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风险沼泽--后现代IT科技的风险物理

2008-07-03 14:23 稿源:中国站长站  0条评论

从诺顿、卡巴的误杀事件,我联想到Motorola陨落的铱星。几起看似没有联系的技术事件,我感受到一种引发技术风险的相似社会物理。

前现代社会前的灾难有一个特点:无论这些灾难有多大规模、多么惨烈,也只是来自外部力量对人类的 "命运的打击",可以归责于上帝的惩罚;这种惩罚,在各种文化的历史中,几乎都是异教的罪孽,所以无论世界上哪一种宗教,大多以驱逐或者消灭异教为不二原则;最温和的也不过非暴力而已。到了现代社会,大工业大开发带来人类对自然的无节制索取,上帝的惩戒更加频繁。到了今天,后现代科学,准确说是祛魅的科学,带给IT企业一个无神论的头脑;对于他们来说,技术、财务都是可以准确地进行预知和推断的,唯一不能准确把握的,只有市场;那么市场,就是它们的上帝。当它们过于沉醉于追求市场,过多地奢求上帝的赐予的时候,惩戒必将悄然降临在它们头上。

不是遭遇风险和受到损害的用户数量,而是遇险和受损的社会特征--公司竞争的排他性,导致了单纯的技术灾难成为一个社会问题。铱星计划的失败在一定程度上成全了NOKIA今天的地位,同时我们却也失去了进入全球卫星通讯时代的门票。诺顿、卡巴的问题可能不仅仅是病毒与反病毒产业的问题,而是全社会的技术道德的问题。

在这样的惩戒到来的时刻,社会是否应当为之负责?市场是上帝,所以市场是免责的;那么除了企业,科学界、金融界、舆论界是否应当为之负责?也许,无神论的斗蓬遮住了科学家的第三只手,而上帝侍者的身份恰好掩盖了资本的唯利是图。

人类为抗击风险做了不断的努力,从大航海时代开始的保险业如今几乎涵盖了社会的各个方面,从汽车到旅行,从福利到投资。但是,IT新技术的蓬勃发展彻底将保险业甩在了后面。有哪家保险公司能为网络海啸般的病毒发作保险,又有哪家保险公司能为虚拟财产的损失保险?没有保险,风险就随时可能降临,并且没有补救的方法。一个病毒或这一次误杀,能崩溃掉的不仅是一台计算机,它甚至能崩溃掉一个网络、一个公司,甚至一个产业。

也许,后现代科技本身就是风险科技。每个企业,每个网络生活的参与者,都是风险漩涡的滋生源;现在,不仅中国的一只蝴蝶振翅可以引起太平洋的飓风,甚至一只南非的蚂蚁发烧都可能引起格陵兰的古老冰层融化。开放社会所带来的创新的速度已经是人类不可控的力量,而网络的发展导致的信息泛滥使得真正的思想创新湮没在无边际的信息海洋中。下一次启蒙的航船尚未出港,面前的知识大洋却已经成倍扩大,这处境使得我们翘首以盼的后现代彼岸变得越来越遥遥无期。

一次误杀事件可以引起操作系统的崩溃;那么若干年之后,标榜自己融合了财富引擎的SecondLife,它的一个更新版Bug会不会引起财金运行的崩溃?如果真的发生了,我想这一定与它将自己视作上帝的替代者有必然的关系。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