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挖矿,一场惊心动魄的“金钱游戏”

2019-04-10 09:19 稿源:31QU公众号  0条评论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31QU(ID:blockchain31),作者:国锋,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波斯湾位于中东地区,被伊朗、伊拉克、科威特与沙特阿拉伯四国包围,这里蕴藏着全球最为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在这片区域,85%的电力来源于天然气。廉价的油气资源,外加政府的大力补助,让这片区域的电费极为便宜,而石油巨头伊朗的电费更是低至 4 分钱一度。

与国内普遍 3 毛左右的电费相比,伊朗的电力资源对耗电量巨大的比特币矿工而言,意味着巨大的吸引力。

于是,一批批“淘金者”,决定加入这场追逐廉价电力的冒险之旅。等在前方的除了诱人的财富,更有“突如其来”的惊心动魄。

在这个过程中有的矿机被没收,有人被矿场欺骗,有人被敲诈勒索.....而随着矿工逐渐关注伊朗电力,国内矿工的生存空间或许会因此而恶化。

文 / 国锋

 伊朗廉价电的“诱惑”

刘峰是国内第一批到伊朗寻找廉价电力的矿工。

2018 年 11 月份,比特币价格从 6000 多美金下跌到 3000 美金附近。从大跌前每天盈利 2 块,到大跌之后无法开机,刘峰矿场内两万多台T9 矿机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除非有更加便宜的电,否则这些用真金白银买到的矿机,将不得不面临“ 50 块一斤”被处理的命运。”刘峰说道,“以综合电费0. 4 元计算,当时T9 这型矿机即便超频,将算力从12.5T提高到14.5T,也很难盈利。”

阿巴斯港是伊朗最大的贸易港口,大量进出口货物在这里装卸,运抵内陆或者分往世界各地。

彼时, 11 月份的四川刚刚进入枯水期,廉价电力资源正在逐渐枯竭。

丰水期结束外加币价大跌,让整个挖矿举步维艰。就在不少矿工选择关机休息时,刘峰无意间得到“伊朗电费只要 4 分钱”的消息,这为刘峰的海外挖矿事业打开了一扇门。

“有朋友在伊朗一家中资国企工作, 2018 年他跟我提及过伊朗 4 分钱的电,当时惊呆了。”刘峰说道,“但几乎所有矿工的心态都是‘能在国内呆着就不会出国’,所以也就搁置了。”

如今,国内待不下去了,伊朗廉价的电力资源,给了他巨大的诱惑。

“以伊朗 4 分钱的电价,这款售价只要 400 块的二手T9,不仅能开机,一年之内还能创造 3000 多块的利润,”刘峰说道,“这是极大的诱惑。”

挖矿主要看电费,名不虚传。

至于伊朗电费为什么如此廉价,这与当地政策与丰富的油气资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伊朗,超过90%以上的电力都是通过清洁的天然气能源生产,作为波斯湾地区最大的石油天然气产出国,这里的天然气俯拾皆是,一立方天然气只折合几厘钱,几近免费。”刘峰说道。

同时,伊朗政策还对发电企业有着极为优渥的政策支持。

“如果有有人打算在伊朗投资发电厂,前五年政府完全免费提供天然气,这更降低了发电成本。”刘峰告诉31QU。

除此之外,伊朗人力、汽油、柴油等资源都相当廉价,这更加降低了发电成本。

“汽油只要 6 毛钱一升,柴油 4 毛钱一升。”刘峰说道,“人力资源相当于国内十五年前的水平,搞IT的大学生,一个月工资 2000 块人民币就相当高了。”

这在刘峰看来,简直是“挖矿天堂”。

但凡事都有两面性,“正是由于伊朗政府对电力资源的巨大补贴,伊朗政府也将比特币矿机这种高能耗电子设备列入海关禁运的 2000 种商品名单中。”

海关政策成为阻挡刘峰等急需廉价电力矿工的障碍,但这并没有阻挡刘峰决定携矿机出海的脚步。

 伊朗遇坑 

“在朋友介绍下,联系了国际贸易公司,通过水陆将第一批 3000 台T9 矿机运抵伊朗阿巴斯港口。”刘峰说道,“运到港口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报关了,这一关过不去,后面都不用说了。”

如何清关,成为所有想要进入伊朗的矿工必须面对的问题。

超频就是通过特殊技术,将矿机的额定算力提高15%-25%,但这会对矿机寿命造成严重影响。

“商贸公司一般的做法是将矿机改头换面,以电脑处理器的形式报关。”刘峰说道。

但这样做风险极高。

在不合规的情况下,一旦被查矿机就会被没收,而行走伊朗的矿工中间更是有一种传言:伊朗海关目前为止已经陆陆续续没收了至少 4 万台各种型号的加密货币矿机。

当然,刘峰的矿机在商贸公司的帮助下,顺利地通了关。

而通关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事实证明,最凶险的并不是波涛汹涌的海面,而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伊朗内陆。在伊朗挖矿内陆的刘峰,“遇坑无数”,损失巨大。

 “在朋友介绍下,我们谈妥了一家当地发电企业,谈妥的 6 分的电费,利润按照三七分成,”刘峰说道,“刨除运维成本之后,电厂三我七,这样其实利润还是挺大的。”

但是两个月后,电厂突然变了挂,要求把电费涨到 1 毛2,分成变成五五开。“在这种条件下挖矿,其实已经不怎么赚钱了”,无奈之下刘峰只好将矿机转手,着手寻找“更加靠谱”的机会。

这件事让刘峰认识到,“伊朗人容易变卦,见利忘义的事情也常见。”

刘峰的首次尝试以失败告终。

随后在 2019 年年初,他在朋友帮助下,找到了当地一家钢铁工厂,而钢铁行业本身就是用电大户,几千台矿机在这里所消耗的电力,与冶炼相比九牛之一毛。

他将第二批 3000 台T9 矿机运入伊朗境内。当然,以灰色清关方式进入伊朗,始终像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刘峰头上,让他无法安心。

而这一次遇“坑”,正是由清关问题直接引起。

“几千台矿机放在工厂内噪声本身就比较大,挖矿还不到一个月就被当地人给举报了,然后就被当地部门给扣押了。”刘峰说道。

在刘峰看来,在伊朗挖矿的矿工,几乎全部存在合规性问题。这些依靠“人背马托”、“蚂蚁搬家”等方式进入伊朗的小矿工们,又会遇到哪些类似惊心动魄的时刻?他们又会如何规避清关,拿到廉价电力?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