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互联网最新资讯 > 正文

互联网公司没有中年人

2019-06-19 11:26 · 稿源:几何小姐姐公众号

裁员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几何小姐姐(ID:jihexj),作者: 婷婷的勇敢世界,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其实企业,只要上了规模,人在里头就容易被螺丝钉化,随着系统,制度的完善,你看起来操盘很大的一个生意,但其实仅仅是航母的一部分。

今天你看到的那一群挤破头进腾讯阿里头条百度美团的年轻人,和十年前挤破头进 IBM 等诸多外企的那人,其实是同一群人。

一些变化正在发生

5 年前,刚生完 2 宝的宝妈 ZZ 主动从中国最好的互联网公司离职。她所在的互动娱乐游戏工作室收入丰厚,年终奖惊人。但作为 2 个孩子妈妈的 ZZ 精力上分身乏术。

她的主管,是一位被称为工作狂的单身女性,每天 8 点钟到公司,深夜23:00-24:00 离开。ZZ 每天早上 9:30 到公司,晚上 20:00 下班回家带娃,自知怎么也做不到如主管那样拼。ZZ 正式离职那天,孩子奶奶都哭了:“这么好的稳定工作,怎么能辞职呢?就应该在那干一辈子。”

互联网公司哪有铁饭碗?时间很快就来到了 2019 年 Q2,小 M 的同事,另一家合同到期的大厂员工竟然没有被续约。同事们很吃惊,接着纷纷埋头计算自己什么时候合同到期。

公司文化搞得好,把员工服务时长比作酒。一年香三年醇五年陈,很鼓励 3 年 5 年 10 年老员工,纪念日会发各种礼物和荣誉。校招入职 5 年的小 M 头一次知道这个一直其乐融融的大家庭,也是会抛弃团队成员的。

“真的是很抱歉。但是我没有能力反对,同情心成不了反对的理由,我这虚情假意的难过也会很快过去。”

如果你嗅觉灵敏,完全可以感知到风雨欲来: 公司业务和架构一直变化,你所在的团队不是公司主营业务;团队人越来越少,离职的同事不再补招了。竞争对手越跑越快,你家产品市场份额在竞品里一年不如一年;升职变难,加班变多,奖金缩水,调薪幅度逐渐缩减无限趋近于 0%;一些需要花钱的项目说取消就取消了。

HR是怎样确定裁员名单的?

我国 HR 有一个特色技能点就是如何在不给或少给赔偿的情况下把人辞退。所以说,如果开始感觉系统有点针对你,无他,HR 在走流程而已。

HR 老人菲凡讲述过她所亲历过的裁员:某天 HR 老大悠悠地说,“来,给我拉个名单,我要和老板开会了!"

名单包括:半年内合同即将到期的员工;包括过去两年的绩效分数,考勤情况,入职时间,年龄,薪资,部门,汇报对象和工资;孕期、产期、哺乳期和长病假等特殊情况人员;试用期人员,按照部门,合同到期时间排序。

除了:老板的老铁们,新架构核心岗位人员,三期和长病假人员。没有其他特殊情况,你就很幸运的榜上有名了。

HR 新人尤利娅手头多了一些离职谈判的活儿,她站在人力资源的立场上,尽力压低了公司的成本。

要好的同事提醒说:前面被辞退的人其实是我们后面的屏障,如果每个人你都谈下来低于正常离职赔偿。那么到你和我的时候也一定是低于正常赔偿的。尤利娅觉得有道理,迅速立场反转,拼命为离职同事争取权益。

HR 能很容易知道离开的同事下一站去了哪儿。有些需要很长时间寻找新方向,有些干脆改行了,还有些去了更好的平台。

被离开的两个同事,分别都找到了大的集团公司,并先后上市。有点怀疑我方价值观与眼界出了问题?另一方面,也许这就是常人说道:因祸得福,一切都有定数。

我哥之前也说过他以前的两个同事,一个话都说不明白天天嘟囔着要去开厂,结果最后还真开成了,另一个也是被公司辞退结果被另一家高薪聘用了。

没有规律可循。

25 的还在读研, 30 的已经老了

32 岁的小 L 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不重要了。就在上一个季度,她的考核成绩还是优。因为业绩目标出色,公司还给加了股票。到了这个月,业务和架构一变动,新总监上任带来了一堆老部下,小L很快就由核心骨干变边缘人士了。

从业 10 年,她的职级,早已是普通员工里的最高职级。随着公司鼓励提拔 30 岁以下的领导干部,很多老员工向上晋升管理的通道被锁死了,离开似乎是唯一的选择。虽然 HR 还没有找过来谈话,但是她已经知道了结果。

作为一个带过无数新人的老员工,她当然明白基本的职业素养就是任何情况都不能倦怠工作。但是眼下,她不得不跟自己打架,克服自己时时刻刻冒头出的那种不想接单的想法。

“好像正在变成自己不喜欢的那种人。”虽然对于接下来的结果有些伤心,她还是觉得“哪怕离职前一秒也把该做的做好。”

26 岁的悠悠是这团队里的稳定因子。研究生毕业校招加入了现在的这家公司,忠诚度很高。业务上的 SOP 已经熟了,领导交办的活儿不眠不休也要做完。

架构变动带来的巨大人力更迭,给留下来的人带来了双倍的工作量。累极了的时候也会有一些怨言:“为什么不顺带把我裁掉呢。不裁掉我然后工作都压下来给我了,我现在只想哭 。”

为了减少悠悠他们的人工筛选工作量,公司里年轻的 PM 和程序员一起做了一个智能化数据筛选工具。把原本需要人工花费时间做的一些筛选和计算产品化了。原来费时费力的一些活儿,用系统工具跑一遍就完成了。这个工作减轻了内容和产品筛选的工作量。悠悠他们组的早班同事很开心。

但没有人告诉他们的是,“这些算法和人工智能的东西是后面跑着的一只狼,人如果跑得不快就被机器学习吃掉了。”

大公司中层和大公司中台

如果明天一上班,公司通知辞退你,你会怎么样?

其实,职场中的“ 30 岁 35 岁现象“涵盖了各行各业,只是在互联网圈更为明显一些。这个年龄的人,都有从业 10 年以上的履历,不管走管理路线还是专业路线,职级和薪水都比较高了。

一个人的职业生涯,有两个时间点的薪资增长很快:第一个时间点是刚入行时,初始薪资比较低,人也是一张白纸,成长较快。第二个时间点是变身成管理者。一般人要在一定年龄后(比如 30 岁以后)重新进入薪资高速增长环节,升职可以直接去到高的薪酬带宽里面,加薪明显。管理者的薪资增长并不是由 ta 创造的效益直接相关的。事实上,在一些持续亏损的企业,管理者的薪资和增速同样是很高的。

互联网公司前几年高速增长。为了更好的协作,增加了很多资源调配部门。比如,互联网中台。一般来说,业务在前台,资源在中台。大中台,小前台联合,为的是提升效率。但是,在 KPI 导向之下,前台和中台之间拉扯不断。有时候前台很难,拿不到资源,就出不业绩;有时候互联网企业中台很难:产品或者一线各自把手伸长一点,中台甚至可以被优化掉了。

和中台一样尴尬的,还有大公司中层。基层灵活,高层稀缺。中层浩浩荡荡一众部队。但凡有个什么业务调整,战略放弃,大批中层直接没有位置。拿着比自己实际技能高得多的工资。一旦被辞退,就很难找到同等高收入的工作。

Orlando 三年跳了 2 次才来到当下的这家大公司安顿下来,带 50 人团队,每个月安安稳稳地拿几万块薪水,不用担心公司倒闭。以他的专业能力,和在团队中资源部门的优势,不用担心没工作。但又总是有隐约的不安,害怕没有创造太多价值,更害自己所在的业务线做不起来。那么,不管自己在多重要的资源部门,都可以打包走人了。

Orlando 提及自己一个兄弟,40 岁失业。混到高级管理岗了,实际上没啥专业经验,全靠资历升上去的,出来了没别的公司肯请他做管理岗。代码几年不写了,新东西没怎么学过,也吃不了技术这口饭了。

互联网人能去端盘子开出租吗?

大厂总监张先生至今提起老领导,仍然心怀感激。在上一家公司,老领导曾经告诫:一定要专业傍身。

管理者常被公司要求能上能下,管理的身份随时有可能被撤换,但懂管理的业务尖子,是不愁没有出路的。

和张先生不同,调侃自己死脑筋 Q 先生只热爱编程,对管理没什么兴趣。他 39 岁。编程经验 10 年。

从 2018 年 11 月一直到现在失业中,其中一个月临时在朋友公司帮忙。面试机会很少,一共经历过 5 次 onsite 面试,3 次在线或电话面试。现在每天在家或图书馆看书,写点博客或开源小项目练手,希望能找到 python/c/c++ 相关开发测试工作。

互联网公司每天涌入大量的 20 出头的程序员,奔着 40 的 Q 先生求职不那么顺利。

“或许再挺几个月,就去干快递或出租了。”

互联网人去干基础工作就能比别人 做的更好吗?

产品经理 CC 求职快 2 个月的时候,也曾被父母赶着去 KFC 端盘子。今年行业里放出来的好职位不多,基本是降薪 30%-50% 的基础岗位。找了各种朋友及朋友的朋友内推,发现不是在裁员就是冻了 HC 要么朋友公司也倒闭了。

大公司竞争异常激烈,几个口头 offer 最终被放鸽子。经历了各种自我厌弃和否定。觉得自己能力差,是被大潮洗刷下来的泡沫,是个渣渣。俩月后,吃尽了苦头,终于找到了一个升职加薪的理想工作,年薪几十万(前几份工作也这个水平)。

38 岁的 reck 是个市场专家,2019 年 1 月中旬离开工作 9 年的公司,失业 6 个月。9 年里,见证和参与了从一个概念到一个年销售额 30 亿拥有 2000 多万用户的知名品牌,从整体统筹品牌市场发展到创意策略输出,主导很多从 0 到 1 的案例过程,曾经在煎熬和骄傲中度过。

求职期间,有竞品的公司发来邀请,都一一被拒绝了。“那样感觉自己像个叛徒。”也有调研公司愿意花费 1000 美金 1 小时询问一些细节,也被拒绝了。“想花点小钱买别人几亿元的媒介投放策略和 KPI 结果,这种老外的公司太会打算盘了。

离职之后,Reck 将原来峰值 88 kg 的体重减到现在的 70 kg (身高178 cm)。不想自己再出征的时候,因为年龄和身体的原因让自己力所不及。他觉得人到中年没有什么人可依靠了。

“父母,孩子,媳妇都需要依靠我的,自己绝对不能倒下。”

老板的日子也不好过2019 年,对于职业经理人来说,职场暴富红利消失了。对于老板们来说,企业盈利变难,越来越难,冬天很冷。

大厂高管 N 先生一直想开除一个 73 年的老员工,但是一直拖着,没有动手。那个下属前段时间离了婚,孩子和房子都判给女方了,他每个月需要给孩子支付生活费。刚离婚那段时间,他沦落到无家可归。就住在公司。

“如果我这时候开除他,他会更惨吧。要不是他家庭出状况了。我肯定开除他。”

创业公司老板尼克也遇到了计划在心口难开的情况:遵从坏消息周五公布的原则,他准备周五告诉会计咱们公账上就那么几万块钱了,让她出去找找工作,可没想到,没结婚的会计下午去做 B 超说怀孕一个月了。

“这个时候辞退她似乎很不合时宜,但是公司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营收了。”

过去的一段时间,互联网行业经历了一次变革。包括腾讯、阿里、京东、美团、甲骨文、滴滴等知名企业在内的企业变革,架构调整,缩减业务线,年终打折,调薪降低,福利减少,加班严重等问题,很多人没能躲过这一场寒冬。

这么明显的趋势看不懂吗?连互联网这样朝阳行业都开始考虑内部效率带来的成本问题了,粗放式的增长已经到平台期了。

此刻留下来的人未必是高枕无忧的,因为,互联网没有中年人。

参与创建英特尔公司的前 CEO 安迪•葛洛夫曾说,创新是唯一出路,淘汰旧的自己,否则竞争将淘汰我们。“向年轻人学习。”最近回母校演讲、给师弟师妹们人生建议时,美团王兴也这么说了。

被打醒之后的人生“我就是懒惰,吃吃老本,混混日子算了”——大概率不会支撑你到退休年纪。

但对于一个中年人而言,人生的确会凭空多出很多关卡。找工作,聊得倒是热火朝天,一到实际要不要入职或者要不要发offer就面临各种纠结。候选人纠结的在于薪酬、平台位置、未来发展方向,企业方纠结的在于年龄、付出与产出比、是否做得长久。

聊到最后的结果基本都是先加个微信,然后看看有无可能从项目合作开始。这就像“改天请你吃饭”一样,基本属于遥遥无期的事情。

事实上,有人从中高层下来,即便自降身价,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岗位。无论你怎样谦虚严谨,你 90 后的未来老板可能还是觉得你年龄大了, hold 不住你。也有很多人,被打醒之后,开启更精彩的人生。

前领导公司被并购,他拿了 150 万赔偿金(到手 100 多万),3 个月内华丽转身,加入另外一家大厂。这样的人其实就在我们身边,他们读书,学习,健身,视野,格局,一直在提升。

某公司的培训总监,40 多岁, 公司架构调整,离开后加入新公司,试用期就被解雇,之后就没有找到工作,目前为止空窗四年了。本来年薪 70 多万,现在薪资减到 30 万,依然没有新机会。做地图的老同事最终也接受了薪酬的下降。离开高德 8 个月后,他找到了一份工作。新东家是他从前的一个客户,热情相邀,但开出的薪水只能是大厂时期的一半。

张先生活到 46 岁的人生经验是:

职场中最大的谎言就是财务自由。“钱永远都不会满足。因为欲望是随时上升的。”而焦虑与欲望又和年龄、能力错综交叉,互相拉扯,中年人的新课题永远常解常新。

风车早晚会动起来

曾经的底特律汽车工人让无数人羡慕。但这个代价的背后就是汽车工人从最开始的普通人,经历撕裂和阵痛,一代一代成长为真正的高科技专家的过程。他们一点一点的将一个铁皮罐子,改造成我们今天看到的高级轿车。

年轻人和中年人打球,也是存在区别的。年轻人的球风,多是直来直往,力量十足。而中年人的球风,多有软硬处理。而对比较难打的球,力量也发挥的更有分寸。 

我们这一代人是真正见识经济,资本,政治博弈的人。互联网只一个符号,变化也只是一个状态。在这个复杂多变的社会下,不断提升认知,不断充实自己的专业技能将永远重要。

互联网里的中年人,拎出来放到其他行业还是非常年轻的年轻人。虽然转换轨道,就像推动沉重的农场风车,一开始总是费劲、吃力、紧张和让人烦躁的,但是只要开始,风车早晚会动起来。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拉勾CEO许单单:互联网浪潮影响的不只是互联网行业

    【TechWeb】6月24日消息,日前,在拉勾2020互联网人才官峰会上,拉勾创始人兼CEO许单单以“后疫情时代的逆势与破局”为主题发表了演讲。许单单认为,疫情虽然给整体经济带来了负面影响,但更高密度高质量的人才流入市场,为企业优化人员结构提供了机会。而新基建的推进,也在加速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进程,创造着大量的职业机会。未来企业赢得下半场的关键,在于人才战略。许单单表示,“相比从前,现在求职市场的人才密度和品质更

  • Salesforce、Adobe跻身中美互联网20强,纳入中美互联网巨头指数

    近日,纳斯达克中美互联网老虎指数(Nasdaq China US Internet Tiger Index,代码QNETCN)更换成分股,美国SaaS巨头Salesforce和Adobe跻身中美互联网 20 强并纳入指数。本次调样在上周五( 6 月 19 日)收盘后生效。顺应新的指数,跟踪该指数的ETF产品TTTN也已同步调整持仓股。 SaaS鼻祖Salesforce Salesforce 是SaaS(软件即服务)鼻祖,在 2000 年的时候,谷歌、微软都还在对云观望,客户更是一头雾水时,创始人贝尼奥夫(Benioff)就?

  • 互融云 互联网保理综合管理平台系统:助力企业开启互联网保理新时代!

    5 月 28 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民法典在我国立法进程中具有重大意义。值得关注的是,为了适应我国保理行业发展和优化营商环境的需要,民法典将商业保理合同作为有名合同纳入到合同编中,标志着我国商业保理立法工作取得重要突破。实际上,保理作为一种新型的综合性金融服务业务,近十余年来在我国发展速度很快。中国服

  • 透视互联网的灵魂,详解广告新变局

    “羊毛出在狗身上,猪来买单。”这句经典名言归纳了互联网思维的要义——提供免费产品/内容供用户使用,圈住人之后再将人群的注意力卖给广告主变现。底层逻辑是流量的低买高卖,而广告主就是那只富有的猪。

  • 币安赵长鹏:互联网时代,如何保障资产安全

    互联网的发展,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便利,但同时也给我们的“资产”安全带来了很大的威胁。所谓的黑客也许能通过互联网揭发你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银行卡盗刷,微信诈骗,让很多人陷入恐慌。在加密行业,同样有着资产安全问题。如何在区块链世界保障资产安全?币安赵长鹏将给您带来更多可选择性的答案。在区块链的世界,安全至关重要。但是币安赵长鹏发现很多普通人缺乏“安全”相关的知识和意识,这是一个需要紧迫解决的问题。许多

  • 冰与火之歌:被疫情改变的中国互联网

    每一次动荡都是流量的再分配!新冠这只黑天鹅对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对于中国互联网的诸多领域而言,这次海啸般的冲击是一次重新洗牌。

  • 中国互联网的江湖,就是从摆地摊开始

    ​2020 年初开始疫情来袭,使得很多商户和实体经济备受打击。而在疫情防控形势一片大好,各地开始逐渐放松管制的情况下,如何才能更快更有效地促进经济恢复和消费,成了最大的难题。

  • 杏璞助推全国宝妈互联网轻松创业

    6 月5日- 6 月18日,杏璞开展“助力全国宝妈互联网创业”活动取得阶段性成果,总计帮助 1681 位宝妈,利用互联网和碎片时间简单创收、轻松地在家创业。疫情当下,很多职场宝妈还没能返回工作场所,在盼来了期待已久的长期休假后,房贷、车贷、子女教育的经济压力却越来越大,很多人都陷入了一种焦虑的状态。为解决宝妈焦虑、轻松创业。杏璞霜品牌下一步将加大力度,继续帮助宝妈互联网上轻松创业。全国 4 个直辖市, 293 个地级

  • 老虎证券:互联网“后浪”靠什么进攻传统券商腹地?

    (阿尔法工场研究院,陈斯文) 导语: 一季度的增长只是起点,能否冲上全能力券商的核心高地,才是老虎证券未来的长期看点。 1986 年 7 月 10 日,在马德里的一座体育馆内,中国男篮正在对阵波多黎各队。 从比赛开场,中国队的战术就打懵了波多黎各人:他们用最快速度发出底线球,拿球后全队撒腿飞跑,不等对手转过身,中国人就发起进攻;球在每个队员手里,停留从不超过两秒,以至于对手完全跟不上节奏,常常刚摆好防守阵型,进攻已

  • TikTok已被停止在印度互联网上提供服务

    TikTok在印度已经无法继续运行,因为包括Airtel和Vodafone在内的大多数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似乎已经阻止使用该应用程序。一些位于印度的TikTok用户在Twitter上发布了无法使用该应用的截图。打开TikTok后,人们现在看到的是一条 "无网络连接"的消息,这意味着ISP已经开始阻止访问这个短视频分享平台。

  • 万字长文——互联网广告到底是如何运行的?

    今天就和大家一起来聊一聊互联网广告的基本逻辑。“它无处不在,你无处可逃。”

  • 没有微博热搜的互联网世界,有变得更好吗?

    ​如果微博是一个信息集散地,那么热搜榜就是它的传播枢纽;如果微博是一个名利场,那么热搜榜就是这个名利场中最魔幻的元素。

  • 互联网产品砸钱找代言,谁的钱才算没白花?

    曾经靠“裂变”、“地推”就能自驱生长的互联网产品也要开始“蹭流量”了。今天,越来越多的线上互联网产品也开始积极向传统实体商品看齐,尝试以品牌代言的方式,提升自己的品牌曝光和品牌认知、美誉度。

  • 中国互联网的头号伪命题:流量焦虑

    过去几年,年中大促的看点,基本上就是天猫京东在战绩上较劲,结果今年因为直播电商的异军突起,抖音、快手、拼多多、百度等等流量公司的加入,618 战场上有声量的选手好像一下子就多了起来。

  • 互联网巨头集体蹭“地摊经济”,谁能C位出道?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摊万摊到处开。开的有多么繁荣呢?仅成都就设置临时占道摊点、摊区 2234 个,允许流动摊贩经营点 17891 个,增加就业岗位超 10 万。许昌、杭州也开始逐渐参与其中。因此有声音说当前互联网红利正在逐渐消失,“地摊经济”或许会对电商平台造成不小的冲击。

  • 疫情过后,产业互联网长跑有了“安全加速度”

    疫情虽然还在持续,但其衍生的数字化成果已经开始显现。传统行业加速数字化转型步伐,据iiMedia(艾媒咨询)发布的《 2020 疫情期间中国餐饮外卖市场商户专题研究报告》显示,疫情发生后,以线上作为主要战场的餐饮商家占78.0%,较疫情发生前增加了63. 1 个百分点,其中不乏有火锅等传统意义上无法“外送”的餐品。除了餐饮外,云会议、云教学、银行零接触服务更是借助疫情的影响,快速完成用户习惯教育。产业互联网正在疫情的催化

  • 互联网人的“地摊经济”:一场盛大而虚假的营销

    新时代的互联网人从来不会放弃任何一个风口,不管是 O2O 还是比特币,自行车或者直播,哪管它是不是真风口,能飞起来就行。现在,互联网人们有了新方向——摆地摊。管你是 985 还是 211,创业公司或者百亿大厂,在这个燥热而烦闷的 6 月,你要是还没摆过摊,根本不足以在深夜谈人生。

  • 我们用互联网思维发现了地摊经济里的财富密码

    这两天, “ 地摊经济 ” 这词在不经意间被顶上了微博热搜。开放摆摊的消息一出,小贩群体瞬间就出了圈,复苏的 “ 路边摊 ” 文化重新夺回非机动车道扛把子的光荣称号,卷土重来。

  • 阿卡索以“互联网+教育”形式 推动教育公平发展和质量提升

    两会开幕以来,教育再次成为了人们最关心的话题之一。在此前新华网推出的全国两会热点调查中,“教育公平”稳稳占据榜首,是网友在两会期间最关注的话题。 教育作为社会进步发展、民族振兴的重要基石,国家一直以来都很重视教育的发展。在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将“公平”与“质量”作为教育的发展重点: 2014 年“促进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公平发展”; 2015 年“促进教育公平发展和质量提升”; 2016 年“发展更高质量更加公?

  • 地摊经济:网盾科技用互联网思维发现了财富宝藏

    谈及“地摊”这个词语,我们第一反应想到的是什么?是“灯火通明,夜夜笙歌”的繁华晚间街头? 还是摆放杂乱无章,鱼龙混杂,叫卖声此起彼伏的晨间市场?然鹅网盾科技小编第一反应是:“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嘿~”现在市场经济时局的变化就是快的和妈妈的脸一样,前一秒天高云淡,下一秒雷雨交加,波谲云诡让人防不胜防。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的爆发,彻底打乱全球经济,也意外带来了地摊经济的复活觉醒,刺激了市民消费,甚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