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阿里的「谢耳朵」

阿里巴巴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蓝洞商业(ID:value_creation),作者:郭朝飞,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百年阿里”的培训制度,“百年湖畔”、“破冰仪式”等入职必备节目,蒋凡统统没有经历过。甚至都没有花名,但这一切并未影响蒋凡成为淘宝天猫的掌门人、阿里巴巴 38 位合伙人中最年轻的一个。

几年以后,蒋凡成为淘宝总裁。回想起进入阿里巴巴的第一天,他依然觉得很特别。没有入职流程、没有培训、没有花名,直接进入具体工作。

“那些事情都对我忽略了。”蒋凡回忆。

对于强调组织、价值观与培训的阿里巴巴来说,实属罕见。要知道,正是在 2000 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阿里最困难的时候,马云与彭蕾建立起“百年阿里”的培训制度。后来又有了“百年湖畔”、“破冰仪式”等入职必备“节目”,以上这些,蒋凡统统没有经历过。

花名是阿里的文化特质之一,马云花名风清扬,阿里CEO张勇花名逍遥子,蒋凡的花名是什么?没有。

这样一个“乍看上去很不阿里”的 85 后,在 2017 年倒数第五天被任命为淘宝总裁,在此之前,张勇告诉了蒋凡这个决定。

“是一次比较正式的谈话,就是他宣布前那几天,具体时间我也忘了。跟逍遥子经常聊,我也不知道他会提到这件事。”

“那一刻心里是否有波澜?”

“要说没有肯定是假话,但也没有觉得非常惊喜。”

2019 年 3 月,蒋凡兼任天猫总裁。阿里公布的 2019 财年年报显示, 33 岁的蒋凡首次进入阿里巴巴合伙人名单,其中包括马云、蔡崇信、张勇、彭蕾等人,蒋是 38 名合伙人中最年轻的一个。

蒋凡低调内敛,话不多,是一个典型的技术男,有时间会去研究算法,甚至觉得学开车都是浪费时间。在同事眼中,他就像是现实版的《生活大爆炸》中的谢耳朵。 

他打过一个比方,从技术角度来说,人的思维方式就相当于一个算法,在一定环境下形成固定的思维模式,这就像一个模型。进入一个更大更新的环境,接受更多新信息,学习中有输入输出,模型会变得更完善、更健全,这个过程跟大数据算法本质上没有区别。

当前,蒋凡经常会被拿来与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做比较。两人有着诸多相似之处,同为 80 后,也都有谷歌的工作经历,如今在电商战场相遇。美团点评CEO王兴曾在朋友圈评论,接下来几年,看拼多多的黄峥和淘宝/天猫的蒋凡这两个非常聪明的人如何较量,应该会很精彩。

蒋凡未必同意这一说法,“有一些竞争是常态,拼多多跟以前那些对手有什么不同吗?需要格外重视吗?”

冒险一试

进入阿里,蒋凡最开始负责手机淘宝用户侧的一些产品。

那是 2014 年年初,在这之前的几个月,他创立的公司友盟被阿里 8000 万美元收购。作为创始人,蒋凡有一定的锁定期,之后是否离开,当时的他还没想好。

“也许我待一年就走了,也许会更久,当时没有一个非常成熟的想法。”蒋凡说。

关于此事,还流传着另外一种说法,时任阿里COO张勇听说蒋凡待一阵子就要走,专门找他喝茶,希望他能留下。

《中国企业家》曾记录下这段话:“想不想咱们一起折腾点事情,以后你可以讲故事给孙子听。在一个国企或者在一个外企里按部就班的干上十年,每年赚有数的多少钱,然后各地参加个马拉松等等,这样的日子你现在就能看得清清楚楚。这不是不对,只是每个人有他的选择。那么我说你想不想一起,在阿里这个舞台上来表演一下,留下一点记忆?”

蒋凡对这席话印象并不深,甚至“(张勇找我)喝茶这件事真不太记得了”。

张勇挽留蒋凡的大背景是阿里处于转型移动的焦虑期。 2013 年 10 月,张勇在集团组织部大会上提出“all in无线”,当时CEO陆兆禧的思路是做大“来往”,通过社交转型无线。第二年 3 月,张勇从陆兆禧手中接过无线事业部。

今年 4 月,张勇在清华大学的一次演讲中提到, 2013 年转型移动互联网,阿里尝试了很多,让拥有多年淘宝经验的人去升级平台,最后发现不对。因为这些人即便非常年轻,但过去 10 年是跟着淘宝成长起来的,有很多基于PC端的传统思维。

“最后我决定任用年轻人,一点淘宝经验都没有的年轻人,他们天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六年之后,这个人已经是淘宝天猫的总裁了,今年也只有 35 岁。”张勇说的年轻人就是蒋凡。

李开复曾经与张勇有过类似的抉择。

2006 年,蒋凡从复旦大学毕业加入谷歌中国,主要做地图方面的研发工作。四年后,蒋凡离职创业,创建友盟,此时李开复也由谷歌转战投资,友盟是创新工厂继豌豆荚之后投资的第二个项目。

李开复说,“蒋凡非常年轻,投资这样的一个人是很冒险的,但是他在谷歌跟我做了两年,我看到这个人是非常聪明有潜力的,如果一定要投资一个 25 岁的人,蒋凡还是值得试试的。”

最终,友盟被阿里收入旗下,李开复的冒险被证明是值得的,蒋凡也听从了张勇的建议,留在阿里。

“毕竟整个阿里,包括淘宝,世界上很难找到第二家这么大的平台了。还有,可以做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做的东西可以影响整个中国商业发展。”蒋凡觉得阿里是可以升级自己“算法”的地方。

让蒋凡庆幸的是,谷歌是工程师文化,他印象中的阿里更偏运营,转型移动的过程中阿里更偏技术,这让他避开了痛苦的磨合期。不过,更大的考验还在后头。

再造淘宝

能成为淘宝总裁,主要得益于蒋凡带领淘宝实现了无线化与社区化转型。

淘宝转向无线,内部有过一次讨论,有人认为未来无线化占60%,有的觉得会是80%,蒋凡的观点是95%。

“这个数字的判断决定了你在这件事上的决心多大。过去几年,我们可以说all in无线,就是所有的资源、精力都投入在无线端、无线电商体验的建设上。”蒋凡觉得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他并没有非常焦虑。

事实并非他描述的这般云淡风轻。

一位参与了淘宝转型无线的中层员工说,如今 996 被口诛笔伐,那段时间无线团队从各业务部门调兵遣将,强度远大于996。可能早上八点多就在办公室了,下班很晚,几天就要发一个版本,大家都在项目室,以便随时沟通,压力非常大。

生理上的压力还在其次,更大的是精神压力,这主要是不确定性造成的。一方面,他们不知道转向无线端的淘宝,是否还能保持PC端的市场优势。另一方面,不确定自己做的东西,是否适应无线化场景下的用户需要,这背后还有大量的卖家和商品。

“当时外界有很多观点和声音,我们有时候会去思考,不停地对照,我们这样做究竟对不对。”前述淘宝中层说。

蒋凡“不阿里”的特点则对淘宝转型无线大有裨益。一位负责淘宝内容的员工回忆,老阿里人经常会沿用PC时代的套路,蒋凡更多用外部视角审视,会提出“为什么是这样子?凭什么是这样子?”

做手机淘宝时,老阿里人觉得各模块都很重要,按照PC的布局,各业务单元在手淘都布置了运营主阵地。蒋凡建议,可以在最底部再排一些其他东西,团队放了张图片上去,内容是心灵鸡汤、心情故事之类。蒋凡看后不解,问为什么要放一张图,是不是可以试着放一些商品。

一开始,大家纷纷反应效果太差,蒋凡觉得用户不喜欢可以再往上滑动,淘宝也不损失什么。这就是后来的“猜你喜欢”,如今成为淘宝实现“千人千面”的重要手段。

2016 年 3 月,张勇在淘宝卖家大会说,淘宝已经完成原来淘宝团队和手机淘宝团队的合并,已经是一个无线化的淘宝,淘宝总体运营和平台运营的思路已经彻底无线化。

当时,淘宝接近80%的流量来自无线,全网接近70%的成交来自无线。 2017 年双十一,无线端成交率超过90%。

同时,张勇宣称,社区化、内容化和本地生活化发展将是淘宝未来的三大方向。

前述负责淘宝内容的员工说, 2015 年 7 月淘宝开始向内容领域探索,比如引入达人。同年年底,蒋凡在淘宝内部将之总结为“内容化、社区化”,向张勇和集团管理层汇报得以批准。后来,包括直播、短视频等内容形态也为淘宝所用。

蒋凡认为,内容和社区对商家经营模式带来很多变化,也为用户带来新的购物体验。与很多互联网社区不同的是,淘宝有非常强的电商交易属性,融入社区元素与内容,形成一个广义的社区形态。

转型无线化、社区化之后,摆在蒋凡面前的另一个问题是智能化,即如何一方面帮助用户实现“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搜索推荐,另一方面,帮助商家实现智能化运营。

蒋凡承认,淘宝离真正的智能还有距离,这取决于对人的了解、对消费者的理解,这不仅是个技术问题,而且是一整套体系问题。

“我们需要同时考虑需求端和供给端,个性化带来的是经营的极大不确定性,对商户有很大的风险,我们满足用户更好体验的同时,要满足商家对经营的确定性需求,需要达到一个平衡,这是一个不断迭代的过程。”蒋凡说。

如果将淘宝面对的所有问题归结为一条,就是能否通过创新保持年轻,毕竟淘宝已经走过 16 年,在中国互联网圈不再是新事物了。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