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点评 > 关键词 > 影业最新资讯 > 正文

乐视影业VS阿里影业,“互联网+”战略哪家强?

2015-04-16 10:12 · 稿源:i黑马

乐视影业阿里影业这两家公司都十分注重IP的互联化。近期他们跟随“互联网+”热,在战略布局和产业生态构建上先后有了新动作,我们来看高举“互联网+”大旗的这两家公司在落地策略上究竟哪家强?

“互联网+”概念澎湃进入电影行业。

上个礼拜,阿里影业复牌时对外发布公告,暗示将娱乐宝和淘宝电影同步并入阿里影业的业务体系,试图用“电商”、“O2O”、“金融”来强化其全产业链的生态布局。虽然该部署还在影业内部做进一步沟通,但阿里将大娱乐战略押宝在阿里影业的心思已是昭然若揭。

值得注意的是,最早在业内提出“互联网电影公司”概念的其实是乐视影业。乐视影业CEO张昭曾多次对媒体传递出其作为行业“拆墙者”的决心。在4月14日乐视“无生态、不超级”的发布会上,乐视影业CEO张昭又着重强调“互联网+”的概念,并表示随着乐视影业和乐视生态更深入的融合,乐视影业会成为中国影视行业“互联网+”的绝对领导者。显然,对于战略“卡位”这件事,乐视影业的态度还是相当强势的。

问题来了,乐视影业和阿里影业“互联网+”究竟哪家强?

“拆墙者”张昭PK“船长”张强

同为巨头旗下影业板块的CEO,张昭和张强有很强的相似度,都是侵淫行业很多年,都是多面手懂发行会营销( 两个人均来自传统具有强发行能力的电影公司,前者曾在光线影业任职总裁,此前曾带领的团队先后投资发行了《伤城》、《导火线》、《证人》等二十余部影片。后者来自中影担任副总经理。分管中影股份的策划部门、电视分公司及营销分公司。担任总策划的影视作品有《中国合伙人》、《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狼图腾》等),擅长项目开发,在IP的互联网化方面均有代表作,且都曾是“电影产品经理”的幕后推手。张昭助力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收获了超13亿的总票房,而张强助力张一白的《匆匆那年》创造了2014年贺岁档票房纪录。

总体而言,两人在项目开发上提出的“热门IP+粉丝电影+名人导演”打法也趋于雷同。另外,张强此前担任总策划的影视作品跟乐视影业略有重合(《小时代1》、《小时代2》)。

回看做影业的起跑时间线,乐视影业相对要早,在2012年就提出了要做“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的概念,而阿里影业自2014年8月才正式由“文化中国”更名,即将并入的娱乐宝和淘宝电影也是从2014年才正式投入运营。

若论项目的运营业绩,提早两年多投入运营的乐视影业显然储备更多,三年时间他们投资、发行过包括《小时代》系列、《敢死队》、《归来》、《老男孩之猛龙过江》等数十部电影产品。阿里影业也毫不示弱,加快了“作品”的打造步伐。在今年1月阿里影业的一场发布会上,张强就表示“压力山大”,称马云明确定下了KPI,按照计划未来两年里,阿里影业每年投资或制作8到10部电影、3到5部大中型电视连续剧以及3到5部网络连续剧。

O2O营销闭环VS“网生代”产品群IP化

有一个说法是,阿里影业从一出身就是“巨无霸”:融资平台有娱乐宝;营销方面,阿里先后投资了新浪微博、优酷土豆;淘宝电影是一个B2C的在线影票平台,聚合了部分线上宣发及票务服务;制作和发行方面投资了华谊和光线;再回到阿里影业本身,其前身是文化中国,有大量港台知名导演,如周星驰、王家卫、陈可辛等,其在资源上的“武装”号称涵盖了整个产业链,这些均为阿里进军文娱产业注入了更多“互联网+”的特点。

随着阿里影业并入淘宝电影+娱乐宝的策略逐渐明朗,其“互联网+”的概念会呈现出何种独有特征?无论是淘宝电影还是娱乐宝,均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阿里的“电商基因”,张强曾表示,“以消费者需求为核心来开发和运营产品”是阿里影业的出发点,影业将基于阿里巴巴集团的庞大数据、云计算、数据分析和电商平台打造符合大众需求的影视产品,强调场景+粉丝互动特征。可以想见,若三者业务真正形成了更为紧密的连接,构成了完整的基于金融和电商的O2O营销闭环,这将成为其最大的竞争实力。

与阿里强调“大数据“、“电商”、“众筹”等极具互联网打法的特征不同,乐视影业在“IP”挖掘上似乎更为专注。反映在作品上,过去乐视影业投资、出品了《小时代》系列、《熊出没》系列等项目均获得了不错的票房回报,根据乐视影业方面提供的数据,2014年已上映的9部影片票房成绩均在5000万以上,其中6部票房过亿,1部过5亿。反映在个人品牌IP上,则是对郭敬明、张艺谋等名导IP化的成功运营,即围绕“名导”持续地、有计划地开发作品。

另外,乐视影业在选择项目开发时将注意力落脚在“网生代”概念。跟《小时代》系列、《老男孩》系列类似,即将推出的《何以笙箫默》也是典型的网生内容。

乐视影业没有阿里的电商基因,但基于整个乐视的大生态体系,它又有一些独有特征,即以乐视生态为承载平台,延展出乐视影业生态,并通过相互融合打造出一系列电影产品群。

乐视大平台一直强调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生态,乐视影业得益于这种多屏开发优势(乐视TV、乐视盒子和即将发布的超级手机)无形中多了很多“笼络”明星导演的筹码。最新纳入合作名单的就包括有“国剧第一人”之称的郑晓龙,以及“电影科技侠”徐克(此前,徐克与博纳影业的合作更为紧密)。在4月14日的发布会上,乐视影业在原有的“互联网”概念基础上又添了“科技”的概念,不仅投资制作、发行电影项目,在多屏版权上也将有更深入合作。

发布会上,张昭表示,乐视超级手机平台上将出现个性化的“郑晓龙台”、“徐克台”、“张艺谋台”等名导频道,意思是未来手机用户能享有优先观看郑晓龙电视剧作品的特权。张昭透露,即将在乐视独家上映的电视剧,郑晓龙导演的作品《芈月传》稍后将登陆超级手机,用户在每集电视剧上映前将在手机端提前观看《芈月传》8分钟精彩片段。

在2014年8月乐视影业的一场“思享会”上,张昭曾说,互联网时代下的电影产品打造模式化的品牌IP更为重要,每一款IP都有自己的商业模式,作为手握众多IP的平台运营者,最终,乐视影业想做的是电影产品群。

现在看来,其电影产品群的逻辑不仅是围绕一个IP做互联网化的模式开发,在终端上也将以“产品群”逻辑为用户提供个性化体验和服务。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拉勾CEO许单单:互联网浪潮影响的不只是互联网行业

    【TechWeb】6月24日消息,日前,在拉勾2020互联网人才官峰会上,拉勾创始人兼CEO许单单以“后疫情时代的逆势与破局”为主题发表了演讲。许单单认为,疫情虽然给整体经济带来了负面影响,但更高密度高质量的人才流入市场,为企业优化人员结构提供了机会。而新基建的推进,也在加速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进程,创造着大量的职业机会。未来企业赢得下半场的关键,在于人才战略。许单单表示,“相比从前,现在求职市场的人才密度和品质更

  • 上海互联网不相信故事

    在互联网行业中,提起上海,总是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作为国内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之一,国内金融中心与工业中心,也是世界级的贸易结算中心,上海在互联网产业上,却始终给人一种在移动柜互联网时代落后的感觉。

  • Salesforce、Adobe跻身中美互联网20强,纳入中美互联网巨头指数

    近日,纳斯达克中美互联网老虎指数(Nasdaq China US Internet Tiger Index,代码QNETCN)更换成分股,美国SaaS巨头Salesforce和Adobe跻身中美互联网 20 强并纳入指数。本次调样在上周五( 6 月 19 日)收盘后生效。顺应新的指数,跟踪该指数的ETF产品TTTN也已同步调整持仓股。 SaaS鼻祖Salesforce Salesforce 是SaaS(软件即服务)鼻祖,在 2000 年的时候,谷歌、微软都还在对云观望,客户更是一头雾水时,创始人贝尼奥夫(Benioff)就?

  • 互融云 互联网保理综合管理平台系统:助力企业开启互联网保理新时代!

    5 月 28 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民法典在我国立法进程中具有重大意义。值得关注的是,为了适应我国保理行业发展和优化营商环境的需要,民法典将商业保理合同作为有名合同纳入到合同编中,标志着我国商业保理立法工作取得重要突破。实际上,保理作为一种新型的综合性金融服务业务,近十余年来在我国发展速度很快。中国服

  • 阿里文娱再调整:李捷出任阿里影业总裁 戴玮任文娱COO

    6月18日消息,阿里文娱今日发布员工信,宣布组织再升级,任命李捷(花名抚剑)为阿里影业总裁,负责阿里影业国内业务,任命戴玮(花名元宝)为文娱COO,负责文娱平台业务部。 另外,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文娱CTO兼优酷COO庄卓然(花名南天)调任飞猪总裁,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范驰(花名程咬金)调入阿里文娱,负责OTT和体育业务,不再担任飞猪酒旅及国内生态业务负责人。阿里文娱方面表示,阿里巴巴经济体是一个充

  • 深度聚焦互联网通信云市场 融云与金山云达成战略合作

    近日,金山云在PaaS层与融云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双方共同扩展云生态系统。融云作为全球互联网通信云领导者,一直致力于为开发者及企业提供安全、可靠的IM即时通讯和实时音视频通信云能力。两者的强强联合,在为企业云应用提供更丰富底层功能的同时,也为全产业升级提供加速度。 战略合作深度聚焦通信云领域 此次合作,双方将基于各自的主营业务与资源,进一步聚焦于互联网通信云领域合作,并围绕金山云生态系统建设,充分发挥各自

  • 阿里影业在新加坡证交所自愿除牌,因成交量低

    6月18日阿里影业发布公告表示,股份将于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自愿除牌。在公告中称,建议除牌的理由有三点:一是策略性资源集合、二是简化合规责任、三是新交所成交量低。

  • 币安赵长鹏:互联网时代,如何保障资产安全

    互联网的发展,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便利,但同时也给我们的“资产”安全带来了很大的威胁。所谓的黑客也许能通过互联网揭发你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银行卡盗刷,微信诈骗,让很多人陷入恐慌。在加密行业,同样有着资产安全问题。如何在区块链世界保障资产安全?币安赵长鹏将给您带来更多可选择性的答案。在区块链的世界,安全至关重要。但是币安赵长鹏发现很多普通人缺乏“安全”相关的知识和意识,这是一个需要紧迫解决的问题。许多

  • 冰与火之歌:被疫情改变的中国互联网

    每一次动荡都是流量的再分配!新冠这只黑天鹅对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对于中国互联网的诸多领域而言,这次海啸般的冲击是一次重新洗牌。

  • 中国互联网的江湖,就是从摆地摊开始

    ​2020 年初开始疫情来袭,使得很多商户和实体经济备受打击。而在疫情防控形势一片大好,各地开始逐渐放松管制的情况下,如何才能更快更有效地促进经济恢复和消费,成了最大的难题。

  • 京东健康与中国医促会达成战略合作 打造专病专科“国家级互联网医疗中心”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互联网+医疗健康”加速走进人民生活,充分发挥了无接触、响应快、突破空间壁垒的优势,引发了一股“线上就医”热潮。 6 月 10 日,“医疗服务模式创新与发展院士论坛暨京东健康耳鼻咽喉智能医疗健康服务中心上线发布会”在北京成功举行。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会长韩德民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生物芯片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程京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

  • 阿里影业:常扬内部调职辞任非执行董事

    昨日晚间,阿里影业发布公告称,自 2020 年 6 月 24 日起,常扬因内部调职已辞任非执行董事。同日起,李捷委任执行董事及公司执行委员会成员。

  • 杏璞助推全国宝妈互联网轻松创业

    6 月5日- 6 月18日,杏璞开展“助力全国宝妈互联网创业”活动取得阶段性成果,总计帮助 1681 位宝妈,利用互联网和碎片时间简单创收、轻松地在家创业。疫情当下,很多职场宝妈还没能返回工作场所,在盼来了期待已久的长期休假后,房贷、车贷、子女教育的经济压力却越来越大,很多人都陷入了一种焦虑的状态。为解决宝妈焦虑、轻松创业。杏璞霜品牌下一步将加大力度,继续帮助宝妈互联网上轻松创业。全国 4 个直辖市, 293 个地级

  • 老虎证券:互联网“后浪”靠什么进攻传统券商腹地?

    (阿尔法工场研究院,陈斯文) 导语: 一季度的增长只是起点,能否冲上全能力券商的核心高地,才是老虎证券未来的长期看点。 1986 年 7 月 10 日,在马德里的一座体育馆内,中国男篮正在对阵波多黎各队。 从比赛开场,中国队的战术就打懵了波多黎各人:他们用最快速度发出底线球,拿球后全队撒腿飞跑,不等对手转过身,中国人就发起进攻;球在每个队员手里,停留从不超过两秒,以至于对手完全跟不上节奏,常常刚摆好防守阵型,进攻已

  • 阿里影业:股份于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主板自愿除牌

    6月18日消息,今日晚间,阿里影业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股份于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自愿除牌。日前,阿里文娱组织再升级,任命李捷(花名抚剑)为阿里影业总裁,负责阿里影业国内业务,任命戴玮(花名元宝)为文娱COO,负责文娱平台业务部。此外,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范驰(花名程咬金)调入阿里文娱,负责OTT和体育业务,不再担任飞猪酒旅及国内生态业务负责人。以上三人均对阿里巴巴合伙人、阿里文娱总裁樊路?

  • 万字长文——互联网广告到底是如何运行的?

    今天就和大家一起来聊一聊互联网广告的基本逻辑。“它无处不在,你无处可逃。”

  • 没有微博热搜的互联网世界,有变得更好吗?

    ​如果微博是一个信息集散地,那么热搜榜就是它的传播枢纽;如果微博是一个名利场,那么热搜榜就是这个名利场中最魔幻的元素。

  • 互联网产品砸钱找代言,谁的钱才算没白花?

    曾经靠“裂变”、“地推”就能自驱生长的互联网产品也要开始“蹭流量”了。今天,越来越多的线上互联网产品也开始积极向传统实体商品看齐,尝试以品牌代言的方式,提升自己的品牌曝光和品牌认知、美誉度。

  • 中国互联网的头号伪命题:流量焦虑

    过去几年,年中大促的看点,基本上就是天猫京东在战绩上较劲,结果今年因为直播电商的异军突起,抖音、快手、拼多多、百度等等流量公司的加入,618 战场上有声量的选手好像一下子就多了起来。

  • 互联网巨头集体蹭“地摊经济”,谁能C位出道?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摊万摊到处开。开的有多么繁荣呢?仅成都就设置临时占道摊点、摊区 2234 个,允许流动摊贩经营点 17891 个,增加就业岗位超 10 万。许昌、杭州也开始逐渐参与其中。因此有声音说当前互联网红利正在逐渐消失,“地摊经济”或许会对电商平台造成不小的冲击。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