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国运:数字科技赶上了

2019-10-15 15:17 稿源:接招公众号  0条评论

金融科技 区块链 数字货币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接招(ID:itakethat),作者:方浩,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从 2010 年到 2018 年,中国互联网几乎每年都有一个甚至几个超级风口,团购、电商、外卖、网约车、互联网金融、共享单车、新零售……这些风口的共同特点就是高举高打、成王败寇。

但进入 2019 年,市场似乎清静了不少。我问一些做投资的朋友,今年都在看什么领域。十有八九会谈及to B,即产业互联网。

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的一个区别就是,静水流深。它不是靠钱烧出来的,而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产业互联网靠什么?答案是数字科技。

马化腾说, 2018 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达到29. 9 万亿。“‘数字中国’已经初具规模。”

马云说,实体经济必须数字化。“数字经济本身就是实体经济,所有的传统企业必须拥抱技术,必须成为数字化的实体经济。”

去年 11 月份,京东金融更名为京东数科。CEO陈生强在多个场合提到:数字经济正在成为整个国民经济的最大增长点,成为下一时代的主导模式。

小马哥说出了大势所趋,马老师道出了问题本质,陈生强看到了国运。

数字经济是相对于互联网经济而言。过去 20 年,互联网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创业方式,但它更像一场新技术驱动的渠道革命:新的人际沟通渠道、新的内容分发渠道、新的商品销售渠道。得渠道者得天下,所以,流量是互联网经济的王道。

数字经济源自互联网经济,同样是一场技术革命,本质都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做好体验。

但是数字科技有几个特点:

1、互联网经济,大多通过产品、模式和平台为普通消费者提供服务或商品,即B2C;而数字经济则主要是通过赋能B端再去间接服务C端,即B2B2C。B2C的着力点是终端用户,B2B2C的着力点是中端客户。

以金融科技行业为例,蚂蚁金服、京东数科这些有着互联网基因的数字科技公司,都是基于各自电商业务需求发展起来的,然后又用技术反哺金融机构,在授信、风控、客服等环节大幅提升金融机构的效率,降低成本,最终让普惠金融落地生根。

2、数字科技涉及更为广泛而深刻的技术变革。互联网大数据、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自动机器人……这些最新的技术进展,之前都是在各自领域独立发展,但随着数字科技对实体经济的改造、升级,具体的场景催生了具体的技术套餐。

以京东数科推出的智能养殖系统为例,仅仅在养猪一个行业,就用到了人工智能、IoT、芯片、边缘计算、机器人技术等多项前沿技术。以往,这些技术都是在各自领域解决各自的问题,但在实体经济中,它们找到了共同的场景,使得技术的工具性被抽离出来,可以在不同行业、不同场景之间切换使用。技术的普适价值不断放大。

京东数科CEO陈生强说,当我们用数字科技在农牧行业实践之后,发现过去做金融科技所积累的能力,通过叠加更广泛的技术,再结合实体产业既有的知识和规律,完全可以去做实体经济的数字化和智能化,可以帮助实体产业去提升增长动力。

3、数字科技的本质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升体验、增加收入、升级模式。对实体经济而言,这五个维度正是自己急需解决的痛点。

马云说数字化实体经济,就是用新的技术去升级、改造传统行业,在提升B端效率、降低B端成本的同时,最终提升C端体验。

以袜子生产企业为例,传统的工厂模式是先做了再卖,但这样不仅容易导致同质化,而且还会导致库存积压。为此,淘宝推出了C2M模式,即将传统的生产者主导的模式转变为消费者主导的模式,核心是先收集、分析数据,真正做到按需生产。最后的结果是,工厂平均每双袜子可以节省7%-8%的成本,用户的需求也得到最大化满足。

零售、金融等传统行业在过去 20 年已经充分享受到数字化带来的成果,它们借助数字科技,不仅效率获得大幅提升,而且也彻底改变了触达C端用户的方式。

4、数字科技是一场思维革命。互联网的诞生和崛起,是靠解决人的需求开始的。QQ、MSN、微信解决了人与人沟通的问题;淘宝、京东解决了人们线上购物的需求;美团、饿了么解决了人们用餐的需求;滴滴、Uber解决了人们出行的问题……

但数字科技解决的是需求,不限于人,还会涉及一个行业、一个工厂、一个农场、一个政府部门、一个学校、一辆汽车等等。换句话说,数字科技是用技术解决具体的场景,通过完善场景去更好地满足人的需求。

京东数科就针对特定场景研发了两款机器人,分别是室内运送机器人和铁路巡检机器人。前者可以自主乘坐电梯,并能自动导航、避障,在医院、酒店等地代替人工进行物品运送;后者铁路巡检机器人可以实现铁路轨道、站台、隧道的智能巡检,及时发现隐患。场景都非常具体,但一直是被忽视的需求点。

互联网是把一个具体的需求无限放大,用一个产品尽可能满足最多的受众,是归纳法;数字科技是把每个场景的技术进行抽象和模拟,用多项技术尽可能赋能更多行业,是演绎法。归纳法是纵向创新,演绎法是横向创新。二者的思维方式有很大不同。

数字科技能够成为一个新的超级风口,归根到底还是技术进化的时机到了。

十年前,移动互联网之所以崛起,是因为它所需的技术条件都不约而同成熟了。

首先是手机产业的供应链已经非常完备,硬件上下游厂商应有尽有;其次是一些关键技术开始普及了,比如LBS,简直就是为移动互联网而生;再次,以ARM为代表解决方案供应商,推出了适用于移动设备的低功耗芯片解决方案,极大提高了智能手机的算力;最后当然还有Wifi以及3G、4G等网络传输技术的成熟落地。移动互联网实质是一场技术大阅兵。

同样,数字科技依然是各种前沿技术的大会师。互联网大数据、机器学习、IoT、区块链、自动机器人等都在实体经济中找到了共同的使用场景。

没有大数据,就没有机器学习;没有IoT,,就没有自动机器人的用武之地;没有图像识别,就没有人脸识别,也就没有养殖产业中的猪脸识别。

技术扎堆儿出现,然后扎堆儿应用,这也是数字科技与互联网作为两场技术革命的相通之处。

不同之处在于,互联网实现了人的需求的数字化,数字科技要实现实体经济的数字化。但数字化不是目的,目的是降低成本、提升效率。

以京东数科推出的两个面向传统行业的技术解决方案为例:

1、中国每年大约有 7 亿头生猪出栏,光养殖环节,每年就有1. 1 万亿的规模。为此,京东数科自主研发了一套智能养殖系统,在部署完成 1 年内,可以将养殖人工成本减少30%-50%左右,降低饲料使用量8%-10%,并且平均缩短出栏时间5- 8 天。如果推广到全行业,我们可以帮助产业降低超过 500 亿元成本;

2、中国火力发电最大的痛点是怎么样用更少的煤发更多的电,以及形成更少的污染。对此,京东数科用深度强化学习的技术去做火力发电的优化算法。在经过一套技术优化后,最终的结果是每台机器能够节省0.5%的能耗。如果中国所有火电的锅炉使用该项技术,每年可以减少 70 亿的成本以及大量污染。

哪里有问题,哪里就有机会。中国实体经济面临的机遇,就像 20 年前我们面对互联网一样。

曾有人问王兴,如何看待过去十年中国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他说风口不是原因,最大的原因是风口背后的国运:人口红利、技术红利、稳定的内外部环境。

数字科技也应面临一个新的国运: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新旧动能转换的时刻,而此时恰恰各项技术已经成熟了。所谓供给侧改革,目的同样是降低成本、减少能耗、提高效率。

靠什么?当然是数字科技。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