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互联网最新资讯 > 正文

2020互联网加速折叠:草莽神话破灭,巨头稳坐铁王座

2020-07-13 08:31 · 稿源:Tech星球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 ,作者:王琳 ,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就像人类社会每当出现结构性大变局时,土地、资源兼并,财富和权力洗牌的故事就会重复上演一样,如今的中国互联网,也正在上演类似的剧情。

新商业变革、技术革新、竞争格局剧变,加上席卷全球的疫情“黑天鹅”事件爆发,在诸多因素叠加之下, 2020 年的赛程过半,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折叠,按下了快进键。

少数公司成为了幸运儿。腾讯、阿里巴巴、拼多多、字节跳动、美团点评、京东等巨头们的市值或估值,刷新了一个又一个纪录,他们依然在征战中书写着商业大航海的传奇故事。

大部分公司或主动或被动撤退:车好多、 58 到家缩减其支出;新浪、聚美优品们排队退市,他们正考虑通过其他方式谋求更丰富的资本支持;青客、蛋壳、瑞幸咖啡等一众公司,脆弱的商业模式和捉襟见肘的现金流毫不修饰得展现在公众面前;百度、趣店,曾经的明星公司风光不再;甚至还有一些公司,已经走到了破产的边缘.....

更有趣的是,这些幸运儿们原本就已经是巨头公司,而如今,疫情期间增长的势能,将帮助他们积累起长远的优势,助推它们有机会成为更大的超级平台;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公司,则陷入挣扎的困境之中。一场加速折叠,正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之间上演。

互联网

少数幸运儿

变化来得天翻地覆,让人分不清是“灾难”还是机遇。

京东超市负责牛奶采购的张毅手机里,收到了 58 条销售异常系统监测预警信息。后来,他打开电脑才发现,突发的疫情加上春节假期导致供需严重失衡,牛奶销量翻了四五倍,全国库存告急。为了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他和同事用了 4 天时间,全国补货 58 万件。

不仅牛奶,消费者疯狂囤货,让京东的物流订单暴涨,疫情期间,京东物流一下子招聘了 35000 人来满足疯长的订单。

钉钉和企业微信都经历过短暂的“瘫痪”。为此,钉钉不得不在 2 天内扩容了 2 万台服务器,以应对这次前所未有的庞大需求,腾讯会议 8 天总共扩容超过 10 万台云主机,共涉及超百万核的计算资源投入。

彼时,全球正处在新冠疫情的巨大恐慌中。 2 月,纳斯达克开始崩盘,美股暴跌; 3 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 189 个成员国中的 170 个将出现经济滑坡,全球经济面临上世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崩溃。之后,全球新冠肺炎病例开始不断攀升,至今已超过 1000 万例确诊。

“大流行病是一头怪兽,我和它搏斗没有胜算。”桥水基金的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这样解释今年第一季度的亏损。

一片混乱之中,至少有一点儿是清晰的,少数大公司获得了更大的影响力,他们的状态相当稳健——经此一役,再也没有人怀疑物流是京东的拖油瓶;在线办公加速发展,一下子提前了 5 年,腾讯会议借此出圈,帮助腾讯获得了To B赛道的又一张门票;干瘪的钱包让人们意识到,拼多多这种强调性价比的拼购形态的重要性,未来,它的发展势头或许会更强劲。据国际投行高盛发布的研报预计,至 2021 年,拼多多将贡献中国三分之一的快递包裹。

最终,在全球经济下行的局面中,诞生了中概股有史以来最为神奇的一幕:从 2 月开始,腾讯、阿里巴巴、拼多多、美团、京东等公司的股票和市值飞速上涨:拼多多的股票至今已增长超过 1 倍,目前来看,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2020 上半年以来积累起的优势,将助力它们有机会成为更大的超级平台。

谁的底裤掉了

可幸运从来只属于少数人,经济低迷是天然的放大镜,暴露出那些虚弱无力的商业模式,也加速了泡沫的破裂。

长租公寓品牌青客正遭遇着巨大的资金困难,账上的 1 亿资金不知道可以支撑多久。上市 6 年的途牛,股价连续 2 个多月低于 1 美元,差一点儿就被要求退市。成立 9 年的杭州第一大P2P上市公司微贷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侦查。

事实上,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很多互联网科技“独角兽”就已经显示出了亚健康状态。

过去十年,来自主权财富基金、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一直在做的事情,便是将资金直接或者间接投给那些很快成为独角兽的创业公司,以期获得高额回报。 2010 年,国内一级市场融资金额为 1000 亿元,而到了 2015 年,这个数字是 7000 亿, 2018 年则是1. 5 万亿。

扩张是彼时唯一的主题,长租公寓们为争抢房源不惜加价20%到40%;拜腾汽车 300 余人规模的北美办公室,仅零食采购费用就花掉了 700 多万美元;某二手车企业一年的广告费用就高达 10 亿元。

只是,身处牛市的玩家并不在乎这些,他们甚至编造了各种独创指标来美化业绩。

Wework2018 年严重亏损,而它却通过“社区调整后”EBITDA(扣除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盈利)把亏损变成了盈利。上一个季度还亏损 6 个多亿的瑞幸咖啡,为了获得更多融资,“独创”了门店利润率指标,即门店利润率=总门店收入(不含外卖费)-房租-原材料费用-机器待摊费用,在这个模式中,他们在下一个季度的财报中居然奇迹般地盈利了,当然也如愿获得了融资。

最终,这些都转化成了捉襟见肘的资产负债表和一连串负面新闻。

优信深陷高管离职,部门裁撤的风波中, 2019 年上半年,在 2018 年于境外上市的 47 家新经济公司中,优信跌幅高达80%,领跌中概股;因为一连串造假,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或将面临牢狱之灾;AI天才公司格灵深瞳正处于转型的阵痛中,在此之前,徐小平和沈南鹏还就它未来值 1000 亿还是 5000 亿美金的问题争执不下。

疫情瞬间将脆弱的商业模式和虚假的造富神话统统打回了原形。

有些企业或许会缓过来,但总有一些“恐龙”会毁灭——烧光了 84 亿后又背上 86 亿巨额债务的拜腾汽车,无土地、厂房可抵押的博郡汽车,曾被认为有和英特尔、英伟达等巨头一较高下的全球知名AI芯片企业Wave Computing都在死亡边缘徘徊,不知道它们能否像贾跃亭一样可以等来白衣骑士。

大扩张VS大撤退

整个互联网呈现出了神奇的两面:一面依旧在上演商业大航海的版图扩张大战,一面则开启了一场敦刻尔克大撤退。

你很难不被这样的数字所触动:阿里巴巴万亿美元GMV的实现、拼多多源源不断的百亿补贴、字节跳动 2 万人的招聘目标、滴滴0188(安全事故归“0”,每天服务超过一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超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 8 亿)的战略构想、美团闪购千亿元交易额、蔚来汽车 104 亿的授信额度......

巨头们驶向了更深、更广阔的海域,一场场攻防战跌宕起伏。

由饿了么、天猫超市、盒马生鲜组成的同城零售三舰队对着美团不断开火;阿里巴巴、京东开始热烈拥抱下沉市场用户,发力淘宝特价版和京东惊喜,拼多多则闯入“五环内”,他们将触角一次又一次伸到了对方的地盘;字节跳动四处出击的无边界战争,被行业调侃为它“在互联网界就剩下了小米一个朋友了”......

很难说清巨头们会在何时熄火,他们一次又一次展开关于规模的排位赛,试图将业务版图伸展到互联网的每一个领域。或许,在他们心中,互联网从来都没有边界。

疯狂扩张需要的是底气。阿里巴巴现金储备高达 3000 多亿元,腾讯有 2000 多亿现金储备,他们比大部分互联网公司的市值还要高。

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底气。

3 月,全球知名风险投资机构红杉资本致信其美国成员企业创始人和CEO,要求CEO们开始考虑是否真的有那么多跑道,言外之意要求CEO们慎重考虑是否扩展新业务。

更多的互联网公司选择了退一步:成立 12 年的Airbnb暂停了今年的上市计划; 58 到家不得不砍掉了原计划用于 2 月、 3 月份扩张计划的钱;车好多集团/瓜子二手车暂停了打算在春节期间投入 2 亿元广告费用;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 6 月末,“梦想家”孙正义操盘的软银投资公司裁员总数超过 16800 人,还不包括无薪休假人员。

经济学家们至今还在试图搞清一个大问题:此次衰退将是V型、U型还是L型的,阵痛到底会持续多久。在这个问题弄明白之前,大部分公司选择为自己谋求更多的现金。

2020 年至今,聚美优品、易车、 58 同城、新浪纷纷选择私有化,他们都曾拥有过短暂的辉煌,但在竞争越来越复杂的当下,并没有找到下一张船票,于是,撤退、维护好既有股东的利益,成为了他们不得已的选择。

加速折叠

互联网不再像一座金字塔,而是越来越像一颗图钉,阿里、腾讯等巨头们站在高高的钉帽上,而其他公司则拥挤得排在纤细的钉身上,而疫情的大爆发,更是凸显出市场本已感受到的剧变。

少数受益者们再一次上演了市值奇迹:成立 5 年的拼多多携 6 亿用户跻身千亿美元市值的行列;在阿里的步步紧逼下,美团一举冲破了万亿港元市值,即便它在一季度重回亏损;靠着物流重登C位的京东,首次突破了市值千亿美元大关;而他们共同的战略投资者腾讯,则突破了 5 万亿港元,继续和阿里争夺互联网万亿市值的“铁王座”。

就像古老的典籍中所描述的,“凡是有的,还要给他,使他富足;但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这一幕正在现实社会中上演。

据海外网援引哥伦比亚大学政策研究所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亿万富翁的总财富已经超过了一年前。在疫情全球大流行期间,至少有 8 位亿万富翁的财富又增加了 10 亿美元,其中贝索斯、拉里佩奇等等都是受益者。在中国,马化腾的个人财富增加了近 700 亿,马云的个人财富增加了 100 亿左右。

互联网正在呈现出极其割裂的两面——美图、趣店、映客、虎牙、优信、尚德等公司,用一条加速下跌的曲线完美诠释了上市即高光,即便大盘疯狂上涨,他们依旧岿然不动。豆瓣、知乎、墨迹天气、WiFi万能钥匙这些互联网遗珠们,在扩张和安居现状之间徘徊。草莽时代和后英雄时代的神话早已破灭, 2020 年上半年,创投圈再也没有励志的创业故事。

整个 2020 年上半年,互联网的主题基本围绕着三场战争:短视频之战,电商之战,本地生活之战。竞赛选手中,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拼多多、美团、京东、快手每一方都织造了一张巨型的网络,网住了亿万用户,带来了不断递减的边际成本和越来越宽的护城河。

他们的每一次出击似乎都在宣告:成熟化运转起来中国互联网显然已经是寡头的天下,这里很难再盛产奇迹,有的只是不断加速折叠和越来越大的两极分化。

就像美国著名VC机构Andreessen Horowitz(A16Z)的合伙人Ben Evans所说:移动互联网的战争已经结束了,是时候去开辟下一个新的战场了。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