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日》,从杂志书到“日本控“们的商业社群

2015-07-06 14:04 稿源:钛媒体  1条评论

苏静对这六本杂志有着不同定位。《日和手帖》是“一个有关日系生活方式的MOOK”,目前已出版了4本杂志书。“日和”,指好天气,美好的; “手帖”意思是记录本。从早餐、手帐、音乐里体现出一种生活习惯、工作方式,非常贴近日本文化。苏静告诉焦点中国,目前《日和手帖》已经有四名签约设计师,设计成品在淘宝上的知日store售卖。

《食帖》和《猫山狗海》抱住社交媒体两大流量之王——“美食”和“宠物”的大腿。《食帖》侧重于关于食物的生活方式,介绍食材、料理等,同时也在介绍美食中推销一种慢与享受的生活方式。

同样的,《食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各有一众。支持者爱到骨髓,称其“不是告诉你brunch怎么做怎么吃,而是倡导一种生活的态度,看看全球各地的人都在怎么吃brunch,更重要的是看他们如何体味平凡的生活,如何提高自己生活的品质,看完都觉得自己逼格都提高了;相反,对这本杂志书的内容和排版吐槽的也大有人在,“装”、“翻翻还可以”等评论在豆瓣的评论中占了大多数。

尽管褒贬不一,但美食这个话题本身具备极强的传播属性,让《食帖》在微博和微信公号中的内容广泛传播,阅读量非常可观。

另外一本杂志书《猫山狗海》则致力于“ 构建猫·狗·人类美好关系”。不过,目前该系列只出版了一本,是《食帖02.只为喝杯好咖啡》的别册,记录了85后演员张辛苑与家里11只猫的故事、拿手的“沥青料理”,以及作为一名电影演员的情怀与梦想。《猫山狗海》官方微博发布的招聘启示依然被置顶显示。

为什么《猫山狗海》专注在如此小众的领域?据了解,《知日·猫》是《知日》系列里销量最好的几期之一,或许是原因之一。

对于还在策划阶段的《知中》和《脑洞》,苏静有更广阔的想法。他认为《知日》在内容方面存在天花板,主要内容将聚焦文化艺术向前延展,却无法伸出更多触角;而如果着眼在中国,自由度则更大。在苏静的设想中,《知中》是给一般大众做的书,给那些“以为自己了解实际却不了解中国”的一般大众提供内容。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人有多少,有多少人对自己的祖国仍存在快餐式或养眼型阅读需求?

《日和手帖》

“定位为商业社群时,书可以是一种衍生品”

《知日》等杂志,大多内容本质上是一种整理。通过特定话题的梳理,试图阐释与我们生活有所差异的外来文化。

杂志书MOOK形态,最早诞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日本,作为女性杂志的别册或增刊,是有大量插图和照片的生活实用类刊物。据日本出版科学研究所数据,1995年至2005年,杂志书从4652种增加至7859种,但单期的销量却呈下降趋势,按内容分为“作为杂志的增刊和别册,与杂志内容一致”“聚焦同一主题的书刊系列”“和书籍一样”三大种类。目前,大部分杂志书都只流行于小众群体间,使用出版社的书号而不是杂志号。

九夜茴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曾说,“每一个走文学路的人都会有做一本杂志书的梦想,因为它和独立写作的感觉不同,它是一个平台。”

在国内,人气最高的杂志书是郭敬明的《最小说》,自2006年创刊起每期发行量超过100万——是中国最畅销纯文学期刊的10倍。此后陆续出现的杂志书品牌包括2011年的《知日》、南派三叔主编的故事杂志书《超好看》等。但安妮宝贝主编的《大方》杂志书停刊,给这股热潮泼了一盆凉水。

如今杂志书依旧在文青群体中发酵,怎么存活成为杂志书面临的共性问题。苏静告诉焦点中国,“目前我们的盈利模式主要还是卖书,《知日》每期可卖出5-10万册,《食帖》大概5万册。其次是知日store上售卖的选品,然后是部分广告。”

苏静认为书是一个很宽的概念,不过,“纸质书也好,电子书也罢,在做商业社群时,出版和书都可以是品牌的一个衍生品。将来杂志的销售会是一个大盒子,里面有各种周边,书仅是其中一个。”

他和他的团队正在尝试一种用内容连接用户的衍生品模式,被概括为“书+视频+社交”。

在优酷上,《知日》出了18集的记录短片,每期邀请一位相关方面的专业人士录制十分钟以内的脱口秀。“秋叶原,女仆店及其它”播放量最高,达35万。

新媒体和纸质书也是相辅相成,都是品牌的衍生品。就在1、2年前,可能几乎所有人还是通过杂志书才认识《知日》,但现在,越来越多人是通过微信和微博的公共账号认识《知日》《食帖》和《日和手帖》。

由于目前的传播平台具有局限性,团队正在外包开发基于杂志书品牌的APP。

苏静在和一些日本艺术家聊天的过程中发现,很多人愿意来中国发展,因为“在中国,好的东西很贵。”他们认为自己的东西是好的,于是《日和手帖》请他们来制作好的东西,提供几百至几千元一副的原版画作销售服务。淘宝的知日store上已经设有“Gallery”专区,出售诸如东京漫画家驾笼真太郎的漫画真迹,目前卖出十几张。

关于“知日”这个品牌,苏静花了四年多时间去尝试,如今,视频、微博官方、微信公号、签约艺术家、选品售卖……都成为知日品牌的衍生品,杂志书也成为衍生品的一种。不过,眼下来看,让这些花了不小的代价生产的内容实现溢价,依然是待解的难题。

值得一提的是,知日品牌还是为中日交流做出了一定贡献的。日本NHK电视台曾对《知日》有过报道,传递了一个积极信息“中国有那么多人喜欢日本文化,还有专门介绍日本文化艺术的杂志书”。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