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猪兼强最新资讯 > 正文

网红驾校“猪兼强”倒闭始末:从收款10秒到退费10个月

2020-10-23 10:50 · 稿源:铅笔道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铅笔道”(ID:pencilnews),作者:希言,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曾宣称要改变行业的互联网驾校猪兼强”坚强不下去了。

近日,猪兼强因无力负担高额的运营成本,最终被走投无路的员工向法院申请破产。

据了解,在猪兼强驾校报过名的众多学员大多数至今都还没有拿到驾驶证。据不完全统计,猪兼强还有未消化学员约3.34万人,待退学费约2亿元。

堵车

事实上,在此之前猪兼强早已负面新闻缠身。从2019年开始,关于猪兼强的投诉内容迅速增多。知乎上“如何评价猪兼强驾校”话题下无一好评。黑猫投诉上,猪兼强被投诉的帖子近400条,但至今都是0回复、0完成。

有用户表示,签约时曾被许诺45天拿证无忧退款,但至今也没拿到自己的退费,还被踢出群聊。

有消费者一堂课没有上,驾校就已关停。

此外,维权的还有欠发工资的教练、没有拿到场地费的合作方……

据天眼查App司法风险显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志林如今涉及的限制消费令数百条。2020年5月,该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另外,该公司还有300余条开庭公告,案由涉及教育培训合同纠纷、劳动争议、服务合同纠纷等。

对于猪兼强暴雷,有行业人士认为,猪兼强虽然号称“以互联网思维对传统驾培行业进行升级转型”,但实际上,只是借了互联网的市场营销理念,成为了线上的“中间商”。当烧钱还没有抢下市场,资本看不到希望就撤去,无法继续拆东墙补西墙后,自然就“暴雷”。

有观点认为,疫情是压倒很多线下机构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在投资机构人士看来,不仅是猪兼强,如长租公寓在内的很多“互联网+线下”的模式都有共同的弊病,今年的疫情只是被淘汰公司的一个借口。

过去不顾一切地通过资本和资源扩大企业规模的做法,在如今已不适用。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2亿学费难追回

这一次,“猪兼强”真倒了。

近日,互联网驾校猪兼强因无力负担高额的运营成本,最终被走投无路的员工向法院申请破产。

听到这个消息,李先生觉得出了口恶气。

2019年3月20号,他在猪兼强平台缴纳4880元的企业合作优惠价报名学车,平台宣称45天拿证。公司承诺,如果学员没有学完,可以退款。

刚开始,李先生觉得这个平台挺好。“报名之后的半个多月,同事提醒我说在媒体上看到了猪兼强上千万资金被冻结的新闻,当时我也没太在意。”

可是他等缴完费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学习科目一的时候,营运点搬迁,他被迫要前往离家超级远的营运点练车,到后来更是预约不到练车的场地。

“每周三左右,我都会问一次科二强化教练能不能安排周末练车,每次的回复都是安排满了,问什么时候能安排到去练车,回复都是‘不好说’或‘不知道’,每次的回复都是‘等’。我在群里讽刺了几句后就被踢出群。”当时,在李先生所在的学车聊天群里,还有很多和他一样的人在反馈说无法安排强化训练。

一气之下,李先生选择退费。然而,当初承诺的无条件退费至今没有实现。客服一直拖延,到后来就干脆失联。无奈之下,李先生打了12345市政府热线,被转到了工商部门。工商部门也联系了猪兼强,“但对猪兼强几乎没有用”。

“缴费10秒钟,退费10个月。”他说道。

等到猪兼强出事后,李先生觉得自己的学费更难追回来了。

还有的消费者缴费之后至今没能上一节课。

孙女士2018年11月在京东上购买了猪兼强C1驾照无忧班,线上付款5060元。但报名后没有上过一节课,也没有参加过任何一次考试,这家驾校就关停了。“我报名的时候离猪兼强倒闭还有半年时间,当时他们在做活动,线上付款优惠920元。”

她介绍,猪兼强曾承诺三个月包过,但后面负责人就不见踪影了。现在,她虽然已经进行了债权人登记,但感觉能拿到退款的希望非常渺茫。

在猪兼强驾校报过名的众多学员大多数至今都还没有拿到驾驶证。据媒体不完全统计,猪兼强公司还有在册学员约4.24万人,已消化学员约0.9万人,未消化学员约3.34万人,待退学费约2亿元。

倒霉的不仅是学员,还有教练。

熊教练在2019年4月和猪兼强驾校签署了劳动合同,当时双方约定每个月底薪4000元,并根据驾考学员拿证数量进行业绩提成,合同周期为一年。然而让熊先生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仅拿到了1个月的工资,从去年6月起,猪兼强驾校则再也没有向他支付相应报酬。为此,他曾维权大半年依旧无果。

合作商也是维权者之一。2018年10月份,深圳猪兼强驾校突然找到顾先生,想通过顾先生驾校的线下场地和车辆优势,进行从线上到线下的合作。

为此,他们从2018年11月起签订了多份合作协议,涉及车辆租赁、场地使用费等多项内容,共计人民币771.48万元。

让顾总气愤的是,直到今天,猪兼强驾校分文未付。

曾宣称要“改变行业”

一家曾经宣称要“改变行业”的公司为何一步一步衰落至今?

资料显示,猪兼强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2日,注册资本1281.25万元。

该公司采取“互联网营销+自营驾校”连锁运营模式,线上通过淘宝、京东、微信等网络平台投放学车广告并收取学员学费,线下全资或控股广州、佛山、杭州、中山、清远等地驾校,通过集团内部协议方式安排其控股或合作驾校与学员签订培训合同,由驾校负责学员培训与辅助考证工作。

据了解,这家公司的运营模式是一种集团化模式,通过集团内部计划和协调机制来协同完成“网络学车”的营销目的。也因此,猪兼强曾号称要用互联网改变驾培行业。

“学车就找猪兼强”“只要5680,学开车、开好车”……一时间,广州不少的户外广告牌上都能看到猪兼强驾校的身影。

通过重金投入,猪兼强顺利迎来了第一批学员,并于2016年拿到了A轮数千万元的融资。

资料显示,之后的猪兼强又和中国人保联手,推出五次不过险服务;还与京东金融合作过,推出过“先学后付”的活动。

此后的两年时间内,猪兼强连续融资三轮,一路快跑地走到了C轮。虽然公司发展看起来美好与平静,实际上背后波涛汹涌。

靠着营销吸引客户的猪兼强驾校,受到的争议声愈来愈大,直至举步维艰。

从2019年开始,关于猪兼强驾校的投诉开始多了起来,被投诉的原因也是多种多样。知乎上“如何评价猪兼强驾校”话题下,更是无一好评。黑猫投诉上,猪兼强被投诉的帖子近400条,但至今都是0回复、0完成。

不止是被投诉,猪兼强的广告投放也出现了问题,因涉嫌虚假宣传,被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通报。

2019年,由于一场诉讼,猪兼强被冻结了4000万元。即便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这家公司仍然未停止过疯狂招生的步伐,最终导致如今学员交了钱、学不了车,教练拿不到工资。

据天眼查App司法风险显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志林如今涉及的限制消费令数百条。2020年5月,该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另外,该公司还有300余条开庭公告,案由涉及教育培训合同纠纷、劳动争议、服务合同纠纷等。

有传统驾校经营者表示,一个学员的培训成本在5000元左右,互联网驾校的招生主要是以低价作为噱头。互联网驾校以3000多元的收费,根本没办法满足学员培训的成本。

在他看来,猪兼强驾校前期通过低价策略招生,公司要进行大量补贴,这极大消耗了现金流,并且随着名声的打响,为了更进一步做大市场占有率,大量的广告投入,则是压倒猪兼强的又一根稻草。

这位创业者坦言,“虽然号称‘以互联网思维对传统驾培行业进行升级转型’,但实际上,它只是借了互联网的市场营销理念,成为了线上的中间商。当烧钱还没有抢下市场,资本看不到希望就撤去,无法继续拆东墙补西墙后,自然就‘暴雷’了。”

是偶然事件,还是必死之局?

据媒体报道,猪兼强深圳互联网公司的办公所在地,如今早已经人去楼空。有知情人介绍,不光是深圳的办公所在地,在总部广州以及其他城市的猪兼强互联网公司的办公所在地,也已经空空如也。

更重要的是,猪兼强公司自2019年5月起不再正常经营,其控股的驾校绝大部分已经撤离,驾校车辆等财产也不知去向。

此外,管理人并未接管到猪兼强公司完整的账册、重要文书等资料,导致通知已知债权人、对公司既往账务进行全面审计、对公司历史交易进行全面的追溯和清理均存在实质性困难与障碍。

事实上,传统驾培行业一直存在着诸多问题,备受诟病,因此一大批如猪兼强一样的创业项目应运而生。

但是,这个传统行业并不容易被互联网所颠覆。

对于驾培行业的难点,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认为,驾校行业的资源线通常比较稳固,不论是互联网创业者还是新生平台,进入行业的壁垒门槛都很高。而且这种行业的流程比较固化,想要进行创新与改造调整很难,新的势力进行行业翻新,就会遇到很多阻碍。

“近10年以来,互联网圈里面讨论的都是新生产业,但是驾培这个行业其实跟互联网并不是特别沾边,只是说用互联网进行招生报名和信息同步,那么它‘互联网+’的程度就相对比较低。”杨歌表示。

壁垒高、传统势力强、投资后短期不能见效。因此,杨歌甚至坦言,作为投资人,他很少会去接触驾培相关的项目。

其实,猪兼强暴雷之后,有行业人士将其与长租公寓放到一起类比。在杨歌看来,不仅是长租公寓,很多“互联网+线下”的模式都有共同的弊病。

尤其在今年,因为受疫情影响,这些弊病暴露得更加明显。很多线下产业的供应成本很高,可是业务却因为疫情导致执行难度增大,所以公司现金流情况就出现问题。

杨歌表示,这类公司有些会以预收费用来回血,但是客户预支费在公司财务上应该记为预收账款,实际上这是公司的负债。虽然公司把用户的钱收上来了,但是由于很多原因无法进行服务,而且公司运转时还在不停产生成本。

“这些成本会把公司预收的款项慢慢吃掉,吃掉之后又不给用户提供服务,企业也就没有产生相应的利润,这个时候就产生了窟窿。”在杨歌看来,这就是这类公司的一个恶性循环。

所以像猪兼强暴雷的这种情况,杨歌一点也不觉得稀奇,今年的疫情只是一个“借口”,也只是起到了“加速剂”的作用。

从2000年到2015年的15年时间里,互联网行业似乎只要把规模搞大,那么企业就能发展起来。所以很多公司不顾一切地通过资本和资源扩大企业规模,但是在现在,这个玩法已经不适用了。

“这类公司首先业务与规模不好做大,模式没能跑出来;其次就算做大了,变现能力也做不好。这个时候,一旦遇到疫情这样的变量因素,就有可能被‘双杀’。”杨歌感慨。

他提醒创业者,现在市场的发展速度没有原来那么快,现金流的流动性也不如以往,整个的大环境更多地处于去杠杆和去产能的过程。那么在这种过程下,创业者一定不要把模式理想化布置,应该以基础业务为重。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互联网驾校猪兼强“爆雷”:3万学员被坑近2亿元

    互联网驾校真的能改变整个行业吗?今后尚不清楚,但在“猪兼强”身上,这一目标是失败了。据国内媒体报道,互联网驾校“猪兼强”因无力负担高额的运营成本,最终被走投无

  • 互联网抛弃了我爸妈

    国庆期间,无锡火车站一张照片爆红网络。照片中,一块牌子写着“无健康码由此进入”,专为“老人机、无微信、不会操作”的旅客提供服务,这张照片在微博上收获 10 万+次点赞,也让众多网友感叹,数字生活下的老人不应该被遗忘。

  • 互联网不会放过上海

    我去了今年的外滩大会,给我最大的感觉是,谁说上海怎么没有互联网,上海现在全都是互联网。不仅有,而且上海拥抱互联网的速度和力度都超乎想象。我在外滩大会上看到了上海的野心和能力,更看到了技术的绽放。

  • 我在互联网大厂做产品

    互联网做产品,不止是“赛马”与“大力出奇迹”。如果以达到月活跃用户 4 亿,作为国民App的最低标准,那么国内有微信、QQ、支付宝、抖音、快手、微博、淘宝等明星产品。

  • 互联网流量,让天下充满难做的生意

    阿里巴巴创立之初,马云提出了震撼人心的使命“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截至2020年初,超过25万个品牌和商家入驻天猫。上到国际品牌,下到本土农户,都可以借助阿里巴巴的电商平台做生意。阿里巴巴正在成为中国商业的基础设施。

  • 十一黄金周为什么没有互联网“偷袭”战

    微信红包偷袭支付宝,占据移动支付一席之地;在线打车软件补贴大战,滴滴熬了过来;美团重金招聘恢复运力,逆袭百度外卖;抖音火力全开,魔性 15 秒短视频加上集中冠名赞助大赛,火爆全国、压制“一哥”快手。

  • 软盟:互联网经济崛起,你学会软文发布推广了吗?

    如今互联网经济的浪潮已经铺天盖地般涌来,越来越多的消费都离不开互联网的推动与支持,近些年崛起的美团、大众点评、小红书等安利神器更是彰显了互联网经济的强大之处。然而在互联网经济举起的今天,你学会分享式推销了吗?今天本文就将为大家分享一些软文推广干货!软文推广已经成为当今媒体主要的信息传递工具之一,无论是公司品牌营销,还是淘宝商品售卖,发布适合的软文都是其必选的一条推广路径。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越来越

  • 区块链原生+能源互联网,新基建科技先行

    能源产业创新风潮愈演愈烈,能源互联网的技术迭代正成为全球能源产业革命的重要风向标。 10 月 16 日,“第二届能源互联网国际创新创业峰会”在成都召开。此次峰会重点关注“政策、市场、技术、投资、创新”五个方面,围绕“十四五”能源规划、“能源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趋势与路径”、“能源互联网行业投资的方向与准则”等议题进行深度探讨。 400 余位来自国内外能源互联网行业的专家与代表受邀参加,并通过中英文平台面向全球直播

  • 互联网大厂同名餐厅:有阿里骨头馆、京东肉饼等

    今日头条起诉今日油条商标侵权。随后有多位网友透露,被侵权的不只是今日头条一家,其中还有阿里骨头馆、京东肉饼、字节跳动小吃店、百度超市等。

  • “上海名媛”在线拼团:互联网才是最魔幻的造梦空间

    根据刷屏文章的作者的描述,其斥“巨资” 500 元闯入一个名为“上海名媛群”的微信群。在这里,他眼界大开, 3 个人合租一个月的爱马仕kelly包, 6 个人拼单一份丽思卡尔顿双人下午茶,也可以 40 个人拼一间宝格丽酒店的顶级商务套房。攒齐 60 个人,每人 100 块凑够6000,还能共同拥有一天的法拉利。而这些拼单,目的似乎只是为了拍照发社交网络和吸引真正的有钱人。

  • 互联网大厂干了十年,为什么我最后决定去传统企业?

    如果从毕业开始就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研发,做了十年又去到传统公司是什么体验?如果这家互联网公司还经历了创业、快速扩张、纳斯达克上市、退市、被收购又是什么体验?本文,InfoQ 与香格里拉研发副总裁、TGO 会员 张宇祺进行了深度对话,听他讲述在去哪儿网的十年历程,以及感受到的互联网公司与传统企业的文化差异。

  • 马云称现在是最好的创业时机 重新创业一定不做互联网

    在9月25日福州举办的全国青年企业家峰会上,马云表示,现在是最好的创业时机,今天所谓成功的企业,都是 20 年或 30 年年自己对未来的判断决定了今天,马云表示,如果自己要重新创业,一定不会在互联网行业里面,今天的互联网行业,所有聪明人都在这个地方,今天的传统行业有聪明人,但是真不多。

  • 马云:所有聪明人都在互联网 重新创业一定不选这行

    据国内媒体报道,9月25日,在福州举办的全国青年企业家峰会上,马云谈到,如果自己今天重新创业一定不会在互联网行业,因为今天所有聪明人都在互联网行业。马云指出:未来真正的机会,

  • 零的突破!A股将迎来第一家互联网巨头

    10月21日,证监会同意蚂蚁集团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IPO)注册。这意味着A股即将迎来首个互联网巨头。长期以来,美股和港股是很多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上市首选地,这使得A股投资者很少有机会参与分享互联网行业发展的红利,而随着蚂蚁IPO获得证监会同意注册,这一历史即将改变。

  • 巨头竞相跨界入场,互联网风口能把猪吹多高?

    “不好好学习,就回去养猪去”,一度是老师教育学生要认真读书的口头禅。一直以来,养猪都是又脏又累还不赚钱的代名词,就是这样一个遭到厌恶的行业,如今似乎又焕发了新一春,足以颠覆我们的想象。

  • “入苏”以来持续盈利 家乐福完成互联网化改造之路

    一个是寻求中国发展的线下“全球零售”,一个是成功转型的的智慧零售巨头,家乐福和苏宁易购自 2019 年 9 月“联姻”以来,一举一动皆在镁光灯下。令大众惊讶的是,二者拥抱与融合的成效比想象中来得更快——收购即实现连续盈利,且 2020 年上半年继续保持盈利态势。作为零售业两个重量级的玩家,家乐福与苏宁易购的融合受到零售行业的密切关注,“老”家乐福是否适应了“新”数字化的改造?为全国消费者带来了什么不同的体验?又为?

  • 加速“互联网+养老”服务,好康保提升老年人消费支付能力

    截止至2019年底,我国的老年人口(超过60周岁)达2.54亿人,这些数字甚至比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人口总数还要多。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护理保障问题越来越严峻,特别是针对独生子女。再来看一组数字,而失能失智人员也达到了触目惊心的4000万人,“一人失能,全家失衡”,是很多失能家庭共同面对的现实问题。正因如此,国家医保局、财政部印发《关于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一时间“社会第六次要来了”登上了热搜。但有

  • 花生日记何世全:从科技视角看互联网新锐品牌的崛起

    10月13日-14日,在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广州市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由国际数据(亚洲)集团(IDG Asia)主办,广州市科学技术局共同举办的2020小蛮腰科技大会——全球移动开发者大会暨人工智能高峰论坛再次在广州举办,大会主题为“无限·可能”。本次大会嘉宾阵容庞大,涵盖商业领袖、知名学者、国内外政府要员、顶级资本机构代表、创新创业优秀团队、科技界名主播、知名新媒体人。重磅嘉宾包括IDG资本联席董事长熊晓鸽,北京大

  • 美团去点评、斗鱼虎牙合并:消失在互联网历史洪流的玩家们

    另一件事是在腾讯的主导下,传了很久的斗鱼、虎牙合并绯闻,终于要尘埃落定了。之所以断断续续、沸沸扬扬了将近一年,却一直没有落定,原因在于当腾讯开始提出合并建议时,在斗鱼和虎牙两家公司都不存在实际障碍,双方实际争夺的地方在于“合并后公司的控制权争夺”与“各方如何在合并后的公司保留更多利益”。双方花了将近一年,来争论这些事情。

  • 拼多多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奖 作为互联网企业代表获颁

    【拼多多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奖】 据中新网报道, 2020 年全国脱贫攻坚奖表彰大会在京召开,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拼多多)作为互联网企业代表获颁全国脱贫攻坚奖“组织创新奖”。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