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点评 > 关键词 > 罗永浩最新资讯 > 正文

罗永浩又完成一轮朋友圈融资

2020-08-05 21:03 · 稿源:投资界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张小星,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罗永浩又获得了朋友的投资。

天眼查显示,罗永浩直播电商公司“成都星空野望”日前获浅石创投、峰瑞资本战略入股,其中浅石创投持股比例为4.29%,峰瑞资本持股0.96%。

值得注意的是,浅石创投创始合伙人郑毅与罗永浩私交甚好,而陌陌创始人唐岩是浅石创投重要LP之一,与罗永浩也是多年好友,当年正是唐岩为罗永浩的锤子科技提供启动资金 900 万。

除了郑毅、唐岩,峰瑞资本创始人李丰与罗永浩曾同在新东方共事,这次除了投资罗永浩新项目,还带来消费品牌资源,例如罗永浩销售清单里的钟薛高、信良记,即为峰瑞资本的投资项目。

罗永浩,锤子手机

直播带货四个月

罗永浩的新公司拿到了融资

老罗愚人节抖音直播首秀过去四个月后,他的直播电商业务首次完成融资,投资方为浅石创投和峰瑞资本。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在 7 月 23 日发生多次工商信息变更,公司注册资本由 200 万增加4.48%至208. 96 万,新进资方浅石创投和峰瑞资本分别以4.29%、0.96%持股比例,加入罗永浩的电商直播项目。

据了解,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法人及大股东是前锤子科技产品总监黄贺,也是老罗直播搭档。而公司第二大股东小野科技持股14.36%,老罗是这家公司主要合伙人之一。

由此得知,成都星空野望与罗永浩的关系密不可分。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成都星空野望对一家名为成都天生骄傲科技有限公司持股66%,后者即为一家名为“交个朋友专属店”淘宝店背后运营者。

“交个朋友专属店”是罗永浩电商直播重要运营主体,据《财经涂鸦》报道,罗永浩正是以“成都星空野望未来科技有限公司”的主体与直播合作的品牌方签订合同。

这家淘宝店其貌不扬,店内商品分为两大类:服饰鞋帽、食物。打开店铺最先出现罗永浩的海报,而店内产品多以“锤子科技”、“罗永浩”、“小野”等关键词命名。从商品留言中看出,网友们购买商品,多数意在对罗永浩和锤子的昔日情怀,并非商品。此时的直播电商业务,更像是老罗剩余流量的变现,这家网店,则充当了枢纽角色。

些许冷清的店铺,似乎咀嚼着罗永浩和锤子曾经灿烂的日子。贩卖情怀的生意并非长久之计。只是这一次,又或许是最后一次,老罗的朋友又一次选择站在他的身后。

据悉,浅石创投此次对成都星空野望的投资规模大约在千万级,这家起步于 2015 年 6 月的新基金由前经纬中国董事胡海清和前陌陌运营副总裁郑毅共同创立,旗下两支人民币基金主要投资消费、服务升级、文化娱乐和医疗健康等赛道。

这一次,又是朋友出手。罗永浩与浅石创投创始合伙人郑毅私交甚好,陌陌是浅石创投重要LP之一,对于与其创始人唐岩的关系,罗永浩曾这样形容:他是我的贵人。

除了郑毅和唐岩,李丰多年前拒绝了罗永浩的邀约投资后,这次选择帮助他。

峰瑞资本与浅石创投一同出现在成都星空野望股东名单,前者持股比例约0.96%。峰瑞资本长期关注消费领域,其旗下的钟薛高、信良记也出现在罗永浩的带货清单上。也就是说,除了资金,峰瑞资本还带去了品牌资源。

老罗的朋友圈

2019 年 11 月 3 日下午,罗永浩被列入失信人名单。当日晚上,老罗通过微博回应此事,未来哪怕以“卖艺”之类的方式,也要把债务全部还完。

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老罗解释自己拒绝破产重组是为了对得起曾经帮助过他的人,用自己的努力“将欠的钱一分分还上”。

创业这些年,罗永浩确实遇到不少“贵人”。据老罗回忆,他在 2011 年 11 月初去小米总部和雷军面聊,原本希望和小米合作,但与雷军的理念不合,遂产生了自己做一款手机的想法。

做手机差钱,罗永浩找到新东方前同事李丰,后者在新东方工作八年, 2007 年离开新东方创业,几经辗转加入IDG,直到 2015 年 8 月,李丰从IDG出来成立了峰瑞资本。

老罗找过来拉投资时,李丰还在IDG任职。坊间传言,二人多年前的谈话有两个版本,其中一个是,“你创业做什么,我们都愿意投大几千万给你。但唯独手机,我想作为朋友告诉你,它不好做。”罗永浩被李丰拒绝了,不是人不行,而是赛道不合适。

最后是唐岩伸出了援手,给了 900 万启动资金。与唐岩的相识,老罗还得感谢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不少锤子早期投资人,像是猿题库CEO李勇、雪球财经CEO方三文、阿里创始人之一吴泳铭和盛一飞等,都是黄章晋在中间牵桥搭线。

老罗的贵人们,不止是给钱,还有无数次忠告、建议。就拿唐岩来说吧,唐岩历来谨慎保守,他曾告诉罗永浩,对于CEO来说,找钱永远是最重要的事情,永远都是。

老罗做锤子时虽然不年轻,但一直气盛。唐岩这番话不知道他听进去多少,总之锤子后来还是死于资金链崩溃。

不做手机的锤子,还是有一定品牌价值,外加罗永浩自带流量体质,就算不卖手机,还可以在直播间销售商品。自首场老罗直播过去四个月了,直播间观看量和销量大跳水。后来的事实证明,广告变现并不适用于直播电商,罗永浩还得继续摸索一阵子。

由卖手机到卖衣服零食,他带着亏损了五六年的创业团队转战下一个项目,努力让他们相信太阳还会升起。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