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电影院最新资讯 > 正文

2020,影院很空,云上很挤?

2020-05-05 09:55 · 稿源:娱乐硬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顾韩,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由春入夏,复工复产,社会也渐渐从疫情阴影中走出。伴随着北京的“解禁”、五一小长假的到来,旅游业、餐饮业都迎来了复苏。

然而,影院依然没有复工,没有大片混战的线下五一档,只有云端的上新,以及赶在放假前的各种瓜:万达裁员、华谊换帅,巨亏之后勇敢地继续募集资金,北京文化被“自己人”举报财务造假,扯出“魔幻现实”的高层内斗疑云。

电影

放眼海外,抗疫优等生韩国已有少数新片上映,政府面向大众提供 130 万张优惠券以扶助电影产业。北美则上演着似曾相识的一幕——因动画片《魔发精灵2》转网播出,环球影业遭到院线方AMC、Regal猛烈抨击。

这个春天,电影人们不好过,突如其来的疫情造成行业停摆,“快钱时代”的盲目扩张一朝反噬,流媒体步步紧逼,线下与线上的对立从未如此尖锐突出。一切的一切,都给产业带来了更多思考,或许也有变革与进步的契机。

影院停摆 100 天:

亏损、裁员、倒闭、洗牌

三个月前,疫情给影视行业按下了暂停键,“史上最强春节档”瞬间消失,大家集体见证历史。万达电影一季度亏损高达 6 亿元,这也是其上市以来首次一季度出现亏损。

大公司如此,小公司更惨。据《经济日报》报道, 2020 年初至今已有 5328 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这一数据是 2019 年全年注销或吊销数量的1. 78 倍。

就在 4 月,橙天嘉禾银河影城天津万象城店发布了闭店公告,影院于 2012 年开业、共计放映电影 164847 场。然而在营运成本和新冠疫情的双重压力下,再等不到复工那一天。一组组数据,令人很是唏嘘。

毕竟,在庞大的娱乐生态中,节目可以云上录制,艺人可以直播营业,制作公司可以选择其他渠道或业务线,唯独主攻线下的电影发行放映行业逃无可逃。做电商卖卖零食?不过杯水车薪。

不过,这还不单是因为疫情截断了春节档。事实上,隐患之前已经埋下:中国电影票房经过前十年的高速增长已出现放缓迹象,院线与银幕的数量却还在高速增长。 2019 年观影人次总计达17. 27 亿,同比增长0.64%,全国新增银幕数却达到 9708 块,同比增长16%。

这就意味着单银幕产出下降,行业资源利用率并不高,许多中小影院存在着经营不善、常年亏损的情况。这些影院最依赖春节档、暑期档等热门档期,在这次疫情中受打击也最严重。有业内人士认为,影院倒闭潮之前已有迹象,疫情只是加速了它的到来。

从好的方面看,中小影院退出,行业加速整合,之后或许又是一番新气象,万达巨亏的同时拟投入募集资金30. 45 亿元用于新建影院,就是为了巩固与提升市场份额。

但从眼前来讲,院线实惨。二月份,《关于电影院复工准备工作的建议》遭遇网友激情抵制,三月份,部分影院短暂复工,不出一周又被紧急叫停。

毕竟,消毒防范措施好做,“人传人”的阴影却难消,这也导致即便影院复工,大盘也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直到观众能够放心走进影院。在国家电影局于 4 月 29 日召开的视频会议上,王晓晖局长提到,目前估算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 300 亿元。

明年呢?后年呢?没人知道。

“院转网”争议未消

影展也搬到云上

现状已然不易,“院转网”则是压在院线从业者背上的又一捆稻草。

春节档七部大片集体撤档之后,《囧妈》出品方欢喜传媒宣布与字节跳动订立合作协议,并在大年初一为全国人民奉上了免费的《囧妈》。当时疫情刚爆发,正是人心惶惶之际,此举于观众无疑是暖心的,但却引发了院线的愤怒, 23 家院线公司集体向电影局“上书”,呼吁抵制并追回损失。

电影局 4 月 29 日的会议上出现了相关内容:“要维护院线电影‘窗口期’规则,坚守契约精神、强化诚信意识”——《囧妈》临时转网,对几个月来配合宣传预热的院线不地道。

“统筹好线上供给,同时加强对院线电影网络播出和网络电影发展的通盘规划,积极利用互联网推动电影发展”——但也不排斥网络院线,重要的是统筹规划。

这算是对《囧妈》转网事件有了官方态度。变革已不可挡,做事要讲规矩。

与此同时,线下的五一档依然失踪,云上影展却已经来了。

4 月 30 日,据外媒报道,Youtube和翠贝卡电影节宣布与戛纳、柏林、威尼斯、多伦多电影节等世界各地 20 个电影节主办方合作,于 5 月 29 日- 6 月 7 日推出线上电影节“We Are One:A Global Film Festival”。

同天,原本延期举办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也在官微发文表示应广大影迷要求、为不负“春日之约”, 5 月 1 日- 5 月 5 日将与官方网络展映平台爱奇艺联合主办春季在线影展,邀请陈凯歌、佟大为、谭卓作特邀策展人,划出了五个展映单元。

瞄上五一小长假的还不止这一家。猫眼为了推广新的长视频宣发产品“极速 24 小时”,携手欢喜首映APP在五一期间举办了“5* 24 小时的线上免费观影盛宴”。简单来说,就是原本付费才能看的影片限时转免,还有KOL直播点评外加互动抽奖,突出一下仪式感。

但很难说这种云上影展是一时的权宜之计还是真能做得长久。“We Are One”显然是公益活动,猫眼与欢喜首映的五一观影更像是趁着小长假互相带货。北影节与爱奇艺的线上影展不是今年才开办,只是之前没怎么引起过关注。

毕竟,限时与弹幕互动的仪式感再强,也强不过线下集体观影。比起放映,可能还是交易与论坛这样的环节更适合转移到线上吧。

转网院线片与网络大电影

谁先改变谁?

截至目前,今年已有《囧妈》、《肥龙过江》、《大赢家》、《我们永不言弃》四部院线电影转网播出,平台、定价不一,一次比一次声势弱。可能是大家已见怪不怪,又或者,激动人心的其实是院线电影免费网播,而不是电影网播。

不仅如此,大家还发现并不是院线电影或者院线电影级别的团队来做,就会对网大形成降维打击,人家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审美壁垒和宣发玩法。举个例子,古装奇幻片、怪兽惊悚片、东北或香港熟脸大拼盘的喜剧片已经很难挑起院线观众兴趣,在网络上却依然吃香。

“不是说你预算低一点那么简单,它是完全另外一套审美,另外一套思维,必须让另外一批工业人来做。”万达影视前副总经理、“ 211 亿票房制片人”郑剑锋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网大本身也在升级,单片投资已经从 30 万元增长到了 3000 万元,精品化、主流化程度不断提高。 2019 年 10 月,首届中国网络电影周在四川大邑安仁古镇举行,期间中国电影家协会联合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三大视频平台发布倡议,将网络大电影更名为网络电影,试图摘掉“网大”这个不够上档次的昵称,赋予它更多可能。

2020 年的疫情也给网络电影带来了新机遇,线下春季档没了,网大却在春节期间加足马力。据云合数据显示, 2020 年开年至今一共有 200 多部网络电影登陆全平台,春节期间的有效播放总量达到8. 53 亿次,是去年同时期的两倍。

五一档同理,影院冷清,线上火热。在 4 月 30 号到 5 月 5 号期间有十来部网络电影与观众见面,包括“网大一哥”彭禺厶的《降龙大师之捉妖榜》,元华、元秋再合体的《民间奇异志》,国漫大电影《西行纪之再见悟空》,以及《东宫》男主陈星旭主演、阿云嘎献唱主题曲的《倩女幽魂:人间情》。

网大过去一直被说是直男趣味,那么破圈与进阶的突破点在哪,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那便是女性市场。

为了撬动女性市场,网大界也不能说不努力,大致有这几种方式:传统言情玛丽苏;瞄准粉丝经济的耽改网大或热剧番外,如《老九门番外之二月花开》、《陈情令之生魂》;现实主义女性题材,如慈文的《哀乐女子天团》、今年的《北京女子图鉴》系列;以及主打唯美古风虐恋的奇幻片,如《灵魂摆渡·黄泉》、《傀儡姬》。

《倩女幽魂:人间情》显然是第四类,从IP到阵容,再到制作的规格、推广的声势,方方面面都可看出这部影片的野心。目前,该片在抖音电影热度榜上居高不下,总播放量已突破1. 1 亿,豆瓣评分5.0,但近 12000 的打分人数在网大里也算难得了。

疫情期间,网大与分账剧取得了许多成绩,也让更多人意识到视频网站亿级会员土壤的潜力。可以想见,在影视寒冬的大背景下将有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演艺明星加入到网络影视中。此外,西瓜视频在 3 月 6 日上线了第一部网络电影《方世玉之决战水怪》,不惜烧钱进场、主打免费模式的字节跳动将成为不可忽视的搅局者。

简而言之,线下观影元气大伤,但云上也没有那么容易,走网络发行的、有一定门槛的专业电影与网络上原生的、娱乐性至上的网大究竟会是齐头并进、还是在摩擦中被迫走向融合,谁也不知道。

毕竟,当我们谈论“网络院线”时,还是抱着“给冷门文艺片一个比院线几日游更好的去处”这样的期待的。如果文艺片走网络依然不可避免沦为边缘,那网络再强势也只能算是渠道吧。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