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沉市场,看见互联网的恶

2019-02-26 08:44 稿源:猎云网  0条评论

二、我劝你善良

诱导、虚假信息、沉溺,很多人可能觉得,这些都是互联网产品常见的事儿,不至于称为作恶吧?

互联网这个行业的人特别奇怪,如果是谁中了招被骗取了信息,被盗了账号,很多人会认为这是这个人平时上网习惯不好,没有安全防范意识。作恶的行为在互联网太普遍,导致了人们把恶当成了想当然。

这里有一个逻辑是,我们早已熟悉各种网络的陷阱,可以下意识地避开诱导下载和安装的套路,可以清楚的分辨出哪些权限是这个软件压根就不需要的,比如一个拍照软件为什么要获取我的地理位置信息?为什么要获取我的通讯录等。就像一些行业的潜规则一样,内部的人可能觉得这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传到外部人群中就会显得非常的不得了。这些所谓惯用手段,本是圈子内的潜规则,现在却用到了圈子外,中老年的用户不懂互联网公司对他们玩的这些套路,这是一种降维打击。

互联网行业的一些套路多年来被滥用,对业内人来说,贩卖数据,窃取隐私似乎是公开的秘密,并没有什么不妥,产品方和用户们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但是当用户群体下沉,伤害的是刚接触互联网的这些“麻瓜”,“手无寸铁”的中老年人的时候,这种高维打低维下,再好的成绩也难以让人尊敬。

最可怕的是,互联网发展的整个历史,中间出现的这些手段,都有着显著的时代特色,比如捆绑下载,比如大数据杀熟,比如民族资产网络骗局。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形式,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成长的我们,就像是吃着地沟油长大一样早已百毒不侵。但是互联网在下沉的过程中,所有出现过的套路都是现成的,各种风险随机爆发,中老年人的学习速度跟不上风险的渗透速度,面临着的是比年轻人更加恶劣的互联网环境。很多子女都经历过给父母教授如何使用互联网的产品,大多都是给父母隔离危险而非辨别风险。比如财务隔离,不绑定银行卡等支付方式。

对于大多数的老年人来说,想要让他们像我们这一代人一样去理解和明白互联网的这些套路,几乎不可能了。很难让一个上了一定岁数,记忆力和理解能力在下降,对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告诉他什么是正常的网站页面,什么是不正常的页面,为什么正常的网页中又有不正常的链接,如何解析域名判断网站真假,为什么很多人会遮住摄像头?一旦遭受网络风险,这些被互联网公司认为中国最闲最有钱的一批人,损失往往又是巨大。

三、互联网市场下沉价值几何?

中国的老年人是最闲最有钱的一批人,这句话听上去真的让人瑟瑟发抖,感觉就像是一群踩点的贼。中国上一代人的储蓄,和当前年轻一代的消费观念完全不同。年轻人是挣得多花的多,上一代人的储蓄是凭借多年点点滴滴的积攒下来的积蓄,是养老钱。

中老年人的储蓄并不代表消费能力强。很多投资人坚定的认为, 90 后是消费观念最正常的一代,言外之意是 90 后的钱最好挣,而结果是人均负债 12 万。年轻人这一代被各种消费透支,各种收割之后,越来越不能给互联网产品带来“增长潜力”。老年人作为消费的存量市场,互联网的增量市场,成为各种互联网产品的猎物。

一款互联网产品的市场价值,一定是和用户数、用户平均消费能力正相关。即使在下沉市场获取了再多的消费者,倘若消费情况达不到预期的话,也很难获取真正的商业价值。而消费情况一方面是消费能力,一方面是消费习惯。互联网产品无非是直接提供商品服务和通过内容导流到商品服务。如果内容到商品和服务的转化,长期处于较低的比例,那整个链条的价值都将无法发挥。

中老年人的消费能力跟消费渠道没有关系,而是消费习惯。互联网产品的大规模下沉,并不代表就会大幅提高下沉市场人群的线上消费。所以下沉的互联网产品,一方面很难获取所期待的商业价值,另一方面也要做好对市场长期教育的准备。

如果只能获得用户却长期收获不了相匹配的价值,可以预测的是,专注下沉市场的互联网产品,将会向更高层级推动,比如做内容的去做电商,做电商的增加金融服务。

互联网盯上下沉的市场,盯上了空巢的中老年人,我们把父辈们领进了这个充满了混乱的世界。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中老年人属于弱势群体,就像是砧板上的肉,被富有野心的互联网公司拿来填充财报和业绩。即使我们知道这些带有罪恶的套路,但移动互联网还会一如既往地不断下沉,范围更广,程度更深。

张小龙曾经说过“我劝你善良”,是说给所有人听的。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