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视频版权最新资讯 > 正文

影视剪辑号死于2021?我们觉得不会,也不应该

2021-04-27 08:39 · 稿源:新榜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作者:小八hachiko,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抵制影视作品二创的靴子似乎落地了。

昨晚,B站UP主“剪刀手轩辕”发了条微博,说由于版权方爱奇艺要求,自己投稿的《【性转】隐秘的角落(江疏影/张子枫/刘昊然)》未能通过B站审核。

图片

间隔4个小时,“剪刀手轩辕”更新微博:“已滚回欧美,在剪了,莫慌……”并配上后台剪辑的截图。但部分网友仍然忧心忡忡,“各大平台会买欧美影剧版权,到时候一样不许剪”。

这样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短短半个月,“短视频侵权”被两次点名。

4月9日,超过70家影视传媒单位发布《关于影视版权保护的联合声明》,表示将对未经授权剪辑、切条、搬运、传播影视作品内容行为发起法律维权;

4月23日,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等视频平台又联合多家影视公司及500多位艺人发布《倡议书》,呼吁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合规管理,立即清理未经授权的短视频。

图片

相比首份声明,第二份声明更具体,指向更明确,着重点名的是“原片搬运”和“切片合集”两大重灾区,再加上联合500多位艺人共同发声,话题直接上了热搜。

截至发稿前,#500余名艺人反对短视频侵权#相关话题已经在微博获得7.6亿阅读、4.3万讨论。

作为抵制短视频侵权的主要平台方之一,腾讯视频发布《倡议书》的微博却遭到不少吐槽,目前评论区已被设置为筛选后显示。

图片

相比动辄几十集的连续剧,短视频的精华剪辑满足了快节奏的娱乐社交需求,一些精彩的二次创作,还可以为原剧增色。因此在目前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经常可以看到“x分钟看完一部电影”、“热剧吐槽”、“拉郎配”等作品,播放点赞数据喜人。

2020年8月,巨量引擎联合猫眼娱乐发布《电影·短视频营销白皮书》,截至2020年6月,抖音影视类账号达3.3万以上,电影兴趣用户规模达到3.1亿,同比增长108%。

对于长视频平台而言,这些短视频既可能将观众引向正片,也可能让观众浅尝辄止,相爱相杀就在一念之间。

但对于影视博主以及观众来说,影视类短视频已经逐渐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未来是否还能自由地创作或追剧?成为他们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短视频侵权: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在短视频领域,影视博主常见的创作形式有原片搬运、切片合集、影视混剪、杂谈解说、reaction等,其中不乏粉丝过百万千万的大号。

虽然近期“反对短视频侵权”的声明闹得沸沸扬扬,但部分长视频平台此前以官方名义推出过二创活动,因此引起了部分影视创作者不满。

微博网友“荷兰豆养殖专家”列举出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芒果TV几大视频平台在剧播期间的“二创比赛”,并吐槽“需要你的时候你是免费热度,不需要你的时候你是侵权二改。”

“剪刀手轩辕”还在这条微博评论区补充,2018年《镇魂》播放期间,优酷宣布同人二创视频播放量计入剧集播放总量。

图片

有网友认为,短视频侵权问题并不能够一刀切,要合理抵制不恰当的搬运与恶意剪辑,但对于有些好的剪辑作品没必要禁止。截至发稿前,该条微博评论点赞超过8千。

图片

此前,新榜曾发文《“几分钟看完电影”被联合抵制,影视博主还有出路吗?》针对短视频侵权进行讨论,其中提到一些切片、搬运只为获取流量来变现的影视营销号,比如“xx追剧”、“xx热剧”等,它们往往将剧集剪切成数十段几分钟的小视频,观众通过这些账号就可以直接观看全剧。

图片

如果再加上橱窗带货、直播变现、剪辑收徒等吸金手段,一个影视营销号月入过万似乎并不难,社交平台上经常可以看到“抖音影视号月入过万”的个人经验贴。

图片

“现在还有什么普通人不太知道的暴利行业?”

知乎问题下的高赞回答

这种影视营销号明显符合“原片搬运”和“切片合集”两大侵权重灾区。就目前《倡议书》判定的短视频侵权场景来看,“二创剪刀手”与“剪辑搬运号”都未能幸免,伴随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争议,难免对部分认真做内容的影视博主造成伤害。

与此同时,不少在播长剧的宣发仍需短视频的加持。

以最近热播的《小舍得》为例,目前该剧的抖音官方账号已有82.6万粉丝,不仅日常发布剧中的精彩片段与幕后花絮,还会不定期直播带货。截至目前,抖音话题#小舍得#已有50.9亿次播放,其中包括部分影视营销号的“原片搬运”。

图片

目前抖音剧集榜排名第一的《号手就位》则直接在抖音投放了广告位,底端可见优酷平台logo。在#号手就位#原话题的基础上,还衍生出#号手就位预告片##号手就位发布会#等预热话题。

长视频维权或影响短视频战局

保护原创毋庸置疑,不过长短视频间也存在共同利益。

4月23日,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评论”指出,利益格局发生变化是导致双方冲突的主要原因。

2019年,中国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据《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18亿,占网民整体的88.3%,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已经达到了110分钟,长、短视频间分庭抗礼的局面已经逐渐显现。

与此同时,优爱腾等国内头部视频平台目前仍处于亏损泥沼中,虽然陆续都提出“会员费涨价”的措施,但扭转亏损仍有难度。如果内容版权再被短视频平台蚕食,未来或将流失更多用户。

一位影视业从业者向我们透露,二创剪辑对于剧集制作方是有好处的,可以提高剧集的传播热度。而制作方在出售剧集时,就已经收到了长视频平台支付的版权费用。在这种交易模式下,吃亏的是长视频平台,它们不能接受自己重金买的剧集版权,被直接搬运到短视频平台免费观看,因此提出反对短视频侵权。

但长视频平台为何选择在4月集体发声?我们猜测,一方面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另一方面,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将在6月1日生效,进一步提升了对影视作品的保护力度,将法定赔偿额上限由五十万元提高到五百万元。影视方维权也有更多底气。

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剧集互联网版权中,腾讯版权覆盖超过50%;票房过亿的国产电影互联网版权中,腾讯版权覆盖82%,为行业最高。版权资源多,涉及纠纷也多,这或许也是腾讯此次高调声明的原因。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4月24日,也就是《倡议书》发布的第二天,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在网页版的视频发布页面增加了在线剪辑功能,用户可以利用腾讯提供的正版视频进行影视剪辑

同时,腾讯发布《腾讯微视创作者分成收益调整公告》称,“平台将综合评估内容原创度、内容质量与内容制作成本,对搬运者严格打击”。

有媒体在报道中提到,腾讯此次出击,将使得大批创作者和用户转移到微视和视频号,并在与抖音快手的竞争中形成优势。

这最终会给短视频战争带来什么影响,结果还需静观。

影视剪辑号会死于2021吗?

对于影视创作者而言,找到一个适合发展的创作平台并不容易。平台的氛围,粉丝的互动……都是难以割舍的宝藏。

此次接连两份的“短视频侵权”声明,一遍又一遍敲打创作者的警钟,要不要继续做下去?去哪个平台做?还能做多久?都成为了未知数。

在版权保护时代,经历着这种阵痛的并非仅限视频领域,早前的音乐领域也曾经历过这样的蜕变,在一次次消费习惯的调整后,用户逐渐接受付费听歌的模式。

对于影视版权保护与短视频二创的矛盾,目前也有平台值得借鉴,比如快手在原有版权结算的基础上新增了词、曲版权的单独结算以及独立音乐人结算通道;再比如,B站近几年大力投资影视公司,采购版权,在站内已有版权的基础上鼓励用户去进行二创,碰撞出更多的内容可能性。

相比一刀切的“误杀”,影视创作者与观众都需要一个可以自由交流的空间。回到平台的竞争,优胜劣汰也非唯一准则。

正如人民日报评论所说,版权保护是必由之路,但如何规范需要有度的考量、有过程意识。毕竟,在现实中还存在维权取证难、周期长、取证成本高等诸多难点,需要一一攻破。否则像联合声明中一刀切的描述,只会引发“保护资本利益远重于维护创作环境”的用户认知。光抱着“避风港原则”去规避版权保护责任,就有可能在未来赛场上失去先机。

昨天,一位当前正在热播的电视剧的出品方告诉我们,他本人早年曾亲历过报纸“围剿”门户那一段,今天的“围剿”和当年在本质上并没有区别,版权固然需要得到保护,但高频打败低频是硬道理,形势永远比人强。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版权短视频维权监测,力解影视版权困局

    4 月 9 日下午, 73 家影视机构共同发布《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 在这 70 多家发声名单中,不仅包括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等专业协会,还包括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等视频平台,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慈文传媒、新丽传媒等影视公司。 接下来整体的短视频素材版权格局,将会有重大的改变。 ?

  • 影视剪辑作品再遭围剿!70家影视公司联合倡议:立即清理未授权短视频

    短视频平台上的影视剪辑号、影视营销号日子可能会很不好过了!继4月9日各大协会、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等70多家发布的联合声明,抵制公众账号二次创作影视作品之后,短视频平台影视剪辑作品再遭围剿!

  • 版权局打击短视频侵权

    在今日的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上,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数据称,坚决反对、及时打击商品恶意注册行为。2018-2020年累计驳回恶意抢注、商标囤积15万件。上个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启动了集中打击商标恶意抢注专项行动。

  • 影视行业打响“短视频版权战,“快抖B”上的“剪刀手们”如何求生?

    近日视频行业迎来一场大震动,长视频与短视频之间的矛盾冲突以从未有过的直白方式呈现在了公众面前。4月9日下午,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等协会联合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咪咕视频等长视频平台以及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等53家影视公司共同发布《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以下简称《声明》),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

  • 传闻百度将推出独立视频剪辑产品“度咔剪辑

    如今短视频创作者数量大增,也带动了视频剪辑软件的火爆。在手机上视频剪辑的门槛已经大大降低,很多人都可以利用手机剪辑软件简单剪出一个效果不错的视频。

  • 影视剪辑被围剿,死于2021

    4月9日,一则由各大协会、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等70多家发布的联合声明,响亮亮地给自媒体内容创作者记了一拳。

  • 快手推出PC端视频剪辑产品“云剪” 可满足专业剪辑要求

    在今天的快手光合创作者大会上,快手音视频中台负责人宣布推出快手云剪、快手云直播两款产品。据介绍,这两款产品主要满足专业和准专业创作者PC端视频编辑、直播导播等多元需求。

  • 短视频大厂,瞄准傻瓜“Pr”

    1998年,Adobe公司在北京国贸开设了它在中国的第一间办公室。当时,Adobe进入中国的产品远不像今天这么多,只有Photoshop5.5、Acrobat Reader4.0、Illustrator8.0,还有Premiere5.0(以下简称Pr)等等。

  • 知乎关联公司申请注册「剪乎」商标,或推视频剪辑工具

    据天眼查显示,近日,知乎关联公司智者四海(北京)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剪乎」商标,国际分类涉及科学仪器、广告销售、通讯服务等,目前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

  • Insta360影石接入HIFIVE音乐开放平台 AI剪辑加持版权音乐“一键出片”

    HIFIVE(嗨翻屋科技)与全球领先的全景影像品牌Insta360影石达成音乐版权合作,将为其旗下产品提供音乐正版化解决方案,保证产品中版权音乐使用的便捷与规范。此次合作,Insta360影石通过API方式接入HIFIVE音乐开放平台版权音乐素材曲库,类型丰富的配乐作品将上架Insta360客户端,全方位满足用户多场景视频剪辑配乐需求,助力用户简易创作,提升产品体验。Insta360影石创立于2014年,其致力于帮助人们更好地记录和分享生活。迄今为止Insta36

  • 微信视频号2020年处理超过3.3万条侵短视频

    今天是世界知识产权日,微信发布《2020微信知识产权保护数据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全方位披露2020年微信知识产权保护的实践举措和成果。

  • 首例短视频模板侵权案宣判

    4月16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对原告深圳脸萌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与被告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某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进行宣判,判决二被告立即停止在Tempo App中提供涉案短视频模板,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6万元。

  • 70家影视公司、514位演员发布联合倡议:立即清理未授权短视频

    “几分钟看完一部电影”,正遭到影视行业前所未有的强烈抵制,半个月内,已经出现了两次联合维权声明。此前4月9日,50余家影视公司、五大长视频平台及影视行业协会发出联合声明,共同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4月23日,70多家影视公司与视频平台联合包括赵丽颖、李冰冰等在内的514位艺人发布联合倡议书,再度呼吁短视频平台推

  • 《司藤》《赘婿》的“版权分销””背后,视频平台的联姻时代全面开启?

    “酷拿《司藤》换鹅的《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和桃的《大宋宫词》,是不是赚翻了?” 时间的指针匆匆划向四月下旬,这场三方置换中最后开播的《大宋宫词》也已于日前收官,而晋江、豆瓣、微博等平台上,“平台事业粉”仍在热烈讨论着。

  • 短视频里,谁在保护未成年人

    未成年人“全面触网”已是事实。相比1995-2005年出生的Z世代,最新一代的孩子们自出生起就被成熟的互联网所包围,是更纯粹的网络世代。而随着疫情的爆发,我国网络课堂、在线教育等产业不断发展,移动智能设备几乎成了孩子的必备用品,我们不得不意识到一个新的事实:现在的未成年人,越来越离不开网络了。

  • 比抖音、快手还早做短视频的开眼,现在怎么样了?

    这是开眼App成立六周年后的一个周四。午后的阳光照射在开眼的办公区,虽是春日却也有些炎热。靠近落地窗旁,一台立式摇头风扇在不停旋转。在会议室里,她穿着浅绿色的针织半袖,桌上是她没喝完的无糖可口可乐和一部倒扣的苹果手机。

  • @刘宇引发国风热潮,短视频时代,国风文化如何破圈?

    ​一袭水墨长裙,跟随《大鱼》悠扬的笛声,@刘宇在创造营的舞台上翩然起舞。挥舞着水袖长扇,仙气飘飘的古典舞将《大鱼》这首空灵缥缈的国风歌曲演绎得淋漓尽致。他独有的中国风气韵,在这个国际化的选秀舞台上让人眼前一亮。有人在评论中感慨:“刘宇一出来,感觉内娱还没完蛋。”

  • 超70家影视传媒单位联合500余位艺人倡议:立即清理未经授权短视频

    【TechWeb】4月23日消息,今日,包括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等在内的国内超七十家影视传媒单位,联合500余位艺人,再度发布联合倡议书,呼吁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合规管理,清理未经授权的内容。据悉,这也是继4月9日多家影视传媒单位发布联合声明后,业界再一次发布的更加具体且具有指导意义的倡议书。倡议书中提出了如下倡议:一、倡导短视频平台积极参与版权内容合规治理,即日起清理未经授权的切条、?

  • 凭什么说达赏必将成为短视频行业的黑马

    由香港主板上市公司雄岸科技(01647.HK)旗下杭州达赏科技有限公司开发运营的“达赏”短视频APP已于 2021 年 3 月 21 日正式上线。公开信息显示,杭州达赏科技的法人代表为雄岸科技CEO李伟,达赏是雄岸科技集团继达人店之后全力打造的具有趋势引领地位的社交短视频平台。达赏的核心团队成员均来自一线互联网公司,这也使得达赏APP十分重视用户体验,视频音频清晰流畅。据了解,雄岸科技CEO李伟毕业于英国考文垂大学,先后供职于微?

  • 短视频红人转型直播带货,为什么只有美妆做得不错?

    美妆作为最具营销先驱性的品类,一直走在时代的风口,不管是图文推荐还是短视频种草,都具备先行者的姿态。而在收割了短视频的第一波红利后,美妆垂类账号也快速调转车头,在向直播带货转型的过程中,展现出了有别于其他垂类的不同面貌。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