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快手最新资讯 > 正文

快手上的广告战争

2021-04-23 13:41 · 稿源:半佛仙人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半佛仙人(ID:banfoSB),作者:半佛仙人,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1

2019年,在广告联盟行业干了近二十年的王帅民接到了快手方面的邀请。

在几次长聊,尤其是在和宿华本人的深度沟通后,2020年3月,王帅民加入了快手,开始主导快手联盟

快手联盟的野心,是要引领整个联盟行业的3.0时代。

联盟,也叫互联网广告联盟,这个行业几乎和互联网普及的时间一样久远。

快手

全球互联网的大流行是从1994年网景公司发布导航者浏览器开始的,而联盟的伊始则是从1996年的亚马逊开始的。

那一年,亚马逊创建了第一个联盟,首次将大量流量主汇集在一起,形成了未来“几乎没有流量上限”的联盟体系的雏形。

但这个原始状态的联盟是半封闭性质的,只允许销售亚马逊自身的广告,与其说是联盟,不如说是亚马逊服务商集散地。

直到2003年Google创建了AdSense,同时接入了自由流量主和自由广告主,联盟这种双边流量贸易的模式才被真正确立下来。

这是联盟的1.0时代,一个属于PC和搜索引擎的时代。

十七年后,据Alphabet的2020全年财报,Google的广告全年收入已经达到了1469亿美元,占总营收的80%以上。

搜索引擎流量,以及Alphabet投资收购的具有流量业务的公司,比如Youtube,再加上AdSense接入的外部流量,共同支撑起了一家全球最顶级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并且让它们有钱在各种奇怪的领域持续烧钱。

而在太平洋另一侧的互联网世界,联盟1.0时代几乎在同时开启。

国内互联网的第一条广告,是1997年3月比特网从IBM手里接到的一条AS400的广告,IBM为这条广告付了3000美元。

这3000美元,是国内互联网流量变现的一个里程碑。

所谓互联网流量变现,很大意义上就是指,只要你有流量,就会有广告主看上你。

广告主在找合适的广告位,流量主也在找愿意花钱投放的甲方,这个相互寻找的过程是很麻烦的,效率很低。

广告联盟的价值,就在于合并了不同来源的流量主,并且用技术和统一标准把流量的价值量化了。

广告主不需要选择具体的网站或者渠道,只需要告诉联盟我要多少量,然后付钱。很多时候流量主自己也会成为联盟的客户,从联盟手里买量,进行流量的原始积累。

广告联盟出现后,流量和广告主匹配的速度变快,效率变高,成本变少。

但是广告联盟之间也有竞争,拥有自有媒体的广告联盟天然占据优势。

自有媒体的流量大,吸引来的广告主就多,广告主富集的联盟,又会对中心流量主具备更强的吸引力,然后又可以给广告主提供更多的选择和供应能力。

PC时代,最大的流量源头,同时也是最好的广告位,都在搜索引擎上。

一方面,搜索引擎是当时用户进入互联网的主要入口。另一方面,搜索关键词本身就是一个精准定位广告受众的钩子。

以搜索引擎为核心的广告联盟成为了联盟行业1.0时代的主流,在一份分析联盟行业发展的论文里,有研究者评价:

通过搜索联盟,搜索引擎在互联网上建立了一张广告网,联盟内的网站共享包括用户行为在内的各种数据。

沉溺于搜索广告的联盟,最大的优点是躺着赚钱。

用户从往搜索引擎里输入关键词开始,到点击搜索引擎检索到的那些和关键词相关的网站,整个行动路径和思维路径在联盟面前都是透明的。

而且搜索引擎上的广告是联盟提供的,相关网站上的广告还是联盟提供的。

那个时候没有大数据,也不需要大数据。

建立在搜索引擎机制上的营销,不用通过复杂的技术分析去匹配目标用户,目标用户会自己撞到企业的广告上。

但1.0时代的联盟,最大的缺点也是躺着赚钱。

既然只需要简单粗暴的Banner、弹窗和文字链接就能赚钱,为什么还要去研究精准营销的技术和具有长尾效果的内容呢?

如果当中介就能赚钱,没有人会鞭策自己当服务商。

联盟1.0时代的七个主流广告联盟中,王帅民创业的窄告网是唯一没有自有媒体的联盟。

这让窄告网在做中介方面先天弱势,动辄被上下游一起挤压,但也从侧面逼迫王帅民去做内容服务和数据技术。

这种经验积累,即将在下一个时代大放异彩。

2

2010年,国外的主流运营商开始规模建设4G。

移动互联网时代开始了。

前面说过,PC时代互联网的主要入口是搜索引擎,流量集中在搜索引擎上,所以当时的广告联盟以PC搜索广告为主。

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初期,以各种手机端资讯新闻平台和内容平台为主的图文平台开始蓬勃发展,吃掉了大量本属于PC端的流量。

这种变化在全球范围内缓慢又快速地发生,移动互联网的影响力如波纹般扩散,犹如一颗石子投入湖心。

2013年,国内的三大运营商拿到了4G牌照。

也就是在这一年,当时已经身在易传媒的王帅民参与了一场收购,易传媒用数千万美元从石家庄买下了一家名为芒果移动的公司,这场收购惊动了整个联盟行业。

王帅民是力主收购的一方,很多年后他回忆起这件事情:

当时,我们迫切感受到移动互联网流量的汹涌之势,最快的方式就是收购。

除了流量阵地的转移,所有的联盟还不得不面对一个冷漠的事实:

用户从搜索引擎进来,一头在互联网上闯进广告包围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供应能力依然重要,对广告主来说却已经不是唯一的考量因素。

2013年是程序化购买DSP的元年,也是广告原生化和定制化的元年。

广告主需要更精准的广告,流量主考虑的因素则更简单——他们需要让广告主满意。

除了能够供应多大的流量,联盟还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是,自己能为广告主和流量主提供什么样的服务。

服务来源于技术。

大数据识别,兴趣引擎,人工智能算法推荐,各种技术和创新被应用在联盟的服务中,联盟争先恐后的转型,唯恐被时代抛下车。

2014年,王帅民在一次和比特网的对话中提到,易传媒为媒体主提供了广告管理技术平台AFP,资源变现平台SSP,数据管理平台DMP。

这些技术上的事情恰好是当年他在窄告网所擅长的,那时他们没有流量优势,只能另辟蹊径。

一年后,易传媒被阿里巴巴收购,王帅民在阿里巴巴做出了UniDesk。

技术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狂欢。

3

随着2019年以后5G技术的普及,后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用户流量的大头,再次转移到了短视频和直播上。

这场迁徙早在5G之前就已经开始,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是2012年末,快手转型做短视频社区,一定程度上奠定了此后国内短视频和直播领域的格局。

在2018、2019、2020年的三年间,流量的转移速率逐渐到达顶峰,尤其是在2020年的疫情期间,直播得到了黑天鹅式的急剧催化,和短视频一起成为了互联网新的基础设施。

根据CNNIC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的短视频用户规模为8.73亿,占网民整体的88.3%。

据QuestMobile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半年度报告》显示,短视频占据用户的时长份额已接近20%,仅次于即时通讯。

2020年6月,短视频以110分钟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超越即时通讯。

流量灌入短视频和直播的同时,这条赛道也成为了广告联盟的新方向。

据《2020中国数字营销趋势报告》显示,接近70%的广告主表示,短视频将会是重点投放的平台。

这不是行业自发的改变,而是在互联网流量转移大潮下,一次随波逐浪的变革。

要么逐浪,要么没落,没有第三条隔岸观潮的路可以走。

互联网生意的本质是流量生意,大家竞争的是用户的总时间量,以及用户时间的上中下端口。

但是流量的平台以及载体是在变的。

通信技术的进步,带来的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流量富集的阵地发生转移,于是一切缠绕在流量上的产业也随之转移。

广告随流量而去,广告联盟随广告而去。

传统的图文平台没有犯任何错,但是用户看短视频的时间多了,看图文的时间自然就少了。

就好像搜索引擎也没有犯任何错,但PC时代就是随流量大潮的离去而褪色了一样,总有新人换旧人。

技术不可逆,发展不可逆,转移也不可逆。

流量从来没有真正的增量市场,有的只是拆东墙补西墙。

这是一个零和博弈,我多了,你必然就少了。

区别只在于时代站在哪一边,以及在这个时代,你到底是东墙,还是西墙。

从5G技术开始普及,各大主流手机厂商的旗舰机型都支持5G,互联网流量飞速涌入短视频和直播赛道的那一天开始,广告联盟的新时代,就已经来临了。

没有人能拒绝新时代的来临,但你可以选择主动为新时代开门,或是等待其他人开门。

快手联盟,准备做这个开门人。

4

和过去的两个时代相似的是,流量优势依然可以等价为联盟优势。

在属于短视频和直播的时代,快手已经起跑了十年,获得的是庞大的视频内容生产能力,以及持续稳定增长的流量。

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在快手联盟大会上提到:

我们的日活按照招股说明书公开来讲是3.08亿,(实际上)应该比这个数字还高一些。

作为短视频和直播赛道的头部,快手庞大的流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广告主,就像二十年前王帅民看到过的那个时代一样。

流量是有引力的。

而随着客户数量和体量的扩大,快手的商业化生态同样开始需要更多更丰富的流量,以及更多元化的生态合作伙伴。

对于互联网第二次流量转移的接收者快手来说,当前的商业化生态是一个增量市场,不怕被别人分蛋糕,只怕胃口不够,吃不下这么大的蛋糕。

在后移动互联网时代,快手需要有自己的联盟,如马宏彬所说,为快手生态:

提供一个无限支持的流量增长池,在满足客户需求的同时,提升商业化收入。

与此同时,快手联盟也在把自己塑造成一种新的联盟形态,一个All in 短视频和直播的联盟。

这样的联盟在海外已经有了,但是在国内,快手联盟还是第一个。

做视频广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大的问题就是视频内容从哪里来。

快手联盟能入局,是因为快手在视频上已经积蓄了十年,快手生态内的视频创作者,支撑起了快手联盟的内容联盟。

在2020年12月的快手联盟工具行业沙龙上,快手磁力引擎内容联盟产品经理肖琳提到了一串数据:

2020年截止6月30日的六个月内,快手每天有超过1500万的视频内容被记录,其短视频和直播的点赞、转发及评论有1.63万亿,26%的月平均活跃用户既是用户也是创作者。

作为快手商业化的三驾马车之一 ,快手联盟能把快手生态的商业价值最大化发挥出来,用商业反哺内容。

这块业务已经成为了快手生态的一条护城河,而快手生态的内容供应,又是快手联盟在行业内的护城河。

这种互为护城河、唇齿相依的关系,是快手方面不遗余力支持快手联盟的最直接原因。

不同时代的联盟,都在某方面为个人开发者和中小团队解决了门槛问题,就像一个已经越过了门槛的人,在门外拉了一把还在门里的人。

联盟1.0解决了流量商业化的门槛问题,联盟2.0在这个基础上再解决了广告数据化的门槛问题。

3.0时代的快手联盟,则在前代的基础上,又解决了视频能力普惠问题。

对绝大多数的广告主和流量主来说,自主生产视频广告都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他们是广告内容最直接的需求方,但又普遍缺乏生产视频广告的能力,因为他们天然离内容比较远。

但对背靠快手内容生态的快手联盟来说,视频广告的内容生产和制作并不是那么困难,并且这种生产制作能力是溢出的,可以赋能给广告主、流量主乃至产业。

这份能力不仅可以用来把广告视频化,更是一种可选的增益Buff,可以针对客户的特点“缺啥补啥”。

在一场名为《如何构建短视频时代流量新引擎》的现场演讲里,王帅民是这么解释快手联盟的服务能力的:

工具行业普遍希望增加用户时长,我们可以把优质内容输送过去。图文内容的媒体没有直播能力,我们就把直播技术输送给他们。开发者只有DAU但没有电商,我们就把电商相关的内容输送过去。

无论是广告视频、纯内容视频还是电商视频,视频都只是形式,是一个容器、一种载体。

相比于PC时代的搜索广告或移动互联网时代初期的图文广告,视频广告在延展性上有着天然的优势。

而快手联盟就是在把视频的这种优势放大到极致,让视频不仅是内容,也是广告容器;不仅是广告容器,也是变现渠道。

这就是快手联盟的核心理念:

“VaaS”,视频即服务。

5

当前快手联盟VaaS的主要应用场景,是为开发者做增长、留存和变现。

而这三个服务,又和快手联盟的三个业务板块息息相关:

广告联盟,内容联盟,电商联盟。

这三个板块彼此排列组合,共同构成了快手联盟的服务链路。

第一,依托流量和内容,帮开发者做增长。

WebEye是一个开发小游戏为主的出海公司,同时也是快手联盟的客户之一。

广告联盟基于内容联盟的支持,为WebEye的小游戏设计了一系列内容视频广告,在十几秒的时间内展现出游戏的卖点和核心玩法,而且这种IAA( In App Advertisement)游戏投放还可以试玩,所以流量转化效率极高。

其中一款手游在投放快手联盟后,已经有2亿的下载量。

第二,赋予开发者内容能力,帮开发者留存用户

很多工具类App在初期的高速增长之后,紧随着的就是雪崩式的用户黏性和停留时长下滑。毕竟除了需要的时候打开来用一下,绝大多数工具类App对用户来说都没有日常浏览的价值,因为“没有内容”。

开发者的产品里没有内容,但是快手里有内容。

快手联盟的内容联盟,可以把社区里经过了用户筛选的、有过成功先例、可以留住用户的内容批量输送给开发者,还可以共享个性化推荐能力。

第三,共享广告和电商能力,为开发者提供变现渠道。

解决了开发者的获客问题和留客问题,最后就是如何把客流量变现的问题。

快手联盟有一个神农计划,就是通过整合快手的内容、算法能力,结合电商经验,帮助开发者变现。

最简单的路径,就是在开发者的产品中嫁接广告和电商,并且广告来自广告联盟,电商来自电商联盟,而嫁接的载体,是短视频和直播内容,又来自内容联盟。

从增长到留存到变现,开发者的一切需求都可以由快手联盟解决,并且是以短视频和直播为形式,以内容联盟为基础设施,以广告联盟和电商联盟为手段,为开发者提供一站式的服务。

除了服务于开发者,快手联盟的数据定向和精准投放技术,还可以提高广告主的转化效率。

流量还是那些流量,但是新技术会提供新增量。

在同样的时间量里,能不能给对的人在对的时间看对的东西,就决定了能不能有更好的效果。

关键是,这些多出来的效果没有抢任何人的蛋糕,纯粹是技术带来的效率提升。

而且对于用户来说,因为内容联盟的存在,广告也不再是纯粹的重复洗脑,而具有了内容本身的可读性,也就相对提升了使用体验。

即使对于确实不buy in这种广告的用户,快手联盟设计的反馈模式也是最大限度的不打扰,“没有正反馈,就相当于负反馈”,只要用户没有点击进去,哪怕只是滑过,也将在一定时间内不再推送同类广告。

关键是,这些服务之间本身是相互促进的,内容反馈在提升用户体验的同时,也促进了投放的精准度,减少了无效曝光。

广告转化率提高的时候,广告主增多,需求量变大,自然也就强化了开发者的变现能力。

只要用户在这里的体验更好,开发者能性价比更高地赚到钱,广告主能获得更好的投放效果,大家自然会用脚投票。

内容联盟、广告联盟和电商联盟的三位一体,将成为快手联盟最好的护城河。

这不是什么先发优势,而是踏踏实实的技术积淀和内容积淀。

早在王帅民二十年前进入联盟行业的时候,早在快手十年前转型做内容社区的时候,这场沉淀的过程就已经开始了。

今天的快手联盟,既是新生儿,也是漫长沉淀后的结晶。

6

从PC搜索广告、移动图文广告,再到今天的短视频广告,在流量的一次次转移中,广告的形式、匹配的效率,这些东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而广告联盟需要具备的能力,也在变得越来越多元化。

但一切改变,最终都离不开“效率”二字。

联盟的三个时代,是一个流量生产地转移的过程,更是一个技术升级促进效率升级的过程。

快手联盟的基本盘,是流量在这个时代的新阵地,并且用了效率更高的生产理念去加工这些流量。

虽然从创立时间上来说,快手联盟在联盟行业中才刚刚起步,但在理念上的代差似乎已然成型。

这种代差,足以跨过时间的鸿沟。

就好像第一次工业革命时,诞生不过十余年的机械工业,亦能对绵延数千年的手工业投下降维打击。

VaaS,若能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快手联盟或许能为后来者走出一条新路,也犹未可知。

而且它有足够的底蕴去试错。

有快手托底,关键是有良性向上发展的商业化生态,快手联盟经得起折腾。

再加上有能力反馈问题和快速迭代,最后总会试出正确答案。

这是作为开门者必须要具备的素质,不然走两步就死了,后来者肯定会担心这门背后的路到底还能不能走得通。

至于快手联盟最后能做到什么程度,能走得多远,现在其实没有人知道答案。

在那些随流量伴生的行业里,本来就没有永远的赢家。

只有逐水草而居,乘风云而动,然后尽量让自己跟上下一个时代,下一场大风。

现在,大风起。

逐鹿,逐鹿,逐鹿。

-----------------------

公众号:半佛仙人(ID:banfoSB)

B站:硬核的半佛仙人

微博:半佛仙人正在装

知乎:半佛仙人

这是一个神奇的男人,你完全猜不出他会写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抖音「天猫」化,快手「微信」化

    ​好久没有写过行业吹逼文,历史在催促着我,我的围观读者们也在催促我,所以我赶紧出山,正好这几天我有好几个信息输入。一个是,看了「快手是什么」这本书,这本书是快手官方研究院联系中信出版社弄的,

  • 他们“无货”,却依然能靠直播在快手悄悄“搞钱”?

    最近,「剪映」闷声干大事,推出了一个图文转视频的功能。需要注意的是,链接导入目前仅支持使用今日头条的链接。除此之外,输入0~1500的文字内容也可以自动生成视频。

  • 快手发布云剪、快手云直播两款产品 满足专业剪辑和直播需求

    今日,快手光合创作者大会上,快手音视频中台负责人宣布发布快手云剪、快手云直播两款产品,满足专业和准专业创作者PC端视频编辑、直播导播等多元需求。同时宣布快手全面支持全景视频的上传与播放,提升创作者在快手平台的音视频体验。

  • 快手匹诺曹行动升级 增加“大众评审” 扩大打假联盟

    今后再在直播时虚假宣传、炒作演戏,“处罚”你的可能不止快手官方哦,还会有围观群众。为进一步精准打击直播间虚假宣传问题,快手电商近日宣布升级“匹诺曹行动”至2. 0 版,新版突破单一的“直播间”治理场景,增加“大众评审团”机制,增大围观群众的治理参与度。“匹诺曹”行动是快手电商 2020 年 12 月针对直播间虚假宣传问题推出的专项行动,旨在打击主播在直播间夸大宣传、炒作卖货等“说谎”行为。据快手电商治理相关负责?

  • 为什么知乎、B站、快手都会强调这一标签?

    2010年,中文互联网社区鼻祖西祠胡同创始人“响马”这句话,可谓一针见血。互联网解放了信息的生产、传输与消费流程,形成强大的人群聚集能力,人与人被连接在一起创作、分享与消费内容,这就是社区。“连接”是互联网最核心的能力,连接信息、知识、用户、服务与商品。网络“社区”则生动地体现出互联网的“连接”能力。

  • B站快手米哈游:除了腾讯,他们也在买买买

    ​B站又出手了。4月1日,B站入股心动公司的消息引发游戏赛道内的震动,紧接着在2日、8日,B站又接连投资了游戏研发商衍光网络、汉服国风品牌十三余。

  • 快手联盟发布五大政策 新版本最高激励比例将达到10%左右

    昨日,快手举办了主题为“结盟而生,向新共赢”的2021快手联盟生态大会,并透露快手联盟DAU超5亿,每日请求量达200亿,每日可用曝光量达30亿。

  • 增强专利保护 快手加入反专利流氓联盟LOT

    非营利组织LOT Network平台(以下简称LOT)由Google公司联合佳能、SAP等公司于 2014 年发起创建,该组织致力于保护其成员免受专利主张实体(PAE)(亦被称作“专利流氓”)侵扰。据快手方面透露, 2 月份刚在港交所挂牌上市的短视频平台快手科技 (Kuaishou) 3 月 21 日已加入该组织。快手科技集团近年来积极进行专利资产储备,随着快手成为全球上市公司中万亿市值俱乐部中的短视频第一股,未来有可能成为专利流氓的目标。快手认为?

  • 快手CEO宿华:希望电商复购率持续提升

    3 月 23 日,快手科技(1024.HK)在港交所收市后公布了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止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财报显示, 2020 年快手总收入增长50.2%至 588 亿元人民币,其中线上营销收入达 219 亿,同比 2019 年增长194.6%;快手电商商品交易总额为 3812 亿元,同比 2019 年大幅增长539.5%。快手成功上市后,它第二增长曲线在哪里,如何保持用户与规模的可持续增长,快手电商与商业化能够支撑多远的未来?这些问题被行业所关注,也是两

  • 星素同台点亮快手直播聚光盛典 快手持续发力娱乐类直播赛道

    直播间观看总人数超过8000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超过300万,直播间互动总量超过3000万,这是快手直播聚光盛典在线上直播间交出的答卷,数字的背后承载了快手发力娱乐类直播的坚定信念。4月10日,快手直播聚光盛典“这是你的播时代”直播活动在海口如期展开,不仅有柒柒、逗比马晓伟、演员雪姐、大师姐等快手人气主播带来的惊喜合作舞台,也有腾格尔、郁可唯、宝石GEM、SNH48等明星艺人现场助阵,为屏幕前的老铁们献上了一场长达2个?

  • 快手发布云剪、快手云直播两款产品 技术赋能创作者更专业高效

    在今天快手光合创作者大会上,快手音视频中台负责人宣布发布快手云剪、快手云直播两款产品,满足专业和准专业创作者PC端视频编辑、直播导播等多元需求。同时快手宣布全面支持全景视频的上传与播放,提升创作者在快手平台的音视频体验。

  • 抖音VS快手:电商之路,分道扬镳?

    在前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快手、抖音纷纷召开了2021年的电商大会。两个大会看似毫无关联,却有个相同特征,纷纷抛出了概念来解读自有平台做直播电商业务的价值。

  • 用信任打破套路,汽车营销的快手方法论

    2020年,由于遭遇突如其来的“黑天鹅”,线下渠道客流锐减,消费者购车意愿受到影响。上半年乃至全年汽车行业度过了一段艰难时光。与此同时,市场环境变化也加速了汽车消费决策的“线上化”,一场营销变革正悄然来临。

  • 比抖音、快手还早做短视频的开眼,现在怎么样了?

    这是开眼App成立六周年后的一个周四。午后的阳光照射在开眼的办公区,虽是春日却也有些炎热。靠近落地窗旁,一台立式摇头风扇在不停旋转。在会议室里,她穿着浅绿色的针织半袖,桌上是她没喝完的无糖可口可乐和一部倒扣的苹果手机。

  • 中视频战国时代:新玩家快手已入局

    在这座湾区城市角落里的一间破旧车库里,三个落寞年轻人正在疯狂的coding,他们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无法分享派对视频的烦恼。手指飞快地跳动,犹如坐在钢琴前的乐曲家正在弹奏一首关于梦想的曲子,键盘声此起彼伏地送来和响。

  • 快手进军二电商,流量平台能否颠覆闲鱼们?

    同二手车电商赛道“烧光千亿未盈利,2021年集体溃败”不同,全品类综合二手电商平台以及垂直二奢电商平台正处于行业爆发期的前夜。几个有力佐证是,以转转、爱回收为代表的头部二手电商平台频频被曝出在紧锣密鼓地寻求上市。报道称,原云集CFO陈晨2021年初加盟爱回收担任首席财务官,爱回收加速上市进程,有望成为国内二手电商第一股。

  • 快手联盟DAU超5亿 新版本最高激励比例将达10%左右

    在2021快手联盟生态大会上,快手方面披露,目前,快手联盟DAU超5亿,每日请求量达200亿,每日可用曝光量达30亿。

  • 星素同台点亮快手直播聚光盛典 京东京喜独冠看好快手生态

    近日,由京东京喜独家冠名的 2020 快手直播聚光盛典完美收官。本届直播盛典以“这是你的播时代”为主题,邀请华少担任主持嘉宾,宝石Gem、SNH48、许嵩、腾格尔、郁可唯等明星齐聚,与柒柒、逗比马晓伟、演员雪姐、大师姐等快手人气主播同台献艺,为广大网友献上了一场精彩豪华的视听盛宴。官方披露,直播间观看总人数超过 8000 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超过 300 万,直播间互动总量超过 3000 万,活动总曝光 4 亿+。这是京东开年以来?

  • 前央视名嘴李小萌快手带货首秀,助农直播

    4 月 19 日晚,前央视著名主持人、记者李小萌在快手开启直播带货首秀。这是快手“幸福乡村,真香好物”系列助农直播中的一场,以“快手喊你吃菠萝”为主题,带着网友走近中国的“菠萝的海”——广东徐闻,一起为中国大陆最南端的顶级菠萝打call。在近两个小时的直播中,李小萌分别连线了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美兴镇人民政府宣传委员、快手乡村振兴官代表张飞,快手幸福乡村带头人张春梅、快手带货达人李宣卓、原央视主持

  • 干货丨抖音VS快手:品牌自播实用方法论

    ​2021年,直播电商的关键词,从“红人带货”秒变为“品牌自播”,这其中,有平台的推动,有品牌的自觉,有服务商等第三方机构的助力,也有标杆品牌的示范和引导作用。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