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虚拟偶像最新资讯 > 正文

虚拟偶像的“钱途”和她们背后的粉丝们

2021-06-03 08:57 · 稿源:懂懂笔记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作者:傅小波 ,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94年出生的修图师王丹经常自嘲,自己大概是追“星”这个圈子里的“大龄粉丝”且最不理智的那一个,事实也很可能如此。

她追随初音未来洛天依、翎Ling等“虚拟偶像”一路走到现在,投入了太多太多。尤其是在2020年的一档综艺中,她为支持自己的“虚拟偶像”——顾城,除了加入后援会整天打Call之外,还通过各种方式将自己的偶像安利给了身边人。

初音未来,虚拟偶像

谁心里没个虚拟的偶像?

在她眼里的顾城,不是那个距离很遥远的诗人,而是一个带着绿色瞳孔、同时有着温润嗓音的活生生的人物。王丹身边经常会有对此不太理解的人时向她发出疑问,“这就是个3D的虚拟人物形象,追这些,不奇怪么?”

但王丹对此却有一番自己的见解,“我小时候玩过一个小东西,叫做电子宠物,每天都需要喂它吃饭、饭后还需要散步,然后看着手里的宠物一天天长大,我就觉得很开心。”这大概是王丹追“虚拟明星”的初心吧。

她对此的解释是,“所谓的虚拟偶像只是一个说法而已,真正打动我的是他们带来的一种更真实的安全感,看过电影《她》么?我就在等这一天的到来,面对面的和我的偶像坐在一起。”

像“顾城”一般的虚拟偶像,是指通过人物建模、语音合成、动态捕捉等技术,创造出的虚拟形象。由日本公司克理普敦未来媒体(Crypton Future Media)开发、2007年“诞生”的初音未来,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最知名初代的虚拟偶像。

一直以来,虚拟偶像在中国维持着一个不温不火的小众圈层,其中多以“初音未来”及中日合作打造的“洛天依”为主。直到2019年情况悄然转变,那一年Bilibili最大持股公司之一的上海幻电将“洛天依”纳入麾下,许多资本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开始拓荒式的涌入这一小众市场,不仅创造出许多新的虚拟人物形象,还将虚拟偶像们带上了更大的舞台。

根据圈内媒体的报道来看,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虚拟偶像在中国市场已经形成了四种主要形态:

第一代是科技或娱乐公司原创的基于VOCALOID音色库的虚拟偶像,如初音未来、洛天依;

第二代则是从漫画或游戏IP中衍生出来的人物,如从王者荣耀中孵化出的无限王者团;

第三代是“真人+虚拟形象”的Vtuber(虚拟主播),有泠鸢yousa、菜菜子等;

到了现在,由于VR技术的革命性发展与产业链的完善(三次元),翎Ling等一众虚拟偶像以新的姿态开启了第四代——AI与资本共舞。

这十几年里,虚拟偶像的粉丝们来来去去,而“偶像们”的形象和意义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

造梦工厂下的“虚拟偶像”

今年刚满20岁的Angela是应援群里的群主,也是王丹在应援群里认识的网友,虽然她年龄不大,不过在聊起追“星”她显得兴奋且老成。

“对我来说,虚拟偶像给我的回应更真实。我之前也追过星,肖战、蔡徐坤、林彦俊等等,后援会要抢票、代言产品要买、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活动,最后可能连他们一个真实的微笑都得不到。”

抱持着这样的想法,Angela在追星的选择上做了转换,她指出,“虚拟偶像不一样,我是‘留歌Amy’的粉丝,也有个群,但是她本人就是会在里面跟大家聊天,丝毫没有什么架子,有时候还暴露一些普通人会说的口头禅。”

Angela觉得这是她追星路途上做的最正确的选择,而这个被她称之为有“人性”的虚拟偶像背后,正是资本加入后的产物。

没错,相比看似活生生的虚拟偶像,那些背后冷冰冰却又“嘴角带笑”的就是资本的意志。

洛天依在国内市场的成功,凸显出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近年来众多资本纷纷下场开启了全新的“造星模式”,例如留歌Amy和顾城这两个人物就是爱奇艺的手笔,机械姬“曲师师”来自于网易,“峡谷第一舞姬”貂蝉则来自于腾讯。

在这个偶像工业化的造星阶段中,资本开始发现“个人IP”与“技术”结合之后,似乎可以迅速拉起小众圈层的“新消费”欲望。

Angela所认知的“带有人性”的“虚拟偶像”,背后就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而那个和她对话的很可能并不止是一个人。

据悉,此前峰瑞资本投资了两家虚拟产业相关的企业,一家是技术平台企业,另一家则是以3D动画见长的虚拟影业公司。除了相关企业,明星们也涌入了这波浪潮。2020年7月,蔡明以“菜菜子”的虚拟形象在B站首次进行直播,当天人气值一度超过了600 万,随后迪丽热巴的化身“冷巴”、黄子韬的“陶斯曼”都曾一度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

不过,其中也不乏最后变成泡沫的案例。“既然不能照顾好它,为什么要创造它出来呢?”一位粉丝在“造星”失败的黄子韬微博下留言,对“陶斯曼”表达了失望,并直言虚拟偶像并不是他们用来收割粉丝的“工具”。

的确如此,频繁被“造星”的虚拟偶像以及很多运作上的败笔,让粉丝们觉得自己的“偶像”正逐渐工具化,一些粉丝也开始寻找新的情感“温床”。

“虚拟偶像”的投射效应

在18岁的墨墨眼里,WL.S(虚拟男子团体,由3位成员组成,分别是唱跳小能手童和光、腹黑电竞男soda、音乐创作人白术)是不完美、甚至有些可怜的。“他们最开始都不知道自己是个‘虚拟人’,后来又要拼命融入社会”,墨墨会为WL.S在虚拟世界里遇到的一切感到气愤。

墨墨自小父母离异,小学二年级到六年级一直住在在姑妈家,看到WL.S的时候,仿佛一瞬间就能理解这个团体拼命“融入社会”的感受。墨墨说,WL.S算是她的精神力量,当她伤心难过的时候,WL.S就突破了“次元壁”(指二次元与三次元的沟通障碍,泛指打破沟通障碍),像真人一样陪在她身边。

同样在WL.S身上汲取力量的,还有24岁的小颖。成长中焦头烂额的时刻,小颖就会想到WL.S,想到他们几个人的坚强——“即使知道自己‘不存在’,还是努力实现自己的价值,拼命前进。”

“他们(虚拟偶像)就像是高配版的真人明星,不会有绯闻、不会有负面、稳定的人设之下传递了一种情感理念”,小颖一直觉得,只有参与过虚拟偶像创作的人才能被视为粉丝,每个虚拟偶像的背后的作品,都有一段属于大家的故事。

小颖也曾因为创作深陷粉丝群内的争执。一年多前,她以绊爱的MMD模型做了二次创作,但QQ群内的管家觉得小颖破坏了绊爱这个角色——“千人千面,我只是和大家一样在表达自己的感受,他们却觉得我在搞破坏”,在解释无用之后,小颖退群了。

“那些粉丝群里的人,大家都是急于表现自己的孩子。敏感、自尊心强、容不得别人说不好”,小颖说。

一年之后,虚拟偶像们集体走向了“直播带货”,小颖决定退圈——“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好奇,粉丝们到底是喜欢虚拟偶像,还是希望借助他们表现自己获得认同?偶像走向了直播带货,粉丝们参与的方式从创作变成了‘赞助’,这我没办法接受。”

“虚拟偶像”与直播带货

继明星直播的热潮后,虚拟偶像们也走进了直播间。在《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可以看到,全国有近4亿人正在关注或走在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2020年,虚拟偶像市场据估计达到2000亿,两年时间翻了一倍。

同年5月,虚拟偶像洛天依的直播带货的首秀,在线关注人数一度达到300万,近200万人进行打赏互动。过后有网友爆料,洛天依淘宝直播的坑位费达90万元,远超薇娅、李佳琦。

王丹在看了几场“偶像”们的带货直播后直接退圈了。“他们的存在和生活方式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我乌托邦式的幻想,在另一个次元里,我还有做梦的权利。”或许王丹没想到,“乌托邦”和梦最后都变成了一场资本游戏。

虚拟偶像下场参与直播带货,乍一听会让人觉得“诡异”,但从实际效果看确实扩大新生代小众圈层的“新消费”,对于商家来说最初关注的不是带来直接多少收益,而是需要借此机会,收割新的粉丝。

有学者表示,虚拟偶像们的入驻,不仅让直播间的品牌变得年轻化,收获到一群更年轻的消费群体。尽管虚拟偶像的粉丝群体暂时的消费能力不高、喜爱的消费产品也偏小众,但这些年轻群体在未来一定是消费的主流。因此从现在开始借助虚拟偶像拉动年轻群体,在其中打响知名度,商家的目的便已经达成了

更为重要的是,相较于真人主播在直播间带动观众们“买买买”的口头禅,虚拟主播在直播带货时与粉丝之间的关系就显得更温和。

不过,懂懂笔记通过实际的体验发现,在虚拟偶像的带货直播间内,观看直播的观众大都为二次元粉丝,相比于真人直播间不停询问直播价格,弹幕里很少有关于询问产品的信息,观众们更热衷于表达对偶像的喜爱。

这让虚拟偶像的直播间不再是全民紧张、预备抢货的状态,而更偏向于虚拟偶像与粉丝的“线上见面会”。粉丝们在观看直播的同时不仅为了“买东西”,也更能在直播间体会到一些认同感和存在感。

尽管如此,但王丹并不这么想,她只觉得现在的局面正在“杀死”这些活生生的虚拟偶像们。

【尾声】

不论是粉丝们“乌托邦”的梦,抑或是资本间的相互逐鹿,似乎都改变不了虚拟偶像“工具化”的属性。

虚拟人物的诞生之初本就是“工具”化的存在,也就是所谓的功能性与陪伴性。但因为粉丝们的不断“续命”和市场的导向走向了完全不同的道路,而同时这些热衷于虚拟人物的粉丝们,则因各种原因为偶像们“买单”。

除此之外,也有声音担心此类新生代虚拟偶像所提供的个性化互动,可能会模糊偶像与粉丝之间的界限。当幻想变得更加现实,部分粉丝对偶像的痴迷心理可能改变这种交流和"陪伴感"的本意。

因此,AI虚拟偶像的行为设定与活动范围需要经过周密的考量,建立合适的规则体系来进行正确引导,避免出现"技术让不健康粉丝行为合理化"的两难局面。

墨墨现在还混迹于虚拟偶像的圈子之中,“频率少了些,毕竟他们陪了我走过了一段岁月,说走就走不太可能”。对于虚拟偶像做直播(带货),她表示并不关心,“偶尔刷到就看看,我不会为了支持就去买一些没用的东西,没必要。”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三协会防范虚拟货币风险

    昨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三部门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称,虚拟货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是真正的货币,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 取代模特!有商家利用AI虚拟模特出镜:成本大幅下降

    6月1日消息,据媒体报道,随着六一儿童节的到来,童装拍摄也迎来了旺季。记者走访调查发现,在浙江某童装市场周边的摄影基地,旺季时童模一天可能拍摄300套衣服。据悉,2019年杭州已出台全国首个童模保护机制,然而随着中国童装行业的快速发展,衍生出的童模产业也将迎来更大的需求和挑战。为缓解童模的用工需求,目前已有部分童装商家开始用AI虚拟模特代替童模出镜。商家对记者表示,利用AI虚拟模特代替真模特可以大大降低成本。?

  • 内蒙古八项措施 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

    对于大家深恶痛绝的挖矿”行为,官方终于全面出手了!5月21日晚间,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51次会议,明确提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而在此前,内蒙古已经开始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欢迎监督举报。5月25日,内蒙古发展改革委发布通告,按照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51次会议关于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的部署要求,严格落实《内蒙古

  • 直播大逃杀:能活下来的,和还有未来

    中国直播行业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变局,这是“千播大战”后,行业参与者面临的第二次“大逃杀”。随着淘宝、拼多多、京东等电商平台开启带货模式,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跨界入局直播领域,打破了直播行业原本游戏直播与秀场直播两分天下的传统格局。

  • Netflix下月将举办一场为期一周的虚拟活动

    据外媒报道,Netflix宣布了一个为期一周、新的虚拟活动--Geeked Week。通过这个活动,Netflix将分享即将开播的的信息如《巫师》、《睡魔》等。在Geeked Week期间,用户可以看到“大量的独家新闻、新的预告片、现场艺术、你最喜欢的明星的来访等等。”看起来大家无需等待太久,据悉,Geeked Week将在6月7日至11日举行。如果想要看预告的话,不妨先看看下面Netflix的海报,上面还提到了《伞学院》、《生化危机》(不清楚这是指即将上

  • 如程卡旺季爆发增长 领跑旅游类虚拟商品

    今年“五一”假期,全国旅游出游人次达2.3亿,“补偿式”出游需求得到释放,各地旅游景区“人从众”现象不言而喻。“躲开人潮”成为五一热门关键词,“云旅游”直播大热,借助头部直播平台千亿万流量加持和专业旅游博主直播“种草”,旅游产品销售增长迅速。区别于日用快消品,旅游产品的客单价更高,考虑到实际出行,消费者会有相对慎重的“从规划到决策”的过程,所以旅游产品在直播中的平均转化率不高。但如程卡民宿“随心住”?

  • 华为公开虚拟现实交互专利,用户可灵活操控VR场景

    近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公开“虚拟现实场景中的交互方法、装置及系统”专利,公开号CN112835445A,申请日期为2019年11月。

  • 矿老板要凉?内蒙古发布打击虚拟货币挖矿措施

    近段时间,比特币、狗狗币等虚拟货币暴涨、暴跌,导致全球许多人爆仓,有人从中获利颇高,也有人一夜之间无家可归。这一切都是因为炒币”导致,而这一切的源头之一就是挖矿”,因为一些电价、散热等方面的考量,我国许多矿老板都将矿场设置在内蒙古地区,但在国家决心整治挖矿、虚拟货币的基调下,内蒙古决心开始肃清矿场”。5月25日,内蒙古发改委官方发布公告,对《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

  • Facebook虚拟现实副总裁雨果·巴拉离职

    据国外科技媒体报道:Facebook公司的VR副总裁雨果·巴拉宣布他将离开公司。巴拉在一篇博文中说,他计划探索医疗技术领域,这样他就可以将自己在消费技术领域学到的知识应用于解决医疗领域的问题。

  • 俞敏洪:年轻人不能躺平 否则国家的未来靠谁

    凤凰网科技讯 5月30日消息,今日,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在第四届全国青年企业家峰会发言表示,年轻人都躺平、太佛系的话,国家的未来靠谁?俞敏洪还表示自己对董明珠在台下谈论的“我们这一代的企业家还是要为激起中国的年轻人的奋斗精神做点事情的,不能鼓励年轻人天天打游戏、贷款消费,要让年轻人努力为中国多创造财富,要讲讲奋斗精神”表示赞同。近日,“年轻人选择躺平可耻吗”的话题成为大家讨论的焦点,“躺平”是指瘫倒在地

  • 中航未来学生王翠杰入职祥鹏航空丨中航未来毕业生巡礼

    有人说青春是奋力拼搏,有人说青春是活力四射。而对中航未来大连海事校区的王翠杰而言,青春更像一场整装待发的旅程。它美好却稍纵即逝,它需要用辛勤与汗水历练,也需要用坚强与毅力筑造。△ 中航未来优秀毕业生王翠杰王翠杰坚信,只要不停止前进的步伐,努力过后,定会有成果。这个选择中航未来就读的女孩,有着一个蓝天梦。在学期间,她在熟练掌握本专业知识与技能的基础上,积极参加社团和各类实践活动,提升自己实践素养和能?

  • 清华大学迎来中国首个原创虚拟学生:智商和情商双高 颜值出众

    综合国内媒体报道, 2021年6月1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知识工程实验室迎来了中国首个原创虚拟学生华智冰,清华大学为她办理了学生证和邮箱。据了解,华智冰师从智源研究院学术副院长、清华大学教授唐杰,并由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智谱AI和小冰联合培养。视频华同学智商和情商双高,可以作诗、作画、创作剧本杀,还具有一定的推理和情感交互的能力。她的脸部、声音都通过人工智能模型生成。不同于一般的虚拟人物,华智冰背后依托?

  • 央行出手 金融业三大协会发声整治虚拟货币:这些统统禁止!

    有句话用来形如目前的币圈市场再合适不过:岸上的人想下水,水中的人却想上岸。有人后悔没有趁着比特币暴涨的行情打捞一笔,一夜暴富;也有人懊恼自己上错了车,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甚至负债累累。如今,有关机构终于出手了。昨天,中国金融业三大协会发声,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为整治虚拟货币”定调。公告称,近期,虚拟货币价格暴涨暴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有所反弹,严重侵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扰乱经

  • “共创”赢未来 软通咨询领跑新咨询

    在咨询界,“四大”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国内咨询公司只能望其项背,无法追赶和超越。然而,数字化时代的到来,使得这一局面出现了改变的可能。 当技术变成企业的业务创新引擎时,那些具备更强技术能力、拥有更多数字化转型实施经验的科技公司,得以进入到咨询市场,并且有了异军突起的机会。 最近,国内最大的数字化服务商之一的软通动力,宣布推出“软通咨询”这一独立的子品牌。 负责这一业务的软通动力集团高级副总裁杨念农表

  • 万顺叫车:党建引领 谱写未来

    百舸争流千帆竞,借海扬帆奋者先。万顺叫车以“不畏浮云遮望眼”的定力,“越是艰险越向前”的斗志,“千磨万击还坚劲”的韧劲,紧跟时代发展态势,紧盯未来发展方向,紧抓万顺企业管理,聚焦党建引领发展,聚焦实体店建设,聚焦行业整体提升。万顺叫车在新目标新定位上振奋人心、催人奋进,在新目标新定位上鼓舞信心、坚定决心,在新目标新定位上拉高标杆、提升标准,激励担当,实现了万顺叫车的跨越发展,持续提升。多年来,万顺

  • 中航未来学生陈亚东入职四川航空丨中航未来毕业生巡礼

    自律、坚持、汗水、拼搏,是中航未来四川外国语校区优秀毕业生陈亚东圆梦之旅中的“关键词”。选择了中航未来的他有着清晰的职业规划。从文化水平的提高、体能的锻炼,到专业知识的积累和职业素养的形成,在校园这一方天地中,陈亚东为了自己小小的理想不断努力着。△ 中航未来优秀毕业生陈亚东与同学陈亚东大一的时候,曾在健身房里看见了一句激励了他大学三年的话:“在你想要放弃的时候,在心里告诉自己,坚持一下,坚持一下,?

  • 华为再次重申不造车:未来也不会投资任何车企,更不会控股、参股

    【TechWeb】5月24日消息,针对近日华为造车的谣言,华为官方再度发布声明重申不造车。华为表示,有关华为造车的不实传言,公司发言人已多次予以澄清,今天,我们再次重申:华为不造车。这一长期战略在2018年就已明确,没有任何改变。“我们认为,产业界需要的不是华为品牌汽车,而是华为三十多年积累的ICT技术能力,来帮助车企造好面向未来的车,即为车企提供基于华为ICT能力的智能网联汽车部件。”华为还强调,至今为止,我们并未

  • 内蒙古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 包含四项举报范围

    据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网站发布的公告显示,为认真贯彻落实《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关于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工作要求,进一步拓宽虚拟货币“挖矿”企业问题情况来源渠道,充分发挥群众监督保障作用,特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敬请广大群监督举报。

  • 马斯克又带火虚拟货币“柴犬币Shib” 抢走狗狗币风头

    据国外媒体报道,最近继狗狗币之后,目前另一种虚拟货币柴犬币(Shib)走进人们的视野。仅仅2天,它就从廉价的山寨币成为全球涨幅第一加密货币。而这又与带币达人马斯克脱不了关系。

  • 金融业三大协会发文整治虚拟货币:火币暂停新用户杠杆等服务

    5月18日晚,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表《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提醒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风险。《公告》指出,虚拟货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是真正的货币,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自此,比特币等一众虚拟货币纷纷开启大跌,比特币甚至一度跌落至3400万美元/枚的大关,许多投资者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现在,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