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断走向开源的世界,却有着难以言说的隐痛

2016-08-23 16:26 稿源:tech2ipo创见  0条评论
五十度硅语:开源浪潮已经席卷而来,如今连汽车、芯片行业都迎来了开源。但是,在这浪潮之下,仍然有一些黯然神伤的背影。我们不禁要问:我们真的是在走向万物开源的新世界吗?

开源,即「开放源代码」的简称,更具体的意思是:产品开发过程中,将原材料无偿地分享到公众平台,让人们广泛地参与到产品的后续迭代开发中去。而这一理念的盛行,在软件开发行业中尤为得到体现。可以这么说,我们现在日常所使用的每一款软件的背后,都有着开源的影子。

这是一股愈演愈烈的浪潮,它将托举起来一全新的世界。曾经的一些行业领域壁垒森严,门户紧闭,而如今它们都将被「开源」一击重拳,在墙面砸出窗户,新鲜的风终于灌了进去。当然,最终受益的是整个科技行业。

即将迎来汽车开源的时代

汽车总是跟科技联系在一起,但是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科技在汽车领域发挥的影响力相对来说小了很多。而如今,汽车开源时代已经来临。大规模工业化流水装配线生产的时代已经渐行渐远,越来越多的汽车瞄准各种细分市场,针对具体的驾驶情境来开发出特定的功能。

一般来说,传统意义上一款汽车设计生产过程是这样子的:设计团队成员需要坐下来,先讨论这辆车子分哪几部分,哪些部分是由自己来设计,哪些是需要外包出去设计的,对于外包出去的那部分,设计师们必须尽可能地明确这些部件的性能参数都是什么。等把这一切都整理完毕,他们再向外公示。

然后,供应商们来竞标,争取满足单子上所列的各种要求。很显然,这样的流程肯定是花费时间的,比如确认这些性能参数就是个大麻烦,公司会有各项流程,各个关键环节都需要老板们的签字同意,还需要等待供应商的回应,然后开始从各种竞标方案中寻找哪个是最有利的方案,这些环节流程带来的是完全不必要的时间上的浪费,还有大量书面工作。

所以,你就可以想象现在的汽车推陈出新的速度有多慢,而价格为何一直居高不下了吧?!

所以,StreetScooter 出现了,它另辟蹊径,勇敢地在汽车领域挥舞起了「开源」的大旗,通过一种他们称作「革命性的网络协作方式「,在确定了产品规格性能之后,跳过了上述的种种传统环节,让设计师、工程师以及供应商从一开始就坐在一起商讨设计方案。

在这样的方式方法下,一个由 80 个人组成的网络平台花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从一张空空如也的白纸起手,最终得到了一个短途电动汽车的功能原型产品。它于 2011 年法兰克福的汽车展览会上首次亮相。

而这种全新的理念,也引来了一些巨头的注意,其中就有「德意志邮政」。他们向 StreetScooter 提出了自己的诉求,请他们来开发一种短途运输货车。

哪怕你不是汽车发烧友,你也应该知道「货物运输车辆」和「私人自驾轿车」的功能完全不一样。StreetScooter 团队在听取了「德意志邮政」的想法之后,从原型产品进一步改良到他们想要的产品,仅仅花费了 6 个月的时间!

即将进入「芯片开源时代」

开源的风潮已经刮起,而曾经壁垒高耸的芯片制造业,也将迎来冲击。而带来这一切转变的,是一个名叫 RISC-V 的芯片底层架构,这套设计能够让开发人员在不需要支付昂贵的专利使用费的前提下,自有地交换芯片设计,并对其进行自定义化。这套设计来源于大学的实验室,如今已经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重视。

就比如在近期,首家基于 RISC-V 的科技芯片公司正式成立,取名为 SiFive,它来自旧金山,能够实现芯片更丰富的自定义话,以满足科技界日新月异,不断涌现的各种电子设备。

SiFive 现在对外宣布了两个系列芯片,第一个系列名字叫做「Freedom Unleashed」,这套芯片主要是针对机器学习、存储、互联网方面的应用,它的制造商是「台湾体积电路制造公司」(简称为「台积电」),采用的是 28 纳米级别制造工艺。第二个系列的名字叫做「Freedom Everywhere」,它专门是为「物联网市场」上低耗电量的设备所准备的。同样,制造商还是「台积电」,但是采用的是 180 纳米级别制造工艺。

产品营销和市场开发部的总监 Jack Kang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想打破芯片制造业的垄断格局。现在要开发一款新片的成本已经高的吓人,现在一些传统的硅谷公司,都不得不去找一些大的客户,才能让芯片的开发成本给回收回来。我们认为这种做法是没有办法实现规模化发展的。」

风起云涌的开源世界

开源文化不仅仅是体现在「汽车」和「芯片」制造业上,就连政府现在也主动迎合这以潮流。

白宫最近首次发布了一份关于开源软件的政策草案,该草案明确指出,如果政府某个机构花钱对一款开源软件进行了修改,实现了某些功能的自定义化,那么必须把这些变动的代码内容 20% 公布出来。任何人都可以查看,修改这段代码,并且将这些代码用在自己的软件项目中。这段话的意思其实就是为纳税人负责,不想让纳税人的钱浪费掉。有可能一个政府机构花钱购买定制的软件,其代码完全可以放在另外一个机构部门中去使用。

事实上,开源运动正在迎接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十年前,政界人士,商界人士还都在担心开源运动所带来的风险,比如它是否会让软件充满各种 Bug,出现各种安全漏洞,引发无穷无尽的诉讼官司。然而事实证明,他们完全是杞人忧天。

开源运动的旗帜正在迅速地占领数字领域的每一个角落。如今,几乎你日常使用的每一款软件的背后都有开源的影子,从网页到你的智能手机,甚至到你的汽车,里面总会存在着一段免费易得的开源代码。

现在世界上的一些大公司,不仅仅是自己在使用者开源软件,而且也在不断地把自己的代码放出来。在今年早些时候,沃尔玛就把它的云管理系统开源了;ExxonMobil 也将自己的一套开发者套件开源,帮助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能够采用一套标准的数据格局;诸如「伦敦证券交易集团」(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JP Morgan、Wells Fargo 都在纷纷采用一款开源软件 Hyperledger,这款软件有可能重塑股市。

简而言之,开源的风潮不仅仅是跟每一家软件开发公司有关,事实上,这个世界里的每一家公司都会受到它的冲击与影响。

开源风潮背后的动因

其实原因就在于:越来越多的政府和公司都意识到,开发一款软件最好的方式途径就是「开源」。

开源使得公司能够大大缩短开发时间,能够卸下程序员肩膀上的重担,尤其在打造一套通用的系统底层架构上的压力,被更多人一起承担,并且采取的是一套兼容性更强的技术标准。

因为开源,任何人都可以参与进来,不管他们所供职的公司是哪家,甚至有可能他们本身就是自由职业者;因为开源,越来越多样化的人才都能够加入到这股潮流当中,他们能以最快的速度识别软件项目中存在着的漏洞与风险,以最快的协作效率来开发全新的功能,如此高的效率,这是在在过去无法想象到的事。

浪潮之下,黯然神伤的背影

尽管现在开源逐渐走向主流,但仍然有很多非常重要的开源项目,开发资金严重不足,而往往是很多大公司都依赖着这些项目。

很多开源项目目前还没有找到一种对参与各方都公平的商业模式,让项目能够持续开发下去。有些程序员殚精竭虑,但自己所得甚微,还有一些程序员,发现自己程序开发的方式和理念跟开源社群格格不入。

尽管现在各大媒体都在口口声声,言之凿凿地说着开源将成为科技史上一块重要的里程碑,但是如果我们把闪闪发光的字眼放到地面上来现实地看待,你会发现,它从一个「引得众人纷纷侧目的奇葩怪胎」,华丽转身变为「舞池灯光下最闪亮的主角」,需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没有解决掉的融资难题

风投资本家们现在把筹码都押在了开源初创公司的身上。就比如说这家硅谷公司 Cloudera,完全凭借一己之力就已经融资超过 10 亿美金。同时,现在的一些科技巨头,比如 Google、Facebook、微软也在花大钱砸在自己公司内部的一些开源项目上。

即便如此,但如今还有一些被广泛使用的软件项目,如今还在苦苦筹措开发资金。Ford Foundation 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就非常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现象:

就比如说 OpenSSL,现在无数网站和操作系统都在使用着这个加密软件库吗,这其中就包括了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手机操作系统 Android 和 iOS。有了它,我们的软件才能够处理一些敏感的信息和数据,账户密码和信用卡信息才能在数字世界中安全的通行。但是你能想得到吗?在 2014 年以前,只有一个人全职开发这个项目。

在当时,互联网上存在一个影响面极广,有可能是科技史上最严重的安全漏洞 Heartbleed,当时没人注意到它,是 OpenSSL 团队给 Heartbleed 打上补丁,不断维护更新。正是因为这次事,大家都不希望未来会出现严重的安全隐患,OpenSSL 团队才能筹措到一大笔资金。

那时,Linux Foundation 发起了一项运动「Core Infrasctructure Initiative(CII 核心基础架构塑造计划)。这个基金会专门寻找那些非常重要,且缺乏足够资金支持的开源项目,给它们钱,让它们来不断完善壮大,这其中就有 OpenSSL。但如今,Heartbleed 这个安全漏洞已经逐渐离我们远去,资金捐赠的脚步逐渐停滞下来。如果不算上来自 CII 基金所给的钱,现在 Open SSL 所存下来的钱只够给两个工程师开 1 年半的薪水了。

OpenSSL 的情况还算是好的,还算自己能从外界拿到一些钱,还有超级多的开源项目,比如 Dnsmasq(用于 Android 手机),Wi-Fi 路由器,调制解调器,OpenBSD(一款专注于安全的操作系统,在很多商用防火墙产品中都应用到了。)都被无数人给忽视过去了。在这里尤其以 OpenBSD 的操作系统更夸张,它在 2014 年的年初因为资金受限而不得不中断运营,但是就在它即将停掉的最后一秒钟,有人给予了非常慷慨的资金捐助才使得它继续存在下去。

OpenBSD Foundation 的总监 Kenneth Westerback 表示:「去年我们项目的筹措资金进展情况还不错,主要是因为当时大家对 Heartbleed 这个安全漏洞比较重视,但是今年,我们这家基金组织目前只完成了募资目标的三分之一。如果这个情况没有得到改善,虽然不情愿,但是我们也不得不降低对 OpenBSD 以及其相关项目的支持力度了。」

过高的门槛让外面的人难以进入

开源还存在着另外一个问题,即便开源项目深入人心,让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但是它也并非如我们想象中那样完美。因为这毕竟是商业世界,那些大公司在决定技术和项目走向上总是拥有更大的决断力,外部人相比之下就很难涉足进来的。

当然,你也可以提开源给人们带来的很多好处,比如开源软件的贡献者,他们完全不需要什么简历,只要把自己所做的事情拿出来摆在桌面上,就成为了进入大公司的敲门砖;比如开源使得代码能够以更加透明的方式展现在雇主的面前,程序员是如何针对某些特定项目给出解决方案的,代码又是怎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演变的,这一切都会分享出来。但不管怎样,这些好处要么是得花时间,要么是得花金钱才能浮现出来的。单打独斗的程序员也许每天晚上都在工作,没有闲暇时光;搞开源软件的小公司手头上总是没有太多钱,让他们能做想做的事。

毫无疑问,我们正迈入一个开源的黄金时代。开源将驱动未来互联网计算机的发展方向,无论是智能手机的移动操作系统,还是支撑企业应用的云架构、亦或是对数据狂热的大数据分析,无一不和开源挂钩。

但是接下来的漫漫长路,真的能靠情怀支撑着走完吗?

本文作者花满楼,文章首发于今日头条、微信:50度硅-面向上层精英的早午餐读物。未经直接授权禁止转载(标注出处也不可以),如需转载,请与微信号t2ipo001联系,并注明来意。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