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翻书

乱翻书

非特邀作者
科技考古,研究公司的兴衰循环.
28 文章

手机扫描关注

  • 昨晚十点钟随机进行了第一次视频号直播,累计观众2. 3 万,半夜同时在线人数一千人。观众绝大部分都是各家互联网大厂的同学,一千个背景和知识结构类似的人同时打字,一千人在线的直播间整出了十万人同时在线的评论氛围。应该不少从业者的朋友圈都被刷屏了,就像一个小圈子的科技春晚。
    评论 (0)
  • 朋友提醒我今天公众号内嵌视频号全量开放,因为我在 3 月份时录视频号时提过这出。我当时的猜测, 4 条中了 3 条。
    评论 (0)
  • 从单列双列和内容生态入手,把抖音和快手最近的变化放进来一起讲。核心结论是用户增长主要靠消费规模驱动,所以要做大最强内容生态。
    评论 (0)
  • 2012 年春的一个晚上,在杭州一个昏暗的咖啡馆里,许久没见的几个同专业师兄弟坐在一起,“丁磊很喜欢音乐,他很想让我们想做一个音乐产品,所以我们就想先来找你们探探路,学习一下怎么搞。”
    评论 (0)
  • 2015 年,张一鸣说“世界上只有1/ 5 的网民在中国”,到今天字节跳动差不多算是全球化最成功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了。但是因为“文明的冲突”又不能强调中国,去年就为TikTok寻找全球总部,数据存在本地、内容进一步本地化、设计本地产品版本、收缩在中国员工对海外产品的数据权限、团队人员构成持续本地化,等等。
    评论 (0)
  •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乱翻书”(ID:luanbooks),作者:潘乱,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变化的核心是,流量被打散、供给端开放,基础设施普及。电商是流量变现最高效的手段,之后会是群雄混战的局面。抖快直播带货的GMV加起来应该还不到小程序的三分之一。1.字节跳动的流量远高过阿里,去年字节跳动的收入是 1200 亿,阿里巴巴 2020 财年的收入超过 5000 亿。字节跳动在一级市场的估值刚超过一千亿,阿里巴巴在二级市场的市?
    评论 (0)
  • ​B站不是中国YouTube,B站也不必是中国YouTube。5 月底B站发行可转债电话会,老外问陈睿,“B站是中国的YouTube嘛?”
    评论 (0)
  • 当手机成为主要传播介质后,摄像头变成了最普世的创作工具,信息视频化的浪潮一直没有停歇。Twitter早年的产品只提供短文字消息服务,在移动大潮来时试图通过收购来丰富自己的产品形态。Twitter也曾有机会成为重要的图片和短视频平台。
    评论 (0)
  • 今天是 2020 年 3 月 12 日,字节跳动成立八周年,张一鸣宣布组织全面升级:公司会任命张利东和张楠(Kelly)分别为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和CEO,整体负责字节跳动中国业务的发展。作为字节跳动全球CEO,接下来我会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和Alex一起把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完善,也帮助新加入的Erich Andersen、Roland Cloutier等更多同
    评论 (0)
  • 下厨房最初只是豆瓣里的一个小组,创始人最初是豆瓣的设计师,去年Q4 下厨房月活 2017 万,同期豆瓣移动月活一千万出头。今年疫情期间下厨房成为超级APP,现在下厨房的日活和月活应该都是豆瓣的两倍多。
    评论 (0)
  • 在快手的双列展现里,内容是有标题封面的,是用户自己主动挑选的,用户即便点错了心理上责怪平台的概率会小很多。即双列模式可以让用户在单屏看到更多内容,有更多的流量可以用于小样测试来发掘用户兴趣。
    评论 (0)
  • 张一鸣本人是非常反感这个提法的。他认为字节跳动内部非常透明创新,是鼓励自由思考的,是务实的浪漫,跟讲究动作标准化的工厂完全不是一个物种。
    评论 (0)
  • 张一鸣在 14 年融资时提过个概念,今日头条单位面积内的算法工程师数量,全球最高。到 2017 年他们又有个新提法,今日头条现在部署的服务器台数,非上市公司里面最高。
    评论 (0)
  • ​“NBA”事件爆发后,央视、腾讯体育宣布停播NBA赛事,各大与NBA有合作的企业纷纷发声明中止合作。在球鞋圈,毒、nice等球鞋交易平台都紧急下架了NBA相关商品,一则段子开始流传:“有老哥囤了 50 双NBA联名,现在已经上天台了。”
    评论 (0)
  • 哔哩哔哩,网易云音乐,最右,三个产品的主要特色都是评论改造内容,B站是弹幕,云村是评论,最右是神评。这种基于用户共创而产生有人情味的社区氛围,是这三个产品最核心的壁垒。
    评论 (0)
  • 从内容品类的角度,快手会同抖音越来越接近,但快手的基本盘:草根江湖、垂类创作者、视频朋友圈不会被动摇。
    评论 (0)
  • 同样认为建造社区就像建造城市的人还有小红书的产品负责人邓超,他说小红书是一个年轻人分享日常生活的社区,小红书也是一个年轻人居住生活的城市。邓超学建筑出身,毕业后做了 5 年建筑,在 13 年加入小红书改行负责产品直到今天。
    评论 (0)
  • ​B站是ACG社区,用户大于产品,视频漫画都是内容承载形式。YouTube是视频搜索+推荐,西瓜是视频推荐,技术商业为重,都在实践“用户内容消费—平台广告变现—创作者内容分成”的商业闭环。

    谁更接近中国的YouTube?
    评论 (0)
  • 看到今天不少友邻在讨论豆瓣,还有人问到底是谁杀了豆瓣,我开玩笑说是乔布斯和移动互联网。作为一个前社区从业者,我想讨论下豆瓣的思想源头问题,我觉得豆瓣的衰落可能跟创始人信仰的长尾理论失灵有莫大关系。
    评论 (0)
  • 贝索斯和马斯克都有一个不太好的生父、一个读科幻小说的童年以及物理学和工程学相关的教育背景。但是当二者真的着手创办自己的太空企业时,做法又是大相径庭的:SpaceX采用了一种全新的方法进行太空商业公司的探索,高风险快节奏地做尝试,在一段时间内靠愿景驱使员工每周工作 70 小时,每代产品的开发计划应该处于 6 个月到 1 年。
    评论 (0)
  • 用户增长重新成为Twitter的增长引擎。前微博战略总监朱时雨曾在文章中点评到:Twitter的各项指标均在下降通道中...看不到重新恢复增长的可能性。Twitter的问题在于用户增长这个驱动因素油灯枯尽之前,其他指标已经快见顶了...唯一可以依赖的用户规模,由于公司的内斗和产品的保守,错过了几次可以人群泛化的机会,导致最后变成一个受众群体狭窄的产品。
    评论 (0)
  • ​马斯克的演化路径并非线性的,更像是穿越者的姿态——童年在南非,在欺凌下他通过读书寻找答案,在 13 到 15 岁时借助科幻小说想通了延续人类文明的终极问题,并以之为使命; 17 岁后前往北美,他通过教育补足了所需的技能,靠互联网浪潮积累了资本,然后用SpaceX、特斯拉和Solar City三家公司,尝试为人类构建一个拥有清洁能源、全新交通方式以及多行星居住的明天。
    评论 (0)
  • 19Q1 是谷歌自 15 年以来增速最慢的一个季度,营收YoY+17%,而占比86%的广告营收增速低至15.3%。季报公布后,谷歌跌去千亿美金,颓势持续至今。
    评论 (0)
  • 2017 年,王兴答财经记者问时说:不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评论 (0)
  • 迅雷是PC时代装机量第二大的软件,却一直没找到自己的商业模式。在 08 年和 11 年,两次错过上市机遇。后来迅雷的投资人晨刘芹回忆:
    评论 (0)
  • 2015 年中,陌陌IPO后半年,产品进行6. 0 大改版,将首页“附近的人”改为“留言板”,从匹配人转变为匹配内容。约炮神器这个称号给陌陌带来过大的发展也有大的限制,上市前后陌陌开始洗白宣传,主打兴趣社交说“总有新奇在身边”。
    评论 (0)
  • 下沉市场是过去三年和未来三年互联网产品的主要增长来源。互联网创业也能走农村包围城市道路,这背后是网民人口结构发生了变化。人口结构和人口动态的变化,是最重要的发展趋势。
    评论 (0)
  • 历史上第一家威胁到腾讯逼用户做二选一的产品,不是3Q大战那个艰难的决定,而是当年51.com推出横扫网吧的彩虹QQ。3Q大战对腾讯的威胁是数量上的,而51.com则直接打到了腾讯的根本,个人空间衍生出的社交也是更有威胁的侵蚀。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