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视频网站最新资讯 > 正文

被困的影人和被误解的视频平台:中国电影等待戈多

2020-07-10 17:51 · 稿源:深响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深响(ID:deep-echo),作者:刘亚澜,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今天, 2020 年 7 月 10 日,电影院关门的第 169 天。在各行各业逐渐恢复往日熙攘的时刻,电影行业还在等待戈多。

疫情之下 没有赢家。

线下影院无法开门迎客,线上的情况也不如人意。理论上因疫情而流量激增的视频平台看似“获益”,实际上也陷入了困境——以爱奇艺为例,据「深响」了解,其电影板块Q2 用户数呈现明显下降趋势——由于上游内容供给不足、新片短缺,平台面临着流量下降、成本增加、片方与用户端双重挤压的困难。

周星驰抵押房产、王中军卖房又卖画,水面之下更多电影人转行劳动力型工作,送外卖、开专车、便利店收银……如今,疫情之下电影行业的挑战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随着多米诺骨牌一个接一个地倒下,那些看上去安全的地方,也不再安全。

没有赢家

影院开不了门对于院线的影响是最直观的,由此倒推出的片方的困难也是可想而知。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视频平台作为疫情线上流量红利的“受益者”,竟然也面临着巨大的困境。

“我们的数据是个抛物线,”爱奇艺电影中心总经理宋佳向「深响」坦言:“ 1 月、 2 月、 3 月,确实是在往上涨。 2 月份是最高的 时候, 3 月份开始逐渐下跌, 4 月份与去年基本持平, 5 月、 6 月持续下降。”与 2019 年上半年的情况相比, 2020 年上半年爱奇艺电影的观影用户量呈现出明显的下降趋势。

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作为影院关闭之后电影内容的唯一出口,视频平台在电影方面步履维艰。

电影

一方面,内容供应严重不足,大片缺口无法弥补,且随着制作端的困难逐步传导,未来内容供应问题会日渐突出。

在正常状态下,视频网站的电影内容主要由三种类型构成,院线新片、片库、网络电影。院线新片是指视频平台承接的大约一个月之前在影院上映的院线片。据宋佳介绍,往年院线新片和网络电影对于平台的贡献价值占比超过一半,片库大约占30-40%。

在今年,影院关门导致视频平台上也几乎没有院线片上线,内容供应缺了很关键的一大块。

从目前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芒果TV的情况来看,网络电影和片库片撑起了院线新片缺失的数量。与此同时,平台也加强了对片库的运营,做了包括主题推荐、转免费等活动。

但“网络电影补位院线新片”只能是数量上的权宜之计。体量上,网络电影还是无法与院线片相比。从给平台带来多大效益的维度看,10- 15 部网络电影都不一定能抵上 1 部《流浪地球》水平的院线片。

而更加糟糕的是,就连网络电影也撑不了太久了。

一位网络电影制片人告诉「深响」:“过去网络电影的上线,会专门避开院线大片的上线时间,现在院线歇了,我们好像翻身了,所以得加班加点把片子做完赶紧上。平台催我们,我们也催自己。就是很多事情也不是催一催就能搞定的。我们网络电影在放映端没啥问题,但制作端和大家一样啊,拍摄、后期这些哪儿哪儿都是问题。”

宋佳判断,院线新片的持续缺失加上网络电影的内容告急,第三季度会更加艰难。“都在说影院Q3 就会开门,但即使Q3 开门了,这些院线片要在视频平台上线也得等到Q4 了,我们的整个困难周期可能会比影院再往后延1- 2 个月,我们需要比他们再多撑住一段时间才行。”

另一方面,全行业都在积极寻求自救和互助的方法,例如部分院线新片尝试线上首播,目前成功上线的电影包括《囧妈》《肥龙过江》《大赢家》《我们永不言弃》等商业片以及《春潮》《灰烬重生》《寻狗启事》等文艺片,其中《春潮》上线即登上豆瓣热门电影榜的前三位,“原生家庭”“郝蕾演技”等话题广受观众热议。

院线新片线上播放在海外市场同样常见,迪士尼《冰雪奇缘2》、环球《隐形人》《狩猎》《艾玛》、华纳兄弟《猛禽小队:小丑女大解放》《正义的慈悲》、哥伦比亚电影公司的《喋血战士》等多部电影缩短窗口期上线网络平台;《魔法精灵2》《阿特米斯奇幻历险》《汉密尔顿》等选择直接上线首发,其中《魔法精灵2》创造了环球史上最高首周末数字下载记录。

不可否认,新片上线也为市场注入了信心,也暂且缓解了观众的缺片之渴。

部分院线新片选择线上首播

但是对于平台来说,做出这些努力的成本是高昂的。“我们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宋佳告诉「深响」:“成本翻倍增长。”

过去,视频平台是电影的第二窗口期,相当于等电影在院线上映后再上线,其实只用去做最末端的版权采购。正常情况下,视频平台给影片的版权费在影片整个项目回收成本的来源里大约占10%-20%,更大的比例还是要靠院线。现在,没有了影院这个环节,视频平台成为了影片收回成本的唯一渠道,自然所有压力都集中到了这里。

内容端的成本在上涨,但视频平台目前的价格和以前二轮上线的影片是一致的,都是 12 元,两头夹击的双重压力下,片方的压力得到了一定缓解,但是视频平台的压力更甚。

更重要的是,目前国内平台上线的这些影片毕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制作。换句话说,真正的头部大片尚未入市,而这线上首播的少量新片,对于整体电影大盘的影响依然杯水车薪。

源头之困

院线与视频平台困于内容的缺失。他们等待着影片之流开闸“泄洪”,但这一天迟迟未来。处于产业上游的片方,也正度日如年。

根据「深响」的统计, 2020 年一季度电影板块的主要上市公司均处于巨亏状态。其中国内影院龙头万达电影一季度亏损 6 个亿,营收同比下滑70.12%。

头部公司境遇如此,中腰尾部的电影人更加不容易。

“我们一边准备着已经在筹备期的项目,一边寻找各种融资的可能,本来我们也在做A轮融资,加上银行贷款、跟朋友的公司做拆解,甚至跟朋友借钱。”工厂大门创始人黄旭峰告诉「深响」,今年其受到影响的资金大约有 2000 万元。

工厂大门影业创立于 2017 年,以导演为核心创作主体,公司作品包括万玛才旦导演电影《气球》、顾晓刚导演电影《春江水暖》、高鸣导演电影《回南天》等等。“也有朋友劝我去拍短视频。但这其实是跨行的,而且那个领域本身的竞争也非常激烈。”

就在 2019 年 10 月,黄旭峰还在采访中表示其发展至今还没有亏本的项目。显然,今年对于黄旭峰来说,“资金”成为了扼其咽喉的两个字——老项目上映不了,资金无法回笼,新项目缺少资金便面临停摆问题。

找钱的同时,黄旭峰疏导着导演们的情绪,他最近花了很多时间和导演们聊天,也帮一些导演接到了广告片拍摄的“私活儿”,那些导演之前是不接广告的,现在还是接了。

一堆坏消息之后迎来了一个“好消息”。由于大家对影院开门后的首波观众流量并没有信心,因此大多数大片并不会选择在那时上映,工厂大门所擅长的艺术电影投入少、风险小,一下子就成了香饽饽。

但除此之外,实在也想不到什么其他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现在,春节情人节超 20 部影片撤档,五一档消失,暑期和国庆档渺茫。有数据预测,若电影院 10 月重启,全年票房收入也将下降91%,大量片方不仅面临生存问题,也面临后续上片的空间压缩问题。

全球同此凉热,北美市场 2020 年度票房收入预计将减少一半,《花木兰》《信条》等好莱坞大片一再改档,正如《盲人电影院》《绣春刀》导演路阳明确表示:“电影院体系一旦崩溃,电影行业会立即死掉,不分国界。”

社交网络上不断出现“我们还需要电影院吗?我们还需要电影吗?”之类的讨论,电影的价值遭遇质疑;当缺失成为习惯,用户的时长被短视频、直播等其他娱乐方式占据,要想重新赢回阵地势必得花一番功夫;行业垮掉,资金与资源退出,从业者便会失去信心,人才进一步流失……上游内容日渐枯竭,下游水闸一直不开,如果持续没有大片入市,不敢想象中国电影行业还有多久可以强撑。

所幸,在当下的危机面前,大家还没有放弃。

国家电影局积极协调出台各种扶持政策,北京市财政局会同市电影局组织退还影院 2020 年已缴的专项资金,上海电影局从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中安排了近 1800 万元停业补贴,共对全市 345 家影院予以支持。各大电影公司求存、求变,平台也牺牲了很多利益来尽可能地稳住“大盘”。千万身处在黑暗中的电影人,也凭着对电影的一腔热爱依然坚守在阵地上。

无数在这次灾难中受伤的电影人、影院、视频平台、观众都在默默等待着电影重启的那一天。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