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再就业

创业,互联网,媒体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刘言飞语(ID:liufeinotes),作者:刘言飞语,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跟大家分享几个打了码的真实故事,真实含量 70%。 

一年前,J 转运营岗的时候,我们都还是挺吃惊的。他已经是产品专家,做的项目也有前途,也是老员工,受器重。每一年半升一级,不出意外,三年后肯定能当上产品总监。 

去运营岗,那就得重新算资历了,能不能被新老板信任,也还未可知。

我找到 J 问他怎么想的。

“你不觉得,做产品挺没意思的吗?”J 很淡定地反问。 

我:“没意思?怎么说。” 

J:“咱们公司是做 O2O 产品的,大量的决策其实是运营在做决定,你没感知到吗?” 

我:“产品经理不也参与其中嘛。” 

J:“一个决策,话语权的话,运营大概占 80%,产品占 20%,这 20% 还得是死乞白赖要来的。人家运营怎么说产品和技术啊?不都是资源嘛。营销经费是资源,商务关系是资源,你们一个个产品经理,也是资源啊。对你们好声好气,是因为需要你们帮忙写文档。” 

我说:“你不也刚转运营,现在就一口一个‘你们产品经理’、‘我们运营’了。” 

J  没理我,接着他的话头说:“事业群的老板可都是直接管运营的。最终拍板的决策在哪,不还是在真正业务的老板手里。老板一直不认可产品经理存在的价值,对产品经理的人力成本太高的意见可是由来已久,要不是产品VP一直不松口,事业群的老板早就自己招人干了。对他们来说,写文档的人,不需要这么贵。” 

我:“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J 接着说:“你看,要么就换个视角说。产品经理以前的那些决定产品应该是什么样的功能,现在是谁做了?可不就是运营吗。电商、O2O这些交易平台,乘客怎么买东西,商家、司机怎么做供给,这不才是产品的本质吗?这些更本质的流程、模式和策略,可是在运营手里啊。” 

J 说完顿了一顿,又补了一句:“所以我觉得吧,转运营才是当了真的产品的经理。” 

G 去年在“在行”上约见我。 

他背景很不错,是 TOP4 的高校毕业。毕业的时候碰巧读了几本产品经理的书,决心要进入这个行业。 

下决心的时候实在太晚了,找不到实习,校招的时候就没有什么竞争力,没拿到什么像样的offer。 

去了一个创业小公司,结果半年多项目就黄了。这半年没学到什么,只能又找一个并不太靠谱的创业小公司,也没法学到什么东西。简直像多米诺骨牌,一次不顺利,次次不顺利。 

又过了一年,G 实在受不了,决心裸辞出来看机会。可是大部分岗位投了简历就石沉大海;有的给面试机会,跟面试官一聊,就特别露怯,讲不出太多东西。做的产品没多少用户,自己也没有太多想法。 

于是他约我,希望我能帮他看看简历,讲讲面试经验,以及还能怎样自我提升。

我先铺垫了一下产品经理的就业市场有多残酷。

“产品经理是无法脱离实践环境,去通过读书或者参加培训班提升的。当你在一个没什么用户和业务发展较慢的环境中,想要成长就真的很难。” 

“可以算笔账。每年想做产品经理的毕业生有多少?可能有几万甚至十几万。而适合产品经理成长的好环境有多少?你也知道每年 BAT、美团头条滴滴这些大厂不会招太多,把TOP100 的互联网公司所有产品岗位加起来,有 1000 就不错了。没进到这 1000 个岗位里的产品经理,大概率成长都非常慢,而且许多人得三五年后才意识得到。” 

“再看有工作经验的产品经理求职市场,甚至更加紧缩。产品经理的需求情况就是一个金字塔分布,越往上越难,但产品经理的数量却是矩形分布的,甚至是倒金字塔的,工作年限比较长的人更多。所以一旦在起跑线落下,想追上也就更难了。阿里已经不招 30 岁以下还不到P7 的人了;头条的不少新业务线也只看 90 后。” 

看他已经慌得一脸懵逼,我就转换话题,开始帮他提求职的建议,像怎么修改简历、准备自我介绍和找面试渠道。 

最后我跟他补充说:“找工作是个看缘分的事情,像我的这些建议也只能让你找到好工作的几率提升,并不能保证你能找到工作。所以你要做好一个兜底打算。比如 3 个月,还是找不到产品经理的工作,那就要做好准备去做别的工作。” 

他点点头就走了。我始终还是没好意思说,他找到好工作的概率也就是 10%,我的建议帮他能提升到 15% 就不错了。 市场还是太残酷了。

最近,他说已经听从家里的建议考上公务员了。 

3

T 已经做投资人三个月了。他为什么要从产品经理转行,之前提过一句,跟 J 有点像,说是觉得没意思。 

前阵子有次跟朋友们的聚会,我拉他单聊了一会儿,问他的考虑。 

T 说:“国内的产品经理概念都被炒作坏了。说是产品经理,其实大都是文档专员,要么就是项目协调员。外界以为在指点江山,实际上都在打下手。” 

我说:“哪有这么夸张。大多产品经理还是在做功能设计的吧。” 

T 说:“要设计一个功能成本也太高了。你也在大公司待过对吧,要扯多少皮、要费多少劲才能把功能做上去啊。我在阿里有个哥们 Y,他做了大半年的项目,最后老板一句话,给说死了,只好又重新做别的。还有,你记得在微信工作的 S 不?她的需求据说被龙哥卡了半年都还没上线呢,最近天天跟我哭诉。” 

我说:“那你为什么要去做投资人呢,有啥好的?” 

T 说:“做投资人吧,过瘾的是,可以更自由啊,不需要扯皮啊。我觉得这个创业者是XX,我TM就可以不理会他;我觉得这个产品方向有意思,我就可以自己研究,还可以投钱支持我认可的团队做出来。这多过瘾。在大公司,这价值感,也太弱了。” 

我说:“那你这是属于放飞自我的性格,确实不适合做产品经理啊,毕竟协作工种。” 

T 说:“说实话我见过的国内产品经理,90%的价值就是在协作上,真正在做决策创造产品价值的,太少了。都没机会啊。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面试原子弹,进来拧螺丝。” 

我说:“不能自己参与产品,不也会有遗憾吗?” 

T 说:“遗憾的话,确实会有。不过我在做产品经理之前,就决定了,我要做能通过‘对世界的认知和思考’来赚钱的事情。” 

“本来我以为产品经理是。后来发现,根本不是。” 

4

W 是一家中型公司的产品负责人,直接跟 CEO 汇报,薪资不低,工作悠闲,简直是我最羡慕的朋友。 

不久前他出差,我们约在星巴克。他风尘仆仆地,有些憔悴。 

我很奇怪。 

“你怎么啦。你工作状态不是应该挺舒适的嘛。” 

W 叹了口气:“我最近想出来创业。刚跟投资人聊完。”他又看了看表,“跟你聊 20 分钟,我又得去见下一个投资人了。” 

我很惊讶,说:“你这天仙般的日子,不过了?哪怕再待两年呢。” 

W 说:“再待两年啊,我就真的什么都不会,成废人了。” 

我:“你好歹是个产品总监啊,咋就什么都不会了呢。” 

W :“我问你,你说做 APP 这事儿,算是我们公司的核心价值吗?” 

我:“那,好像不算是。” 

W:“制定运营策略呢?比如,做营销活动,做会员成长。” 

我:“好像有点,但也不是核心的。” 

W:“我们公司的核心价值是啥?其实是在垂直领域的这些合作伙伴,他们不跟我们玩,我们怎么做都没用。这背后是啥?是我们老板牛逼,他有资源。” 

我:“这话是没错。但要你这么说,每个公司都有最关键的竞争力啊,不在这个竞争力范围内的,都别干了算了。” 

W:“也不是,有的公司,非核心岗位还是能锻炼成长的。我们公司呢,因为做得太垂直了,看似已经是行业第一了,却也没有太多用户,用户的商业价值也没探索清晰。又不像纯线上的平台,拿老用户随便做点儿创新,没啥边际成本。我们行业你也知道,做创新哪有那么简单,又需要资源又需要钱的。” 

我点了点头。 

W:“我怕的就是,这两年舒服了,等到两年后,我这些能力,根本没人需要。要说对我们行业的理解,我不如人家传统行业的;要说对互联网产品的经验,我这又有点粗糙。焦虑啊。” 

我:“那你怎么就想创业呢?找工作不也行吗。” 

W:“我们这行业太慢。我们公司已经是发展最快的了,我去别的公司有啥意思。况且产品经理这个工作,我觉得大体还是看老板信任,信任才能够有资源才能出活儿。你说我现在的title和薪资待遇,肯定要当团队leader,空降本来就有风险,我还这么贵,哈哈太够呛了,很少有人要我的。”

“所以啊,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吧。毕竟产品经理,不都有个自己做 CEO 的梦想嘛。” 

我:“那假如说,再遇到别的好机会呢?你会再去做产品经理吗?”

W 收起笑容,沉吟了一会儿,说:“你不觉得,产品经理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