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医疗:腾讯的神秘新版图

移动医疗,互联网医疗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文/史中

来源:浅黑科技(ID:qianheikeji)

“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1961 年,曾说出这句宣言的硬汉难以忍受病魔折磨,口含枪筒,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文学史的注脚里,海明威自此成为一个力透纸背的叹号。

而在科技史的石碑上,海明威却成为了一个永恒而沉重的问号:在我们决定用生命换回最后的尊严之前,是否还有机会找到更温柔的结局?

五十多年来,每个国家的顶尖精英都在试图从各个方面推进医疗科技的进展。但讲真,大多数时间里中国的角色一直是“小透明”。

不过站在 2018 年的尾巴上,事情变得有所不同。中国人重新回头盘点,忽然发现自己的“弹药库”里填满了新式武器——我们拥有了互联网、物联网,拥有了云计算,拥有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

也就在这个时候,互联网巨头腾讯的“医疗 AI”突然以正规军的姿态出现在普通人面前。一只在人们印象里软滑香糯的企鹅,突然血槽爆罐扛起那个有关人类尊严的重磅诘问,收获了观众侧目。

某种程度上,这也成为了一场变革的预演,成为了腾讯面对未来二十年给出的一个“标准答案”。

(1)

俗话说,春江水暖鸭先知。

如果说腾讯内部有谁先感觉到“事情朝着奇怪的方向去了”,佳哥估计是第一批。

2015 年,马化腾作为人大代表,在两会上递交了有关“互联网+”的提案。同一年,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了“互联网+行动计划”。同样在这一年,佳哥在腾讯内部转岗到了新成立的“互联网+合作事业部”。

佳哥的大名叫常佳,大家尊他为“哥”,大概主要是因为他脸上难以掩盖的沧桑感。2015 年已经是他加入腾讯的第十个年头了。公平地说,腾讯史册上的辉煌非常仰仗那些灵光乍现的产品经理,而佳哥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常佳

至于当时的“互联网+合作事业部”,很多同事都觉得听上去一点都不性感,甚至有些土里土气。但佳哥嗅到了不一样的气味:

虽然腾讯的 App 占领了大多数人手机屏幕的半壁江山,但是和公众期待的那个“爆款教父”相比,鹅厂正在失去之前的凶猛。虽然也不是没有机会,但和微信之前的年代比起来,创造爆款的速度可是差太多了。

他的判断是:这并不是鹅厂出了问题,而是中国的“发展风向”要变了。

站在现在回望。彼时佳哥的判断,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一批腾讯人的想法。他们未尝不是一支重要的力量,最终影响了马化腾做出“那个决定”。

当然,回到 2015 年,一切都还没发生。

佳哥决定尝试一下,带着团队的兄弟们做了“微信智慧医院”。简单来说,这就是用微信的能力帮助人们看病的工具——把电子支付和社保系统打通,让人们可以在微信上挂号、排队、交钱、社保报销。虽说主要的能力还是建立在“微信”和“微信支付”之上的,但相比于腾讯之前那些纯粹面向互联网的产品,“医保支付”已经显得相当“落地”了。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一年之后,腾讯就和几百家医院都有了医保支付的合作。但就在这时候,佳哥突然陷入了纠结。

他的纠结,来自于和一位认识不久的医院院长聊天。

院长:你们腾讯说要做和传统产业相结合的事情,是认真的吗?

佳哥:当然是认真的!

院长:那你们为什么只做医保支付,而不用技术来实实在在地帮助医生看病呢?

作为一个“腾讯产品经理”,佳哥瞬间就反应过来,这句话本质上是一个“用户需求”,具体来说,这是个巨大巨大巨大的用户需求。对方想说的其实是:医疗行业急需一个更优秀的“医疗 AI 助手”,而腾讯不偏不倚就站在这个机会门口。

医疗的这几个阶段,其实都用得到“AI 助手”

意识到这个机会像戈壁滩上飞驰的列车——很可能这一秒还在轰鸣,下一秒就无影无踪——一瞬间他的肾上腺素在身体里激荡,脑子里有两个辩手在辩论:

正方辩友:这个“医疗 AI 助手”,腾讯能做!

首先,你腾讯既然说了要和产业结合,未来肯定只有“越结合越紧密”这一条路可走。其次,如果“医疗 AI 助手”足够优秀,那么几乎每个医生都需要一个,就像每个 CEO 都需要个秘书那样。这不仅会为整个腾讯创造一个从来都没有过的大场面,也一定会改变这个国家的医疗现状。

反方辩友:这个“医疗 AI 助手”,腾讯做不了!

腾讯虽然是巨头,但核心却是一家做互联网产品的公司,搞社交、娱乐是把好手;帮助医生看病,这么深入行业的事情,之前可是完全没做过。如果霸王硬上弓直接干,怕是会花样作死吧。。。

那几天佳哥神色恍惚。。。每天都在上班路上,神神叨叨地默念三个“到底”:

1、以腾讯的技术,到底能不能做成这件事?

2、如果能做成,自己到底敢不敢扛起来这件事?

3、如果自己敢扛,腾讯的领导到底会不会答应这么“不靠谱”的事?

几天以后的一个早晨,他刮了刮自己沧桑的胡子,做了个艰难的决定。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