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不可描述的那些事 网络性教育能取代苍井空吗?

2016-08-01 11:20 稿源:南七道  0条评论

必须得说咱们很多人的性知识是依靠互联网获取的。许多男生的硬盘里躺着无数个性启蒙的老师。苍井空大火并被尊称为德艺双馨的老师,其实多半是因为国人对性教育缺失的调侃。关于性,我们的老师确实只有苍井空们。但是这些老师的教材多数是不可描述的。

如今诸如“一分钟性教育”,“明白课堂”等等性教育短视频以及一些网络性教育公开课不断出现,试图缓解中国性教育在网络时代的尴尬。但是它依旧没有成为现象。真正需要性教育的孩子们大多数仍然蒙在鼓里。

硬盘老师的贡献

曾有研究说明中国大学生的性知识获取渠道有62%来自互联网。而他们获取的信息中绝大部分来自网络色情作品。

这也不奇怪。因为我们从小,在课堂上是几乎看不到有关性的内容。我们的父母也基本不会讨论这个问题,我们都生活在耻于谈性的时代,即使现在,性仍然是个禁忌。

《小康》杂志曾经做过一项全国调查,结果53.5%的受访者表示“从来没有接受过”性教育。仅有1.5%的受访者通过“父母教育”获取性知识。

而人们了解性的方式里,网络排在第一位,第二位居然是靠自己在家里实践摸索。那些靠实践摸索的人,得报以深深的同情。

但这项调查至少说明,互联网提供了性教育破壁的窗口

因此苍井空、小泽玛莉亚们的确做过国人性教育导师。

一些学者试图为网络色情性教育这一现象正名。有学者研究说明,色情作品在男性成长历程中具有重要作用。它刺激了男性更了解自己的身体,解决了性幻想问题,并经过明确研究,降低了社会危害比例,甚至制造男性社交话题,缓解男性社会压力。

这样的研究当然会引发质疑。因为另一些研究也发现了仅仅依靠网络色情来进行性教育的危害。

在世界范围内色情网站已经占据了互联网站总数的20%。其庞大的情色信息覆盖,对于价值观稳定的群体影响较小,但对于中国学生来说却变得难以控制。

对于中国大学生和青少年来说,他们在平常的环境里极少碰到性暗示的内容。即使是电视这种大众渠道,有关性的内容也可能被“封胸”。这已经刺激他们更想要了解一些有关性的信息。然而这种了解的过程,不单是好奇心驱使,还顶着性压抑的困楚。

而带着性压抑的心理去搜寻网络色情信息有可能让性心理不可控。因为性压抑后获得网络色情信息,将会鼓励性行为,并提高欲望级别。而这导致最糟糕的结果是,堕胎和艾滋病。堕胎现象也可能造成女生不可挽回的身体损伤。

网络性教育的饥渴

那么既然网络是大众掌握性信息的主要渠道,能不能让性教育直接在网络上展开。事实上,这几乎就是中国性教育现在的面貌。

尽管最近许多城市都会展开性文化展览,并引起巨量关注。但是它们大都只有性,却没有文化,或者过度商业化仅仅是刺激性用品的消费,基本相当于成人展。对于明白性趣的成人来说这类展览倒是不错的消遣之处,但对于三观未全的同学来说,线下的这类展览还好算不得什么性教育。

唯一能有效传播性教育的似乎还是网络。一些机构也正尝试利用互联网进行有效的性教育。一种形式是青少年性教育网络公开课。

2015年,由你我基金支持的青少年性教育网络公开课以季播形式开展活动。公开课的内容主要是在一些YY语音频道以及喜马拉雅等网络电台。所请的老师也是在艾滋病、生殖健康等领域相当有实践经验的人物。

不过这类公开课并不多,也缺乏宣传和关注。其讲演的方式也相当正统,单向传播的特点也使其难以介入到目标人群。尽管网络电台是一些学生常用的频道,但其仍然难以在网络间形成现象级的传播。

而另一种形式是基于商业基础的短视频项目。性是点击率的重要保证。内容创业加载视频项目,选择性话题是市场给予的选择,而性教育可避免监管风险,又能提升话题热度,相对较为可靠。很多国内短视频项目都有涉及性教育领域的内容安排。

因此性教育类短视频在近两年内快速增长。这类视频大都利用明白、浅显的动画形式避免了真实演示的尴尬。也大量使用卡通形象和网络流行语来寓教于乐,这里面比较成功的案例如《明白学堂》、《一分钟性教育》等等。

不过,它面临的最大困境是,收视的人群仍然主要是成年人。内容的目标人群也是锁定成年人或父母、准父母。而由于文化传统的原因,成年人基本不会带着孩子一起观看这类视频。

网络仍然不能拯救性教育?

仅仅依赖网络上的性教育短片和信息,是不足以拯救性教育的。

尤其是,主动检索这类网络信息的人,往往已经是成年人了。而在全球范围内,教育工作者普遍认为,性教育应从儿童开始。

荷兰是被公认最开放的国度之一,比如性交易合法等。但是荷兰拥有全欧洲最低的青少年怀孕比。因为荷兰人6岁进小学时就要接受性教育。孩子甚至和家长在餐桌上共同讨论性教育的内容。荷兰也利用专家不断向社会传输早期性教育将保护孩子性安全的观点,最终改变整个社会的性教育观念。

在英国,由于badboys骚扰女性的犯罪率攀升,英国开始在2011年起重视性教育课程。特别是规定,英国学生在15岁后,家长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止学生免修性教育课程。而中学性教育的课程往往会涉及性关系,避孕等课程。

在这些国家也有很多网络性教育公开课课程,他们鼓励参与课程的人,自行写报告,自行参与到性教育的过程中。这些课程有很多内容涉及性安全。他们也会鼓励人们参与艾滋病防治志愿者,参与对周边青少年危险性关系的帮助。

也就是说,网络性教育、课堂性教育和家庭性教育在很多国家是共同在作用的。这将避免单一从网络上搜索网络色情信息带来的不可控后果。在长期执行多维一体性教育的国度里,青少年性行为实际是被推迟了。

南七道:南七道新媒创始人,《胡说七道》出品人,本文由梁坚完成。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