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新闻阅读最新资讯 > 正文

在快节奏的时代看一些慢新闻,淹没在信息海洋的人就能得救吗?

2020-09-30 10:56 · 稿源:全媒派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慢饮食、慢旅行、慢电影、慢时尚、慢综艺……与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股“慢”风潮正在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在这些颇具反思性的“慢”风潮流行时,一种新的新闻形式也应运而生——“慢新闻”(Slow Journalism)。

十几年以前,多数人消费新闻的频率还不过是每天一两次——早上看一份日报或晨报,晚上收听下晚间新闻。而现在,人们口袋里频繁响起的震动声清晰地提醒着我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过去那种一天看两次新闻的日子,已经不可逆的逝去了。

也正是在这样一个追求超级时效的媒体环境中,带有反思性意味的慢新闻运动发生了。

慢新闻运动,是指有意识地从目前高速运转的新闻生产周期中退出,以更慢但更深层次的方式消费新闻。“延迟满足”(Delayed Gratification)、“乌龟”(Tortoise)和那些声称自己生产“非爆炸性新闻”(Unbreaking News,与爆炸性新闻对应)的媒体,就是典型的慢新闻媒体。

慢新闻运动的一大口号就是,吸引那些对现在信息爆炸环境中无休无止的头条新闻感到疲惫的人。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慢新闻,这些人很可能会选择完全远离新闻。

南丹麦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Denmark)助理教授Kim Andersen发表的最新田野研究对这一说法进行了考察。但令人意外的是,研究的结果,与慢新闻运动的支持者们所设想的,几乎大相径庭。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精编这份发表在《新闻实践》的最新研究,带你看看,慢新闻真正的受众究竟是谁?在信息爆炸的当下,慢新闻会是新闻疲劳的治愈良方吗?慢新闻运动的未来,真的像其支持者们所描绘的那样美好吗?


新闻 媒体 订阅


研究摘要

在对这项研究进行进一步了解之前,首先让我们明确,什么是“慢新闻运动”(Slow Journalism Movement)。

2007 年,Greenberg成为第一个使用“慢新闻”(Slow Journalism)一词来形容长篇的、优质的、生产速度较慢的这类新闻的人。但慢新闻的含义远不止此,很长一段时间里其并没有直接的定义。

到了 2015 年,Le Masurier给出了一个描述:慢新闻会给予写作者充分的研究和写作时间,通常依靠叙事性的故事,避免耸人听闻,讲究伦理道德且透明,通常关注社会问题。此外,其发行周期也相对较长。

因此,慢新闻运动也有两个层面的意义,其一,强调新闻的高质量,其二,则注重新闻生产和消费的精细化和长尾性。

在论文的摘要部分,Kim Andersen阐述了进行此项田野研究的目的,并总结了研究中的重点结论如下:

慢新闻被视为解决目前新闻业的一个核心问题——“新闻疲劳”(News Fatigue)的潜在方案。在当下快新闻呈压倒性优势的媒体环境中,慢新闻通过发布较少的新闻并进行“新闻策展”(News Curation),提供了一个替代性选择。

然而,人们目前对慢新闻消费缺乏了解:哪些人愿意消费慢新闻?而如果他们选择了慢新闻,慢新闻又将对他们的“新闻疲劳”问题产生怎样的影响?

为了考察这些问题,研究设计了一个纵向田野实验,进行了两轮调查,并跟踪记录受访者对丹麦慢新闻媒体的消费情况。

研究结果表明,慢新闻最容易吸引的,是那些已经有了新闻消费习惯的人,并且,这种慢新闻消费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他们的新闻疲劳。也就是说,“慢新闻运动”的支持者们所期待的美好愿景,并不容易实现。

让我们把Andersen的结论再说明白一点——消费新闻的人,就是喜欢消费新闻的人,与快慢与否无关。所以,在Twitter上快速浏览新闻头条和认真地读完一篇《纽约客》的长篇报道,并没有必然的矛盾,也不能想当然地认为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受众群体。同理,喜欢看时下最热门新闻头条的人,未必就不能看 10 个小时的系列纪录片。

也就是说,像慢新闻这样小众的形式,更有可能成为那些已经形成新闻消费习惯的人的附加资源,而不是那些被信息爆炸逼得远离新闻的人的救生筏。

一项田野实验

为了考察新闻疲劳与慢新闻消费之间的关系,Andersen团队与丹麦慢新闻网站Zetland合作进行了一项田野实验。

Zetland成立于 2012 年,最早以“单篇”形式发布长篇新闻报道。 2016 年,他们推出了会员制、免广告的数字新闻媒体,每天发布两到三篇长篇报道,以建设性、寻求解决方案为重点,并提供新闻综述。

他们所有的文章都有图文和音频两种形式,可以在网站或手机APP中访问。Zetland的模式极具代表性,和De Correspondent等其他慢新闻媒体相似。 2020 年,Zetland在丹麦这样一个人口总数约为 560 万的国家里拥有大约 14000 名用户,他们被称为“会员”(Member)。目前,由于过硬的新闻质量,Zetland已经获得了几个国际奖项,例如世界报业和新闻出版协会颁发的“欧洲数字媒体最佳新闻网站或移动服务奖”。

研究者首先向一批受访者解释了Zetland的理念,然后向他们提供了两个月的免费订阅权限。如果受访者同意的话,他们在Zetland上消费的新闻数量将被追踪。研究团队招募的所有受访者中,大约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接受这一实验。在接受实验的受访者中,大约一半的人真正使用了他们的会员资格登录网站。抽样期前后,每个人都接受了调查。

在具体的调查中,研究者会询问人们如何消费新闻、消费新闻的频率如何,以及他们的新闻疲劳程度。例如,“我觉得快被新闻淹没了”;“我觉得太多的新闻让我筋疲力尽”;“我厌倦了充满负面情绪的新闻”等等。Andersen想看看新闻疲劳程度或者新闻使用情况是否影响新闻消费习惯,同样,也考察慢新闻消费如何影响新闻疲劳或新闻使用。

最终,抽样的 2000 多人中,只有 180 人完整接受了这一实验,然后使用了他们的会员资格订阅Zetland的文章。其中,约有四分之一的人在两个月内只阅读了 1 篇或 2 篇文章,但最终,受访者阅读文章的平均数为 11 篇(因为有一个受访者阅读了 100 多篇)。Zetland的文章大多为长篇、深度报道,所以这样的参与度并不算低。但很明显,受访者阅读Zetland文章数的分布形成了一条幂律曲线(Power-Law Curve),如下图所示。

*幂律分布是指某个具有分布性质的变量,且其分布密度函数是幂函数的分布。幂律(power-law)最显著的特征是,等级越高则越不均衡。

研究结论

最终,Andersen的田野实验得出了一些恐怕会让慢新闻运动的支持者们大失所望的结论——

慢新闻被寄予厚望,人们希望它能吸引那些因新闻疲劳而远离新闻媒体的人。通过较慢的发行速度、深度的长篇报道和新闻综述,慢新闻旨在帮助那些在当今的新闻环境中被无穷无尽的信息所淹没的人重新找到阅读新闻的乐趣。本研究所探讨的问题,即是“慢新闻运动”是否有可能实现这一美好愿景……

我们必须强调,这是一个单一的案例研究,其结果表明,慢新闻最有可能吸引那些已经消费了大量新闻并且没有感到新闻疲劳的人。换句话说,慢新闻最有可能吸引的,是“慢新闻运动”愿景中受益最少的那部分人。这种可能性曾被强调为慢新闻运动的潜在障碍,现在,本研究证实了这一障碍。

此外,研究结果还表明,当人们消费慢新闻时,他们会对新闻产生更强的疲惫感

因此,慢新闻,至少在Zetland这一研究案例中,最终的效果与慢新闻运动的目标恰恰相反。这项研究发现对我们的一贯认知构成了挑战,慢新闻运动需要重新思考,慢新闻究竟应该有多“慢”,才能在实践中取得成功。

这不仅对慢新闻运动来说是重要的警示,对于整个新闻业来说,也是弥足珍贵的知识,因为整个行业都在寻找解决日益严重的信息过载和新闻疲劳的方法,以避免最终可能造成的新闻回避(News Avoidance)。

本研究所得出的结论虽然与慢新闻运动的愿景相反,但这并不意味着这类新闻没有意义。慢新闻仍然在提供高质量、有深度的报道,对受众和整个社会都有价值。

*新闻策展(news curation):在数字技术领域,“策展”意指通过数据创造者、提供者、存档者、消费者共同参与的标注、评价、选择和转换数据的行为,令数据增值,得到广泛共享和再利用。与“把关”不同,这是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参与式新闻实践模式,一个意义生产与再生产动态交织的模式。

你有感受到文中所提到的新闻疲劳吗?对于上述研究结论,你怎么看?是否有不同意见?欢迎在评论区发表你的观点,我们将根据留言质量和点赞数选出两位读者,赠送由新经典提供的《岛》一本:“我们沉浮于世、不断挣扎,只不过是为了过风平浪静的生活。”

原文链接:

https://www.niemanlab.org/2020/09/whos-interested-in-slow-journalism-turns-out-mostly-the-same-people-who-are-into-regular-ol-fast-journalism/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懂车帝何戬:探索多元,让汽车内容创作没有体裁限制

    从视频到短视频再到直播,懂车帝一直走在汽车内容行业比较领先的位置。 “三年前懂车帝上线时,行业里的主流内容体裁还是图文。但当时我们已经意识到,只做图文是不够的。一开始,我们就决定要在视频领域做大量投入。”何戬说。 2017 年 5 月 16 日,懂车帝上线了视频频道,属于当时三个二级频道之一。 2017 年 8 月 12 日,懂车帝第一个短视频发布, 2017 年 11 月,懂车帝上线行业内首个汽车短视频社区。 2019 年 10 月,懂车帝

  • 酷开系统8打破边界 重塑内容创作价值新高地

    近年来,短视频成为主要传播渠道和内容形式之一,占据了很多网友的休闲娱乐时间。同时,由于进入短视频赛道的玩家越来越多,其竞争也日趋白热化,迫使行业把注意力纷纷投向一个新的领域——大屏短视频。从抖音、快手等头部短视频平台,到爱奇艺、腾讯视频、芒果TV等传统主流视频网站,纷纷把注意力转移到大屏端,力图开拓短视频的新蓝海。 在大屏短视频的蓝海中,刚刚推出酷开系统8的酷开网络无疑是最特殊的一位。酷开系统8最大的

  • 重磅!微信内测「视频号推广」,对内容创作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对于视频号在微信的地位,在座各位都不能不服。视频号还没全量开放,就迎来了重磅赋能工具「视频号推广」(微信其他小朋友都馋哭了)。

  • 北京互联网内容产业地图

    在北京,有一种活力叫互联网;有一种奋斗叫996;有一种永远不需要睡觉的孪生工作,叫做码代码和码字。

  • 相芯科技亮相中国网络视听大会,聚焦5G时代XR内容创作新趋势

    2020 年 10 月 14 日,在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相芯科技执行总裁兼CTO秦昊为5G视听技术及应用创新论坛,围绕"5G赋能媒体,创新视听体验",带来《5G下的XR内容创作》的前沿技术分享。中国网络视听大会是视音频领域规模最大、规格最高,被誉为行业年度"风向标"的国家级活动。本届大会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和四川省人民政府主办,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成都市人民政府承办,通过"云上大会"和"线下大会"相结合的方式,为全行业

  • 互联网抛弃了我爸妈

    国庆期间,无锡火车站一张照片爆红网络。照片中,一块牌子写着“无健康码由此进入”,专为“老人机、无微信、不会操作”的旅客提供服务,这张照片在微博上收获 10 万+次点赞,也让众多网友感叹,数字生活下的老人不应该被遗忘。

  • 互联网不会放过上海

    我去了今年的外滩大会,给我最大的感觉是,谁说上海怎么没有互联网,上海现在全都是互联网。不仅有,而且上海拥抱互联网的速度和力度都超乎想象。我在外滩大会上看到了上海的野心和能力,更看到了技术的绽放。

  • 我在互联网大厂做产品

    互联网做产品,不止是“赛马”与“大力出奇迹”。如果以达到月活跃用户 4 亿,作为国民App的最低标准,那么国内有微信、QQ、支付宝、抖音、快手、微博、淘宝等明星产品。

  • 云视频龙头ZOOM跻身中美互联网20强,纳入中美互联网巨头指数

    近日,纳斯达克中美互联网老虎指数(Nasdaq China US Internet Tiger Index,代码QNETCN)更换成分股,云视频龙头ZOOM跻身中美互联网 20 强并纳入指数。本次调样在上周五( 9 月 18 日)收盘后生效。顺应新的指数,跟踪该指数的ETF产品TTTN也已同步调整持仓股。 云视频龙头ZOOM Zoom成立于 2011 年,主要面向企业级客户,为客户提供企业云视频会议解决方案。 2019 年 4 月在纳斯达克上市。 公司拥有七大产品,在移动设备、台式机、笔?

  • 十一黄金周为什么没有互联网“偷袭”战

    微信红包偷袭支付宝,占据移动支付一席之地;在线打车软件补贴大战,滴滴熬了过来;美团重金招聘恢复运力,逆袭百度外卖;抖音火力全开,魔性 15 秒短视频加上集中冠名赞助大赛,火爆全国、压制“一哥”快手。

  • 2020全球工业互联网大会发起“GIIC工业互联网先锋百人会”

    9月19日消息,国内首个工业互联网领域百人专家会——“GIIC工业互联网先锋百人会”在乌镇正式发起。9月17日下午,作为“2020第二届全球工业互联网大会暨中国国际工业互联网博览会”首个重磅活动,“GIIC工业互联网先锋百人会发起讨论会”在乌镇举办。会上,来自政府主管部门、院校学者、科研专家、企业高管等50余位业界精英汇聚一堂,就先锋百人会的发起使命及如何推进工业互联网快速落地等话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次

  • 中老年人出行成难题,该如何拆掉互联网的“围墙”?

    智能手机方便吗?只要动动手指很多事情都能解决了。那家里的长辈怎么办?微信注册都是年轻人帮忙完成的,从互联网小白慢慢可以使用智能手机,是中老年人一遍遍学习的结果。

  • 互联网大厂同名餐厅:有阿里骨头馆、京东肉饼等

    今日头条起诉今日油条商标侵权。随后有多位网友透露,被侵权的不只是今日头条一家,其中还有阿里骨头馆、京东肉饼、字节跳动小吃店、百度超市等。

  • “上海名媛”在线拼团:互联网才是最魔幻的造梦空间

    根据刷屏文章的作者的描述,其斥“巨资” 500 元闯入一个名为“上海名媛群”的微信群。在这里,他眼界大开, 3 个人合租一个月的爱马仕kelly包, 6 个人拼单一份丽思卡尔顿双人下午茶,也可以 40 个人拼一间宝格丽酒店的顶级商务套房。攒齐 60 个人,每人 100 块凑够6000,还能共同拥有一天的法拉利。而这些拼单,目的似乎只是为了拍照发社交网络和吸引真正的有钱人。

  • 互联网大厂干了十年,为什么我最后决定去传统企业?

    如果从毕业开始就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研发,做了十年又去到传统公司是什么体验?如果这家互联网公司还经历了创业、快速扩张、纳斯达克上市、退市、被收购又是什么体验?本文,InfoQ 与香格里拉研发副总裁、TGO 会员 张宇祺进行了深度对话,听他讲述在去哪儿网的十年历程,以及感受到的互联网公司与传统企业的文化差异。

  • 马云称现在是最好的创业时机 重新创业一定不做互联网

    在9月25日福州举办的全国青年企业家峰会上,马云表示,现在是最好的创业时机,今天所谓成功的企业,都是 20 年或 30 年年自己对未来的判断决定了今天,马云表示,如果自己要重新创业,一定不会在互联网行业里面,今天的互联网行业,所有聪明人都在这个地方,今天的传统行业有聪明人,但是真不多。

  • 马云:所有聪明人都在互联网 重新创业一定不选这行

    据国内媒体报道,9月25日,在福州举办的全国青年企业家峰会上,马云谈到,如果自己今天重新创业一定不会在互联网行业,因为今天所有聪明人都在互联网行业。马云指出:未来真正的机会,

  • 巨头竞相跨界入场,互联网风口能把猪吹多高?

    “不好好学习,就回去养猪去”,一度是老师教育学生要认真读书的口头禅。一直以来,养猪都是又脏又累还不赚钱的代名词,就是这样一个遭到厌恶的行业,如今似乎又焕发了新一春,足以颠覆我们的想象。

  • “入苏”以来持续盈利 家乐福完成互联网化改造之路

    一个是寻求中国发展的线下“全球零售”,一个是成功转型的的智慧零售巨头,家乐福和苏宁易购自 2019 年 9 月“联姻”以来,一举一动皆在镁光灯下。令大众惊讶的是,二者拥抱与融合的成效比想象中来得更快——收购即实现连续盈利,且 2020 年上半年继续保持盈利态势。作为零售业两个重量级的玩家,家乐福与苏宁易购的融合受到零售行业的密切关注,“老”家乐福是否适应了“新”数字化的改造?为全国消费者带来了什么不同的体验?又为?

  • 北京市网信办约谈处罚网易网 网易新闻APP跟评功能暂停一周

    10月10日消息,据网信北京公众号消息,近日,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针对“网易新闻”APP、网易网“网易新闻”频道、“网易号”跟评环节多次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严肃约谈网易网负责人,责令其立即自查自纠、全面深入整改,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同时,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对网易网实施罚款等行政处罚。网易网负责人表示,将严格落实相关法律法规要求,深刻吸取教训,全面加强平台业务和人员管理,在整改期间?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