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总是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鹿鸣财经(ID:luminglab),作者:封成,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时代进步早已脱离了单兵作战的英雄人设,团队作战的阿里技术人充当了这个时代的爱迪生,不断耕耘出云计算、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的新成就,从飞天到PolarDB,再到城市大脑,这个时代的电灯逐渐亮起。

01

没有人再质疑阿里巴巴是一家技术公司了。

这一论断的直接力证是,以阿里云智能为代表的阿里技术力量在市场上的亮眼表现。云计算的市场份额一骑绝尘,客户数量的一马平川,城市大脑的合作城市数量越来越多。

其次是研发资源的大力投入。阿里巴巴达摩院和蚂蚁金服罗汉堂为代表的前沿技术、基础科学研究院进行得如火如荼,不管是区块链还是大数据,亦或者是人工智能,甚至量子计算,拿得出的并且实际应用的成果越来越多。

例如,在云栖大会的前一天,阿里巴巴平头哥就正式发布了一款正式流片的NPU芯片—含光800,要知道这款仅有半个手掌大的家伙在业界标准的ResNet- 50 测试中,推理性能能达到78563IPS,这意味着它比目前业界最好的AI芯片的性能整整高了 4 倍。分子分母同时进化,除了性能单一指标,含光 800 的能效比也足够抢眼地来到了500IPS/W,是第二名的3. 3 倍,用更低的功耗实现了更强的算力。还值得注意的是,在前不久的 7 月份其刚刚发布了震惊业界的玄铁 910 处理器,时间密集,产出效率高得离谱。

当然,阿里巴巴还是一家上市公司,技术收入的贡献也是衡量上市公司是不是技术公司的重要因子。在最新一季的财报中,单单仅云计算业务的贡献已经来到了77. 87 亿美元,实现了同比66%的增长。

前几年,阿里还陷入在究竟是一家商业公司还是技术公司的争论当中,现在这样的争论就显得不那么有意义了,市场已经用脚进行了投票:超过50%的A股上市公司和中国超过80%的科技类公司都在使用阿里云服务。

用阿里CTO兼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的话语回答就是,“我们是一家最有眼光、最有战略的商业公司,这件事情没有必要去颠覆它。我们只是想说,我们的技术也很成功。”

回过头来说,我们所熟知的中国发源于互联网的企业无论是百度,腾讯,还是新浪搜狐等门户巨头,亦或是现在炙手可热的TMD独角兽,无一不是从商业公司出发,大多数赚的还是依靠流量的广告销售收入。就算是稍微极客一点的360,杀毒软件本身的免费使用使其不得不去做浏览器等免费应用,仍然从流量市场来汲取收入。

最近市场上流传出一种说法,说中国B端市场受益最多的两家互联网企业,并不是我们常说BAT中的两家,而是阿里和360。从政府到企业安全意识的觉醒, 360 的安全技术得到认同,红衣教主除了忙 360 回归A股,其余全部时间都扑在了给政府企业做网络安全的知识宣讲上。与之对应的,是在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这些技术输出上,阿里则占据了市场。

阿里和 360 在B端的突起,至少证明了一件事,在流量广告销售收入之外,还有一条依靠技术进步发家致富的道路。在经济大环境不明朗、广告销售市场前景不乐观的今天,各家公司多多少少受到影响,从蓝海市场变成残酷的红海厮杀,从数据板上来看似乎只有阿里还没有看到天花板。

02

商业发展的路径必然会有波动,而科技进步的方向则永不回头。

商业的成功支撑了阿里的现在,科技则要承担阿里的未来,要活 102 岁的未来。从上帝视角来看,阿里现在就刚好处在这个引擎轮转的过渡期。一面是,科技正在突破遮盖的商业光芒,并且独立展露出锋芒。另一面是,技术与商业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不再是单纯的商业供养技术,而是履带式咬合交替驱动,共同前进。

正是在阿里特殊的历史时刻,我们才能在今年的云栖大会上看到商业和技术共同绽放,共同争鸣的景象:既能看到从“五新”到“百新”这样的商业战略升级,又能领略到诸如史上最强大AI芯片含光 800 发布的骄傲共鸣;既能发现数字经济体在商业上的高效成就,又能感慨像量子计算这样高精尖科技每前进一步的来之不易;既能期待一个名叫阿里巴巴的商业操作系统的诞生,又能被阿里巴巴成为中国最大人工智能公司背后技术的超高复杂性所震撼……

这意味着,这家公司的技术力量、技术文化和技术语境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这种环境下,发生了阿里云到阿里云智能不仅是名字而且是实质上的转变。

用逍遥子在云栖大会上的描述是“阿里巴巴的云是我们重新定义的云,不仅是云化的IT基础设施,同时具有高度实时交互的智联网,并基于核心的大数据计算平台引擎,与移动化能力结合,形成面向未来的云端一体化的工作平台、服务平台、用户平台、企业平台相结合的载体”。用张建锋的话来说是“从一家单纯的云的提供商,从IoT到协同办公、大数据、AI,到今天软硬一体化的云平台。”

读懂了阿里所处的特殊历史时期,就能够弄明白阿里云进化成阿里云智能的充要性。如果说过去,阿里云是为了支撑业务而被业务倒逼进化的产物,那么在现在技术进步和效率提升的要求下,阿里云则必须要进化为阿里云智能,除了已经做到的云计算的提供商,还要变成各种技术能力高度被集成化的智能化云平台,成为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既是技术进步的要求,也是商业前进的要求,还是数字经济大时代的要求。

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是来自于在阿里发展过程中,阿里技术已经自证式的成功。当然,这个过程并非是一蹴而就的。其中至少经历了 4 个重要意识形态的转折点,分别对应的是技术价值观的重新认识,数据能源的重新理解,基础研究的全新方式,人工智能的正确评估。

在实现路径上,阿里将其演进过程归结为八大技术战役,决定技术导向的宁波会议、开启分布式时代,打通淘宝和天猫“烟囱”的五彩石项目、自主核心技术,发动观念革命的去IOE进程、算力普惠的飞天系统、掘金DT时代,塑造数据思想意识的IDST研究院、面向DT时代的中台战略、追寻技术根源基础科学研究的达摩院、AIOT时代的基础设施平头哥。

看懂了这八大战役,也就理解了阿里技术的今天。

首先是对技术价值观的重新认识,从业务支撑导向变为普惠导向。技术普惠是阿里巴巴使命的必然选择。“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本身就包含了输出和服务思维,除了让自己的生意不难做,还得让客户的生意变得容易。从单纯支撑自身业务的技术架构转变到服务大众的普惠技术产品,这几乎是再造另一个话语体系的阿里,在这个过程中阿里经历了几乎绝望的长征。

2007 年的宁波会议,扫除了百亿美金市值阿里在高速发展期对于未来十年的战略迷茫,确立了“开放、协同、繁荣的电子商务生态系统”的战略目标,明确了技术为发展核心的战略思想。

2008 年的“去IOE”观念革命,则从根本上提出了“云化”的全新计算资源解决方案,摒弃了长期以来从成本和能力卡业务发展脖子的国外垄断的IOE硬件解决方案。

2009 年的五彩石项目则解决了以淘宝和淘宝商城为例的多业务语境下的技术发展症结,终结了“一家人两个烟囱吃饭”的历史遗留问题,开启了分布式发展道路,避免了重复造轮子带来的资源浪费。

而 2009 年,飞天系统的自研更是从操作系统层面自主创新,开启了超大规模通用计算平台的奋斗之路,“拿命填”出一条以在线公共服务方式为社会普惠计算能力的道路。

接着,世界发生了变化。苹果手机的发布带来智能手机的普及并且成为用户身体的延展,个体在线化的进程得以被加速,移动浪潮席卷全球。在这个浩浩荡荡的过程中,个体数据不断在线化,由点及面,汇聚成网。

作为中国第一大电商平台的阿里,如同一个巨大的水池,数据就像是水分子,不断汇聚成河向里面涌来。在很长的时间里,尽管阿里已经拥有了海量的数据资源,但仍然只能将其束之高阁,拿它毫无办法。

王坚当时对后来的蚂蚁金服首席数据科学家漆远形容这个阶段是“阿里巴巴是坐在金山上啃馒头。金山是阿里巴巴拥有的丰富数据,这些数据的价值并没有被挖掘出来,‘数据就是土壤,但如果在这片土壤上没有盖起大楼,土壤本身就没有价值’”

阿里第一次对这些数据采取行动,是在 2014 年赴美上市之后第二天,一个名为iDST(数据科学与技术研究院institute of Data Science&Technologies)的神秘部门在硅谷诞生。尽管这被认为是没有结合业务而诞生的不太成功尝试,但却在阿里数据思想意识上发挥了较好的启智作用。

后来,在方式调整业务结合的尝试下,数据科技开始在整体体系中显现力量。阿里对外关于数据的发言也开始变得暧昧,“数据是电网”、“这个时代应该叫做DT时代”,并化为 2016 年马云在云栖大会上发布的“五新战略”中“新能源”。为此,阿里还专门推出了至今仍被世人所推崇的面向DT时代的中台战略,数据中台和技术中台成为阿里近几年来高速发展的重要引擎。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