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头部主播最新资讯 > 正文

辛巴被限流,薇娅陷争议,头部主播的钱不好赚了?

2021-06-10 08:49 · 稿源:连线Insight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钟微,编辑:子夜,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完成一场财富的跃升需要多久?不久前发布的“2021年中国福布斯富人榜”上,年仅36岁的薇娅和董海锋夫妇以90亿身家排名第490名。 

排在其前面的是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等知名企业家、投资大鳄,只不过,薇娅完成这场华丽的蜕变,只用了5年。

薇娅 直播 (2)

 

相似的故事是,从一个困在直播间里、拿着微薄收入的素人主播,到笼络大批粉丝、频繁登上综艺、杂志,李佳琦花了三年左右时间。而辛巴,一个初中辍学、曾进过看守所的“草莽”人物,在几年间长成了平台也无法忽视的头部主播。 

直播带货的繁荣,造就了新的时代新贵。但在美好的人设、华丽的镁光灯外,频频翻车的头部主播,也有许多不完美的地方。

一周前,因为在直播间“售卖山寨Supreme联名商品”一事,薇娅不得不对消费者致歉。如今直播带货成了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而头部主播也不能幸免于难。 

近期薇娅又卷入另一种是非。谦寻文化因广告违法行为被杭州市相关部门罚没53万元,而这家公司是谦寻控股的全资子公司,旗下有包括薇娅在内的50余名主播,薇娅丈夫董海锋为大股东,薇娅本人间接持有其股份。 

在薇娅陷入风波时,此前深陷售卖假燕窝事件的辛巴,在6月5日的直播中,控诉快手限制直播间流量,使其不得不高价推广,“烧钱买流量”、“一场直播要亏2000万”。此前快手直播电商从主攻私域流量转变成发展公域流量,引起了辛巴的不满。 

另一边,李佳琦也因为直播时言论不当,而被质疑讽刺孕期女性“丑”。在不尊重女性的同时,还在引发女性的容貌焦虑问题。 

直播带货的繁荣伴随着乱象,这一年来,它也迎来了来自监管、平台、消费者的更严格的检阅。从头部主播的争议事件中,也可以嗅出一些信息,在直播电商的下半场,头部主播的钱没那么好赚了。

头部主播三大困境:流量焦虑,商家不愿让利,粉丝忠诚度降低 

“618”来势凶猛,大主播关注度高,频繁登上热搜。不过,他们能否在去年的成绩上创下新高,还是一个未知数。 

据小葫芦数据显示,在今年“618”前两日,李佳琦直播间销售额达到34亿元,订单量超过1100万件;同期,薇娅直播间销售额达到33亿元左右,订单量为700多万件。 

相比去年“618”前两日的情况——胖球数据显示,李佳琦直播间的销售额达到43亿元,薇娅直播间的销售额为近48亿元。 

今年“618”,两位头部主播的成绩只能说中规中矩。 

这也并不令人意外,直播电商早已走向存量时代,流量日趋饱和,增长速度减缓。 

再加上淘宝等直播电商平台将目光转向商家自播,开始不断倾注资源,吸引越来越多的品牌入场,而这些品牌大多知名、处于头部,对消费者有一定号召力。 

对于头部主播而言,品牌自播趋势之下,不仅仅是抢走了属于他们的流量,也因此失去了商家资源。 

李佳琦近期在博鳌论坛专场上提到:“李佳琦终有一天会消失,直播有一天也会消失。”直播电商还未到下坡路的那一天,但是头部主播可能已经开始陷入流量焦虑。

李佳琦直播截图,图源淘宝APP 

曾经低价的直播间法则,也让头部主播骑虎难下。 

为了抢用户,李佳琦、薇娅一直在争夺“全网最低价”,辛巴也在强调他的直播间商品都是低于市场价的。 

但商家越来越不愿为这个规则买单了,它们要降低售价,还要支付给头部主播价值不菲的坑位费和佣金,这让商家们无利可图。 

近期江小白创始人、CEO陶石泉就对媒体表示,江小白有品牌自播业务,而KOL推广、低价打折进直播间意义不大。另外,头部主播带货也并非直播电商的唯一出路,许多品牌将投放资源向垂直类主播倾斜。 

当下,头部主播也无法一直维持低价模式。例如辛巴多次被质疑销售疑似假冒伪劣的商品,当品牌不愿再让利,产品的质量和低价之间便会存在矛盾,辛巴便在不断透支个人信誉。 

除了商品质量,价格也是用户观看直播购物的重要因素。数据冰山统计了618预售第一天,李佳琦和薇娅共219件、有历史销售纪录的商品,而其中只有超过40%是最低价的,部分折扣对应的原价可能是日常售价。 

在社交媒体上也存在许多相关攻略,面对花里胡哨的“618”大促活动、优惠券等规则,部分消费者还是会理性判断“全网最低价”中是否存在水分。 

随着直播电商渐渐告别低价时代,消费者对主播的忠诚度也会降低。

归根结底,大多数消费者蹲直播间,是为了更便宜的价格,而很少是为了主播IP去的。为了留住老粉,拓展新粉,头部主播也不得不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成本。

平台规则变了,头部主播钱难赚

6月5日晚的一场直播,辛巴自曝买流量花了2500万元,但1个小时后观看人数却只有80万人。 

辛巴将矛头指向了快手:被快手限制了流量的同时,他还得花钱买流量。 

这导致他一场直播要赔2000万元,“我卖3个亿,15%-20%的佣金,快手你还扣5个点,去掉人工费、税费我还剩8%,还剩2400万;烧了2500万,送礼物搭了1000多万,我开一场直播赔2000万!” 

辛巴叫嚣平台已经不是第一次,很难判断这场直播上演的是“苦情戏”,还是辛巴的确被逼到绝境。 

但不能否认的是,近些年快手平台策略的转变,确实给辛巴带来了不少困扰。

辛巴直播截图,图源快手APP 

此前快手直播电商主要的流量、收入都是来自私域,这也是辛巴当年为何选择快手的重要原因。辛巴背后是妻子初瑞雪早年创立的CBB团队,其早年在微商领域积累了百万数量、布局在下沉市场的微信群,也让辛巴的直播间长于私域流量。 

随着快手从私域流量扩展到公域流量的发展策略,导致辛巴的优势减弱,流量和商品交易总额都大幅下滑。 

为“618”预热的5月27日当天,辛巴直播了两场,第一场5个多小时,销售额为16.42亿元,第二场直播7个多小时,销售额为6.93亿元。 

根据微热点大数据研究院,2021年第一季度,直播电商主播GMV总榜中,薇娅个人贡献71.5亿元,李佳琦贡献45.0亿元,辛巴贡献21.5亿元,三人GMV总额达138亿元。而在去年同期,辛巴的GMV总额排名第二,高于李佳琦。 

流量焦虑之下,推广成了必选项,就如辛巴声称在推广上花上几千万。 

在电商付费推广这块,阿里有多年的积累。在淘宝直播,直播推广付费工具包括超级推荐、直通车等。 

在知乎相关问答中,有数位主播提到相关内容,总结起来便是:淘宝直播流量越来越贵,随着竞争压力变大,不做推广,就感觉平台不会给太多流量,而那些买了流量的主播不知不觉跑到了前面。 

随着快手也加快商业化速度,快手主播也会经历相似的困扰。 

早在2019年直播电商兴起时,快手电商营销产品快手粉条,便推出了直播粉条,帮助主播在开播时获取流量和人气,而据快手磁力引擎粉条业务负责人阿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2020年,快手商业化提速后,快手粉条能精准涨粉,还能提升直播购买转化。 

快手粉条页面,图源快手APP 

快手上市之时,线上营销服务收入(主要包括广告服务和快手粉条)便已成为其第二增长曲线。而根据最新财报,2021年第一季度,线上营销服务收入同比增长161.5%,达到人民币86亿,对总收入的贡献首次过半。 

而对于主播而言,流量增速放缓,宣传成本无疑会增加,从而使辛巴这样的头部主播也有了不满的情绪。 

头部主播陷入流量焦虑,背后是电商平台也在经历从培育头部主播到推动商家自播、中小主播的发展路径。 

例如淘宝,早期为了树立主播标杆,为李佳琦、薇娅等主播倾尽流量、供应链等资源,但后期平台也意识到,一个健康的平台生态,应该掌握头部主播和中腰部主播之间的平衡。2020年淘宝便基于技术改进和流量扶持,给予中小主播帮助。 

为了平衡生态,淘宝直播还开始推动商家自播。自2019年双十一,淘宝鼓励商家自播的举措,吸引了大量头部品牌商家。 

除了流量倾斜的对象变了,平台对坑位费的改革也动了头部主播的蛋糕。 

4月28日,淘宝直播曾宣布对坑位费作出改革,坑位费可以不再一口价,而是和实际销量挂钩,等比例结算的收费方式。 

在新的规则中,开播15天后,若真实销量低于目标销量20%,商家可免去全部坑位费。根据不同的结算周期,商家会支付相应的坑位费。 

目前主播带货收费分为“纯佣”和“佣金+坑位费”两种模式。据财新网报道,一份2020年“双11”期间的辛选合作方案显示,辛巴单混场报价25万元,佣金区间为25%—30%。辛巴、薇娅、李佳琦拥趸众多,坑位费经过层层抬价,可达数十万元。 

此前往往商家花了一笔巨额坑位费,直播销量却差强人意,平台的举措,是为了规避乱象,让巨额坑位费很难再继续存在,但也让头部主播的利益受损。 

可想而知,平台的商业化举措还会继续进行,它们的发展方向并不会受头部主播的影响。而头部主播在陷入焦虑的同时,还要步步谨慎,保住自己原有的地位。 

头部主播能否稳坐江湖地位?

平台、商家、消费者都在变,而头部主播要做的,是稳住自己的江湖地位。 

他们已经成为了一个个IP,甚至可以带动一个品牌火爆。一直以来消费者凭借着对主播的信任,在对一个品牌没有太多了解的情况下,却可以在直播间立马下单。 

头部主播可以帮助品牌制造声量、打造爆品。用李佳琦的话说,他是一个能给品牌“赋能”的人。也正因于此,此前淘宝还曾宣布李佳琦成为“天猫宝藏新品牌首席发现官”,与李佳琦联合对产品打分,并在未来3年孵化出1000个新品牌。 

但主播建立的信任并没有那么牢固。在过去几年,包括李佳琦在内的头部主播都曾出现过相关负面事件,很难“证明”自己的选品能力。 

5月17日,薇娅在直播间内售卖一款挂脖风扇,声称是国际潮牌Supreme与国产品牌古姿GUZI的联名款,而后被用户质疑是山寨商品。 

当天晚上,薇娅在直播间内进行了回应:“该产品由天猫国际官方小二推荐,它确实是那个美国Supreme的联名,但不是我理想中的Supreme,希望商家能够对所有买的人进行全额退款,不退货。”

这也并非是薇娅第一次陷入风波。2020年初,消费者投诉“薇娅viya高端定制女鞋”淘宝店仿冒制作ASH品牌旗下多项产品。同年3月,原创设计品牌squarecircle也在微博上指控,薇娅直播间的一款针织开衫毛衣是“山寨品”。 

此前被质疑存在烫伤风险、虚假宣传等问题的美容仪品牌TriPollar,曾在李佳琦、薇娅的直播间中频繁出现。有媒体统计,2020年9月至今,李佳琦曾4次为TriPollar带货,共卖出近7万部,销售额达1亿多元。 

同样是因为售卖伪劣产品,辛巴曾在2020年底被广州市监局罚款90万元,被快手封禁账号15天。 

可以说,在头部主播之中,辛巴为售卖伪劣付出了最惨痛的代价,尤其是自2020年以来,其一直在宣传辛选、直播基地等,将重心转到了供应链打造中。 

辛巴曾在一个短片中提到,燕窝售假事件曝光后,品牌方仍坚称产品为真,而自己的确没有核实,说出的话很“可笑”。燕窝事件给他带来了反省,目前辛选供应链环节缺失了一些流程。 

直播售假问题暴露出头部主播对品牌授权、审核等环节的把控存在疏漏,选品能力依然不足,而这也会损害他们的“人设”。 

他们面临的是各方更为严格的审视。

平台方面,2020年11月起,快手电商展开了治理直播间虚假宣传、炒作卖货行为的“匹诺曹”专项行动,对10273个违规账号进行了封禁电商功能、封禁账号功能等处罚。 

与此同时,淘宝直播也在治理假货问题,其表示“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货”,除此之外,还严打假流量、假成交量等。 

尽管如此,假货问题在头部主播的直播间都无法杜绝。不过,随着监管政策的落地,对此进行严格的规范要求,届时头部主播也会面临更多挑战。 

主播们也在寻求转型,相比辛巴转型打造供应链,李佳琦和薇娅则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李佳琦是目前最靠近“明星化”的主播,他有自己的官方粉丝后援团,微博超话有超过16.2万帖子、42.6万粉丝。当李佳琦与品牌发生摩擦时,这个团体会毫不犹豫地站在他的立场上,围攻品牌方。当李佳琦被质疑和金靖炒“CP”,他们也会在超话、评论中维护李佳琦。

为了打造李佳琦的个人IP,美one一直围绕其做各类营销,包括在各平台通过推出Volg、综艺节目等方式,打造李佳琦个人IP及其宠物“奈娃家族”IP,以及筹备李佳琦的咖啡品牌。 

不过,最近李佳琦却因为言论不当翻车。他在直播中提到,“李佳琦是公众人物,所以我直播间618没办法给孕妈妈推荐商业品牌,孕妈妈还是专门用孕妇的品牌,不赚孕妈妈的钱,孕妈妈怀孕的时候,不好意思,我们丑一点就丑一点,等你怀完宝宝了,就让老公带你去整容,让老公给你出做脸的钱,让老公出钱买化妆品。” 

这段话中,“孕妈妈丑一点就丑一点”、“怀完宝宝让老公带你去整容”的言论被指责讽刺孕期女性“丑”,引发女性的容貌焦虑。而“让老公给你出做脸的钱”等话语让部分网友认为,这是在暗指“孕妈妈”毫无独立性。 

对于一直在打造个人IP的李佳琦而言,总是无法避免“祸从口出”。想要成为“偶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薇娅的转型方向则更像是做企业家,但她的资本路也走得并不顺畅。其在多家公司担任股东、高管,旗下控股企业包括广州薇娅锋贸易有限公司等5家企业。除了谦寻文化被指虚假宣传,其旗下的公司此前也多次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 

不断扩张资本版图的薇娅,也面临着不少烦恼。 

头部主播们都在多方尝试,扩张自己的商业版图,但这一切要建立在“人设不倒”的情况下。 

他们靠早期直播带货的红利,站上了短期内无人能够撼动的地位。但当商家、平台、行业的风向转变,他们都要寻求新的生存之道,才不至于掉队。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薇娅严选被强制执行:与主播薇娅无关此前被薇娅起诉

    薇娅严选被强制执行。据天眼查显示,6月1日,薇娅严选(广州)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案号(2021)粤0111执9920号,执行标的111681元,执行法院为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

  • 薇娅严选被强制执行40.50万元:曾遭网红主播薇娅起诉

    6月2日消息,企查查APP显示,薇娅严选(广州)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于6月1日新增强制执行信息,目前该公司已被强制执行40.50万元,公司于4月2日被广州市白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企查查显示,主播薇娅曾因不正当竞争纠纷起诉该公司,法院认为被告薇娅严选公司实际在抖音中经营直播销售业务,与原告薇娅及谦寻公司的经营范围相同或类似,构成混淆。今年3月,在某短视频平台上存在一个名为薇娅严选”的账号,发布了诸多?

  • 不靠薇娅李佳琦,这家传统零食工厂打算靠小主播卖10个亿

    线下传统品牌做得好直播吗?如果你刷快手直播比较勤快,可能刷到过一个叫口水娃的零食品牌,或许还为素牛排、子弹肠这些爆款商品下过单。

  • 明星霸榜、素人发光、头部格局...我们从三大平台主播带货力榜中,看到了什么?

    ​2020年疫情期间,直播带货零售模式的优势凸显,激活了消费市场的“一池春水”,淘宝、抖音、快手等平台也争相抢夺该赛道,各大品牌商家、CEO、流量明星更是入局成为带货主播,直播带货似乎已成为各大平台抢占用户、进行商业变现的标配。

  • 只用了5年!第一带货主播薇娅身价90亿元:比肩老干妈陶华碧

    5月24日消息,根据《新财富》发布的2021年财富排行榜,年仅36岁的主播薇娅与其丈夫董海锋以90亿元财富值首次登榜,排名第490位,比肩74岁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以及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报道指出,走到这一步老干妈陶华碧用了23年,张旭豪用了13年,薇娅只用了5年时间。相关数据显示,仅2020年,薇娅带货达311亿元,李佳琦带货达218亿元,辛巴带货则达121亿元,出道时间最晚的罗永浩带货19.7亿元。这直播带货的这五年时间,珍惜羽毛

  • 快手头部美妆主播“526宠粉日”带货GMV超1.2亿

    5 月 26 日上午 8 点,为感谢快手粉丝一直以来的支持,快手美妆电商头部主播葵儿(快手ID:longkuia)推出“ 526 大型宠粉日”专题带货直播活动。据悉,本次宠粉日直播活动的带货清单包括美妆、服饰、电器、食品等多品类商品。同时,葵儿还为粉丝们准备了金条、手机、美妆礼盒和网红小汽车等超值大礼,以及4000W现金补贴,作为新品上新优惠。数据显示,本次“ 526 宠粉日”专题带货直播最终GMV达到1. 2 亿+。做产品“功效至上”,?

  • 薇娅方回应合作公司被行政处罚:不是薇娅本人企业

    凤凰网科技讯 6月3日消息,今日,薇娅公司被行政处罚一事引发外界关注。据“老板联播报道,薇娅方回应被行政处罚表示,薇娅方表示,谦寻(杭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薇娅系是合作关系,在法律上双方系各自独立承担责任的民事主体。谦寻(杭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薇娅本人并不等同。

  • 薇娅严选被强制执行 此前擅用薇娅字样构成不正当竞争

    今年3月,薇娅方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将薇娅严选诉至法院,请求判决“薇娅严选”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当时,法院认定,“薇娅严选”未经薇娅许可,擅自使用薇娅姓名已构成不正当竞争。

  • 说唱歌手辛巴都经历过什么?他的唱词为啥这么惊艳

    细数起来,说唱艺术并不是我国本土产物,它是一个舶来品,起源于美国底层非洲族裔社区,凭借来源于生活的写实歌词和押韵的字句,迅速在西方国家流行开来。随着这种艺术的格外火爆,流传到中国以后很受年轻人欢迎,这一点很多说唱迷们都了解。在我国也涌现出不少说唱歌手,辛巴就是其中一员。更多歌迷知道辛巴,应该是从说唱类综艺节目开始的。在《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等综艺节目较弱推出以后,歌迷越来越喜欢说唱这种艺术形

  • 你为啥关注歌手辛巴?因为他是我西安大学校友!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中国新说唱》这档综艺节目吗?前几天整理电脑,无意翻出当时珍藏的剧照,记忆一下涌上来。说实话,小编之前不太热衷看综艺节目,在网上无意间看到《中国新说唱》,随意浏览了一下,结果就沉迷了,说唱艺术真的很有趣,旋律有节奏,歌词有意境,我还因为这档节目粉上了歌手辛巴。辛巴是一个西安小伙,最初关注源于学历,他居然是西安大学毕业的,校友啊,虽然是学弟,但能上这种高热度的综艺节目,对学校也是一种

  • 官宣:小米与薇娅达成战略合作

    5月16日晚间,小米公司官方微博宣布,知名带货主播薇娅与小米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小米表示,薇娅女士及团队莅临小米总部,与小米直播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未来双方将会进行长期、全面、深入的合作,小米直播将与薇娅一起给大家带来更多好到不用挑的科技潮品。小米集团合伙人、小米集团中国区总裁、Redmi品牌总经理卢伟冰表示,未来会有更多的小米公司产品登陆薇娅直播间。值得注意的是,在最新一期薇娅直播带货中,小米11青春版在薇娅

  • 叫板快手、怒斥抖音,辛巴称遭遇不公平对待

    为筹备“618卖货节”,辛巴在近日开启了一系列的带货活动。6月5日,辛巴在快手开启了618第二场直播。历经六个多小时,带货额达到3.72亿。

  • 卖山寨Supreme,薇娅被骗了?

    “521薇娅狂欢节”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然而造节的这位“直播带货女王”近日却深陷售假丑闻。5月14日晚,薇娅直播间售卖的一款198元“潮牌Supreme与国货品牌古姿GUZI联名的挂脖小型风扇”,次日被时尚博主Abestyle爆料为山寨货。据Abestyle称,“GUZI是个很不知名的国内小牌子,且正版Supreme也从未和任何国产品牌做过联名,更不会以198(元)卖”。

  • 直播经济进化论:谦寻的商业帝国,不只是薇娅

    5月21日,薇娅“521薇娅狂欢节”在杭州落幕。微博话题#薇娅直播间亿元补贴红包#阅读量达到1.4亿,讨论30万。

  • 装饰照明头部品牌月影灯饰推动消费新升级!

    装饰照明头部品牌月影家居近期将超高性价比的系列产品以1999元的国民价格重磅推出,仅需1999元即可购齐全屋灯具,现代、中式、轻奢、北欧、欧式、美式六大风格,适应各类家装需求。同时,月影家居的线上营销渠道也在不断地完善,为了给消费者带来更高效更方便的服务,月影家居售后服务一直在提升。家居潮流在不断变化,月影家居初心始终不变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带动了消费品质的升级,在家居生活中对灯饰产品的需求越发多样化、个性

  • 薇娅直播间被质疑销售山寨商品!本人:退款不用退货

    5月21日消息,博主Abestyle发文质疑,头部主播薇娅在直播间内售卖山寨潮牌Supreme联名商品。这款所谓Supreme与GUZI的联名商品是一个挂脖小型风扇,薇娅在直播间介绍,这是潮牌Supreme首次与国货品牌古姿”联名合作商品,售价仅为198元。Abestyle指出,正版Supreme不会和国货品牌做任何联名,就算真的联名,也不会是198价格售卖。对此,薇娅在直播间表示,因GUZI与Supreme联名的挂脖风扇产品涉及争议,因此对购买该商品的消费者做出

  • 辛巴起诉抖音 涉及网络侵权、名誉权纠纷

    凤凰网科技讯 5月31日消息,天眼查App显示,近日,抖音关联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新增多条开庭公告,原告为电商主播辛有志(辛巴),被告为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案由涉及网络侵权责任纠纷、名誉权纠纷,审理法院为广州互联网法院,案件将集中于2021年6月开庭。

  • 薇娅直播带货推荐小米11青春版:雷军点赞

    在最新一期薇娅直播带货中,小米11青春版在薇娅直播间上架销售。今日,雷军微博晒出了薇娅的直播带货视频,并在和网友互动中多次点赞。这款手机是目前我卖过的最轻的手机,只有159g。”薇娅在直播间说道。视频规格方面,小米11青春版采用6.55英寸90Hz AMOLED柔性屏,发高通骁龙780G处理器,最高配备8GB内存、256GB存储,前置2000万像素,后置6400万AI三摄,电池为4250mAh,支持33W闪充,机身厚度只有6.81mm,重量仅有159g。价格方?

  • 装饰照明的头部品牌月影灯饰,能否撼动欧普和雷士的江湖地位?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一场新冠肺炎疫情给不少行业都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但是也推动了许多行业进行深刻反思和优化升级。作为灯饰行业的品牌月影家居选择迎难而上,在变局中保持稳健发展,在2020年上半年荣获全铜灯饰全国销量第一的殊荣,奠定其在灯饰行业领头羊的地位,成为全铜灯饰领域的龙头企业。月影家居在全铜灯饰领域深耕已久,在深耕精品铜灯的同时,月影家居也在不断推动照明产品智能化发展。近日,在上海举行的发布会

  • 因妨碍社会公共秩序和违背社会良好风尚 薇娅公司被罚53万

    近日,谦寻(杭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新增一则行政处罚,决定文书号杭高新(滨)市监罚处〔2021〕329001号,处罚事由为广告含有妨碍社会公共秩序和违背社会良好风尚的内容和情形,处罚结果为罚款人民币53万元。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