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媒 > 关键词 > 音乐侵权最新资讯 > 正文

音乐侵权堵不如疏 100Audio与春雨听雷(Papitube)达成合作

2019-08-12 20:45 · 稿源:站长之家用户投稿

    因Bigger研究所被起诉的春雨听雷(Papitube),已经出现在100Audio版权音乐授权平台的合作名单中,双方达成了为期一年的版权音乐授权合作。商用音乐版权并非无解,也绝非只有对簿公堂一条出路。

整个 7 月份,音乐版权市场都在上演斗智斗勇的游戏。

7 月 1 号,版权音乐授权平台100Audio发声表示制作人INDIE LZ MUSIC的作品《中国武侠游戏登录》被用于《 2019 年中国器乐电视大赛》的宣传片,并在中央电视台官方网站及CCTV11、CCTV15 频道播出,存在音频使用超授权范围情况;

7 月 6 号,《陈情令》剧组发表致歉声明,承认剧组在花絮视频中侵权《剑侠情缘网络版叁》唐家堡音乐;

7 月 15 日前后,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了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对西单商场的起诉,后者在经营场所公开播放的背景音乐《I PLAY MUSIC》涉嫌侵权;

7 月 22 日,《这就是街舞》未经授权改编并使用合作音乐人Panta.Q郭曲编曲、制作的音乐作品《战马》作为舞蹈配乐,节目被用于商业传播并且侵犯了Panta.Q郭曲的署名权;

7 月 24 日,知名网红papi酱控制的MCN机构Papitube被起诉,旗下视频博主Bigger研究所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使用了Lullatone在 2011 年发布的一首原创歌曲《walking on the sidewalk》,成为国内首个短视频MCN机构商用音乐侵权案,最终掀起了一场舆论风波。

倘若不是Papi酱这样现象级人物吸引了外界关注,恐怕会像多数侵权事件一样被淹没在互联网的信息洪流中,却也暴露了这样一个事实:音乐侵权的现象早已司空见惯,线下商场、综艺节目、IP大剧等无不扮演了“侵权者”的角色。

01

糟糕的版权意识

某种程度上说,Papi酱被卷入这场侵权风波中,多少有些被蹭热点的嫌疑,恰恰因为这种话题效应下的放大,同时被曝光的还有糟糕的版权意识。

比如“MCN短视频商用音乐侵权第一案”发生后,被告方Papitube的涉事博主Bigger研究所在第二天作出了公开回应:“开始的时候确实版权意识不强,未经许可就使用了音乐,后来收到通知就把那期视频全网下架了。”

大大小小的商业场所,流量动辄几十亿的热门综艺,以及形形色色的内容创作者,大多有着类似的侥幸心理,也是音乐侵权事件集中爆发的直接诱因,甚至说被发现的侵权只是大环境下的冰山一角。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不难从这场对簿公堂的争议中找到一些端倪。

事件的起因是Bigger研究所在去年 7 月份的一条广告视频中未经授权使用了Lullatone的原创歌曲,相关视频的全平台总播放量超过 2039 万,转赞评数据总计超过 25 万。最终因为与版权方和解无果,在北京互联网法院进行开庭审理。

事件的过程并不复杂:

1、付费意识过于薄弱,哪怕是在商业使用中。可能是对版权成本的预期存在偏差,动辄上万的版权费用无异于滋生了侵权的温床;也可能是缺少相应的付费标准和付费渠道,需要付出较高的时间成本。

2、维权的成本过高。就连音著协这样的机构也需要采用上诉的形式进行维权,对于在中国市场缺少足够了解的国外创作人,维权成本可谓难上加难,委托第三方进行维权几乎是唯一可行的策略。

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音乐版权的侵权与维权永远都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但事情也并非没有转机,因Bigger研究所被起诉的春雨听雷(Papitube),已经出现在100Audio版权音乐授权平台的合作名单中,双方达成了为期一年的版权音乐授权合作。

02

制度与现实错位

对于侵权乱象,国内并非没有相关的“紧箍咒”。

1990 年通过的《著作权法》对视听作品有着明确的权利保护,并在 2012 年对“二次获酬权”进一步调整,明确原作作者对视听作品享有署名权,并规定原作作者、编剧、导演、以及词曲作者等五类作者对视听作品后续利用行为享有“二次获酬权”。

早在 1992 年中国就加入了“伯尔尼公约”,对 177 个缔约国创作者的精神权利和经济权利进行保护。

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制度与现实又有一些错位。好比说国际上通常采用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的方式,可以在产生使用后向相关协会提供使用报告并支付版税。但在国内则需要一次性的年度授权,属于一次性买断的模式,价格也远远高出国外集体管理协会的收费标准,并且缺少强有力的版权集中管理协会。

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版权管理中的“守株待兔”心态:对侵权行为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然后在合适的时机抓两个典型立威。以至于演变出了视觉中国那样的盈利模式,在维权过程中的和解和诉讼时进行捆绑销售,索要高额赔偿。

事实上,音乐市场似乎也不例外,可以枚举的例子有很多:

2017 年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状告花椒直播,原因是主播们在直播当中未经授权许可演唱了有版权的歌曲,索赔金额达到 30 万元,而在前一年花椒直播为此支付的版权费用也不过 100 多万。

网红冯提莫在 2018 年的一场直播中应粉丝要求播放了歌曲《念人心》,后被版权方告上法庭,需要赔偿 3 万元的侵权费用,以及 5200 元的诉讼费用和其他费用。

乐观的是,音乐维权尚未走向“视觉中国“的老路,音著协对花椒的起诉也只是在诸多侵权歌曲中选取了《十五的月亮》、《兵哥哥》、《祝你平安》等 10 首歌曲,警示作用远远大于利用版权进行敲诈。

只是制度和现实的错位不解决,获得音乐版权的门槛只增不减,维权的思路体现在“围追堵截”上,持续了多年的音乐版权弊病可能还要继续下去。

03

从围堵转向疏通

归根结底,要解决中国的版权隐疾,需要的恐怕不是频繁的高额诉讼,而是找到“大禹治水式”的解决方案:疏通授权的路径,确立相应的标准,同时进行主动的市场教育。

以往被提及最多的解决方案无外乎两种:

一是效仿国外集体管理组织的合作模式,也出现了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等机构。然而国外集体管理组织的注册覆盖率极高,运营模式也非常成熟,但国内这样的方式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以厘清音乐产业链上的诸多矛盾,消除法律制度的灰色地带;

二是直接与版权方进行授权合作,也是TME等在线音乐平台所选择的出路。只是在ToB市场可能并不适用,本身涉及的版权数量和金额不够大,缺少与版权方有效的沟通渠道,且前提是版权方没有将词曲著作权的相关权利独家授权给集体管理组织。

音乐电商可以说是为数不多的选项,国内也出现了100Audio为代表的音乐电商平台,一边是制作人组成的版权方,一边是大大小小的商业用户,利用电商模式简化了商用音乐版权的交易流程,同时也让将版权费控制在几百元到几千元的区间内。

从实际运营来看,这样的模式下不乏一些知名的客户案例。比如德克士在《德克士通鸡令》的广告片中购买使用了100Audio独家制作人PetRUalitY的商用音乐作品;农夫山泉在茶π“揭盖赢红包”活动的H5 中使用了AudioPanda的作品;甚至是在贺岁电影《飞驰人生》里,片中体育节目的开头音乐也是与100Audio合作的作品……

或许像100Audio这样的版权音乐授权平台,所撬开的还只是一些商用音乐授权,曲库数量也还在几十万到几百万的范围内。在版权使用范围上也存在市场教育的问题,却也给版权市场带来了一些启示:

版权的本质是一种契约关系,在适当的法律维权外,还需要去疏通授权和维权的路径,比如在技术上加大数字水印、监控系统的普及,在行业层面加强上下游产业链的建设,培育市场的版权意识.......不管怎样,主动的市场教育已经不可或缺。

04

写在最后

当然,音乐版权市场也不全是坏消息。

譬如《乐队的夏天》节目中对版权的使用不可谓不严谨,有乐队翻唱王菲、朴树、邓丽君、汪峰等音乐人的作品时,特意在节目视频画面的右下角标出了对应的版权信息,对版权的尊重恰恰体现在这样的细节上。

一如各大在线音乐平台的版权争夺战,诉讼不断、纷争不止,导致没有一家音乐平台可以靠盈利。当同样的问题出现在商用市场,是时候探寻更多的可能,围绕版权的核心痛点,让音乐电商这样的创新方案大众化,进而迭代出合理的授权模式和标准。

免责声明:“站长之家”的传媒资讯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我们不鼓励任何形式的投资行为、购买使用行为。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cos的时候笑嘻嘻,侵权之后哭唧唧

    角色扮演在近年来非常流行,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也涌现了不少“白娘子”、“小青”、“许仙“”容嬷嬷“等角色的扮演者,还有不少像阿纯、毛光光这类的反串角色扮演者。然而,网络上的角色扮演大多并未经过授权,而cos影视剧特别是动画片中的人物角色往往会涉及到侵权的问题。

  • 什么文章会涉嫌侵权?原创和抄袭有哪些区别?

    作为一个提供原创运营知识的自媒体人,我经常思考思考,什么叫做“知识”?伴随着“知识”这个词,有一个近义词叫“经验”,什么又叫做“经验”?

  • 音乐养不活音乐人,那短视频呢?

    作为一个成立了十多年的团队,王加魏乐团直到今年开年都没有从音乐上获得过多少收入,在抖音上也只有不到 5000 个关注者。对于他们而言,音乐是梦想,但却并不是足以养活他们的职业。王加魏乐团的主创王延衡和魏文太都在司法领域有正职工作,音乐与创作的时间都是他们在极其繁重的工作之余,从睡觉和休息的时间里挤出来的。

  • 抖音音乐2020音乐人扶持计划,百亿流量+音乐补贴助力音乐人成长

    近日,抖音在线上举办了一场「看不见音乐会」,正式宣布抖音音乐进入品牌化运作,并启动“抖音音乐人亿元补贴计划”和“2020抖音看见音乐计划”,通过“亿元补贴+百亿流量”的双亿计划,助力音乐人成长及中国原创音乐发展。 音乐产业转型期, “看音乐”成为行业引爆点 近几年来,通过短视频+音乐的方式,越来越多的音乐被我们熟知。从大热歌曲棉子的《勇气》、梦然的《少年》、到阿冗的《你的答案》、音阙诗听的《芒种》、阿悠悠

  • 发起“音乐重启生活”特别活动,腾讯音乐送给所有爱音乐的人一份礼物

    一直以来,音乐对于人类精神世界都有着重要的影响。随着时代发展,我们与音乐之间的关系模式与交互方式也已发生改变,尤其一场疫情的到来,加速了这种解构与重构。疫情之下,大众文化生活大幅减少,线下演艺市场停摆,整个音乐娱乐行业陷入“未知”,从个人、群体到行业都亟需一种仪式感和提振。我们观察到,自三月以来,许多人的朋友圈接连被想见你OST音乐会、刘若英、五月天、林俊杰等线上音乐会刷屏,让我们看到了疫情下音乐行?

  • 腾讯音乐「创新记」,与中国音乐的破与立

    从天蒙蒙亮到日出,早 6 点的维多利亚港有陈奕迅在歌唱,这大概是歌迷们得到的最温暖鼓励。下半年第一个月,TME live陈奕迅线上演唱会,在“无论今天的情况有多坏,明天都会是新的一天”的初衷下,陈奕迅举办了自己的慈善音乐会,日出和黄昏两个时间段的直播,与乐迷们一起从日出到日落,为每一个听众带去陪伴与鼓励的音乐能量。而这一场再次全网刷屏,一天冲上 9 个热搜。

  • 音乐产业从废墟中重生背后,是腾讯音乐的进化故事

    疫情期间,通过种种活动提供音乐服务以抚慰人心的数字音乐平台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TME”),也开始通过种种方式助力“重启”,并于 7 月推出了#音乐重启生活#的活动。

  • 优酷起诉图解电影侵权案二审宣判 后者构成侵权赔偿3万元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一起关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图解电影”信息网络传播权案件。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蜀黍科技公司侵犯了优酷公司对上述两部剧集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维持了一审判决,判赔经济损失 3 万元。

  • AI音乐的“原创”激辩

    周杰伦的新歌《Mojito》微醺了整个社交平台。就在 300 万夕阳红粉丝为新歌付费买单的第二天,这首《Mojito》就已经免费上了B站和两大短视频平台。

  • 抖音走进音乐产业「深水区」,原创音乐的春天来了?

    没有多少人会怀疑中国短视频行业的发达,就像没有多少人会怀疑中国音乐产业的滞后。曾有音乐人负气地抱怨中国没有原创音乐的土壤,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个事实,如果论全球影响力,确实比较少有中国音乐作品的身影。 但有意思的是,近年来在短视频平台上,国内原创歌曲却出现了大爆发,无论是早期的《答案》,还是后来的《少年》,音乐通过短视频的能量而放大。关于中国音乐的未来,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似乎浮出水面,推动中国音

  • 腾讯音乐以无限羽翼承载无数人的音乐梦想与蓝图

    一场疫情,把很多事情都搬上了线上。线上办公、线上教育、线上医疗、线上会议……最近,就连演唱会,也被人搬上线上。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于今年3月推出超现场演出品牌——TME live,打破传统演出线下线上隔绝的状态,加速演出行业线上线下融合。刘若英、五月天、杨丞琳、徐佳莹、陈奕迅等歌手都纷纷通过TME live和大家见面。TME四周年活动期间,陈奕迅通过TME live,在阔别7年后重回红馆,在日出和日落两个时段开演唱会。当歌

  • 网易云音乐和抖音达成合作 将围绕音乐人扶持、音乐版权等方面进行探索

    今天网易云音乐和抖音宣布达成合作,双方将围绕音乐人扶持、音乐版权、音乐IP等方面进行更多创新探索,共同致力于“音乐+短视频”内容生态建设。

  • 郑恺回应火锅店涉抄袭,如有侵权,立即整改

    7月19 日,四川一火锅店发文称郑恺新开的火锅店内装修风格疑似抄袭,引发热议。对此,郑恺旗下火锅店发布声明,称已经沟通专业法律人士、行业设计人士及相关机构进行调查,如结果显示存在侵权,将承担相应责任并第一时间进行整改。

  • 腾讯音乐联合27个品牌跨界,让所有人看到了音乐的无限可能

    高考延迟一个月、毕业典礼没踪影、签证失效、机票过期、音乐会无限延迟、影院开张遥遥无期......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节奏,仅剩的娱乐恐怕只剩下云上蹦“假”迪。虽然当下国内疫情已逐渐平稳,但无论从社交网络还是现实生活中可以感受到,大众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走出情绪阴霾。这样的现状下,来自大平台、大品牌引领和发声就显得尤为重要。拥有超8亿月活跃用户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TME”)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在集团四

  • 腾讯音乐:踏实者的犒赏

    核心要点: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唱片工业链条被打破,整个行业必须基于数字音乐的特点进行秩序重组,才能获得新生。数字音乐平台的功能在不断进化,数字专辑、TME live等形式成为新的“唱片工业链条”,同时不断完善商业模式,实现自我造血,反哺音乐内容建设。TME这样的行业参与者,是音乐行业重构的核心推动力量,它的种种布局实际上远远超出了一个数字音乐平台诞生之初的定位和能力半径,也在行业健康的发展态势中获得了应有的回?

  • 网易云音乐联手抖音,是音乐人的流量盛宴

    这首去年从网易云音乐火到抖音的《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预示了今日网易云音乐与抖音的牵手合作。那些曾经网易云音乐评论里封神的原创音乐人,终于穿越人海,与更广大的用户相拥了。

  • 网易云音乐推出「一起听」功能,唤醒音乐新活力

    你还在听歌的时候,将一半耳机分给身边的人?7 月 10 日,网易云音乐全新社交功能「一起听」正式上线,向用户全面开放。全量上线前,网易云音乐曾邀请部分用户进行内测,「一起听」功能获得内测用户的一致好评,直呼“这是什么神仙功能,太浪漫了吧!”现阶段,「一起听」功能Android 和 IOS版本已同步上线,用户只需在应用市场中将网易云音乐App更新至最新版本,便可使用该功能,和朋友同时、同步享受同一首歌。网易云音乐新上线的?

  • 抖音音乐品牌化 开启抖音音乐人计划

    近日,抖音通过发布会对外宣布将抖音音乐品牌化,同时,也推出了长期的“音乐人亿元补贴计划”,并将“抖音看见音乐计划”进行了全面升级,整体来说就是再一次提高自身对原创音乐及音乐人群体的扶持力度。 从此前的音乐版权合作再到现在的品牌化,抖音对于深入音乐产业的决心似乎不小,那么为什么抖音会有如此动机,并且在当下这个时间节点把抖音音乐品牌化? 是什么让抖音音乐品牌化 从崛起之初短视频与音乐就是相辅相成的,这也?

  • 我搜索了一张图片,又双叒叕侵权了!

    虽然国内图片市场在不断的完善中,但直到目前还是有很多人吃了图片侵权的亏。其中新闻网站等媒体侵权多发,微博、微信、博客、贴吧等平台上的自媒体用户侵权现象同样十分普遍。

  • 还在纠结字体版权问题?用它即可避免侵权风险

    对于不少设计师和企业来说,字体版权纠纷是最让人头疼的问题。之前国内针对版权字体的应用还是显得有点随心所欲,后来不少公司因为字体版权的问题被起诉。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