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B站如何出圈?

B站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作者:罗桑榆,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十年前一个寂寞的人创造了B站,十年后,千千万万个寂寞的人成就了B站。

你在B站磕过的最匪夷所思的cp是什么?

是伏地魔、林妹妹,还是权志龙和贾玲?最近一份B站“拉郎”视频中最受观众欢迎的榜单全新出炉。

如今,嗑CP在当代青年中已经成为了一种越来越流行的文化。“我可以不恋爱,但我嗑的CP一定要结婚”。

以前,大家只是将感情放在了影视剧中的男女之中,现在不满足于被“投喂”的现代人,已经开始自己动手剪视频、将自己喜欢的偶像组合在一起,满足自己的一切幻想,在B站一切皆有可能。

作为一家成功上岸的二次元网站,这这里,每个人都能享受到别样的人生巅峰。雷军靠着一首《are you OK》成为“镇站之宝”,诸葛亮和“元首”也可以同台共同出演一首《全明星rap》。试问,这世上什么能拦住UP主们探索真理的脚步?

十年时间,B站的用户从 0 走到了月活超过 1 亿,市场的追逐之下,让原本佛系的B站也显得异常焦虑,它急需一些新鲜血液,而这些新人或许正在割裂着这个原本和谐的社区。

 01

壮大皆因偶然

ACG文化历史悠久,在人们都还在使用BBS的年代,它就由中国台湾传入了大陆各大高校,被新文化吸引的大学生很快就用教育网创建了ACG文化的第一个圈。 

2005 年,YouTube在国外的兴起带动了多家国内视频网站相继问世,二次元文化圈也由BBS的ACG圈正式进化为视频ACG圈。

林子大了,自然什么鸟都有。 2010 年,伴随着BAT的入局,视频行业形成了优爱腾三分天下的格局,很多靠着微弱流量存活的视频小站,在三大巨头的夹击下大多都相继成了炮灰,而在ACG视频圈中A站和B站两家独大,正斗得难分高下。

严格来说,A站可以算是B站的师傅。 2007 年,A站横空出世时,B站创始人徐逸还只是混迹穿梭在各种次元网站里的资深用户。

两年之后,A站人员内斗导致站内出现了长达一个月的持续机房故障,气急之下的徐逸决定自立门户,自己去创建一个网站。

凭借着自己多年的混迹二次元的经验,徐逸找来了三个大学同学,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建立了Mikufans网,也就是B站的前身。

B站最初成立的愿景很简单,希望把动漫同好聚集起来,一起吐槽一起嗨,连徐逸自己都称希望在A站崩溃的时候,圈友们还有一个好去处。于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B站被称之为A站的后花园,并无太大作为。

但现实往往比电视剧更具有戏剧性,A站当初的内斗刺激产生了B站,后来又为此搞垮了自己,成就了B站。

2010 年 3 月,A站中出现了很多贬低A站的弹幕,这些弹幕的发起者呼吁大家一起转投B站,这起“弹幕事件”正式拉开了两家斗争的序幕。

缠斗开始之际,陈少杰和陈睿,这两个意外出现的人改变了A站、B站的命运。

A站创始人西林一直有一个买房买车的梦想,由于不善经营,A站在视频大战之际显得力不从心。

于是在没经过其他人同意的情况下,西林直接将A站作价 400 万元出售给了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

彼时正逢边锋游戏运营的主力产品“三国杀”大火,陈少杰财大气粗,他并没有将A站放在自己的业务版图之内,只是想借用A站流量开辟游戏业务的衍生渠道,“AcFun生放送直播”就是诞生于此背景。

后来A站又几度易主,彻底失去了自己的自主权。反观B站,几乎在同一时间节点上遇到陈睿,看就来就要幸运得多。

在入主B站之前,陈睿与陈少杰既是自家兄弟,也算是同行。他曾在金山工作了 7 年,又在猎豹呆了 6 年,见证了猎豹移动从 2010 年成立到 2014 年美国纽交所上市的全部过程。

这个 70 后大叔,看似和 90 后、 00 后爱逛的B站似乎完全搭不上边,可实际上陈睿已经在动漫圈里混迹了 30 多年。多年的互联网公司运作经验和敏锐的商业意识,让他在一众的二次元网站中,一眼看中了B站的商业价值。

陈睿先是因为一次偶然机会认识了徐逸,一年以后先是投了一笔钱给这个由四位大学生捣鼓出来的动画分享网站,担任业务顾问。在徐逸的再三邀请下, 2014 年陈睿终于以CEO的身份加入B站,同时也带来了大量的资本。

在人才与资本的加持之下,这个小破站用户不断增长,规模愈发变大。只用了四年时间,陈睿就带着 8 位年轻的UP主和多名用户,敲响了纳斯达克的钟声。 

而另一边,曾经风头无两的A站,却落寞地签下了卖身协议,嫁给了快手。

 02

壁垒亦是禁锢

陈睿是个合格的用户,更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今年 4 月,蔡徐坤与B站一言不合正面刚,因为一则篮球舞视频,百万iKun号称要踏平B站,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他们连B站的大门都没摸着。

当一群来势汹汹的粉丝冲进B站,准备维护偶像名声大干一场的时候,却发现只有会员才能发言。护主心切的粉丝们被一个个诸如“德国元首最常去的中国省份是哪个”、“金坷垃的好处都有什么”之类问答题挡在了站外。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也真难为坤坤的粉丝们了。

看到蔡徐坤粉丝几乎全军覆没的惨状,B站群众们还主动当起了带路党,热心的向他们兜售B站账号,一个 4 级- 5 级的账号价钱在4000- 5000 左右,而一个六级账号的价格已经接近两万,不得不说这真是个暴利项目。

而这一场IKU爆吧大战,给B站带来了什么?——股价应声大涨 13 个点。

优质的答题文化成就了B站最坚固的壁垒,在其现有用户组成中,都要先通过一百道题的“硬核”测试才能成为会员。这些圈内人所提供的内容,留下的弹幕,形成了独特的网站风格和社区氛围,也让B站拥有了其他视频网站都望尘莫及的极高用户粘性。

根据B站去年上市前提交的招股书显示,平台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76. 3 分钟,正式会员第十二个月的留存率超过79%,这对于市场上所有的视频网站而言无疑都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据。

成也萧何败萧何,优质的答题文化,为自己的业务发展建立起来坚固的护城河同时,圈起来不仅是外面的人,还有B站本身。

以二次元起家的B站拥有粘性极强的用户群,但自我的小众定位和外界对其“亚文化”认知的同时,也限制了B站用户数量的增长,长此以往就掣肘了B站未来的发展。

在陈睿的带领下,B站在这两年也开始谋求从二次元社群向商业化网站的转型。建河容易,拆河难,随着时间的推进,自身理念和经营现实之间的矛盾也越发明显起来。

B站自创建以来长期都出于一个亏损状态,二季度中净亏损达3. 15 亿元,同比扩大超348%,系B站上市以来最大单季度亏损。除此之外,B站也几乎触摸到二次元用户增长的天花板,近两年用户增长速度变缓,于是B站的目光只能放到大众用户身上。

其实 2016 年B站就曾推出大会员制度,虽然对固定的会员没有多大的影响,但还是引发了一大波用户的不满。

今年 8 月,B站再次宣布未来一年时间里,将降低50%的会员准入门槛。过去,普通用户需要在 60 分钟内完成 100 道试题才能成为b站会员,但在未来答题或将不是入会的必选项。

和传统的视频网站相比,B站有两个最大的优点:一是视频无需广告即可观看,二是高质量的弹幕。

经过测试后才准许进入的用户,让B站会员群体整体素质要高于那些只需要付钱就可以加入的网站,现在要放松限制,可能面临的就是弹幕文化崩塌。

一部分新加入的用户可能既不懂什么是“prprpr”,什么是“橘里橘气”也不知道什么是“前方高能非战斗人员赶快撤离”。不能明白圈子中的黑话,又何谈和平友好共生。

两个文化圈层的碰撞和冲击,或将让整个社区氛围发生巨变,不甘打扰的原住民最后只会另谋去处。

更为困难的是,外来人员不一定就对里面的世界感兴趣,很多人也只是逛花园一样,晃了一圈就回去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穿上了盔甲的B站,让自己变得无坚不摧,最后也让自己透不过气来。陈睿想拥抱大众,让B站走进更多人的视野,但现在看起来B站的“原住民”并不想拥抱大众。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