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的「吃相」

2015-11-16 09:27 稿源:创见网  7条评论

文/小田一成

这地方的人均收入可能是北京市人均的两倍以上,但最火爆的就餐场所是普普通通的拉面。哦不对,是食堂。

这地方方圆几百米内能找到 4 家拉面馆,每家都爆满,每家都排队。

这地方的吉野家长年人满为患,想吃一碗快餐都要提前于饭点儿出发。

这地方的食堂常常逼得人打包,因为食客太多找不到地方坐。

这地方走了好利来,来了麻辣烫。

这地方的咖啡馆密密麻麻,一条街上聚集着四五个有名有姓的,然而都不是正经吃喝的场所——过马路就是星巴克。

这就是中关村创业大街,一个只有吃,没有相的地方。

黄太吉你们听说过没?这家知名的互联网餐饮就坐落在苏州街上,离腾讯的银科大厦不远。他家的煎饼是最不像煎饼的煎饼,你要问我像什么,大概口感像枕头,味道像酱缸。最关键是他家煎饼在价格上一个顶四个,所以每天登门的食客也确实不多…… 然而骑着「黄太吉」字样电动车的快递小哥倒是蛮多的,也许全北京的人们都要吃过一次才能懂。

而创业大街上还有个西少爷肉夹馍。西少爷好,起码在味道上像模像样,而且带肉的夹馍比黄太吉没肉的煎饼还便宜,在这地方自然也是每天排队,成了创业街一景。遗憾的是这肉夹馍运输方便、吃起来也方便,常常沦为一些企业忙时的工作餐,令员工吃得口干舌燥。更遗憾的是这家互联网企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支持现金支付,噫!这未免也太不互联网了。

其他值得一提的互联网餐饮就不多了,不过还是得讲讲在中关村打过广告的 HeyJuice。这家健康蔬果汁拥有和黄太吉一样的早期投资人,在味觉上似乎也有着与黄太吉相似的追求——绵密厚重,不知所云。编辑部的小伙伴们有幸从他家获赠样品,为此特意预约大会议室开了个会,会议内容就是绕着圆桌转圈传饮这瓶 HeyJuice。然而这瓶融合了洋葱萝卜紫甘蓝等等健康材料的汁液在味道上实在太过于健康,两圈之后我们不得不散会,而瓶中饮料还剩 80% 强。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美团外卖和饿了么。这两家又不自营餐饮,总该好些——嗯,饮食质量上问题确实不大,就是快递员们的举止仍需注意。上班路上,快递员在人行道上集合,报到、训话,或者三五成群地扎堆儿闲聊,每每令行人不得不改走非机动车道。下班路上就更好了:小哥们骑着电动车在人行道上横冲直撞,非机动车道再次成为更安全的选择。可能是我有些事儿逼,但是既然送餐时不时吃出曱甴的问题解决不了,在这些更有改进空间的小事儿上集中精力或许可行一些。

为了避免大家反胃,我们接下来不提互联网餐饮了,去稍微传统一些的店面看看。

不是看不起拉面,不是嫌吉野家俗,不是觉得麻辣烫难登大雅之堂,然而在省部级大员频频造访、各地领导往来参观的创业街街口,矗着的全是这些店,真的大丈夫?至于格调,呃,就是最常见的水平,不褒不贬,总之绝无惊艳之处。曾经有家兰拉起名叫「白马浪花」还颇有一种魔幻的违和感,然而这家店不出仨月就倒闭了。

至于食堂,理想国际大厦(新浪)和第三极(腾讯)底下的食堂都还挺良心,前者朴素便宜,后者丰富稳定,能够满足绝大多数工薪族的需求了——然而却只能满足中关村的一小部分人,因为人实在是太他妈多了。想安安静静地坐下来吃一顿饭?您可得 12 点之前就出门,或者 12 点半以后再去,饭点儿临场那就是灾难,没听第三极的大喇叭天天喊「请错开高峰时段就餐」吗。

而其他的小店就参差不齐了——某家成都小吃居然开在地下室里,窄小的门庭和拥挤的食客似乎预示着一张能获普利策奖的火灾现场照片;某家羊杂汤提供免费的咸菜,而他家最可入口的食物就是这咸菜了,恐怕会依靠咸菜上市;某家烧烤店在上错了烤串而且食客开啃了之后,居然将烤串端走送去他桌,在我们大呼可怕并开始撕逼时,其经理、领班和服务员又开始相互推卸责任……

这些店都无名无姓,我们看看稍微知名点儿的。比如一茶一坐、南京大牌档、汤城小厨、新辣道等,都在北京有多家连锁。至于怎么区分,怎么评价,也就只有在多家店之间做过比较的人才有直观感受。所幸,编辑部的同学们分居东城西城南城北城内城外城,还是有条件指点一二,而我们对各路连锁店中关村店的评价普遍较低。不知在中关村工作、生活的朋友们有没有类似感受。

结果我们还是只能寄希望于上市企业了:亲爱的牡丹楼、开封菜和令人自豪的呷哺呷哺…… 算了,我闭嘴。

在中关村讨生活,偶尔想下班聚餐,可选的地方不会太多——总不能每星期都去白家大院吧?

不仅缺少靠谱儿的工作餐来源,也缺少靠谱儿的聚餐场所。我们姑且不提餐饮菜品质量,在环境和服务方面,中关村地区的餐馆时常给人留下管理不善、服务员不专业的感觉。且不和服务态度普遍较好的南方城市比较,就算和同在北京的国贸、西单、东直门等地区相比,中关村的餐馆也难以令食客产生归属感。创见曾在离中关村不远的知春路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虽然餐馆数量少,街道看上去也远不如中关村高大上,在午餐、晚餐上却总是令人很舒服。

中关村为什么会与其他地区产生这样的差距?原因大概有四:

密集的工薪族;

创业企业吸引的大量外地员工;

互联网企业的文化影响;

政策的导向。

工薪族密集为食堂和餐厅带来巨大的客流量,而客流量大起来的结果,莫说是等位时间变长、等位体验变差,供货紧张也会导致某些菜品时常断货,在环境布置、人员接待上的难度也更高。在本身菜品质量较好的餐馆中,更多食客慕名而来,这种现象就更为明显——这对商家本身是一种认可和考验,但对于食客来说毕竟是一种摧残。

外地来京务工、外地来京创业、外地来京在创业企业务工,种种原因使得中关村地区的「北京人」算不上多。而比起挑剔的本地居民来说,对餐馆种类、质量的需求在多数外地员工眼中算不得重点——毕竟别家城市,不好是正常的,好才是奇怪,怎么能指望在北京吃出家的味道呢?而客人不「刁」,要求不高,餐馆自然也就缺乏改进的动力。

说到互联网企业,就不得不提「技术」岗位,即程序员们。人们都说程序员钱多话少,对于这些精于技术的「宅人」,这个评价一定程度上也属实。钱多,可以选择、变通的余地就大,遇到糟糕的餐馆自然也就没有较劲的必要;话少,也即不愿在就餐过程中与餐馆发生争执。这虽然减少了双方的麻烦,于餐馆水平的提升却并无助益——某种意义上,一些老板可能最为喜爱的就是这类顾客。

至于政策的导向,则往往将一些占据要地又「有碍观瞻」的传统企业迁出中关村,尤其是迁出创业大街,类似行为已经导致一些小餐馆不知所踪(比如创业大街上的「李先生」以及前文提到的不文明烤串店)。这在客观上虽然也减少了「不达标」餐馆的数量,而人们最实际的感受则是可选的餐馆又少了几家。当较低档次的拉面馆、麻辣烫、烧烤等全部迁走,可想而知的结果便是更少的餐馆中客流会更密集,这就更加重了餐馆管理的难度。

于是,代表着国家创新创业前进方向的中关村,却在「吃」这个基础问题上表现不佳。虽然「吃饭」在中关村绝对算不上「老大难」问题,客观上比起一些发展速度较低的城区有更多的选择,但从低档小铺到中高档餐厅,中关村的商家们总给人一种不专注、不细致的印象。

至于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中关村自身的长处可能在「互联网」三字上——然则中关村互联网餐饮的现状又诚如前文所述,其餐品质量、服务水平在某种意义上还不如传统企业。

于我看来,这个现象是很正常的。如第三节分析,中关村客流量大、客户需求普遍较低,餐厅在利润相当不错的同时,几乎找不到提升管理水平的理由——毕竟提升水平意味着增加成本。

如果说互联网创业的泡沫来源于曾经火热的资本市场,那中关村饮食的「不精致」「没文化」正是来源于络绎不绝的用户群。也许在创业潮「降温」,客流量大幅下降之前,保持现状对于各个商家来说是最稳健的选择之一。

然而稳健不意味着理性。资本寒冬到来时,只有经过结构优化,组织够好、效率够高的创业企业才能获得在冬天施展拳脚的机会,若有一天中关村风光不再,各家餐馆又该怎样屹立不倒呢?恐怕还是要趁着现金流充裕、试错机会多的时候,专注于自己的服务「本行」,而不是坐吃「人傻钱多」的好处。

有人说,互联网精神的组成之一是「专注」,而在我看来,近年来中国的多数互联网企业缺的正是「专注」的精神。这一点,受到互联网熏陶的中关村地区传统企业们,是否又有意识到呢?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