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智能手机最新资讯 > 正文

我卖手机的这一年:从日赚1万到日赚1000

2021-01-28 08:49 · 稿源:Wise财经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Wise财经(ID:onecaijing),撰文 / 张楠,编辑 / 李幼薇,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还有两周,我们即将迎来农历新年。有的人翘首以盼,有的人却不想回家。

疫情的再次来袭,阻挡了一些人回家的脚步,也阻挡了一些人在生意上的盈利。生意惨淡意味着他们全年的收入减半,甚至亏本,而其中更多的人则期盼在2021年能够保本经营。

5g,移动互联网,5G手机

2020年,中国国产手机销售呈现两极分化,即在高端机由华为主导,中低端机由小米主导,而OV则陷入两难境地,在中高端市场来回徘徊。另外,在国际品牌手机的销售上,三星的销售量有所提升,苹果依然保持着强劲销售态势。

在这其中,华为以Mate40系列为主要发力点,小米以小米11和小米10为主要发力点,OPPO以Reno系列(子品牌为Realme系列)做为主要发力点,vivo则以X系列(子品牌为iQOO系列)为主要发力点。

1月,中国信通院发布2020年12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报告显示,去年12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2659.5万部,同比下降12.6%;1-12月,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累计2.70亿部,同比下降23.5%,占同期手机出货量的87.5%;上市新机型累计413款,同比下降18.7%,占同期手机上市新机型数量的89.4%。

中国信通院报告显示,2020年12月,国内市场5G手机出货量1820.0万部,占同期手机出货量的68.4%;上市新机型19款,占同期手机上市新机型数量的42.2%。从去年1月至12月,国内市场5G手机累计出货量1.63亿部、上市新机型累计218款,占比分别为52.9%和47.2%。

虽然中国国产手机出货总体呈现下降趋势,但在5G终端的出货趋势上在不断提升,甚至已经开始挤占纯4G手机的市占率。

在这些销售数字的背后,离不开每个手机销售从业者,更离不开这些经销商们夜以继日的打拼与推销。「Wise财经」在春节前特别推出《我卖手机的这一年》专题报道,让这些奋斗在一线的从业者们讲讲他们一年来的辛酸往事,我们也可通过他们的讲述,了解2020年中国国产手机整体的销售趋势和变革。

去年今年都被封,我要“疯了”

常禹 |32岁 石家庄太和电子城摊主

这是第二次被封了。

从去年初疫情开始太和电子城就被封了,那时在村子里整整待了2个月,那时在库房里压了将近200台手机,基本都是二手机,还有100多台新机,全是iPhone,一共300多台。

手机维修

每年的春节都是二手机和新机涨价的时间段,所以一般我会趁年前市场价格便宜时囤一些手机留着春节卖,但去年的疫情简直非常突然,我才往家里拿了总量的三分之一,结果市场管理部就通知大家市场已经开始封闭了,谁都不能进去,也不能进去拿货。

因为往常,春节市场会关门,机器都会从市场的库房转移到我家里,有客户买就直接通过快递发货。一下市场被封我们都很措手不及。新机还好些,尤其二手的机器几乎是每天一个价格,那段时间手里的机器销售的差不多了,只能去同行那里调货,眼看着自己的机器没法卖。

太心疼了。我到市场可以上班了才回到库房统计了一下,还剩下100多台二手机,大多是iPhone11系列、iPhone X系列、iPhone8系列,一台最多的亏了400多,总体算下来亏了得有4万多块钱,我这算少的了,我一个朋友一下亏了10万。

今年总体来说,没赚什么钱,都在填窟窿,很多人觉得一台手机怎么也能赚千八百,但实际这个利润太小了,二手机一台好些的话能赚个200-300,新机现在基本也就是50-100块钱的利润,这还是苹果,如果是安卓机的二手价格起伏更大,一台亏800都有可能。

我基本不做安卓机,都是iPhone,因为价格波动比较小,并且型号不像安卓那么乱,但据说今年最赚钱的机器是华为Mete40系列,因为缺货嘛,所以大家都在炒。我没炒,太难抢了。

总的来说,今年iPhone卖的最多的是11,从10月12系列发售后,卖的最好的是12/12Pro的新机,二手主要集中在iPhone11和11Pro。

今年初,石家庄来了第二次疫情,电子城又整体封闭了,我们村子也被封了,现在只能在家里宅着,也不让发快递。好不容易窟窿填的差不多有盈利了,现在看来又得接着亏了,我觉得起码得春节后才能恢复,真的快疯了。

炒华为赚得比炒股票多

周其 |35岁 深圳远望数码城摊主

去年疫情要说没影响那是不可能的,但对我来说影响并不太大。我这个档口主要是做全新机批发的,苹果、华为、OV都有,小米也有不太多,他们主要集中在北方地区的会多些。

去年年初疫情整个市场也都关了,但好在我主要的库房在旁边的居民区里,所以货物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还是能正常卖的。那时也赶上了春节,来采购手机的企业和个人客户非常多,利润差不多能有二十多万吧,因为我走的货多、品类多,一台电脑对公司的话利润就能有一两千,如果对同行那利润很小了。

在疫情很严重的时候我们就是通过微信群,通过朋友圈来卖货,因为都是圈里的嘛,所以下单的需求并不会因为疫情而减少,因为当时快递是可以正常发的,只是麻烦些,要到小区门口发。

说实话,这一年下来,赚的钱大多是炒华为来的,也有赔的,手机没怎么赔,都赔到股票上了,但总的来说还是赚的。

整个华强北没有不炒华为的,几乎每一家都在炒,只是多少的问题。从去年华为被制裁断供后价格开始一路上涨,这个趋势要比股票好玩的多,股票有绿的时候(下跌),华为一路红灯(上涨)。

最值钱的是Mate XS折叠屏,其次是Mate40Pro+,基本这两个是能过万的,一台1000多的利润不是问题,这还是少说,多的话能到3000块钱,你说你股票都不能保证一天能挣这么多,主要是稳赚不赔。

后来我干脆就不炒股了,就炒华为这几款机器。我告诉你也没事,我们有专门的人来抢购,手动的用软件都有,但现在华为升级了系统,一个地址不能下太多了,否则就直接取消订单。当然,现在的利润没有年底那么高了,但也可观。

苹果和华为的平板去年销量是很不错的,因为老师都让孩子上网课,有时候在平板上听课或者查资料,所以很多人都来买,我们都卖断货了,但买的人还是很多,有的人说我加钱买行不行,我说不是加钱的问题,是缺货。

算下来,去年炒华为赚了大概五六万,很少了,有的同行赚的几十万比我们多很多,不过炒这个确实比股票强。总的来说,去年利润不错,总体销售四平八稳吧,没什么其它特别的。

OV高端销量一般,多集中于中低端

崔洪波 |38岁 河南郑州手机经销商

我的店主要是卖OV(OPPO和vivo)的产品,去年总体销量还算说得过去。OPPO在Reno4上总算回归了一大部分客户,但它们的高端机卖的实在不好,很惨。

虽然Find系列一台利润能在900元左右,但刚上市6999的价格买的人少之又少,大家都说这个价格我还不如去买华为或者苹果,消费者心理很多时候你想的预期很好,但不是那么回事。

到年中时Find系列降到了5999,我们拿货的话大概5000元左右,官方宣布降价后销售量有所提升,但不多,因为一旦前期开售时抓不住消费者后期在想让他去买就很难,因为他们已经选择了其它产品。我觉得OPPO在高端机上的定价很失败,而且OPPO的现状是大家不愿意花高价去买你的高端机,像Reno系列卖得就很好,均价才3000左右。虽然官方没有明确说必须搭配赠品,但有时我们为了能够多销出去,就会自己搭售赠品,这样算下来利润其实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

vivo这边其实也还是主要集中在中端机,定价策略比OPPO要好些,所以买的人要比OPPO多,但也主要集中在中端机,像NEX这种高端机销量也并不是很好,X系列和Y系列卖得最好,并且利润也很可观。像我这种在市里的门店每天基本能走个五六十台,县里的就要少一些,一天最多十多台,少的话基本就是个位数。

疫情对我们来说打击有但还好,因为我们这种是独立门店,比那种大型市场要好,虽然说关店了,但拿个货什么的还是比较方便的。

去年疫情严重的时候我们也是通过微信群来卖产品,尤其那时3月刚发售Find系列,基本是通过微信发布首销信息,和客户沟通预定事宜。今年河南的疫情还好,没有太严重,但我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来过春节。

缺货到坐地起价,平板晚上就要

卢涛 |32岁 深圳通天地通讯城摊主

现在想想去年疫情真是困难的一段时期,尤其对二手市场来说,太难了。

我在通天地做了十年二手机了,从苹果一代开始就做,是不是翻新机修没修过我用手一摸,拆开一看就知道了。这里档口不会出现同行坑同行的,除非是外来卖货的人,因为档口一提大家都认识,你有假大家都知道就不找你拿货了呗。

去年疫情二手iPhone缺货非常厉害,因为香港封关了,封关就意味着国外流通的二手机进不来,尤其是美版、欧版,价格一夜间涨了200-300,你都不敢相信,等到第二天下午又涨了50-100,而且又有很多国内的客户要这种美版的机器,因为价格便宜,使用功能与国行无异。

那时候最抢手的是iPhone X、XS、11这些机器,11涨价厉害程度都快追上新机的价格了,我甚至直接跟客户说你直接拿新机好了。除了手机,二手平板也是去年最缺货的,因为学生都上网课,有的家长就直接拿二手的用,因为便宜。

我有一个客户就是因为儿子第二天要上网课,但家里电脑坏了又没法修,直接给我打电话说你找台平板给我,今天晚上就要,那时已经下午5点多了,我这里的二手平板本身就没有多少,而且正处于市场都关门的状态,我只能在微信群里找同行要货,好在有货直接闪送走了。

无论什么品牌的平板那时候都值钱,因为大家都要用,我统计了一下光3月的平板销量都能有我过去一个季度的销量了,真的是供不应求。家长那种急切的话语你有时真想飞过去给他送货。

我还是相信疫情早晚都会过去的,我们的生活也会恢复正常。去年总的来说赚了一些,希望今年能过个好年吧。

连续两年在京过年,卖手机越来越难

姚东海 |35岁 北京中关村科贸摊主

今年石家庄这情况肯定是回不去了,我已经两年在北京过年了,去年赶上了疫情,今年又赶上了。

去年相当于打个平手吧,赔了也赚了。这几年北京在整顿这些市场,我从海龙跑到鼎好,再跑到e世界,最后跑到科贸。可以说我从中关村这个地方转了一大圈,有时候想想就跟人生差不多。

十年前是中关村最鼎盛的时期,但谁能想十年后辉煌不在了,当时跟我一起做手机生意的朋友一多半都回了老家,北京的手机市场真的越来越难做了,竞争者多价格透明,有时候卖台手机搭上闪送费只能挣五六十块钱,这在以前起码得有四五百的利润。

我是属于哪个挣钱做哪个,原先卖苹果iPhone4的时候挣了得有20多万,后来自己也做过手机维修挣了不少钱,回想一下基本都是苹果带给我的利润,但现在苹果的利润已经没那么高了,被华为取代了。

一台华为保时捷可以加5000块钱卖,我们最初都感到很惊讶,国产手机什么时候加这么多钱了?那都是两三年前的事了,到现在Mate40系列跟当年差不多了,当年因为缺货所以贵,现在还是因为缺货。

苹果、三星、华为我都做过,小米OV一个是利润太少,另一个是OV机器对于串货管控太严,基本没做过。但现在华为也开始严了,很多外省市的货源都不能发北京,查出来就罚款。量上还好,零零散散的一天好的话能卖个二三十台,不好的话不到十台。

去年北京的疫情总体还好,我把货都搬到了在北京的住处来卖,有时候自己开车去送货,或者叫快递和闪送,不方便的是需要把货运到到小区门口,我住的小区也有很多人成为了我的客户。

总的来说,2020年喜忧参半的一年吧,其实我的压力也很大,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要是在挣不到什么钱真的觉得自己比较失败,不过说实话,现在做手机生意不比十年以前了,以前一天可以赚1万,现在一天最差只能赚1000,利润越来越小,同行越来越多。

总结

这是属于基层手机人的一面,我们能够从他们的言语中感受出不易与艰辛,更能感受出他们对于中国手机行业的观察与看法。

在这五位受访者中,平均年龄34岁,在生意场上他们或许更注重每一分利润,因为这关系到背后的每个家庭,任何人都想给予家人最好的关爱,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选择背井离乡到异地闯荡。

在你生活的背后总有人替你负重前行,而在每家手机厂商的背后也正是有他们,织起了一张张销售大网,把最前沿的科技产品带到我们身旁。

征途漫漫,唯有奋斗。

注:常禹、周其、崔洪波、卢涛、姚东海均为化名。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