时代,有着其特殊的资本和市场背景,享受了电脑硬件在中国繁荣的红利,而小米则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作为一家完全的民营公司,其定位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 IoT 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

自 2015 年到 2017 年,小米公司销售及推广开支、行政开支研发开支在成本中的比重分贝分别为2.9%/1.1%/2.3%、4.4%/1.4%/3.1%、4.6%/1.1%/2.7%,这家公司的研发支出在过去三年里已经从15. 11 亿元增长到了31. 51 亿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自 2015 财年到 2017 财年,联想公司的研发支出分别为12. 2 亿、14. 91 亿、及13. 61 亿美元,虽然绝对数量远远超过了小米,但是增长趋势却完全无法相侔。

如今外界对即将登陆港股的小米公司的估值约在 600 亿~ 1000 亿美元,而联想现在的市值仅仅只有不到 460 亿港币。

再来看看它现在最大竞争对手惠普的情况。

自 2015 财年到 2017 财年,惠普研发支出分别为11. 91 亿、12. 09 亿及11. 9 亿美元,从绝对数值上来看甚至还不如联想,然而,前者的营收分别为514. 63 亿、482. 38 亿及520. 56 亿美元。

对比联想、小米和惠普三家公司,联想公司最近三个财年的研发支出在总支出的比重分别为3.08%、3.89%和3.68%,无论是从比重还是金额上来说,都强于惠普和小米公司,但是从营收或股市上的表现来看,它又远远逊色于两家公司。

事实上,联想是一家在研发投入中并不吝啬的公司,而且,从和上述两家公司的比较来看,研发投入和公司表现的关系也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密切。

不妨再看看戴尔的案例。

截至 2018 年 2 月 2 日的戴尔公司 2018 财年财报显示,该公司期内营收为786. 6 亿美元,研发支出为43. 84 亿美元,在总支出中的比重为7.48%。

而在过去三个财年里, 戴尔公司在 2017 年及 2016 财年的营收分别为616. 42 亿和509. 11 亿美元,研发投入则分别为26. 36 亿和10. 51 亿美元,在总支出中的比重分别为5.4%和和2.47%。

在 2018 财年,戴尔的客户解决方案部门(CSG)营收为394. 55 亿美元,基础设施解决方案(ISG)收入为306. 52 亿美元,VMware 部门为79. 25 亿美元。同比增速分别达到了7%、41%和146%。

可以看到,戴尔已经从一个计算机设备厂商渐渐转型成为方案提供商,由 EMC 的信息储存部门和戴尔原有的企业解决方案集团合并的 ISG 部门和云计算服务部门 VMware 取得了极高的增速,在未来将会逐渐成为戴尔公司的业务中坚。

而在 2017 财年,惠普公司个人系统部门的营收为333. 74 亿美元,其中,笔记本电脑、桌面电脑及工作站营收合计321. 22 亿美元,打印业务营收为188. 01 亿美元,计算机硬件业务在惠普集团营收中的比重超过61.7%。

不难发现,相比惠普、联想这样以计算机硬件为主要营收来源的公司,戴尔公司的业务构成无疑更合乎未来产业发展的趋势,与此同时,后者的营收和市值也更高,而且,无论是绝对值还是增幅,它的研发支出明显比联想和惠普高出很多。

再来对比一个更熟悉的案例。在过去三年,华为的营收分别为 3950 亿、 5215 亿及 6036 亿元,其研发支出分别为596. 07 亿元、763. 91 亿元及 897 亿元人民币,以研发强度(R&D Intensity)来衡量的话,同样是硬件企业的华为和美国的高科技公司相比也不遑多让。

毋庸置疑,研发上的高投入正是华为能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

3

研发支出与企业发展之间的关系 来源:论文

研发支出与企业发展之间的关系 来源:论文

自 1998 年柳传志提出“贸工技”的联想路线以来,“技术”是否真得排在公司发展的末位了呢?

在联想17/ 18 财年半年期中,其销售及分销费用为14. 6 亿美元,行政费用为8. 47 亿美元,而研发费用仅仅只有 6 亿美元,在一个财季之后,三项费用分别增加到了 22 亿、 13 亿及9. 46 亿美元。无论是从绝对量还是增长速度来看,研发支出在联想公司都是最小的。

截至 2010 年,在S&P500 中的企业里,IT 公司的研发支出是最大的,占了全部支出的28%,研究者选取了其中 60 家公司,分析了它们 2001 年到 2010 年的数据,最终得出结论:

  • 研发支出和收入之间有着明显的关系;

通过比较研发支出和销售增长的环比变化趋势,研究者发现,一个公司开发出创新产品而且市场对此存在着需求的话,那么其营收必然增加,研发促进创新,创新则有可能刺激市场需求。

  • 研发支出对毛利率同样有着显著的影响;

一个公司的研发强度增大,它原料及人力成本就可能会削减下去,而这毫无疑问地将提高产品的毛利率。而对于那些已经拥有创新优势的公司,它们也可以在产品服务品质上提供更多的差异化优势并因此提高售价,最终,这也将提高公司的毛利率。

  • 研发支出和科技创新存在着负相关关系;

比较研发强度和收入与非流动资产之间的关系,研究者发现,当公司增加研发支出开发出新技术的时候,他们就会将其注册为专利,而这将成为公司的无形资产,研发投入增加的结果是,利用无限资产而非实际创新来和对手竞争,而这些无形资产不仅对创新没有实际效用也不会增加公司的营收。

研究者对包括苹果、戴尔、IBM、惠普、英特尔及微软在内的 6 家公司测试研究模型的结果也都支持了这一结论,也就是说,一家公司研发开支在专利或无限资产上投入太多,试图以此来压制竞争对手或避免法务纠纷的话,那么,往往得不偿失。

另一组研究在《商业周刊》(Businessweek)评选的 2014 年全球 100 家信息技术公司中选取了 40 家企业来进行研究,最终,他们也发现了有趣的结果:

一般而言,公司在研发投入四年之后,这笔支出才会产生收益; 比起研发投入低的公司,研发成本较高的公司的营收也更多;研发强度大的公司的 P/E 较为稳定,而且比起研发强度小的公司明显要高很多,也就是说,对研发投入大的公司,投资者往往倾向于给予他们高估值。

对研发投入的意义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后,我们现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实际上,联想早就改变了先前的“贸工技”路线,它对研发和技术的重视程度实际上超过了外界的想象,这家公司现在是全球拥有超级电脑 500 强第二多的公司。

然而,在消费者眼里,这依然是一家收购了 IBM 电脑业务和摩托罗拉移动业务不仅毫无起色反而日渐失去光彩的公司。

自 1998 年柳传志提出“贸工技”的联想路线以来,“技术”是否真得排在公司发展的末位了呢?

在17/ 18 财年半年期中,其销售及分销费用为14. 6 亿美元,行政费用为8. 47 亿美元,而研发费用仅仅只有 6 亿美元,在一个财季之后,三项费用分别增加到了 22 亿、 13 亿及9. 46 亿美元。无论是从绝对量还是增长速度来看,研发支出在联想公司都是最小的。

在时代风云急促变化的关键时刻,联想在研发上的投入并不足以挽救其渐渐被时代潮流抛弃的命运。

这种宿命感随着历史巨轮的轰隆前进而愈加冷酷残忍地表现在了联想的发展之中。

  • 大家在看
  • 相关推荐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