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B站最新资讯 > 正文

B站生存指南

2020-10-12 08:55 · 稿源:银杏财经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作者: 蓝山,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你读过轻小说吗?

那是一种和网文完全不同的阅读体验。

2003 年是轻小说蓄势待发的年份,八年后仍被日本读卖新闻夕刊拿出来说的“日本休闲文学最高峰”——凉宫春日系列的开山之作,就诞生在这一年。

B站

三年后,动画《凉宫春日的忧郁》在千叶电视台深夜档开播,正是这部动画,让此前籍籍无名的京阿尼走进大众视野,并以此为契机,掀开了轻改动画的黄金时代。

往前回看四十年,日本动画剧本的生成模式是漫改,从漫画到动画的生产链条由“日本最伟大的漫画家”手冢治虫一手确立。

就算你对手冢治虫感到陌生,那个由他创造的“好少年”阿童木,至少在两代人的心里留下过印记。后来的《机动战士高达0079》《哆啦A梦》《蜡笔小新》《灌篮高手》和《名侦探柯南》也都是极富盛名的漫改动画,这一点大多数 80 后和 90 后都有很深的体会。

直到凉宫春日系列的出现,轻小说成为和漫画一样的动画创意源泉,受到资方青睐。

甚至有一部分人将 2006 年称作是“属于京阿尼的一年”。以《全金属狂潮?Fumoffu》为起点,京阿尼在轻改动画的路上一次又一次地复制着凉宫春日的神话,《冰菓》《中二病也要谈恋爱》和《境界的彼方》都是他们的代表作。

如今,日本每季新番都会有1/ 3 来自轻改动画,每年数百部的动画番剧构成了日系二次元文化的基石,它们漂洋过海来到大洋对岸,成为日本对外展示的“文化名片”。

天下肥宅是一家

轻小说起源于上世纪 70 年代的日本,一派是以“集英社文库”为首的日式奇幻小说,另一派是以言情为主的少女向轻小说。

以言情为主的女性作家们喜欢纯纯的校园恋爱,宅男们却更偏好日式奇幻的热血题材。

轻小说是可以在日本市场流通的正规刊物,由于产量庞大,编辑对于标题的要求就格外严格。为了从浩如烟海的轻小说书库中脱颖而出,业内准则就是用标题把作品的卖点说清楚,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反映特定时期内群体的偏好。

比如近两年来“异世界”这个词在轻小说标题中出现的频率极高,热播动画里就会出现《刀剑神域》和《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这类的作品。

但业内仍然没能形成关于“轻小说”的明确定义。通俗来说,凡是能够轻松阅读、画面感极强的大众文学都可以归入此类。

不同于传统文学,为了降低少男少女们的阅读门槛,轻小说更侧重于对语言动作的细致描写和人物心理的深入刻画,这也就产生了轻小说最广为流传的槽点:让语言“轻”起来。

举个例子,“呐,团长,听我说哦,我呀,团长什么的,最喜欢了”,这样的细碎短句是日式轻小说最常见的语言风格。

轻小说在中国的发展,比年轻一代接触到日式轻小说还要早。

至少在起点中文网创立之时,就有人尝试过在同人区投稿轻小说。有别于同人区深受日式轻小说的影响,主站作者们有了新的想法:与其让轻小说接受中国化,不如让网文走上轻小说的道路。

2005 年,轻小说爱好者吴希粼和他的哥哥吴粼粼建立了SF轻小说网站,想要为同好们提供一个内容创作与交流的栖息地。

纯粹以兴趣驱动。

最初,吴希粼发动身边的同学到SF轻小说投稿,同学们没搞懂他说的轻小说是什么玩意,直接写了本武侠小说。后来,盘旋在SF轻小说热榜的作品标题里,大量充斥着“剑仙”“魔教”“重生”“种田”等本土化元素。

和日式轻小说的联系并不紧密,只保留了它面向年轻人、文字体量小、重视人设和形象的基本特点。

2015 年,兄弟俩终于获得了来自奥飞娱乐的 1000 万元战略投资,他们决定辞去工作,把这份持续了十年的副业变成自己的主业,并推出了移动APP菠萝包。

这一年也是轻小说在国内从“野生”走向“正规”的转折点。

IP热之下,有人看到了网文市场的生产力,如下场整合的腾讯,也有人把目光投向门槛更低的轻小说,朱周易的轻文轻小说以及刘艺奇的轻之文库,背后分别站着哔哩哔哩和爱奇艺。

“为了ACG的未来!”

2012 年,第一财经周刊的记者和“站长”bishi约过一次书面采访。

当被问及为何坚持做B站时,bishi给出了一个有些“中二”的答案:多数是因为梦想,也是为了ACG的未来。在这次采访中,他坦承中国动漫整体处境比较尴尬,既没有好的盈利模式,也没能找到固定的受众群体。

作为一名革命者,bishi比赛门更懂得如何利用网络舆论发展壮大,所以B站从“A站后花园”到反客为主,用时没有超过三年。

但后续开疆拓土,明显是商人陈睿做出的贡献更大。

2014 年 10 月,在打出了“新番承包计划”的感情牌之后,B站开始了自己体面的“恰饭”之路。反观A站,直到 2018 年打不开网站页面的那一天,用户还在感恩他们“存活了 10 年零 6 个月,生前没收用户一分钱,是个体面的人。”

B站与爱奇艺收入结构最大的区别在于,哔哩哔哩重金投入新翻版权的同时,却不渴望从用户那里获取等价的报酬。他们最大的“吸金”入口是移动游戏和直播及增值服务(主要是“大会员”),其中老牌独代项目FGO顶着营收的“半边天”。

 B站营收结构分析,来源:国盛证券

当陈睿带着“咬人猫”等一众UP主在纳斯达克敲了钟,B站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去FGO” 运动,FGO登上封面首推的频率越来越低。

营收模式和盈利来源过于单一,对于任何一家上市公司来说,都算不上什么好事。去年二季报发布后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陈睿定下了未来优先级最高的工作:出圈。

他们既想留住核心的二次元用户,也想要新的泛娱乐化人群,这些人可能年轻稍大,也可能是“小镇群体”,所以我们看到B站会员的准入门槛,答题已经不再是必选项,“bilibili拜年祭”和《后浪》都是他们第一次“触B”的钥匙。

有了新的泛娱乐人群,自然要有新的内容产出,这里就涉及到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IP。

二次元爱好者们最喜欢挂在口头的一句话是,ACGN(Animation、Comic、Game、Novel,动画、漫画、游戏、小说)不分家。其中,游戏是离钱最近的一环,小说却是产业里唯一有可能盘活全局的源头活水,ACG是垂直度极高的细分领域,只有N具有更强的延展性。

于是B站投了轻文轻小说还不算, 2017 年又自己下场在专栏里开辟了“轻小说”的子集。

作为拉动年轻人精神娱乐消费的“四驾马车”之一,小说比追剧提供更便捷的二次创作体验。那批心痒难耐的催更党,越看越感觉“我以我手写我心”算不得难事,于是买方变卖方,一头扎进专栏分区的轻小说界面。

 “众筹IP”是UGC平台的第一生产力

没人能否认B站是中国做得最好的UGC平台。

两年前,B站产品经理分享过一张关于“入站用户数量和年龄变化的走势图”,可以发现B站用户出现低龄化的趋势。

这一点B站弹幕礼仪的崩坏就可以佐证。以前,在一个up的视频里刷不相关内容是很“招黑”的行为,“刷屏”和“地图炮”的行为也会受到小圈层自觉抵制,现在则不同,几乎每一个视频的弹幕里都充斥着大量“引战”内容和“全天下最好的xx”。

甚至有up专门做过一期《 22 娘关于弹幕礼仪的总结性演讲》的视频,也没能守护住这片社区的和谐与友爱。

开头提到的凉宫春日系列的作者谷川流,在获奖之前查无此人,考高中是靠补习班,大学时没能考成律师,毕业了拿着平平无奇的薪水,还做过女装店的员工。

成为众多轻小说创作者的榜样,每个人都幻想自己是下一个“谷川流”。

轻小说还有一个好处是,它的创造门槛不像视频投稿那么高,在这里,B站二次元爱好者和泛娱乐群体维持着一种诡异的“平衡”:明星同人和二次元衍生品齐飞,二者之间井水不犯河水。

2018 年的时候曾有up主抱怨B站轻小说的分区混乱,也没有推荐机制,刷人气和买僵尸粉都不是明智的选择。

这或许正是B站想做的事情。对于任何UGC平台来说,只要跑出来一批头部流量,就会走向PUGC的道路,微信公众号就是如此。

他们也寄希望于UGC内容可以跑出一两个炙手可热的原创IP,然后机构就可以下场了。

在哔哩哔哩十一周年的演讲中,陈睿提到未来的三个使命分别是让用户感受美好的社区、为创作者搭建一个舞台,以及让中国原创的动画和游戏受到全世界的欢迎。

前两者倒是在争议中踽踽前行,第三条之于B站,多了几分道阻且长的意味。

手握大量IP的腾讯在这条路上尚且走得跌跌撞撞,B站面临的困难只多不少。轻小说的确是个另辟蹊径的法子,只是他们自己下场做轻小说的时候,之前投过的轻文轻小说就死了。

但这些对B站用户来说都不是问题,因为他们挂在嘴边的就是“为爱发电”和“信仰充值”啊。

众筹IP是哔哩哔哩为自己准备的Plan B,IP是核心,众筹只是手段而已。

就算众筹不成,IP 也是可以花钱的嘛。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晋江王牌小说改编《天官赐福》动画官宣定档:10·31起B站独播

    9月21日,由哔哩哔哩(简称B站)、绘梦动画出品的网络动画《天官赐福》动画宣布定档,10月31日起,B站每周六11:00分独家播放。《天官赐福》动画改编自墨香铜臭2017年起在晋江文学城连载的同名

  • 自己做影视,B 站是要「踢馆」了吗?

    B站终于还是在自制影视领域踏出了第一步。作为B站第一部独播新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下称《风犬》)的总播放量已经突破 1 亿,站内观众评分9.1。在站外,《风犬》开播第二天就在抖音热点榜登上第一,并且持续占领剧集榜第一名的位置。

  • B站跳出版权竞争游戏

    ​看起来,B站又打赢了一个险仗。在《说唱新世代》和《风犬少年的天空》轮番播出的小长假,B站App登上了中国区App Store排行榜第二名。而《风犬》这部B站和欢喜传媒联合出品的 16 集青春剧,也在播出两周后,播放量超过了 1 亿。

  • 《沉默的真相》爆火,B站有多少功劳?

    B站又出圈了,这次是凭借一档自制综艺。9 月 25 日,#结石姐安利说唱新世代 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原来是JessieJ在微博中真情实感的推荐了《说唱新世代》中的一个舞台《We We》,并发问满屏的弹幕“再来亿遍”是什么意思,不懂就问,亲切感十足。

  • 抖音、快手变长,B站、趣头条变短

    除了抖音、快手、B站这几家暂时处于风口的明星企业外,大部分互联网流量平台几乎都面临“筑底期”的问题——其中包括微博、陌陌、百度APP以及趣头条等产品或公司。

  • 王冰冰在B站为什么这么火 王冰冰是谁

    最近在B站大火起来一个人物——王冰冰,这个女生是央视的记者,但是B站在这几个月上传了大量关于王冰冰的相关视频,很多朋友还不清楚这个王冰冰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火,下面就来为大家详细的介绍一下。

  • 搬砖送外卖,为什么他能在B站大红大紫?

    最近,无聊刷B站的小编被推送了一条视频:《吃着 10 元的工地鸡腿套餐,我们两天挣了 16000 的工钱》。

  • B站和字节跳动,必有一战

    2020 年,长视频战场正在变天。B站与字节跳动对于长视频的布局和野心,早已经不再是新鲜事。它们近期对这片领地开始强势猛攻,原有霸主优爱腾芒从曾经势如破竹的挑战者变为守城者,战场焦点换位,竞争背后隐藏着威胁、变动和不安。

  • 欢喜传媒转向B站:拿资金不如找伙伴

    张一白上一次拍电视剧还是 1998 年,《将爱情进行到底》在中央电视台首播时,大陆还从未出现过青春偶像剧这一剧作类型。这部剧后来一直被看作是 90 年代上海都市青年爱情故事的缩影。

  • 屡次被“鸽”,B站终于成功“上天”,背后有何价值?

    B站官方账号@哔哩哔哩视频卫星 发布的成功发射视频被网友们的“小破站排面!”、“合影留念”、“哔哩哔哩干杯”等弹幕刷屏,得益于网友的关注,截至目前,这则视频播放量高达401. 3 万,是该账号其他视频的几十倍,甚至百倍。更有网友评论:这是《后浪》之后的又一力作:《上天》。

  • D站被判赔B站300万元

    日前,原告B站主办单位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宽娱公司)与被告福州市嘀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嘀哩公司)、福州羁绊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羁绊公司)、福建天下无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下无双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在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 字节跳动"血拼"网文

    字节跳动最近一改常态,也开始了"买买买"模式。近期,字节跳动连续投资了 5 家网文公司,在网文江湖之中再度掀起了一场新的波涛。那么,字节跳动又想"跳动"到哪里去?

  • B站抗癌Up主去世:曾被质疑卖惨圈钱

    今天上午,B站账号虎子的后半生发布动态,家人表示虎子已于10月6日凌晨在海南去世,年仅41岁。虎子的后半生早先由虎子本人运营,第一条视频发布于2019年12月,主

  • B站凶猛:市值一夜大涨75亿

    B站,也要加入回港二次上市的大军了。投资界(ID:pedaily2012)消息, 10 月 6 日,路透社旗下媒体IFR爆出,B站委任摩根士丹利、高盛、摩根大通、瑞银集团四家银行安排其回港二次上市,可能寻求募资 8 亿至 15 亿美元。

  • 《风犬少年的天空》能为B站闯出一片新天空吗?

    今年8月31日,B站以5亿入股欢喜传媒,并签订了一份为期五年的合作协议,其中最为注目的就是B站将获得欢喜传媒旗下既有影视作品及新作的独家外部播放权。消息公开后,B站和欢喜传媒的股价双双拉涨。

  • 专业团队不敌草根?财经媒体入驻B站成绩几何?

    每个新锐内容平台的崛起,都伴随着流量分配的重新洗牌,新平台的流量红利稍纵即逝。B站出圈之后,诸多财经媒体都对其寄予厚望,纷纷入驻B站,试图在更年轻的用户群体中提前抢占影响力。

  • 超6成新国货品牌在B站冷启动?

    疫情期间“钉钉本钉,在线求饶”的视频你一定刷过吧,还有前段时间的“我就是那个吃了假辣椒酱的憨憨企鹅”视频也刷过吧。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些大品牌公关不去微博,反而来到了B站发视频。

  • D站创始人被提起公诉 此前被判赔B站300万元

    【D站创始人被提起公诉】据“闵行检察”微信公众号消息, 2020 年 10 月 10 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侵犯著作权罪对被告人温某特、郑某杰、林某、黄某四人依法向闵行区法院提起公诉。

  • 腾讯退出绘梦动画,B站方持股34.72%成最大股东

    近日,上海绘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绘梦动画)发生工商变更,投资人中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王昕退出。

  • B站CEO陈睿:未来中国视频创作者的数量将超千万

    DoNews10月13日消息(记者 程梦玲)10月13日,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在成都举行。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出席并发表题为“互联网视听新趋势”的演讲,表示未来5G时代,视频将成为互联网主流内容。未来会做视频,就像以前会写作文一样。专业个人视频创作者(UP主)会成为规模化的行业。本届大会新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中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突破9亿。意味着超六成中国?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