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up主最新资讯 > 正文

那些在2020裸辞做up主的年轻人

2021-01-04 09:56 · 稿源:蓝鲸浑水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蓝鲸浑水(ID:hunwatermedia),作者:路畅 刘飞杨 李哲宇,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回顾2020年,在视频领域,B站的“出圈”吸引了所有内容创作者的注意。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加入B站内容的大潮之中,甚至有人裸辞之后孤注一掷,以up主为全职职业。 由浑水发布的《2020哔哩哔哩流量生态白皮书》显示,B站创作者以熟悉内容传播规律的专业人士为主,42%的up主都曾有媒体、自媒体、新媒体等行业经历。 《我从字节跳动离职,来b站做一个小up》,播放量136万,点赞9.8万。

B站

《裸辞8个月,90后被失业折磨到崩溃!》,播放量81万,点赞9035。

《失业135天,我是如何养活自己的?》,播放量79万,点赞1.6万。

裸辞、焦虑、失业、逃离一线城市……

在B站上,诸多讲述自己裸辞经历的视频都获得不凡的数据表现,这些up主裸辞之后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全职做up主,真的可以养活自己吗?有没有up主做不成绩,重回职场再就业的?

带着这些问题,浑水和裸辞的up主聊了聊。

 从被裁员的产品经理到十万粉up主 

up主:小王养成日记

裸辞作品:《被裁90后自述:从希望之星到走人只用了51天》

播放量:87.5万

“我觉得我是天生适合做自媒体的。”小王笑着说;作为一个粉丝数量已超过十万的B站UP主,从被炒鱿鱼到在平台上小有名气,小王用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完成了这个华丽转身。

“我很久以前就有做自媒体的想法了。”小王告诉记者;但囿于工作生活的压力,这个想法被束之高阁,一拖再拖。直到2019年末的裁员潮,小王成为了被裁掉的一员。

图片

(小王在视频中展示公司发给离职员工的纪念奖杯)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觉得这句话特别能表达我对那次裁员潮的感受。”失去工作反而给了小王开启另一种生活的可能。

在最初从事自媒体工作时,小王也只是抱着兼职、试水的想法;甚至在2020年3月又找了一份产品经理的工作。然而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招募小王进入公司的经理辞职离开了公司。“就相当于我在这家公司职场发展的这条路断了。”小王说。

在电影剧本写作中有个术语叫“lock in”,大意指一个推动主角不得不继续深入某种事务的外部力量。对于小王的UP主生涯而言,经理的出走,正是一种“lock in”;让小王在自媒体的道路上顺利前进。

抱着让自己简历更好看些的想法,小王没有选择立即辞职。直到上个月,小王的想法产生了变化。“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上呢?”小王说:“回头想想这还是对自己能力的不自信。”

“全职创作对于创作者而言最大的好处就是自由。”小王问记者:“你有没有读过赫拉利的《人类简史》?”

农耕文明的出现把人类束缚在了土地上,而后工业时代的表征正是把人逐渐从土地和工厂上解放出来;这正解放了人类的创造力。

小王在辞职一周后就拍出了一部视频——在一座山上拍人像的剪影。“我不是学拍摄出身的。”小王表示,这个灵感就从自己的脑子里自然而然地生长出来了;这样的体验在兼职做视频期间的罕有的。

“其实做自媒体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经历,要有口才,更要有话可讲。”小王告诉记者。经历了家道中落,上过贵族学校,跑过爱情长跑的小王,正是一个讲故事的好主体。

十万粉只是一个开端,小王告诉记者,自己接下来要在包括B站、视频号等不同平台上做矩阵号。

 前B站运营,裸辞后成为up主

up主:荔枝甜心啊

裸辞作品:《二本毕业,年薪几十万的工作,我说辞职就辞了!》

播放量:19.0万

已发布视频数量:1

“今年3月份,我成为了B站运营。而工作了9个月之后,我选择了裸辞。”

2017年毕业的荔枝曾是B站的运营人员,也是仅发布了一个视频的新人up主。在北京工作时,做过媒体实习生,也在酒店工作过,“当时4000块的工资到手少得可怜。”荔枝离开了北京,选择去了一家创业公司从事新媒体文案的工作。

“换了新方向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就从新媒体文案做到了市场部负责人。”很多人都会纠结,找工作是去大公司还是去创业公司拼一把,关于这点,荔枝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我当时没得选。之前实习的就是大公司,但是因为学历并没有成功留下。中间去了酒店工作之后,想要再去大公司也不太顺利,最后去了初创公司打拼。”

在初创公司打拼一段时间之后,几经波折,荔枝进了B站。在B站的时候,领导说想了解下影视创作的手法。荔枝本科是学广播电视编导的,把大学一学期的内容,“浓缩”成了200多页的ppt。这个ppt也成为了她后来辞职的一个导火索,这次对影视创作手法的整理,唤醒了她内心的热爱。“我在十一假期,认真想了去考戏剧艺术导演研究生。”

借助B站的平台,荔枝可以获得更加广泛的社交圈。荔枝曾受邀参加GQ所组织的晚宴,也是在这次晚宴上,让她开始有了辞职的想法。

“我幻想着和明星们坐一块儿聊天,但现实是:我坐在贵宾席上却像是明星旁边的助理,这样的场景似乎也经常发生在我的对话框、朋友圈点赞里。”

大平台的光芒,给予了她本不应该属于的位置,荔枝自认为本不应该出现在贵宾席,“但是因为别人给B站面子,领我坐了贵宾席,我坐在那里就会感觉到尴尬。”

“我想凭借着我个人的东西被别人认可,想去追我自己的梦。”

据荔枝介绍,高考时她参加艺考曾获得全国前十的好成绩,但却因为志愿填报失误与上戏失之交臂。对影视行业的热情,让她下定了辞职考研的决心。“我也想在进入职场后的第三年去闯一闯。”做up主是考研之余的尝试,目前只发了一个视频,转化了几千粉丝。

荔枝目前每个月需要负担在上海的房租、日常支出和成都的房贷、未来学费每月固定支出1万以上。关于未来,荔枝是这样计划的:很希望在B站分享的内容能够成功变现,增加点收入来源。

裸辞去做up主,靠做up主重返职场

up主:深漂少女图图

裸辞作品:《裸辞一个月,我被折磨到崩溃!》

播放量:61.1万

图图做新媒体已有几年经验,在2016年接触到短视频之后,从深圳回到老家湖南创业,尝试利用视频变现、销售老家的农产品。但那时并未成为up主,主要在公众号和今日头条上经营。

去年5月,图图发现她的自媒体变现道路走不通,东西卖不出去,整天呆在家里收入也不稳定,于是再次回到了深圳,重返职场从事用户运营。短短十几天的工作就已让她感到难以掌控个人生活,“长时间沉浸在维持用户上让我很疲乏,也更认识到我确实不适合这个职业。“

于是,她裸辞了。

2018年10月,图图在B站发布了第一个vlog视频。

从买设备到自己拍摄、摸索镜头语言、发布,自己一个人慢慢探索和学习制作视频的逻辑;从深圳到湖南再回到深圳,视频的背景一变再变;从刚开始的拍摄身边人的生活,再到聚焦自己,已经过去了四年。

而过去几年在短视频制作上的经验,和对视频创作的热爱,图图期冀能从事短视频制作相关的工作。

在深圳找工作的时候,也是令他倍感煎熬的一段时期。“深圳的夏天真的很热,一天内需要往返几个小时去面试。找工作的这段时间经历了几十场面试、五次搬家,不管艳阳还是暴雨,好像都在外面奔波着。用勺子挖上一大口西瓜,就是夏天最好的慰藉。 ”

通过做up主,尽管尚不能实现颇具规模的商业化,但意料之外的是,图图靠着做up主的收获,找到了一份内容领域的工作。在找工作时,与一位面试官的交流让图图获得了灵感,“我总得让别人看到我目前视频制作上的能力,而B站就是一个将它数据化的平台。”

图图说,自己不懂美妆、不懂穿搭,因此选定了求职过程和职场分享作为主要的选题来源。而做up主收获的1.4万粉丝、246.3万的播放量,也成为了她面试的敲门砖。目前,图图已找到一份自己尚且满意的工作。

裸辞做up主三个月:“我不做up主了”

裸辞做up主,并不都是尽如人意的。在B站上,也有很多播放量并不高的裸辞视频。

up主小雅(化名)的作品便是如此。

2020年初,小雅就辞去了本来从事的媒体工作。“在当时的背景之下,这个抉择是非常不容易的。”而在离职之后,小雅并没有急于寻找下一份工作,而是开始了她的视频创作,成为了一名B站up主。

搭着B站出圈的大潮踏入up主行列,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作为内容从业者,他们大多熟悉内容产业的商业链条和生产流程,小雅也是如此。

“从做第一个视频开始,我的目标就很明确:我做up主,就是为了商业化。”

对她来说,做up主并不是随便拍拍vlog,而是有定位、有策划、有选题方向、有潜在客户列表的一次“轻创业”,“我的账号从一开始内容就锁定了目前还没有太多人做,但是在其他平台又已成熟的垂直品类。只要方法正确并且坚持,商业化是迟早的事情。”

小雅发布的第一个视频,获得了四千多的播放量。对于这个数据,她感到非常的满意。“以前不玩B站,也不熟悉B站的社区文化。做的又是本来流量就小的垂类,这个数据很不错了。”

小雅对浑水介绍,这个垂类变现效率高,受众又很精准,如果播放量能稳定在这一水平,与同量级的其他品类up主比较,”商业化收入能比他们多几倍。“

正当小雅对自己的视频事业满心欢喜之时,事情正在起变化。“一个视频比一个视频播放低,最后一个视频只有67的播放量。”

截止至停更,小雅一共发布了6个视频,收获了173个粉丝。这一组数据对她创作热情的打击颇深,也因此放弃了up主这条道路。与那些涨粉顺利的up主不同的是,在三个月的创作之后,小雅再一次重返职场。

“做up火不起来,但生活总是要继续的,不打工又能怎么办呢?”

裸辞做up主,曾在短时间内成为B站选题的一股潮流。大家的结果不尽相同,但相同的是,都对B站创作报以热忱。

在2020年底的时候,我们发布了《2020哔哩哔哩流量生态白皮书》,其中有非常知名的头部出圈up主,如毕导、半佛仙人、敬汉卿、影视飓风等,也有在B站发布视频上百个,但粉丝数并不尽如人意的资深up主。

B站相比于其他内容平台来说,或许不是最好的变现平台,但很多up主在跟我们沟通时,提到最频繁的词就是”热爱“。他们并没有把当up主当成一门生意,而更像是一份视频版的人生日记本。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