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卢伟冰:Redmi不但全球碾压荣耀 中国也要反超

2019-03-18 17:03 稿源:腾讯科技  0条评论

小米 (4)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腾讯《一线》作者 王潘

3 月 18 日,在Redmi发布会上,小米副总裁、Redmi总经理卢伟冰发布了Redmi Note 7 Pro,售价 1599 元起。

在发布会过程中,卢伟冰将Redmi Note 7 Pro与荣耀 V20 进行对比,称二者相机效果几乎一致,但是售价方面Redmi Note 7 Pro要低出V20 不少。

就在今天上午,卢伟冰还发布了Redmi独立宣言。卢伟冰表示,Redmi继承了小米和红米的过去,要把高品质和极致性价比进行到底。因此,Redmi不止要做千元机,也要做高端旗舰手机,甚至是任何高品质和极致性价比的产品。

卢伟冰在接受腾讯《一线》独家采访时表示,Redmi与以往的红米并不是一回事,以往红米是一个产品系列、一个子系列,它是为整个小米品牌去服务的。红米跟原来的小米几乎不存在,或者存在的价格交叉是很少的。但是现在Redmi的定价是大面积交叉的,二者存在竞争。

卢伟冰说,以往红米还要兼顾着守很多价格段的压力,但现在Redmi摆脱了这种束缚以后,小米也可以大胆去推出 4000 元、 5000 元,甚至更高价格段的产品。

谈及Redmi独立后的目标,卢伟冰直言不讳地表示,Redmi真正要对标的是荣耀,Redmi不但在全球碾压荣耀,在中国市场也要实现反超。希望今年能够在中国市场跟荣耀相接近,明年进行超越。

以下是本次对话主要内容:

谈加盟小米:与雷军在常州喝了一顿酒

我跟小米的渊源是很长,我跟雷军是 2012 年认识的。认识之后,其实我们就一直保持联系,每年都有跟雷总在微博上进行一些互动。我跟林斌是在 2014 年认识的,我和很多其他的小米高层有认识十几年的。

我是 2017 年 6 月份从金立就完全撤出来,然后我自己做了一家公司诚壹科技。后面其实也跟小米谈过投资等等,但是雷总还一直希望我加盟。我们是去年 8 月 31 号,在常州一个共同朋友的局上,两人喝了几瓶啤酒聊了大概三小时,然后就把这个事给定下来了。

其实以前也有聊过,但是我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是自己继续做公司,还是要加入。雷军这一次最打动我的一句话是他说,小米这家公司,是要为全世界 50 亿人去服务的,不是全世界的 1 亿人口,也不是全世界的 10 亿人口,我们要为这个世界上70%的人去做产品,这是为什么小米要坚持去提性价比。

谈小米模式的成功:绝不仅仅是便宜

我以前在金立时就思考过,小米模式为什么难学,因为它有极致性价比。很多人说一分钱一分货,你便宜说你的东西不好。其实小米的模式不是做的便宜,是卖的便宜。东西是做的很好,也做的很贵的,东西不便宜。成本不便宜,但是给用户价钱是便宜的。那也就是说你要以最低的交易成本和最高的效率来触达用户,这个东西不容易学,这个东西绝对不容易学。看起来大家说把东西卖便宜,谁还不会?绝对不是这样。

谈荣耀的成功:曾像素级模仿小米

荣耀当时开始做的时候,想的其实并不清楚,那时候想清楚的一点是小米怎么干我就怎么干,完全是百分之百像素级的拷贝,然后慢慢把自己整出来。

华为的成长过程,几乎都是先拷贝再去超越的过程,这可能就是华为的打法。我们今天去看荣耀的成功,本质上是华为的成功,没有华为的成功就没有荣耀的成功,所以不能孤立地去看荣耀。

华为当年看到小米的成功,自己也没有想清楚,开始就叫荣耀系列,后来看不清楚,那就先把荣耀独立成一个品牌。我觉得荣耀是因为小米而生的一个品牌,然后分出来之后怎么做?不知道,那就像素级学习、拷贝,然后由于华为品牌的成长,给了荣耀很大的成长空间。

今天我们到渠道或者到消费者那里去看荣耀,荣耀一定说是一个更加便宜的华为,大家不会说荣耀就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品牌。

谈Redmi独立:单一品牌无法满足多元化需求

今天的小米,已经成为了一个跨越全球 80 多个国家和地区,手机年销量超过 1 亿台,拥有超 2 亿MIUI月活跃用户的大众品牌。

从中国到全球,从城市到乡村,从学生到家长,从极客发烧友到退休老人,随着亿万用户加入米粉的大家庭,他们对智能手机和未来科技生活有着各自不同的想像和向往,也对小米寄予了更多不同的期望。

用户想要更好的品质,也期待更厚道的价格;用户渴望创新的黑科技,也追求超高性价比;用户盼望产品性能出众,也希望探索未知的边界,今天小米的单一品牌已无法满足用户越来越多元的需求。

我们在“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旗帜下,打造了全新的品牌矩阵加入新的战斗!我们把探索黑科技、追求极致体验的任务交给了小米,把死磕品质、追求极致性价比的任务交给了由红米升级而来的Redmi。

谈Redmi目标:被用户认可 竞争上赶超荣耀

Redmi要做的就是不但在全球碾压荣耀,在中国市场也要实现反超。具体到 2019 年,Redmi第一个目标是米粉会不会接受Redmi这个品牌、接受Redmi的产品,以及接受Redmi的团队,我觉得这是第一个非常重要的维度。因为以前的米粉更多集中在小米品牌,红米系列过去更多的还是作为年轻人的手机或者给家人去用的,今天我们Redmi一定会做到高端系列上去。我觉得是米粉接不接受、用户接不接受是第一个维度。

第二个,我们能不能今年Redmi在中国市场跟荣耀进行接近,明年进行超越,我觉得应该是这两个事。我每天都在研究友商的产品,其实荣耀的短板很明显,那就是产品不行。就以摄像头为例,我们售价一千多的Redmi Note 7 Pro,和荣耀售价三千的荣耀V20 摄像头是一样的。那么我们售价一千多的,和他们一千多的一对比,它就完全被彻底碾压。

谈Redmi与红米的区别:与小米存在竞争

红米更多是过去小米旗下的产品系列,在中国的话,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我认为消费者已经把它叫做红米了。但是Redmi的话,它应该是一个全球性的品牌,所以我们会在全球把它叫Redmi。

以往红米是一个产品系列、一个子系列,它是为整个小米品牌去服务的。红米跟原来的小米几乎不存在,或者存在的价格交叉是很少的。但是现在我们的定价是大面积交叉的,其实我们也存在竞争。

我们现在都管小米叫“友商”,双方存在竞争,甚至包括内部资源的竞争,但我觉得正是因为竞争才能够让整个小米打出来,谁能成功,就肯定需要占更多的资源。

过去红米跟小米,基本上大概率是完全按照价格段来区分的。现在更多是根据不同的消费人群和消费需求。以往红米还要兼顾着守很多价格段的压力,但现在Redmi摆脱了这种束缚以后,小米也可以大胆去推出 4000 元、 5000 元,甚至更高价格段的产品。

谈Redmi产品变化:会进行一定取舍

严格来讲,Redmi还是会有点束缚。我们会去替消费者判断这个技术或者这个功能是不是一个合适的性价比的东西,或者我们在一些功能的取舍方面会更加去集中满足用户的最核心的需求,而把一些功能或一些成本做一些节省,这是我们会去做的,其实荣耀也是这样做的。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有很多的男士对于自拍没有需求,甚至有用户问我们为什么要前置摄像头,自己从来不拍。虽然很少,但的确是有,他对于自拍的需求度是很弱的,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这方面省下,把钱多加在后置上去,因为后置是最主要的需求,可能会有这样的一些取舍。

我更喜欢从人群出发,高端只是人群的一个购买力的体现,或者一个购买偏好而已。我们必须承认这个世界人的需求是多元的,由于不同的需求就会产生不同的购买行为。过去的小米由于过于追求极致性价比,所以我们在一些新技术的采用方面,其实小米做了非常多的新的技术预研,就是从专利的申请可以看得到。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