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往事:资本和残酷竞争如何改变了一家理想主义创业公司?

2017-06-29 09:34 稿源:腾讯深网  1条评论

来自阿里的第三股力量

(2016.7~2016.12)

易到与乐视的差异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缩减。随着冯全林的到来,易到内部出现了另外一股力量。三股力量交织在一起,让很多老易到员工更加无所适从。

2016 年 5 月 10 日,阿里前高管冯全林(花名“常茂”)空降易到并担任COO一职,当时随着冯全林空降易到的还有一支“阿里经理人”团队,该团队成为易到运营管理团队的核心。

随着新的运营团队进入,阿里的作风也随之而来,“这跟易到原来的作风很不一样,和乐视也不太一样。”

易到前员工们回忆,这些“空降兵”很喜欢给团队起诸如“中原野战军”、“中央军”之类的花名;再比如,他们很喜欢“喊口号”。冯全林进入易到后,对原来的城市团队进行了肃整,通过邮件对有问题的员工做出处罚甚至开除的决定,这时随着冯来到易到的员工就会第一时间对该邮件做出类似“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心怀敬畏”回复。

老易到人心里明白,这是阿里企业文化的一种延续,然而在他们看来,这种风格显得有点“不太实际”。

冯全林进入易到的两个月后,公司内部进行了一次前、中、后台的拆分。前台以城市运营为主,由常茂负责;中台包括原来的专车业务、司机端、乘客端、市场销售等,由彭钢负责;后台则包括技术中心、行政、财务、人力等支持类的业务,由周航负责。在这次拆分中,周航被彻底边缘化。

随着公司整体的切分,冯全林换掉了当时除了上海以外的所有城市团队。而之所以没有撤换上海的负责人,是因为上海是易到的核心地区,很多城市运营方面的模式后来一直是冯团队效仿学习的对象。

由于不是网约车行业专业出身,冯全林还特意挖来了前优步的产品总监、天津总负责人以及团队(后期也逐渐离职)。在易到老员工眼里,冯全林的目的似乎是为了与易到原来的团队抗衡。

这种“换血”的做法在技术部门也有所体现。随着订单量不断攀升,易到服务器也面临着改造升级。 2016 年 4 月,乐视以协助易到改造服务器架构系统为由,派来了一支三十人左右的团队。

那时起,乐视便已经在为自己执掌易到布局了,这种布局不只是人员方面的安排,该团队用了三个月时间将易到原来开发用的PHP语言改成JAVA语言,技术部门熟悉PHP语言的老员工们不得不另寻出路。

“大跃进”后的资金问题全面爆发

( 2017 年初~2017.6)

如今回忆起易到目前所面临的资金危机,与其在乐视入股后掀起的大规模重返活动有着密切联系,而乐视“大跃进”式的打法也终于显现出严重的后遗症。

2016 年 6 月 23 日,在易到共享汽车生态战略发布会上,周航晒出了易到的业绩:“易到平台目前拥有车辆超 230 万,新增车辆超 150 万,在 162 个城市每天都会诞生超1. 5 万个新司机;易到每天的有效订单量超过 270 万, 6 月 20 日单日完成的订单数已超 108 万。”至此,贾跃亭提出的“三个百万目标”提前半年实现。

从 3 月的 50 万订单到 6 月的 100 万订单,易到仅用了一个月时间就实现了翻番。与此同时,易到的市场份额也完成翻盘,当时易到占专车市场超30%的份额。乐视在接手易到后的第一个目标实际上是超过神州专车,但后来发现,易到的交易总额已经超过优步,位列行业第二,至此易到重回行业第一阵营。

“当时大家盲目沉浸在这三个百万的目标里,我们每天盯着订单量看,今天到了几十万,明天到了几十万,大家觉得很有干劲。”参与到当时充返活动的易到前员工刘鸣对腾讯科技表示。

“但是当目标完成后,我们发现易到进了一个‘套子’,资金并没有真正多起来,全都返给用户了,后来我们开始送电视、送手机,觉得形势有点不对了。”

事实上,大规模充返活动带来的光鲜数字背后,留给的是易到需要弥补的资金“窟窿”。再加上乐视资金的越发紧张,这个窟窿也越来越大。

首先暴露出来的是司机提现难问题。今年春节后,一些易到司机就发现易到平台上无法提现,同时司机端关闭了“提现”按钮,司机必须亲自携带终端绑定的银行卡等个人信息到易到总部进行人工提现。

由于实在缺资金,易到内部以风控为由筛选那些要求提现的司机。“优先给那些干的时间短、压钱少的司机提现,其余的以风控为借口延长周期。”结果是,易到的这场提现风波从 3 月开始席卷了上海、广州、深圳等多个城市,导致不少司机有单不敢接,甚至围堵办公楼。

除了提现,易到也在其他方面出现了资金问题。易到在今年年初“砍掉”了外包的人工客服,以“智能客服”取代。官方口中的智能客服系统包括邮件客服、人工智能客服、人工电话直播和预约人工回拨等,但公司内部的人都知道,实际上就是自动回复,被包装了一个新的概念。

另外,易到在设备采购上也陷入债务危机。一位技术部门前员工告诉腾讯科技,当时技术中心要做技术革新,需要扩容,因此他们开始采购服务器。但直到今年春节,采购设备的钱也没能还上。

如今,即便引入了新控股股东,并向其承诺的那样解决司机提现问题,但这并不代表易到已经走到了安全地带。在未来,这家公司的管理层是否还会继续换血依然是个未知数。

从周航最初主动挑起战火,到后来乐视予以反击,如今回顾周航与乐视发生的多轮冲突,除了来自于资本和管理层面的争夺,更重要的是显现了不同企业文化交锋的结果。

不过,尽管易到走到今天的局面,真的成为了乐视股东、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口中“该卖的卖”的业务,一些老易到人依然肯定乐视曾为易到做出的贡献。现在,他们最希望的是新进来的资金能够帮助易到真正解决司机和用户难题,让易到重新回到它本该有的样子。

(注: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