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忆乔布斯:成为海盗比加入海军更好

2011-12-01 14:08 稿源:搜狐IT  0条评论

【搜狐IT消息】12月1日消息,知名科技行业记者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在12月号的《连线》杂志发表文章,回顾了过去28年中自己对苹果前CEO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多次采访,列举了乔布斯一生中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1983年乔布斯的座右铭:成为海盗比加入海军更好

我已经无法找到1983年第一次采访乔布斯时的录音。在过去28年的时间中,这盘磁带已经丢失。不过我仍保留着长达43页的采访稿,这一采访稿修正了录音中一些易产生歧义之处,例如“出租技术(lease the technology)”和“Lisa技术(Lisa Technology)”等。我曾多次采访乔布斯,而这是其中的第一次。这些采访稿目前都堆积在我的书桌上。乔布斯于10月5日去世,而我被这些存档资料所吸引。我意识到,这些资料反映出了乔布斯在过去多年中逐渐变化的特质。

在加州库珀蒂诺市的一家饭店,我首次采访乔布斯。当时是应《滚石》之约进行采访的。而采访的主题重在Macintosh,那时苹果正准备推出新品。采访开始时,乔布斯便抨击杂志,因为自己未能登上杂志封面。

乔布斯身着蓝色的毛衣和牛仔裤接受了这次采访。采访开始后,乔布斯表现出对苹果产品坚定的信心,同时也非常耐心的向我介绍Macintosh。他问我:“你是否喜欢它?”他很自信,也非常肯定我会认同他的观点,即Macintosh电脑“非常出色”。1983年的乔布斯并不太在意外表形象,这和他后期与媒体打交道表现出来的谨慎和精明相比,略显“不修边幅”。采访中,乔布斯谈到自己的感情,并表现出一些伤感。他说,自己真正在意的感情已经“成为过去”,尽管工作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但他仍然希望能与优秀的女性共度此生,但“这已经不再可能”。

我问乔布斯,他是否担忧过Macintosh电脑最终会失败,就像此前的Apple III电脑一样。乔布斯表示,他并不担心Macintosh电脑的前景。他说:“如果我们害怕尝试,停止不前,那么这又有什么意义?我并不是为钱,我拥有的金钱已经远远超过我一生中能够花掉的数量。我这么做,是因我喜欢这样的工作。如果再次遭遇失败,我会对自己在这一行业中的工作进行检讨。我也可能转行去登山、写诗或者做其他事情。”

当我问Macintosh电脑对他的职业生涯将产生何种影响时,乔布斯打断我的提问,冷冷的表示“自己没有职业生涯”。他认为,自己已经脱离了这些俗气的观念。

对于苹果的定位,乔布斯当时的说法和后来一致。当时乔布斯将苹果定位成“科学与美学的结合”。我在采访时谈到,乔布斯设计的苹果产品,都体现出富有禅意的简洁性。对此,乔布斯表示认同。他说,自己曾看到一本小册子上的一幅画,就是白色背景中的一个苹果。

乔布斯说:“水果。一个苹果。这样的简洁性也是最终极的复杂。当你遇到一个问题,由于对它的复杂程度不了解,你可能会认为问题非常简单。因此,你给出的解决方案也可能很简单,最终无法解决问题。随后你会深入的了解问题,并看到真正的复杂性。这个时候,你会想出复杂的解决方案。这样的解决方案在短时间内非常有效,许多人会以为问题得到解决,并停留在那里。但真正伟大的人,会继续寻找,努力找到问题的关键所在,同时得出一个简单有效,同时能彻底解决问题的方案。这是我们希望通过Macintosh电脑实现的。”

乔布斯出生于60年代,在他28岁时就已经找到了遵从一生的哲学。乔布斯在采访时告诉我他对苹果的理想:成为一家价值1000亿美元的公司,同时不要丢失自己的灵魂。在采访之前,一些苹果工程师告诉我,乔布斯的座右铭是:“成为海盗比加入海军更好。”

我问乔布斯,这句座右铭的含义是什么。他说:“人们很多时候不会去做伟大的事情,因为没有人要求他们去尝试,他们也没有被寄予厚望。也没有人会说‘去做伟大的事情,这就是这里的文化。’如果你建立了这样的文化,那么人们就能完成比他们自己想象中更伟大的事情。选择成为一名海盗,意味着脱离人们对可能性的概念,一小群人做一些伟大的事情,并在历史长河中被铭记。”

乔布斯当时就已经想到,自己要在这个行业中留下哪些遗产。他也意识到自己年岁渐长,他说:“我是当前这个行业中最老的人之一。你能相信吗?在这个行业中我已经工作了7年。”乔布斯表示,自己比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年龄还大。

在采访结束后,对于自己的疲倦,乔布斯表示歉意。他说:“有些时候这很困难,但生活也很有趣,你永远都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乔布斯回到苹果:给苹果当当教练

Macintosh推出之后,获得好评,也吸引一些追随者,不过销售却未达预期。1985年,乔布斯遭苹果驱逐,随后创立了NeXT,并收购了皮克斯。这段时间我与乔布斯接触不多。

1997年,乔布斯重返苹果,我在《新闻周刊》工作,再次采访他。当时,我问及乔布斯回归的感受。乔布斯在采访中说,他无意成为苹果全职CEO,只是临时性的;他会继续运营皮克斯,还和迪斯尼签订制作协议。况且乔布斯回归时已经结婚。

乔布斯告诉我:“生活很美好。42岁时,我与迪斯尼达成交易,它如同美妙的生日。”之后,苹果董事会成员致电乔布斯,问他愿不愿意回苹果。乔布斯认为苹果的问题不在员工而在领导。乔布斯还说:“我有点像游泳健将或者短跑运动员,不过从事的却是团体运动。不论是开发Macintosh还是推进苹果发展,都需要大家的努力。我是苹果精神的标志,人们因此而苹果。”他坚信只要苹果价值处位妥当,就能大发异彩。乔布斯还用健身类比,说:“苹果要花大量时间健身,我也许可以当当教练这个小角色。”

这种说法颇为谦逊。随后,乔布斯想推出iMac一体机。我与他在苹果总部会谈,苹果前CEO吉尔·阿梅里奥(Gil Amelio)于数月前离开。当时,乔布斯穿着短裤和凉鞋,短裤仅及大腿。在阿梅里奥工作过的办公室,乔布斯演示幻灯片。他说:“吉尔·阿梅里奥还想配个私人房间,要花50万美元。”他说自己从不来这里,因为他喜欢小办公室,我们便换了个地方。

乔布斯让我们等了会,自己回了几个电话。既与皮克斯高管会谈,又就《玩具总动员2》支出作了批复。跟着与演员宋飞(Jerry Seinfeld)讨论广告。

不多时,我们双回到大办公室,会议桌上多了样东西,像盒子,上面盖了黑布。乔布斯没有揭开面纱,一味谈论回归苹果的细节。他说:“我觉得苹果世界是美好的。20岁时,我就开始卖力工作。现在40多了,我会尽力在这工作。我既为自己,也为理想化苹果而工作。”

乔布斯画了四格子矩阵,并说要削减苹果产品线,在每一个格子中只留下高品质产品,一个格了代表一个类别,如消费类、专业台式电脑、或者笔记本。乔布斯认为牛顿(Newton)仍有成功的希望,他经过艰难的斗争才放弃,因为团队要开发核心产品。

接着,乔布斯用夸张的动作揭去黑布,展示iMac。我说,乔布斯成了一名表演者。乔布斯回应说:“我可不这么认为,这样说让我听起来像是P.T。巴诺姆(P. T. Barnum),向人们兜售万灵油。”

我问乔布斯,离开苹果后有啥改变,他回答说:“一样的。”我问他离开时学到了什么,他没有回答,只是说:“我不是最适合作出判断的人,我太了解自己。”

我说金钱和荣誉可能会有影响,他回答说:“早期时,我在苹果取得一些成功,很年轻就有一大笔钱。我当时就决意不让金钱摧残我的一生。在公共事情上我也是这样的观点。有些人写了我,我读后就不相信,便不再相信人们写的其它人的事。我努力不关注这些。”

我提醒乔布斯,他曾讲过要让苹果成为一家市值1000亿美元的企业,但又不丢掉灵魂。乔布斯说故事已经走向悲惨一面,苹果成为反面案例,丢掉了灵魂。听起来一家公司要增长,就必然会有妥协,乔布斯不这样认为:“我一生从未相信这点,从未,从未。”

推出iBook:微软戴尔CEO不喜欢PC

2000年,乔布斯成为苹果正式CEO,引领苹果前进,成为全球市值最高公司。

在发布新品时,我有幸获得前排座位,有时能提前获得详情。在会后,我有时会与乔布斯交谈。乔布斯不喜欢“表演者”的表述,但他的确是出色的表演家。

1999年7月,我再度到访苹果,又是同样的会议室,苹果准备发布第一款iBook。与会的有苹果设计主管乔纳桑·艾维(Jonathan Ive)和营销副总裁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会上预排了乔布斯的演讲,这份演讲数天后正式采用。开始时,乔布斯谈及苹果的复兴,然后展示产品,并突出其设计之优秀。乔布斯说:“不必用暗色来展示‘酷’风格。”他打开笔记本,介绍说:“里面东西多多。先去苹果网站看看。”不过电脑未联网,乔布斯说:“注意到了没?是的。”因为苹果引入Wi-Fi,这是首次,当时Wi-Fi前景并不明朗。乔布斯展示了网页,然后播放了《007》电影。

乔布斯说:“拿起来,走,出去逛逛。”他拿起iBook,边走边说:“这正是我们首次进入Wi-Fi领域的理由,看看我们现在做的就不言自明了。”

乔布斯围着桌子跳舞,而乔纳桑·艾维(Jonathan Ive)和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呼应。

乔布斯谈及团队,还攻击了对手,不过不让我纪录。他还批评了微软的战略,认为微软太以销售为战略。2002年,乔布斯说:“鲍尔默(Steve Ballmer,现任微软CEO)喜欢PC吗?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喜欢PC吗?不喜欢,他们并不喜欢自己的的东西,我们才喜欢。”

鲜为人知的片段

以下是乔布斯一生中少见的一些片段,乔布斯在这些时候展现了他感性的一面。

1997年7月的采访中,我问乔布斯,是否看过TNT公司出品的一部纪录片《硅谷海盗》,这部记录片主要讲叙他与比尔·盖茨之间的关系。乔布斯表示,在记录片播出第一晚,自己就和家人、朋友一起收看了。他说:“我记得,那一晚,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和他的朋友来到我家,我们一起观看了这部纪录片。第二天,我走进苹果时,所有人都在看着我,希望知道我在想什么。这是片子粗鲁、气量狭小,不过作为一个演员,诺亚·威尔(Noah Wyle)非常出色,他对我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包括我的做事方式和行为习惯。所以,我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出色的完成了工作。这部片子很糟糕,但这就是人生。”

2004年1月。每次参加完Macworld展会,乔布斯都会接受媒体采访。一天中最后的一次采访,往往风险最高,但也可能收获最大。如果乔布斯感到疲倦,你可能只有短短几分钟时间提问。不过,如果他感觉不错,那么你可能会有更多的时间。大多数情况下,他会坐在凳子上,喝着茶,面前放着苹果最新的产品。他会说:“这难道不是很好么?其他公司可做不出这么棒的东西来。”

在本次Macworld展会上,乔布斯发布了音乐编辑软件GarageBand。不过,我希望和乔布斯讨论一下其他东西,即当月到来的Macintosh电脑20周年纪念日。我问乔布斯,20年前推出Macintosh电脑时,是否能预见到他所说的“非常出色”的计算机,会发展成当前的模样。乔布斯说:“我将会被彻底震惊。以前,Mac电脑一次只运行一个程序,这是一个工具,它可以是锄头、铲子或者是螺丝刀。现在,Mac电脑更像是一个360度全方位包围的环境。我们那时候甚至没有电子邮件,而现在则无所不有。现在,Mac电脑就是我们的通讯工具、电子邮件工具、音乐工具,以及关于我的一切。我和家人一起,去苹果开会,我开车、吃饭、使用电脑。这就是我的生活。”

2003年10月。我总是非常期待乔布斯推出新款iPod。每一次展示活动结束后,乔布斯在后台会将所有iPod排列在一起,就像是蒂凡尼柜台中展示的订婚戒指一样。乔布斯会告诉你,他最喜欢哪一种颜色。乔布斯在这个下午发布了最新的iPod软件,并在演示时使用了非常独特的音乐。我问乔布斯,怎么没像以前一样,选择鲍勃·迪伦(Bob Dylan)或Grateful Dead乐队的音乐,而是选择了约翰·卡什(Johnny Cash)演绎的甲壳虫乐队的《In My Life》。乔布斯表示,他使用这首音乐是为了向刚刚去世的卡什致敬。

乔布斯说:“《In My Life》是卡什最后制作的唱片之一。当他去世时,我参加了追悼会,看到了他所有的遗物。这非常令人动容。你可以想象他向妻子演唱这些歌曲。在这个快节奏音乐占主流的时代,放慢下来,聆听这样的音乐很好。”卡什的歌词中唱到:“所有地方都有着自己的瞬间/与我仍记得的爱人和朋友一起/有人已经去世,有人仍然活着/在我的一生中,我爱他们所有人。”

就在这个月,乔布斯知道自己罹患了胰腺癌。

2004年7月。当我再次去加州库珀蒂诺市采访乔布斯时,我能感觉到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他的心头。采访中,我拿出用于录音的iPod时,乔布斯对我iPod上一个塑料外壳感到厌恶,要求我赶紧将这个外壳丢掉。他说:“不锈钢外壳的iPod会更漂亮,可能这就像我们。我明年就要50岁了,我就像一个伤痕累累的iPod。”

这样的说法当时看起来只是乔布斯自嘲的一个玩笑,不过当我知道随后发生的事情后,这令人心酸。就在采访结束几周后,乔布斯接受了癌症手术。

乔布斯生命的最后几年,我很少见到他。由于因病休假,乔布斯接受采访的次数也大大减少。我加入《连线》杂志后,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写作。在某些时候,我会给乔布斯发电子邮件,询问他是否有兴趣就某一话题在幕后发表看法。当他感兴趣时,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我联系,我们随后会进行很长的讨论。

今年早些时候,我在加州进行采访。乔布斯当时正在在休最后一次病假。我的朋友约翰·马科夫(John Markoff)写信给乔布斯,询问是否可以拜访他。这次拜访,不是为了采访,只是刚好路过时想和他聊聊。马科夫是《纽约时报》的科技记者,他对乔布斯的报道也有非常长的时间。乔布斯同意我们第二天见面。我们没有带任何录音器和笔记本,在轻松的氛围下进行了90分钟的谈话。

会面结束后,我感觉到,乔布斯知道对他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他会花时间与家人在一起,并尽一切可能为苹果做一些事情。这一切结束于2011年10月5日,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

在多年前,乔布斯曾解释,在“Think Different”广告中为什么要使用那样的画像。他当时说:“实际上,这是我工作中最美好的一部分。对于如何向其他人表达你的立场或价值所在,我们思考了很长的时间。如果你不是很了解某一个人,你可以问问他们,谁是你的英雄?’。通过了解他们心目中的英雄,你可以很好的了解一些人。”

如果苹果再次开展这一营销活动,那么我知道谁是我的英雄。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