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说 > 关键词 > 快手最新资讯 > 正文

3亿中国人的一天:00后爱做饭,全镇做直播

2020-07-29 08:54 · 稿源:进击波财经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进击波财经(ID:jinbubo),作者:沈帅波,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周杰伦直播了。

开播 10 分钟,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次就突破 4260 万。最终半小时的直播,在线观看总人次突破 6800 万。

成绩亮眼,唯一的遗憾就是时间太短,只变了魔术(让他现场表演喝奶茶也行啊)。

按理来说,无论是朋友圈还是微博都应该是大型爷青回现场,但还是有一些脑回路清奇的ETC。

比如有个人吐槽说:周杰伦怎么能说“老铁”两个字呢?

这些想法一定程度上也从侧面反应了快手当下面临的问题:即便引入明星促进破圈、调和内容生态,依旧有人带着有色眼镜和预设立场来看快手。

前两天的《 2020 快手内容生态半年报》里显示,自 2019 年 7 月至 2020 年 6 月, 3 亿用户在快手发布作品,快手直播日活1. 7 亿,电商日活 1 亿+ 。

这三亿人可能只是历史的尘埃,但因为快手,他们能被更多人看见。一声“老铁”接地气,但不卑不亢,体面大方。

我在看《 2020 快手内容生态半年报》的时候,还发现很多有趣的数据,比如宅家期间美食自制作品数上涨 90 倍,其中44%是 90 后+ 00 后(孩子长大了),最受关注的生活技能是理发(宅家人均Tony老师),还有一些其他有意思的地方决定摘出来跟大家聊聊,关于二次元、直播、非遗、宠物,以及大多数中国人的诗与远方。

一线城市爱看旅游,二线城市爱看技能,三线城市爱看二次元,四线及以下爱看舞蹈。

在《 2019 快手内容报告》 中,快手公布日活达 3 亿以上。

我一直说,其实一二线城市之间的差别不大,一线和所谓的准一线城市之间,更是基本没有差别。甚至某些新生准一线城市已经在细节上超越了老牌一线城市。真正的差异存在于二线和三线城市之间,也就是省会城市与欠发达的非省会城市之间。

但这种差异现在也在缩小,因为互联网内容正在持续平权。拿起手机,任何人都能享受到更发达城市和更原生态城市的细节,城与城之间的距离被无限缩短,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几乎可以通过短视频对从未去过的梦想之城了如指掌。

在车如流水马如龙的一线钢铁森林都市,人们爱看碧波云海,山高海阔;在机遇和压力并存的二线城市,怀揣梦想的人总想再提升自己的个人能力,于是他们爱学习技能,想要再进一步;文娱ACG产业不那么发达的三线城市快手人爱看二次元;生活更自由更快乐的小镇青年们,则有余力载歌载舞,挥洒青春与热爱。

我们总是享受着自己身旁已有的一切,同时通过镜头展示自己,通过屏幕期许远方。

得不到的总是在骚动。人们爱诗,也爱远方。

Z世代二次元短视频作者占比:84%;Z世代二次元短视频观众占比:69%

想到一个数据。

腾讯电竞发布的《 2019 年度中国电竞人才发展报告》显示,44%的电竞从业者不超过 25 岁,仅有17%超过 30 岁。企鹅智库的《 2019 全球电竞行业和用户发展报告》中显示, 30 岁以下的中国电竞用户超过三分之二。

结合快手的数据会发现,无论是二次元相关还是电竞行业,他们的从业者到消费者,大都是年轻人。

这两天刷到了很多漫展的短视频,都是coser,但我根本看不出来他们cos的是哪个角色,哪部作品,只觉得现在的小朋友好酷,但我这么穿的话可能妈见打。

美国学者约瑟夫·塔洛曾在《分割美国:广告主与新媒介世界》一书中指出:“媒介越来越鼓励人们将自身分割成越来越专一的群体,并且发展出独特的观看、阅读和收听习惯,从而强化了其所在群体和其他群体的区别。在此背景下,不同文化圈层之间的冲突在看似多元化的网络时代变得越来越常见。”

圈层壁垒逐渐模糊后,不同群体的碰撞和融合必然存在。

在快手上多看几个游戏、动漫、cos的视频就会发现,很多我们觉得新鲜的事物早已不是小众群体的自嗨,它们正随着千禧一代的长大成为主流的一部分,成为与现实世界高度融合的变种文化。

1- 6 月新入驻商家排序:服饰、本地服务、家居、汽车、美妆、手机数码、教育。

遇到风口蜂拥而上,早已见怪不怪。

在直播带货有燎原之势的时候,不少老板亲自出来带货,光是快手就迎来了董明珠、梁建章、陈刚、丁磊等大佬,连王石也来直播带大家跑步健身。

整体气氛炒得挺热的,但结果大家也看到了。当初大众对直播的追逐有多疯狂,现在质疑直播的声浪就有多大。

无论如何,摆在眼前的问题在,直播的价值毫无疑问也在。

现在线下业态真的已经很难了,前段时间餐饮刚恢复,北京来了一波小爆发;关了大半年的影院刚看到点曙光,有些地方就进入战时状态。人群聚集的生意都战战兢兢,必须转线上,没得选择。

在疫苗出来之前,疫情会成为常态,宅在家里看直播也会是很多人的常态选择。

现在,快手直播日活达1. 7 亿,电商日活超过 1 亿,新的人货场展现了它的生命力。之前我说过,疫情的破坏力空前,但是它并没有像地震、洪水一样损耗基建,所以供应链的基础还在,只要用合适方法把“人”找回来,重启消费端,那消费这架马车车轮重新转动将指日可待。

快手报告里出现一个很有趣的数据, 辽宁的 80 后服饰主播最多,河北的 90 后服饰主播最多,广东的 00 后服饰主播最多。以往外界的总是会觉得快手扎根于东北三省,但是大数据却告诉我们它扎根在全国。

在牡丹江市的万达广场里有一家巴拉巴拉童装店,除了纬度高一些之外,它和全国5000+的门店没有什么不同。同样面临关门“吃老本”、开门无顾客的线下实体困局。不同的是,即使是闭店,这家小店仍在运转。大年初四,门店负责人姜姐在快手上发起了自救——直播卖货。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粉丝突破 10 万+,一月的线上流水达到 43 万+。

浙江杭州,浙江最大阿迪达斯门店用单日 1120 万+的交易额打破门店整月的销售纪录;美特斯邦威 4588 万+;李宁 1500 万。这些都是在“快手品牌日”创造的数据。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在灾难面前,这些普通人展示出一股韧劲,或许是不服输,或许是输不起。

直播的未来如何无人能论断,但直播新基建的逐渐完善,至少能给予这片青山更多的可能性与希望。

非遗类短视频作者数: 1050 万+

00 后最喜欢拍黄梅戏, 90 后喜欢拍京剧, 80 后喜欢拍豫剧, 70 后喜欢拍河北梆子, 60 后喜欢拍评剧。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现在的年轻人正在重新爱上传统,并且在传统中寻找创新。

在快手,有 1050 万非遗类短视频创作者,比葡萄牙全国人口加起来还多。这些创作者的普遍年龄并不大,但他们的爱好却都已经是非遗级别的年龄了。

戏曲、刺绣、竹编、捏面人、鼻烟壶、铜雕木雕、榫卯木工、金银首饰制作……在疫情好转后的五月出游季,汉服作品的播放量暴涨88%, 6 月的非遗周里, 8 大主推品类在一星期内得到了 5 亿曝光量。

谁不爱精美的手工艺制品和漂亮小姐姐呢?

快手的slogan是“记录世界,记录你”,那些曾经在千家万户,最终却险些走进博物馆的技术与艺术,正在短视频的世界里悄然复苏。

00 后喜欢“为救李郎离家园”的女驸马, 90 后喜欢“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的京剧, 80 后喜欢豫剧,爱听“谁说女子不如男”, 70 后和 60 后喜欢河北梆子和评剧,“三天不喝茶,不能三天不看新凤霞”这句话,至今仍然被他们记在心中。

全民宅家期间,宠物播放量占比:40%是狗,14%是猫。

人生艰难有时候就是对比出来的。

快手上有一个千万粉丝的博主叫安生的爸爸,他所有的作品拍的都是猫主子“安生的日常”。

虽然这些拍摄都有剧本,但不妨碍我羡慕猫生。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这只猫都已经完成了五层,不少人还不知道在第几层挣扎迷茫。

在中国,养狗的人一直比养猫多,在国外,以狗为主角的电影题材总是能令人潸然泪下,快手的数据也表明,云吸狗的人群数量并不低于吸猫的。

但奇怪的是,近年来,中文互联网上,大众的感知一直是猫比狗更受欢迎,出圈的宠物也是猫居多。

猫虽然规模小,但自带顶流属性。

我养猫的朋友说,其实是因为狗太聪明了,前几天热搜上有狗七天学会开车,所以在短视频里狗们干出啥来都不会让人觉得太惊讶,人们早就习以为常;而猫,能表演个关灯就已经很了不起了,配合度低,平常又高冷,幼小的时候又可爱得不得了,自然讨人喜欢。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用舔狗来比喻一个人卑微不是没理由的。

海头镇:吃螃蟹的人

海头镇,一个位于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境内东北部的滨海小镇,这里的面积总共只有 84 平方公里左右,全镇8. 2 万多人。

但就这样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在今年1~ 6 月份里创作出的短视频,总播放量超过了 40 亿,其中 90 后主播占比54%, 00 后占比4%, 80 后主播占38%。年轻人是海头镇成为网红镇的主力。

其中,90%的带货内容是关于海鲜与水产美食,千里之外的长春、哈尔滨、北京等城市都在看着海头镇上的渔民现捞现做,现炒现吃。

在快手前几年发布的大数据报告中,海头镇以绝对优势成为了播放量第一的乡镇,排在海头镇后的是大名鼎鼎的影视城横店,以及距离他只有一小时车程的隔壁老乡——同属赣榆区的石桥镇。

有太多太多的“小镇青年”因直播的普及而有了更多的选择,在收入与亲情,梦想与故土之间找到一个微妙而安稳的平衡。

在没有短视频的时代,也许这些出生在小渔村的年轻人必须要告别小城,去大城市寻找养家糊口的机会,也许城市化会让这些人口不到十万的小村镇持续萎缩,最终化为地方志上的一个历史,也许当地的青少年会有迷惘而孤独的青春,老人与幼儿相依为命,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问题成为当地最大的难题。

幸好,他们遇上了现在这个时代。

在海边小城,短视频让现代生活能回归传统;在 1050 万非遗创作者身边,短视频又让传统在现代找到新的生存方式。

在海头镇我们说时代变了,但在非遗这块,时代好像又回去了。

“今天的村庄,还唱着过去的歌谣”。

大城市的家里,小伙子从起床开始就忙着猫主子的吃喝拉撒,他给它所有的关心,它给他想要的治愈。

小镇的路边,姑娘弹着吉他唱二次元歌曲,人们驻足停留,只觉新奇。

拥挤的漫展上,coser们卖力摆pose,看似花里胡哨的衣服,包裹着年轻的躯体,也包裹着赤忱的热爱。

还有“赤裸裸”的以工厂店为名的博主,向粉丝们卖力推荐自家新出的款式,日复一日。

有主播直播带货的时候心态崩了,给老板打电话,老板安慰他说没事,已经做的很好了,就是遇上淡季,之后一切会好的,不用太担心。

有治愈,有热爱,有谋生,有崩溃,这是 3 亿中国人平凡又特别的一天。普通人的生命力,无远弗届,他们仿佛很像,却又各自不同。

不要带着预设的立场去看这个世界。再多了解了解,世界或许跟你想的不太一样。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