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家易,接班难:王思聪、张康阳、孙喆一们能否突围?

2019-08-19 09:25 稿源:深响公众号  0条评论

思考,创业,互联网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深响”(ID:deep-echo),作者:时瑞泽,,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王的继承者们何以盛名?

爱“开炮”的王思聪又消失了。

他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 4 月 30 号,三个多月里,有“娱乐圈纪委”称号且一向活跃的王思聪在微博一言不发,但从点赞他人微博的举动可以看出,他并非从微博抽身了,他只是选择了沉默。

沉默可能与王思聪的电竞王国遇到麻烦有关:今年 3 月,熊猫直播关闭了,昔日风光的王牌早已沦为王思聪的弃子; 7 月 15 日,公开信息显示,王思聪所持有的香蕉娱乐、香蕉文化两家运营主体公司的 7000 多万股权被冻结,这些信息一度引发王思聪将撤资iG俱乐部的传言。

不好的消息都指向一个结论:王思聪曾经为人称道的电竞王国,正在遭遇挫折。这进而引发另外一个猜测:沉默数月的王思聪会回万达上班吗?

王思聪,国民老公

“电竞之路”不顺畅的王思聪

这样的猜测不是没有依据,在 2015 年央视财经《你从哪里来》节目中,王健林曾公开表示,“我允许你(指王思聪)失败两次,可以失败两次,但不能失败第三次,失败第三次你回来上班,老老实实到万达上班。”

商场沉浮多年,功成名就的企业家们面临一个普遍难题——接班。创一代总会老去,家族代际传承迫在眉睫,然而江山易打不易守。

显然, 66 岁的王健林暂时无法退休,一方面是他老当益壮,依然奋斗在企业发展的第一线;另一方面,至少到目前为止,合适的继任者似乎尚未出现——儿子王思聪看上去对万达兴趣寥寥,为此,王健林有意构建职业经理人管理体系。

职业经理人拥有经营权代为打理企业,后代通过大股东的权力掌控企业发展大方向,目前,美的集团就以这种“监督把控式传承”运作。然而中国家族观念普遍较强,将企业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的并不多。

尽管王健林多次表示“有合适的人,就让职业经理人干”,但言语之间,希望王思聪回万达的心思仍旧明显。

不愿重走家族企业老路的王思聪确实是中国富二代里的另类:高调、张狂、上进且聪明,希冀通过自己的一番努力逃出父亲的引力。微博上,王思聪对自己的介绍是北京普思资本董事长、万达集团董事,虽然有自己的身份,但是万达的标签总是紧随其后。

二代们出生之时,继任者的光环与责任便同时降临,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外界高度关注,对他们的评价也通常逃不出接班的范畴。

与要不要接班相比,接班成功还是失败才是二代群体中更为普遍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却并没有标准答案。

「并不轻松的继任之路」

根据财经作家吴晓波的总结,成功接班的二代大抵有两种:一是行业处于持续增长的通道里,二代追随一代进行长期观摩和历练,从而实现磨合,自然接班;二是第二代独立创业,做增量式试验,从而积累经验与资历,在适当的时候,完成与父辈事业的承接。

王思聪显然属于后一种,作为国内最知名的富二代之一,王思聪已成为企业家二代希冀“创”出自己天地的一个缩影。

不走寻常路的王思聪离不开父亲王健林的支持。 2009 年,二十出头的王思聪得到来自父亲的 5 亿资金,根据王健林的说法,王思聪不想回万达,所以会给 5 亿人民币任其“折腾”。拿到启动资金后,痴迷游戏的王思聪成立了普思投资,随后通过资本手段开始创建自己的电竞王国: 2011 年组建电竞俱乐部iG, 2015 年投资熊猫TV,同年又创办香蕉计划。

传家易,接班难:王思聪、张康阳、孙喆一们能否突围?

2015 年王思聪在微博宣布熊猫TV将上线的消息

从组建iG到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涉及直播、战队和赛事,王思聪一步步完善了自己的电竞版图。

同时,普思资本的一系列布局也使得王思聪身家翻了几倍。公开信息显示,普思的投资规模已达 30 亿,涉及游戏、娱乐、科技、新能源、医疗保健等领域。

根据新浪财经 2018 年 2 月发布的《 2017 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TOP50》榜单,王思聪凭借普思资本,以当时 29 岁的年龄成为TOP50 中最年轻的一位。同时, 2018 年胡润 80 后财富继承富豪榜显示,王思聪的个人资产已达 50 亿,位列第16。

王思聪近年在投资、电竞领域的不俗表现,使得外界对这位玩世不恭的富二代刮目相看。然而熊猫TV关闭,加之香蕉的股权被冻结,王思聪自立门户的愿景遭遇挫折,回万达工作的传闻一时四起。

王思聪不喜欢按部就班的继承——从小就在国外念书,他与父亲处理问题的方式迥异,这也让他对万达森严而庞大的地产王国提不起兴趣。但也有评论认为,王思聪在外创业其实棋高一着:既避免了创二代空降企业内部引发老臣不满,又能展现实力不断获得认可,最终为继承家业打好基础。

与王健林不同,苏宁创始人张近东颇费苦心地为儿子张康阳制定了周密的接班计划:从企业外围到权力核心。

“北思聪,南康阳”,外界总爱将王思聪与张康阳放在一起比较,更有声音称王思聪是张康阳的反面人生,从服从接任的态度来看,苏宁少东家张康阳的确更“听话”。

苏宁易购00

张康阳初中就读于南京外国语学校, 15 岁赴美国就读传统精英高中莫西斯堡学院,随后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正式进入苏宁前,张康阳在投行工作,借由投行的工作机会,他可以最大限度的了解商业圈。

商科就读、投行经历,这是一条标准的企业家培训路。

2015 年,张康阳被召回苏宁工作。 2016 年,苏宁重金买下士气低迷的国际米兰俱乐部,张近东任命张康阳为苏宁国际副总裁,任务明显:带好国米。

这一安排颇费苦心。在苏宁庞大的业务版图中,国际米兰俱乐部只能算是外围产业,但这一业务能够给予张康阳充分展示实力的机会,同时,也能给予他更多时间熟悉苏宁的文化、团队和管理,加快与集团实权派磨合。

张康阳小试牛刀,成绩优异: 2018 年,他掌舵下的国米重回欧冠,俱乐部价值翻番;同年张康阳被推举为国际米兰俱乐部主席,在 2019 年苏宁控股集团年终大赏上,他从父亲手中接过了“董事长特别奖”。

之后,张康阳迎来新的考验:苏宁智慧零售。

今年 6 月,苏宁易购发布公告,其全资子公司苏宁国际拟出资 48 亿元人民币等值欧元收购家乐福中国80%股份,张康阳为苏宁国际总裁。随后,已从上市公司苏宁易购中剥离出的苏宁小店被转让给了张康阳控股的云致享科技公司。这意味着,苏宁将家乐福门店与苏宁小店联合完善最后一公里配送网络的任务,交到了少东家张康阳手中。

与国米类似,张康阳新接手的业务目前处境不佳: 2018 年,家乐福中国净亏5. 78 亿元;苏宁小店则在这一年的头七个月就亏掉2. 96 亿,并负债6. 53 亿。挑战与机会并存。

这一次,张康阳向苏宁的业务核心更进一步,他面对的问题则更加棘手:如何让“大卖场+小店”形成经营闭环,扭亏为盈?这是父亲给张康阳的大考,也是决定他是否能在苏宁的权力中心站稳脚跟的重要一战。

地产界巨头融创中国的孙宏斌与张近东想法相近,他同样选择带领儿子孙喆一成长。

孙喆一 2014 年初便加入了融创,在公司内部资本市场、土地获取、项目运营等关键位置轮岗,之后担任融创上海区域集团副总裁。期间,孙喆一逐步掌握集团运作模式,并与初创元老们相处共事。

2017 年,孙喆一出任融创中国董事会执行董事,至此外界正式确定他“融创接班人”的身份。今年 6 月,乐创文娱(原乐视影业)创始人张昭辞去CEO职务,孙喆一接任乐创文化,对此,外界的解读是孙喆一正逐步接手融创的文化产业。

此前,融创中国与万达完成了“世纪大并购”,以近 500 亿的价格拿下万达多个文旅城项目,包括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如今,作为融创文化集团总裁的孙喆一手握两条业务线:乐创文娱、东方影都等文旅城,这是他在融创体系内站稳脚跟的牌面。

这个担子对孙喆一而言并不轻松——融创接手前,为文旅城频频站台的是已在商场打拼多年的王健林。如何将地产与文化融合,打造盈利的影视产业链,实现父亲“中国迪士尼”的文旅梦,对只涉足房地产行业五年的孙喆一并不简单。根据融创 2018 年报披露的数据,目前,文旅城营收占比不足2%,孙喆一的“文化苦旅”道阻且长。

在吴晓波看来,“父辈带着子女管理企业,辅导子女 10 年甚至 20 年,在长时间的磨合中自动接班”更容易传承成功。事实上,从张康阳、孙喆一的例子中可以看出,“由下至上,由外及内”确实是企业家扶植二代的常用路径。

但无论是独立门户的王思聪,还是按部就班的孙喆一、张康阳,他们的接班路都只能算刚刚启程,未来还有更多挑战等着他们。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