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 > 关键词 > 创业者最新资讯 > 正文

最“失败”的95后创业者,曾半年亏掉十几万,如今靠它翻身

2020-09-21 11:48 · 稿源:天下网商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王诗琪,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在小于的回忆里,离开上海、来到深圳的时间,精确到分。

2019 年 12 月 31 日21: 10 分,从上海起飞,23: 45 分,落地深圳, 2020 年 1 月 1 日00: 47 分,到达宾馆。

冬夜,飞机从北往南,温度不断攀升。远方的人们在准备跨年的狂欢,独自拖着行李箱的小于心里却百感交集。到深圳前,他第一次创业失败,亏了十几万,此时欠了不少外债,如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东南亚跨境电商平台Lazada。

次日早上 9 点,他站在Lazada深圳仓库的大门口,阴霾一扫,心里满是要大干一场的兴奋。

小于叫于瑞奇, 1995 年出生,一米八的帅小伙,浓眉大眼。他说话不紧不慢,条理清晰,对数字敏感。这与小于的背景相符,他毕业于上海某 211 高校金融专业, 2019 年辞职创业前,在汽车行业一家公司做产品策划,每月税前15K。

短短几个月,小于从零起步,现在店铺月流水超 10 万。他把自己的创业过程拍成短视频,发在抖音上,积攒下近 5 万粉丝,还成了小网红。

7 月 30 日,lazada启动了中小企业出海“速成”计划,计划在未来半年孵化 3000 个月成交过 10 万的中小商家,这个平台上将诞生更多“小于”。

在与小于的交谈过程中,低落与兴奋两种情绪同样交替出现,他渴望证明自己,又被创业途中的瓶颈与琐碎困扰。

小于说:“如果(这次)再失败,我就回去读书。”

小于只是Lazada平台上一个“超级小卖家”。这不是一个典型的失意者逆袭的故事,是一个年轻人在迷茫中挣扎、奋斗,寻找自我的故事。

第二次创业

遇到Lazada时,小于正处在人生灰暗的阶段,创业失败后面临失业,还欠下不少外债。

2019 年 2 月,小于辞掉工作,注册公司卖红酒。启动资金 15 万,有工作一年多攒下的 5 万元存款,朋友友情“入股” 5 万元,还找银行借了 5 万。结果,半年不到,亏了十几万。

回忆起这段经历,小于毫不掩饰地承认,太鲁莽,没有市场调研,没摸清行业、不了解渠道。

他决定重新找工作,可面试了好几家公司,开出的工资还比不上他刚毕业时的收入。

最后是听朋友说,跨境电商前景不错,小于想了想,决定先到相关的公司摸摸底。

那家跨境电商公司看起来很“Low”,办公桌椅陈旧,趴在电脑前的运营人员不修边幅。一问工资,HR说,试用期每月 3500 元,小于差点笑了,“这还不够我付房租的。”但想想自己是来学习的,也就答应了下来。

公司给小于分配了 10 个Lazada店铺,日均销售额1000- 2000 元,转正条件是, 3 个月内实现日均销售额翻倍。

“扯淡!”小于心说,这么苛刻的条件怎么可能完成?

但很快,他的认知被扭转了。

2019 年 10 月入职,一个月后的双11,整整一天 24 个小时,小于眼看着公司大屏幕上的销售数字一路飙涨。最终,他手里的 10 个店铺 7 天平均销售额环比涨了1400%。

一个月后的双十二,小于负责的店铺 7 天平均销售额环比又涨了十几倍。

这令小于诧异不已。回想起来,他没有任何特殊操作,只不过在小组长的要求下,做了一些日常的运营,包括上新、回复客户信息、发布图文信息。

成千上万的Lazada商家有着类似的惊喜。 2019 年双 11 开场头一个小时,Lazada的总订单数已超过 300 万,与上一年相比增长超 1 倍,而当天参与用户数同比则至少新增了 1000 万。

后来,小于才知道,那些不修边幅、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电商运营,有不少靠着销售提成月入三四万。

短短两个月的运营经历,小于隐约意识到,机会来了。他在运营同行群里放话说:我要去深圳,自己做Lazada。不少同行响应,说自己也有这个打算。小于一看,着急了,决定不等过年就动身,“我要比他们快。”

最窘迫的“富二代”

Lazada的官方分拣仓之一就在深圳,深圳靠近香港,背倚制造业发达的珠三角,在这里做跨境电商,有得天独厚的优势。Lazada商家只要把货送到Lazada的分拣中心,剩下的事情就不用操心了。

小于在上海学习、生活、工作了六年半,离开上海到深圳,也许是逃避第一次创业的失败。

来深圳的决定,小于几乎没跟人说,连妈妈都是事后才知道,她在电话里叹息:儿啊,一个人在外面可难了。

听了妈妈的话,小于有些鼻酸。

小于原本家境不错。到上海读书时,一个月生活费 5000 元。小于成绩也不错, 2013 年他从 75 万河南考生中冲出来,考上 211 大学,来到上海。

大三那年,父亲做生意失败,只能勉强付清学费,再也无力负担他的生活费。得知消息后,小于在宿舍闷了一个星期没出门。从这以后,哪怕窘迫到晚餐吃香蕉,一个月瘦了 10 斤,他再也没找家里要过钱。

辞职创业,似乎是小于重新找回过往生活印记的一种方式,他还想向家人证明,他可以把控自己的生活。

东南亚的“淘金者”

东南亚是一片亟待开发的电商沃土。

东南亚总人口约6. 5 亿,据谷歌、淡马锡与贝恩 2019 年的报告,2016- 2019 年间,整个东南亚的电商规模保持着62%的高速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下,阿里旗下的Lazada、腾讯持股的Shopee都在抢滩东南亚市场。而成立于 2016 年的Lazada,至今年 6 月底已拥有 7000 万活跃用户,是东南亚领先的电商平台。

数据来源:《 2019 东南亚数字经济报告》

无数像小于一样的商家通过Lazada,成为东南亚的淘金者之一。这与十多年前,淘宝刚在中国诞生时的情形十分相似。

一个 20 多平方米的小公寓,是卧室也是仓库,睡觉、吃饭、运营、打包、贴单都在这里。一台电脑、一个订单打印机、一条网线,小于开张了。

不同于第一次创业时的雄心壮志。这一次,小于只给自己定了个很低的目标——到 2020 年底,月入过万,养活自己就行。

小于的Lazada店铺 1 月下旬就申请下来,但没多久,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只得暂缓搁浅,直到 2 月底、 3 月初才开始上新。 2 月 21 日卖出第一单,随后销量不断上涨。到 4 月 8 日,他店铺的 30 天销售额折合人民币为 32268 元,按30%的利润算,净利润 9680 元,再加上贴单赚的钱,稳稳过万。

小于做的是家居类目,最初他开了 6 个站点,分别是泰国、马来西亚、越南、印尼、菲律宾、新加坡。

对中小商家,爆款更容易起量。起初没经验,小于选品靠数量取胜,一天能上好几十款。很快,一款厨房置物架销量上涨,仅这一个品,新加坡站点一天能出五六个,当时售价 70 多新币,约合人民币 300 多元,净利润 150 元- 160 元。销量乍起,小于“乘胜追击”,报Lazada平台上的“闪购”活动,往上冲量。

6 月份之前,小于经营的 6 个站点中,销售最好的是泰国,但由于“价格战”,泰国站的利润越来越薄, 100 多单的利润跟新加坡站 40 多单不相上下。

于是, 6 月份后,小于开始主攻新加坡站点。一个月后,其新加坡站点升至 7 级,月销售额 11 万元人民币,保守估计利润 2 万元。

终于,在来到深圳半年后,小于买了第一辆属于他的车——一辆 10 万元出头的“朴实无华的小福特”。

电商小白成长记

几个月内,从 0 做到月销超 10 万,这个成绩看起来也许并不起眼,但对于一个没有任何经验、资源、白手起家的电商“小白”来说,并不容易。

小于赶上了一个好时候,今年 4 月阿里重启“春雷计划”,Lazada相继推出降低运费、物流提速、新商家孵化三大扶持政策,大量新商家因此获益。

过去,小于从不做体力活,现在肩挑手提样样来,最开始还要搬着货上下四楼,推着小板车给仓库送货。

没买车时,他骑电动车出行,有一次在路上对行人避让不及,哐当一声,人和车都摔倒在地,额角拉出一道口子,血顿时糊满了眼睛,什么也看不清。后来缝了四针,脸肿了好几天。

电商运营的工作重复且琐碎,修图、上新、设置优惠券、客服……小于计算过,修一套图,需要 2 小时,现在他的店铺有五六百个SPU(属性相同的商品为一个SPU),光修图就花了 1000 多个小时。

煎熬更多来自不可控性。

跟很多中小商家一样,小于的货是从线上新批发平台 1688 一个个抠的,多是位于东莞、义乌的工厂。Lazada有发货时效,超过则订单取消。之前义乌突遭洪水,厂家设备损坏,停工三天,把在深圳的小于急得团团转。

还有价格战。没有独家供应链,竞争者模仿成本很低,一个爆品刚出来,没多久就被人抄去了,只能靠低价取胜。

小于也交过不少学费,他曾在业务之间摇摆不定,也曾收到差评导致销量骤降,误判情势错过平台促销最佳时机,忽略商品周期导致缺乏爆品,等等,不一而足。

但每次教训都会让他往前走一步。他搬到了更大的公寓,也慢慢地有了自己的仓库,稳定的供应链、合作伙伴。

小于说,相比之前,他更成熟了。

“网红”小于

跨境电商业务刚起步时,小于给自己拍了个抖音视频,视频里,他在促狭房间里堆着的纸箱间走来走去,打包、贴单。

他为抖音号取名为“小于的创业日记”,原本只想记录下创业历程,没想到一下子收获几百条评论,粉丝从几个涨到了几百个。

有网友在下面评论说:“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有人想起了自己不断铺货、打包的日子,说“突然好怀念”;还有同行前来“打卡”,说:“很难很累却不后悔。”

更多人关注Lazada到底怎么做,于是,小于到Lazada大学里搜集资料,结合自己的经历,持续更新了几条,很快,一条讲Lazada物流的短视频又爆了。

这以后,小于开始持续更新。为了拍视频,他还花几千元买了一台佳能相机,自学了视频剪辑。现在,他在抖音攒下了4. 6 万粉丝,是个小网红了。

很长一段时间,小于都是公寓—仓库两点一线,没有社交、只有工作。他时常觉得孤独,但又觉得过多的社交浪费时间。短视频,是他表达自我的窗口。

在最近更新的一则视频里,小于宣布,他要开直播了,还开了抖音小店,准备卖食品,他最近也在各种积极寻找食品的供应厂商。有人“批评”他:像你这样东做一下,西做一下,(最后)都做不好。

这样的批评,小于听过很多,他决定,让它们“滚蛋”。很多人有想法却迟迟不肯动手,至少,他在行动。

不到 25 岁的小于确实很能“折腾”,即使是在深圳的这 9 个月内,他也试过不少业务,做过代贴单,放弃,虽然一直在做Lazada店铺,但又对短视频博主心生向往。现在Lazada店铺单量有所下滑,双 11 在即,他得赶紧想办法改进。

他跑了不少地方,也经常迷茫,情绪在“极度自信与极度自卑”中摇摆,新的想法一个接一个往外冒。最近他还常常说,“如果失败了,我就回去读书。”

但,也许我们可以宽容些,谁的青春不迷茫呢?小于的每一步,也不过是想抓住自己能抓住的每个机会,往上走。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