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短视频最新资讯 > 正文

从“学猫叫”到“快乐星球”:短视频BGM为何总是如此洗脑?

2021-04-21 13:41 · 稿源:全媒派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  王潇然,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什么是快乐星球?什么是快乐星球?”即便你没听过这首歌,或许也会在朋友圈和微博看到过类似的文案动态。全媒派前几天的文章《“什么是快乐星球”,到底是个什么梗?》,回顾了这首歌的出圈始末。

除了这首歌,想必大家在各类短视频APP上也听过不少其他耳熟能详的BGM。这些音乐有个共同特质——哪怕你不知道它们的歌名,但只要听过一次,它们的旋律就有可能像魔咒一般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实际上,这些BGM有很多都是从抖音、快手和微视上出圈的,它们被称为短视频时代的“神曲”。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将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些短视频神曲,试图分析它们为什么这么洗脑?在频繁出圈之后,这些神曲又为用户的日常生活带来了哪些重要影响?

短视频神曲已经渗透到日常生活

“来左边跟我一起画彩虹,在你右边再画个龙……”这首《野狼disco》可能是2019年最火的歌曲之一了。那一年,无数人在短视频上以此为BGM拍摄短视频,许多明星竞相翻唱表演,春晚更是相中了这首歌,邀请了陈伟霆与张艺兴两人共舞演绎。不得不承认,它真的很洗脑。

《野狼disco》所代表的正是短视频平台上最具“特色”的一种BGM——为了配合短视频内人物表现的“卡点”音乐。如《Make Some TikTok》等音乐片段,《社会摇》《Boom boom》等律动感爆棚的舞曲,还有一些电子音乐,如北欧DJ Alan Walker的《Faded》《All Falls Down》等。

很多“卡点音乐”都不是完整的歌曲,但一旦配合短视频的剪辑与人物的动作便极具表现力,成为“洗脑神曲”的主力军。

此外,短视频平台也捧红了许多歌词有趣、旋律欢脱的流行音乐。比如“你笑起来真好看”“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跟所有的烦恼说拜拜,跟所有的快乐说嗨嗨”……

这些欢快的曲目为受众带来了听觉上的愉悦感,因而渐渐成为了人们想要表达快乐诙谐情绪的下意识选择。

还有许多歌颂亲情、爱情与友情的歌曲,通过将动人的旋律与短视频结合,顺利在不同圈子里刷屏。

你可能不屑于听爸妈常刷的短视频BGM,但是或许也不自觉地哼过“花开的时候你就来看我”;你可能觉得《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太过忧伤,但这首歌却登上了春晚舞台。

还有如《夏天的风》这样的老歌、被称为“表白神曲”的《除了春天、爱情和樱花(是心动啊)》等新兴网络歌曲、热门的古风单曲《芒种》,以及曾掀起一阵粤语热的《广东爱情故事》等等。无论是重获巨大流量的老歌还是作为后起之秀的新曲,无论是经典的古风还是特色的地域风,这类抒情神曲无一例外都有着抓耳的旋律,满足着人们对美好情感的向往。

图片

前段时间很火的《白月光与朱砂痣》。图片来源:微视

除此之外,许多BGM已经成为某类视频的标配。例如,当《Unstoppable》《Stronger》响起,大概就能猜到这条短视频的内容或是球星在赛场上拼搏的比赛集锦,或者是在讲述一段励志的故事。

以上种种洗脑神曲已经不仅仅是社交媒体用于为短视频配乐的工具,它们随着短视频的普及,已然渗透到用户的日常生活中,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表达情感的话语体系。

短视频神曲何以频繁出圈?

模式化创作:神曲的音乐特质

神曲之所以 “洗脑”,首先必然有其作为音乐作品的独特潜质。

从音乐作品本身看,短视频神曲大多有着“套路化”的旋律与和弦,这是歌曲成为“洗脑神曲”的先决条件。

这里需要向不熟悉音乐创作的读者简单进行“祛魅”:音乐制作人在创作一首音乐作品尤其是创作流行音乐的过程中,无论是旋律创作还是器乐编排,并非完全基于音乐人个人灵感的“闭门造车”。

因为音乐以及音乐产业经过长久的发展,已经在创作中形成了许多可供借鉴的作曲与和弦进行模式,而这些模式之所以会成为常规,甚至成为满足批量化生产的“套路”,主要原因在于它们满足了听者的听觉舒适感。

所谓听觉舒适感,即音乐带给听者心理层面的愉悦感。若从受众的情感体验层面出发,听音乐的体验可类比阅读小说:那些遵循着“起承转合”的行文惯例、呈现了“大团圆”结局的作品,往往让人更乐意去欣赏

据公众号“哎呀音乐”分析,许多神曲采用了例如“355”式的作曲套路,或者“4536”、“1625”的和弦进行套路,因为这些常见的音乐写作模式很好地满足了人的听觉舒适感。这便是一首歌曲能否成为神曲的基础奥秘所在。[1]

耳虫+短视频:神曲出圈的必要条件

音乐生产的模式化会使人听觉愉悦,但为什么这种舒适感会演变为挥之不去的“洗脑感”,甚至有时让人不堪重负?

心理学领域将“被旋律洗脑”的现象称为“耳虫效应”(Earworms Effect)。准确地讲,它描述了一段旋律在人脑中循环播放且无法控制的情形。

虽然耳虫效应很大程度上标志着音乐给人带来了听觉舒适感,但是,如果原本悦耳的旋律成为人脑难以摆脱的漩涡,则会带来与焦虑与不安的情绪。

以“短平快”著称的短视频,更易引发耳虫效应。出于对传播效果的考量,短视频限制了播放的时长,这使得短视频的背景音乐大多只能截取一首歌的副歌部分,而副歌一般恰巧是一首歌的精华,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流行音乐是否能被听众记住。

如此,抓耳的旋律加上短视频本身的媒介特性,使短小的BGM如小刀一般重复地在听众的听觉记忆中留下划痕。

媒介网的再度整合:神曲风靡的技术架构

作为当代日常生活中的一种景观,神曲的风靡还被当下的媒介环境打上了浓浓的时代烙印。

在短视频还没有像今天这么火爆之前,凤凰传奇、筷子兄弟等音乐创作者的神曲也曾火遍大江南北,但与今天不同的是,“老一代神曲”首先要依靠MV、音乐播放器甚至是线下的广场舞等多样化媒介网才能得以初步传播与扩散。

在这张由实体媒介以及非实体媒介交织而成的网络中,歌曲的传唱与扩散需要经历聆听、传唱、具身参与等复杂的环节。

因此,只有少数曲目才能成为幸运儿,展示出它的影响力。而短视频神曲的传播扩散,则仅需手机媒介即可完成。手机媒介的普及将原先那张复杂的“歌曲扩散网络”整合了起来,各个节点在保持其原状的同时又叠加了移动媒体这样一个扩散节点,并于抖音、微博、微信这样的平台中汇聚。

更重要的是,过去那张联结松散、转译复杂、甚至饱含传播隔阂的媒介网,在手机媒介的作用下成为了以社交媒体为中心的网络,不论是在社交媒体内部,还是不同的平台媒体之间,信息传播、交往互动几乎可以实现“无缝对接”。

这就是短视频神曲出圈所依赖的技术架构的变化。在这样的技术环境中,神曲不再仅仅是家庭CD机中的独唱,不再仅仅是广场舞者的群体狂欢,也不再仅仅是音乐电台、广播电视节目播撒出的“种子”,而成为真正的“迷因”。它内嵌于短视频成为其基本的音频单元,同时依托移动媒体编织出的传播网络,不断在复制中实现连接,在互动中推陈出新。

神曲的出圈如何影响日常生活?

表达、认同与展演

表达情感、引发互动,进而收获认同,既是短视频神曲承载的原始使命,也是其发展至今我们有目共睹的实际效果。不论是歌颂爱情、展演自我还是传达正能量,音乐中承载的情绪总是实现连接与共鸣的有力途径。

首先,短视频里的神曲已经成为人们在社交媒体中表达自我的基本要素。

当我们想要抒发爱国之情时,会不约而同想起《我和我的祖国》;当我们要讲述正义的故事时,可能会想到为画面配一曲《正道的光》;一句“什么是快乐星球”,则是让年轻网民会心一笑的“暗语”。

其次,习惯用神曲表达自我的网络用户,很快便能以此为纽带连接成群,收获群体认同感。从符号学的视角看,作为基础语汇的神曲直白而清晰,并因此创造出了一个用于社交媒体表达的基本符号体系,也即符号互动论意义上的“共通的意义空间”。

由此,以神曲为基础的符号体系大大降低了人们交往互动的成本与隔阂,以至于只要音乐响起,人们会不约而同地投身于一个“想象的情感共同体”,获得身份认同的心理满足感。

此外,在神曲出圈的过程中,个体不仅能收获群体意义上的身份认同,还能满足自我展演的心理需求。

作为数字迷因的神曲,其不仅要依靠自身的批量复制,同样重要的还有不断的创新与迭代。前者注重同质性,后者强调差异性,二者相互结合,共同推动着数字迷因的扩散。

不同个体在短视频中的自我展演,正是上述“创新与迭代”的重要表现形式。个体一方面以神曲为媒介投入到想象的共同体收获身份认同,另一方面则努力通过差异化的自我表演,以确认自身的主体性。这种微妙的动态平衡,便是神曲能够持续风靡的内在机理。

简化、遮蔽与异化

然而需要我们警醒的是,洗脑神曲虽然成为当下人们自我表达、实现连结的有力方式。但模式化的音乐生产与短平快的视频相结合,本身就意味着情感表达的简化与意义的批量生产。

以流行音乐为代表的文化产品,通过同质化的模式批量生产,虽然极大地满足了受众的心理舒适感,甚至通过大量生产符号捏造“伪个性”,以使受众获得虚幻的主体性,但此种文化工业的生产消费链条,却总是处于传者支配一切的情形中。

因此,通过神曲收获群体认同与情感释放的同时,我们不得不对其有所警醒。

例如,现实中的爱情是否真如神曲中描述的那般美好?青少年对爱情、友情的理解,多大程度上来自于歌词中蕴含的思想?家庭关系、代际问题是否只需要流于对亲情的赞美而忽视其普遍存在的问题?一件弘扬了正能量的社会公共事件,除了能给予我们精神鼓舞,是否仍需挖掘其背后的深层次社会问题?

上述追问不应该随着神曲“洗脑”的旋律被抛之脑后。尽管生活在当下的人们越来越意识到难以摆脱媒介对人日常生活的形塑,但对于这一媒介化过程可能造成的规训与异化,却不能不察。

如今,人们在使用洗脑神曲收获认同、展演自我之余,也逐渐意识到其中的诸种问题。比如,由于一些神曲的简单化、洗脑化特征,许多手机用户已经从生理上开始对“烂大街”的BGM产生厌烦。甚至有人将“使用神曲”这一行为视为三俗用户的象征,并通过恶搞等方式制造着不同代际群体、文化社群的边界。

实际上,问题并不在于神曲本身,而在于神曲的“工业化”生产机制已经无法满足人们更高的精神文化需求,其只能作为人们某些时候的消遣活在短视频平台里。即便能出圈,也总是带着“短视频神曲”的头衔,很难成为恒久流传的音乐作品。

于是,我们对神曲的印象,或仅仅是其“神”的一面,而渐渐淡忘了其作为“曲”的音乐价值。

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吗?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抖音、快手还早做短视频的开眼,现在怎么样了?

    这是开眼App成立六周年后的一个周四。午后的阳光照射在开眼的办公区,虽是春日却也有些炎热。靠近落地窗旁,一台立式摇头风扇在不停旋转。在会议室里,她穿着浅绿色的针织半袖,桌上是她没喝完的无糖可口可乐和一部倒扣的苹果手机。

  • 短视频大厂,瞄准傻瓜版“Pr”

    1998年,Adobe公司在北京国贸开设了它在中国的第一间办公室。当时,Adobe进入中国的产品远不像今天这么多,只有Photoshop5.5、Acrobat Reader4.0、Illustrator8.0,还有Premiere5.0(以下简称Pr)等等。

  • 首例短视频模板侵权案宣判

    4月16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对原告深圳脸萌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与被告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某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进行宣判,判决二被告立即停止在Tempo App中提供涉案短视频模板,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6万元。

  • 短视频里,谁在保护未成年人

    未成年人“全面触网”已是事实。相比1995-2005年出生的Z世代,最新一代的孩子们自出生起就被成熟的互联网所包围,是更纯粹的网络世代。而随着疫情的爆发,我国网络课堂、在线教育等产业不断发展,移动智能设备几乎成了孩子的必备用品,我们不得不意识到一个新的事实:现在的未成年人,越来越离不开网络了。

  • @刘宇引发国风热潮,短视频时代,国风文化如何破圈?

    ​一袭水墨长裙,跟随《大鱼》悠扬的笛声,@刘宇在创造营的舞台上翩然起舞。挥舞着水袖长扇,仙气飘飘的古典舞将《大鱼》这首空灵缥缈的国风歌曲演绎得淋漓尽致。他独有的中国风气韵,在这个国际化的选秀舞台上让人眼前一亮。有人在评论中感慨:“刘宇一出来,感觉内娱还没完蛋。”

  • 凭什么说达赏必将成为短视频行业的黑马

    由香港主板上市公司雄岸科技(01647.HK)旗下杭州达赏科技有限公司开发运营的“达赏”短视频APP已于 2021 年 3 月 21 日正式上线。公开信息显示,杭州达赏科技的法人代表为雄岸科技CEO李伟,达赏是雄岸科技集团继达人店之后全力打造的具有趋势引领地位的社交短视频平台。达赏的核心团队成员均来自一线互联网公司,这也使得达赏APP十分重视用户体验,视频音频清晰流畅。据了解,雄岸科技CEO李伟毕业于英国考文垂大学,先后供职于微?

  • 短视频红人转型直播带货,为什么只有美妆做得不错?

    美妆作为最具营销先驱性的品类,一直走在时代的风口,不管是图文推荐还是短视频种草,都具备先行者的姿态。而在收割了短视频的第一波红利后,美妆垂类账号也快速调转车头,在向直播带货转型的过程中,展现出了有别于其他垂类的不同面貌。

  • 短视频成杀时间第一利器:到底是你玩它还是被它玩?

    4月19日下午消息,据央视报道,调查显示:2020年中国人每天多了24分钟休闲时间。在休闲时间里,有大约38%的人在刷手机,排在手机娱乐前三位的是刷短视频、打游戏和追剧观影;95后年轻人最爱网购,直播购物的中坚力量是26—59岁人群。调查显示相比之下,女性刷短视频比例高达57.63%,占比高于男性的54.99%。对此,多位高赞网友表示:“短平台我都删除了,感觉不是你玩它,而是被它玩”、“这玩意儿就是精神鸦片”、“没下载过短视频

  • 60%的短视频广告投给了中腰部,头部主播为啥不吃香了?

    这两天,看到一份中国传媒大学和微播易平台联名推出的短视频KOL营销报告。其中提到,广告主投放KOL正在快速“下沉”。尤其是“双微一抖一红”平台,平均60%的投放是投给了中腰部账号。

  • 快手持续关注厨师群体,“直播+短视频”成美食文化传播新出口

    为聚焦川味文化,让更多人了解川菜的魅力,快手携手四川省商务厅、环球网、中国烹饪协会、四川日报共同发起快手有川菜活动。4月16日下午,快手在成都市绿城川菜小镇举办“川菜文化新时代”线下交流活动。环球网新媒体运营总监朱马烈、中国烹饪协会品牌与职业能力建设办公室主任王群、快手运营总监韩叙参加,各方就川菜文化在短视频时代传播问题,达成共识,共同发布“新时代川菜发光”计划。同时,受邀嘉宾还在活动现场为近年来在?

  • “扔鞋”短视频爆火、李宁鞋炒至5万,“爱国主义”正在席卷新消费?

    “以前没钱穿李宁,现在没钱穿李宁。”住在三里屯的小柯是个典型的Sneakerhead,平时爱看的公众号是YOHOOD和KIKS,爱去的社区是虎扑,会飞到上海逛Sneaker Con。他表示除了让人从国外人肉代购,和鞋友交流配色,纯属散户的自己平时有时也会在闲鱼和得物上,以高于原价的价格卖鞋、“以贩养吸”,也在跟风炒联名款的时候翻过车。这一次,他在朋友圈不失时机地发出了吐槽。

  • 银发网红崛起,“70后”正在短视频里征服90后

    “突突突”式对话,自带喜感的东北口音,与孙子的“相爱相杀”,说出这几个标签的时候,大部分人就应该知道说的是@我是田姥姥 了。一个朴素的农村老太太,凭借自己"碎嘴"和孙子的搞笑日常,从2019年11月至今一年半的时间,疯狂吸粉3300多万,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国民姥姥”。

  • 数据显示:中国网民刷短视频时间超过即时通讯

    2020年中国人每天多了24分钟休闲时间,有38.28%的人在做手机娱乐。而排在手机娱乐前三位的是:刷短视频、打游戏和追剧观影,而中国网民日均刷近两小时短视频。

  • 巡回审判进驾校:快手“短视频+直播”成普法新路子

    现在,越来越多的司法机构,正在利用“短视频+直播”工具来进行普法教育。 3 月 29 日,中国长安网、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法院联合快手共同发起“巡回审判进驾校”活动,在安丰南路皖西交通中专学校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直播,现场审理了 4 起涉嫌危险驾驶的刑事犯罪案件,观看人数总计近 200 万。本次活动既在网上进行了法律科普,也为驾校“准司机”带来了印象深刻的“上路教育”。资料显示,当前在全国刑事案件总数中,“醉酒驾车

  • 鲸版权推短视频维权监测,力解影视版权困局

    4 月 9 日下午, 73 家影视机构共同发布《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 在这 70 多家发声名单中,不仅包括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等专业协会,还包括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等视频平台,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慈文传媒、新丽传媒等影视公司。 接下来整体的短视频素材版权格局,将会有重大的改变。 ?

  • 影视行业打响“短视频”版权战,“快抖B”上的“剪刀手们”如何求生?

    近日视频行业迎来一场大震动,长视频与短视频之间的矛盾冲突以从未有过的直白方式呈现在了公众面前。4月9日下午,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等协会联合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咪咕视频等长视频平台以及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等53家影视公司共同发布《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以下简称《声明》),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

  • 短视频游戏主播的生存报告:“J k”裙、“恰饭”,年入50万的日常?

    “2021了,直播分成、礼物打赏已经是最最初阶的恰饭手法了,早过时了!”行云流水的游戏操作、幽默抓人的解说风格,在直播平台发展初期,这是给游戏区主播的一道门槛儿,游戏、电竞区的头部主播也大多偏好此类风格。如今,随着头部直播平台主播明星化,短视频平台势头正猛,游戏创作者们的恰饭方式也开始五花八门起来。

  • 快手王帅民:短视频和直播平台已成为互联网主要基建设施

    近日,快手发布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此前一直低调运营的商业化业务迎来高光时刻。在业绩公告中,快手商业化被定义为“支持我们长期发展的核心战略业务之一”。宿华对业绩情况做了归因,“一方面是平台规模比较大,有很多高粘性的用户,占比还在持续增加,对广告主比较有吸引力。另一方面,快手持续建设用户理解和广告推送系统,推进新的广告形态,尝试挖掘更加互动的、动态的广告内容形态,均是商业化业绩飙升的主要原因。”针对商

  • 快手上市短视频板块关注度高企 相关概念股潜力大

    2月5日,快手正式在香港上市。作为港股首家以短视频和直播为主要载体的内容社区和社交平台,快手上市吸引了大量关注度,也带动了相关概念股热度。自诞生以来,短视频通过碎片化、娱乐化和高沉浸度等特点快速占据用户使用时长,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0年12月短视频月人均使用时长依然保持近40%的同比增长,成为少数在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期仍能实现增长的赛道。随着应用程度的逐步深入,短视频这一内容展现形式演变为继文字和图片/?

  • 腾讯视频微视合并,来得太晚了

    4月15日,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宣布新一轮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最引人关注的是成立“在线视频BU(On-line Video Business Unit,OVB)”,由腾讯视频、微视、应用宝整合而成。腾讯视频、微视双端仍保持独立运营,原腾讯视频负责人孙忠怀担任该BU的CEO,主管内容、运营和会员体系;原微视负责人林松涛担任该BU总裁,主管产品体系和技术。

  • 热门标签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