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大佬说 | 公链正处于哀鸿遍野的下行通道中,但新的一年会有想象不到的东西出现

2019-01-02 11:33 稿源:Odaily星球日报  0条评论

区块链5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编者按:本文来自 36 氪战略合作区块链媒体“Odaily星球日报”(公众号ID:o-daily,APP下载)

文 | 齐明,郝方舟

编辑 | 郝方舟

编者按:新一年的钟声刚刚敲响,属于 2019 的喧嚣、疯狂、奇迹、感动正在开启。

2018,作为区块链行业媒体,Odaily星球日报既陪伴了区块链行业疯狂的从零到一,也见证了非理性繁荣的泡沫破裂。有人感叹,这短暂却精彩的时代片段,再也无法被复制了。因此,我们希望记录下那些行业亲历者、开拓者的真实声音,为行业的探索者、守望者指引前路。

《2019 大佬说》是 Odaily星球日报推出的区块链访谈栏目,我们采访了 50 余位区块链行业引领者,将访谈精华整理沉淀为系列文章。

参考互联网发展史,我们就知道在早期的底层操作系统赛道占位意味着什么。同样,自区块链技术进入成长期,作为底层基础设施的公链成为了竞争激烈的领域。

2018 年是第一代公链诞生十周年,也被很多人称为“公链元年”。一批要带领区块链进入“3.0 时代”的公链,视 TPS 为“区块链 2.0”最大的痛点。分片、Plasma、Casper 以及各种共识机制,排列组合出不同的扩容方案,试图求出突破“不可能三角”的最优解。也有团队尝试从业务场景的真实需求反推技术的进化方向,调整底层网络架构(比如搭载 Layer 2)。更有人质疑现在的公链是否已走上错误的道路,认为区块链本身并非为通用计算设计,没必要万事都对标互联网。

无论剑指何方,今年我们的确见证了不少公链(在资本的加持下)上线测试网、主网,运营开发者与用户社区,并大力构建生态。不过,在公链数量多于开发者,以及数字货币踏入“长熊”的窘境下,造血能力弱的公链进行了一轮大洗牌。

所幸,市场上依然不乏现金流和技术能力过硬的少数公链团队,将熊市视为超车的机会,为下一波机会来临蛰伏准备。

近日,Odaily星球日报再次邀请到星云链(Nebulas)创始人徐义吉、本体(Ontology)创始人李俊、Zilliqa CEO 董心书、QuarkChain 创始人周期、Nervos 联合创始人吕国宁、aelf 创始人马昊伯、火币中国 CEO 袁煜明,用五问五答盘点公链过去这一年、展望未来的风貌。以下为整理编辑后的问答精华,enjoy~

Q1. 2018 年,“公链界”让您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什么?这件事对人们认知区块链产生了哪些影响?

李俊: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底,公链项目从万马奔腾到头部显现,今年主网真正上线而且运营不错的公链很少。

本来我以为公链项目万马奔腾的情况会延续两到三年,但因为熊市来得很突然,所以公链的淘汰进度加快了。不过,目前还只是公链这场马拉松的开头。

董心书:2018 年是公链得到广泛关注的一年,不过公链不是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全部,公链在区块链中的角色会从目前的焦点演变为后面的促进整个行业发展的作用。

周期:新的共识层出不穷,以及如何改造传统共识适用到区块链上。

吕国宁:今年对“公链届”影响最大最深远的是市场环境。2017 年区块链概念和市场火爆,吸引到相当一大批的来自传统 IT 领域和互联网领域的开发者的关注。区块链技术活动、话题、培训火爆。但从 2018 年下半年开始,我们明显观察到技术热度不断下降,甚至近期非常重要的技术进展,都不再像之前那样被广泛关注。

区块链技术发展跟市场环境直接相关,是这个行业的特点。我们认为行业的高速发展,离不开繁荣的开发者社区,以及大量的潜在开发者愿意转到区块链技术领域。由于市场因素,让很多在区块链初创团队选择退出,让之前关注并寻找机会参与进来的团队打消念头,这些都是此刻普遍的现状。

马昊伯:自 2013、2014 年后,VC 在 2017、2018 年重新关注区块链,一些有影响力的人也开始在关注区块链。

袁煜明:以 EOS 为代表的公链,TPS 突破千位量级后,出现了数据量的暴增,然而大量的数据来自于简单的游戏,并未出现预想中的大面积实用应用落地。

这个事件引发了我对公链真正使用价值的思考。可以做一个近似的假设:以往我们用 Visa 的中心化服务器去记录每一笔交易,为了实现“去中心化”,参考 EOS 的模式我们需要至少 21 个同等服务器去做同一件事情,那么花费的成本也可近似类比成以前的 21 倍,这样对所记录的数据价值要求就会非常高,大量的简单游戏过程数据是没有这样的价值的,等于我们付出了高价值却得到低价值的结果,这样的性价比是非常不合理的。

简而言之,区块链技术的使用对记录数据价值也应该是分层的,不同的层级对应的数据价值不同。大家目前过于关注技术实现或者突破,却忽略了不同定位的区块链对不同价值数据的适用场景分类,如公链上记录的数据价值应该是最高的,有最高级的去中心化需求和价值;联盟链上的次之,更多是联盟间需要公证的数据;私链上基本上可以等同于传统的中心化服务器,以信用做背书,技术上融入区块链技术即可。

Q2. 对比互联网发展史,您觉得公链在区块链世界扮演的角色是什么?现在处于什么样的阶段?

徐义吉:区块链的 2018 和比特币价格一样,经历了一个春夏秋冬,春夏很短,秋冬很长。整个行业也从狂热到冷静,从膨胀到收缩。

李俊:公链在区块链世界中扮演的是中流砥柱的角色。联盟链可以满足局部范围、局部阶段的需求,但最终还是会过渡到公链。

董心书:历史不会重复,但是会惊人地相似。公链是区块链世界的基础设施,不过目前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周期:公链是个底层架构,类似于互联网的 TCP/IP 协议。目前区块链处于早期,公链的迭代速度很快。区块链的发展之所以这么快,是因为两点:区块链和价值直接产生关系;大家都认为区块链行业会产生头部效应。

吕国宁:区块链和互联网有边界,但也互现打通,互为补充和竞争关系。

回到 5 年前,甚至更早,区块链和其生态都不存在。比特币流行后,我们开始探索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和分布式账本的潜力。以太坊流行后,我们开始思考基于智能合约的去中心化应用能给我们带来一个怎样的繁荣生态。

从比特币、以太坊,到 EOS,我们看到的是人们在互联网之外,开拓出了一个新的、之前不存在的疆域,就像发现了新大陆。这个疆域的边界在什么地方还需要继续探索。这个疆域能建立的商业生态还在早期但潜力巨大。所以区块链新领域和互联网一定是互相打通,互为补充和竞争的关系。在这个新领域,会诞生新的商业模式、新的产品、新的价值,去跟互联网竞争,同时也会刺激互联网环境加速进化。

马昊伯:公链是区块链的基础设施,整个行业目前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行业也还没有那么大的需求。就像互联网中的电子商务还没出来时,对云计算的需求并没有那么强烈。

目前的区块链特别像 2000 年的互联网,那个时候大家对互联网的认知就是 QQ、门户网站、聊天室。我们再来看现在的区块链,也就是交易所、ICO、加密猫及博彩类应用等。

袁煜明:公链将是 Web 3.0 的基础设施。Web1.0 提供了用户读取的需求,任何东西都可以通过主动去查询来获得;Web2.0 提供了用户互动的需求,用户还能有互动和反馈,但所有的数据都是通过寡头企业的服务器存储记录,用户也会有隐私被人监控的感觉;Web3.0 将提供一个更加扁平的互动模式,所有数据交换将基于分布式网络,以加密的形式分布式存储在网络中,而不是掌握在寡头企业,个体隐私将得到充分的保障。

当然,那时公链的定义可能较当前的定义会有很大的不同,当前以 BTC 支付类型为 1.0 和以 ETH 智能合约为 2.0 定义状态的公链只是这个生态的 0.1 阶段,非常初期的技术迈步,后面的路还很长,发展空间很大。

Q3. 可否在扩容、吸引开发者、社区运营、生态布局、安全、现金流(或者您认为对一条公链最重要的点)之中排下前三名?

李俊:技术(扩容是技术的一部分)决定能走多远,以及如何更好为开发者服务。现金流方面,不管是社区还是技术的发展,都需要有好的经济模型支持,比如对节点、开发者的激励。这个现金流不仅仅只是核心团队的现金流,而要让整个生态都长久、健康、自循环地运作起来。

董心书:这几点都非常重要。其中,安全、扩容、吸引开发者、社区运营这几点在一开始就要做到最好。现金流、生态布局可以稍缓。

周期:安全、社区参与程度、可扩展性。社区参与程度,是去中心化比较明确的体现。对于区块链来说,就是需要很多人去参与、维护这个网络并从中获益。有点类似于电视台与网红,现在网红即便不上电视台也可以火,也可以吸引流量,最后慢慢就形成网红经济。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