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中,任天堂选了谁?

Switch 任天堂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作者:左岸,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从坚定拒绝到开怀拥抱,任天堂上演了一出出现实版的“真香”。

一个月前,这个时代“唯一的真正掌机”——任天堂switch lite正式发售。对于这款阉割版的switch,任天堂的铁粉们依然视为珍宝,即便手中已经拥有switch,他们依旧会第一时间买买买。

当然,这些热议或者讨论,在国内市场都仅局限于主机或掌机玩家的圈子,因为相较搓手柄玩掌机,国内的玩家更喜欢搓手机屏幕。

作为传统游戏界近乎“神”一般的存在,手握大量重量级IP的任天堂,对于手游一直表现得犹犹豫豫。那些反反复复、嫌弃+真香的举措,也在玩家群体中引发了的巨大争议。

No.1

游戏界的“王境泽”

任天堂前任社长岩田聪,不仅是接棒山内溥之后拯救了这家百年老店的优秀管理者,同时也是标准玩家。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我的名片上印着任天堂株式会社的社长,但我的内心是一个忠实的游戏玩家。”

可以说,岩田聪不仅是一位游戏忠粉,还是一位传统家用游戏的坚定拥趸。

作为这家百年老字号的掌舵人,在智能手机时代到来,特别是《愤怒的小鸟》、《水果忍者》等初代智能手机游戏爆红之后,却有着过于冷静的反应。当几乎所有游戏公司都开始将目光转移到手机游戏之时,作为游戏界的“扛把子”,任天堂对于手机游戏的态度一直是否认的,最起码在表面上如此。

这里要特意解释一下,为什么说任天堂是表面上一直在拒绝手游,有口嫌体直之嫌疑。其实,虽然岩田聪此前不止一次表示拒绝手游,但早在本世纪初,岩田聪就对手游有过一番野望,并在公司内部推出了一个专门定制的“极光”项目,当时是由竹田玄洋和宫本茂两位大神参与其中。 2001 年,任天堂还在美国提交了“游戏型手机”的专利申请。不过 2006 年专利颁发之后,“极光”项目却悄无声息,最终无疾而终。

直到 2011 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岩田聪这样表示:“(做手机游戏这件事)我们完全没有考虑。如果我们那么做了,任天堂就将不再是任天堂。”

至于拒绝手游的理由,岩田聪表示手游的不可持久性,以及收费模式都在毁掉玩家们玩游戏时的乐趣。“那些社交游戏,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以为自己付了 100 円,其实是付了 10 万円。这种让人产生错觉的抽卡系统,我们绝对不做。这样的短期利益不可持久。”

这些言论曾经被无数分析和评论人士视作目光短浅,没有跟上潮流。而与此同时,这番论调也被无数任天堂的粉丝赞同。毕竟在游戏玩家的鄙视链中,手游是仅仅略胜于页游的存在。

不过,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掌舵者,岩田聪在游戏玩家以外最主要的任务,是让任天堂这艘大船顺利地航行下去。随着任天堂上一代主机wiiu的销量扑街,任天堂显然到了接纳新时代新鲜事物的时刻。

2015 年 3 月,岩田聪完美地饰演了一次“王境泽”,曾经多次明确拒绝手游的他,宣布任天堂将会与移动服务提供商DeNA建立合作关系,并将业务方向逐渐转向手游。

嗯,这很“王境泽”……

当然,宣布手游计划的同时任天堂并没有放弃家用游戏机市场,正是在那次发布会上,岩田聪首次向外界透露了任天堂开发的代号为“NX”的家用游戏机计划。也就是那个产品让曾经整天喊着“索尼大法好”的吃瓜群众,改口变成了“任天堂是世界主宰”。

No.2

市场只相信“赚钱”的企业

当然,任天堂的转变,在企业高管频频“打脸”的互联网时代早就不是稀奇事,更别提任天堂这个在 100 多年发展历史中,经历过多次转型的传奇企业。它曾创造出包括整个游戏史上评价最高的游戏系列,包括《塞尔达传说:时之笛》、《超级马里奥兄弟》、《任天堂明星大乱斗》、《星之卡比》等神作。

但是,当任天堂新一代主机switch携手《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横扫上一代主机wiiu销量阴霾,重新成为全球无数“任豚”眼中的世界主宰时,其“手游计划”在市场上的表现,却没有像NS或者《荒野之息》那么耀眼。

在讨论任天堂手游策略之前,我们先要问一个问题:手游赚钱吗?或者说手游比主机游戏更赚钱吗?答案是肯定的。

如果说主机游戏是高投入、高回报的行业,那么手机就是一个低投入、高回报的产业。相较于主机游戏动辄上千万美元甚至上亿美元的研发成本,历经数年的研发周期,逐渐减少的消费群体……手机游戏的开发成本低、周期更短、回报更快。尤其是面对不断增长的用户群体,一款优秀的手游吸金能力不会比绝大多数主机游戏少,甚至是更多。

我们拿国内的游戏巨头腾讯和任天堂做一对比,便可发现一些端倪。根据腾讯 2018 年的财报显示,该年度腾讯在移动游戏上的收入为 778 亿元(约合109. 58 亿美元),而任天堂 2018 年全年营收为1. 05 万亿日元(约合 96 亿美元)。不多说了,答案就在这里。

当越多越多的年轻用户选择手机游戏,任天堂的“真香”抉择并不奇怪,而且它也有实力去挣手游的钱。

毕竟任天堂手上握着大量类似马里奥、宝可梦、塞尔达这些神级IP。尽管对于手游的发展前景,任天堂曾表示过不会把既有游戏单纯移植到移动平台,未来的新作也不会跨界家机和手机平台,而是会打造适合“行动装置”的新作品。但是有此次“真香”预警,你还信吗?

实际上,外界对任天堂做手游的质疑,并不在是否转移顶级IP,以及制作水平是否精良等方面,而是集中在任天堂的“老观念”上。

No.3

转手游不难,转观念最难

回看任天堂在手游市场的一系列尝试,总会有一些令人束手束脚的感觉,这种“不适应”的原因,不是任天堂在技术上遭遇了门槛,而是在经营观念上走了弯路。

记得 2016 年任天堂推出第一款手游《Miitomo》后,这款任天堂首部手游产品曾引发了用户的巨大好奇心,发布一个多月之后,任天堂便宣布《Miitomo》全球用户数突破 1000 万。但做为一款手游,《Miitomo》同时也包含着大量的社交元素,某种意义上它甚至可以被称作为一款介于游戏与社交应用之间的产品。

但好景不长,游戏性上的欠缺也让其热度在发布后很快出现下滑。最终,在上市两年之后任天堂宣布,《Miitomo》于 2018 年 5 月 9 日正式停服。作为任天堂的第一款手游,短短两年的生命周期显然算不上成功。

一开始,外界对于任天堂的手游持有很大的希望,原因就是其手中那大量的经典IP,就像观众期待漫威电影宇宙一样。而任天堂在 2016 年的一次“创举”,也确实将家喻户晓的马里奥带入了手机游戏中。

2016 年苹果秋季发布会上,iPhone7 和Apple Watch2 甚至Apple AirPods都没有引发台下的观众高声欢呼,直到一个人登上舞台。他不是库克,也不是带来新硬件展示的苹果高管,而是任天堂的“马里奥之父”宫本茂。

当他表示,自己带来了任天堂旗下的新款手游《Super Mario Run》(《超级马里奥酷跑》)时,台下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Super Mario Run》延续了宫本茂一贯的游戏设计理念,就是极低的上手难度和极高的精通难度。从游戏层面来看,这款作品在每一处都进行了精心的设计,延续了任天堂一贯的高水准。这一幕,也令当天的苹果发布会增色不少。

不过和其他手机游戏免费玩再充值的机制不同,《Super Mario Run》是一款买断制游戏,游戏的前三关玩家可以免费试玩,解锁全部关卡则需要9. 9 美元(约合 68 元人民币)。这一举措对于长年角逐买断制主机游戏市场的任天堂来说,可能是情理之中,也是兴之所至,更符合老社长岩田聪的意愿。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