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最新资讯 > 正文

寻找呼吸的能量 SecondLife及其追随者的伦理学困境

2008-07-03 14:43 · 稿源:中国站长站

上一篇谈到,SecondLife几乎就是《黑客帝国》中Matrix矩阵的雏形,或者叫Matrix1.0。在我看来,SecondLife及其追随者们衍生出一个伦理学困境。

根据马克斯·韦伯对于现代化经验的论断,现代性的诞生标志着旧式手工业和新型工商企业的分离,标志着决策者被抛入了一个绝望的两难境地。那么相应的,我们应该有理由质疑:后现代性的成熟是否标志着现实与认知的分离?认知是否可以不再来源于我们熟知的真实世界,而是可以源于一个或多个杜撰的莫须有的世界。

SecondLife们的创造者成为了后现代网络生活的开拓者,因为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们坚持认为个性化是最好的方针。但是,如果客观和全局地看这个局面,我们会发现:游戏中个体的存在从来就不是完全可靠的;事实是:个体的判断来源于秩序的守护者和代言人,当规则被作为虚拟社会的秩序和知识被提供给参与者的时候,没有谁能够确定是否可以坚定不移地相信它们。因为这个权威的声音并不基于共同体的需求和经验积累,而是基于直接的投资利益和商业利益。在游戏当中,无论怎样隐藏,或者向后台进行弱化和掩埋,规则本身都具有无可辩解的先验性,因此规则的制定者在游戏当中始终扮演上帝的角色,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这是一种危险的伦理困境。就象费尔巴哈说的那样:“人们更愿意用符号代替事物的所指,用复制代替原创、用幻想代替真实、用表象代替本质。幻觉一旦是神圣的,真理就会被亵渎”。

大多数情形下,选择做什么、怎么做,仅仅是我们自己的事。我们的潜意识会固执地寻求牢固的、值得信赖的规则,这种规则将确保一旦我们听从它,我们肯定将是正确的。当影像确定地掩盖了真实的时候,我们的生活就不再是直接可控的了。这个虚幻的共同体蕴含着一种社会关联形式,个体在这种新型的复杂社会关联形式下,所有的词汇和对世界的概貌均来自于这个共同体,我们根据是否明显符合或不符合这个共同体的要求来描绘、形容其他个体,并在这个要求下与其他个体进行交互。

这种方式虽然使个体进入到更高和更强的科学抽象概念领域,但也使个体忘记了自己真正地在和用这种方式设计出的环境互相影响。即使这只是一个游戏或者幻想。技术的发展升级只不过将我们诱惑到对这个共同体更深层次的依赖上,没有谁可以帮助我们摆脱这种忘我的处境、引导我们离开这种交互作用,去行使权力、职责和民主,引导我们回到实实在在的现实生活。

我们和这个创造出来的共同体社会之间,唯一可靠的关系就是顺从和一致,这个关系既是人工的和杜撰的、又是抽象的与不稳定的,它不同于我们对创造性和生活行为的真实需要。需求和供给都是人为的,在这个共同体的装置和生产线上不断制造出需求的同时,它也制造出一个幻想的自我实现和快乐的世界体验。

这个共同体社会强行代表了具体的事件和我们与其他人的联系,它暗示了我们从本质上说不再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理论背景。呼吸和心跳都不再必需,呼吸的能量和血液的流动都仅仅是一个锦上添花的程序而已。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