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社交网络最新资讯 > 正文

2030 年的社交网络会是什么样?

2020-03-30 08:51 · 稿源:Yourseeker公众号
文章目录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Yourseeker(ID:yourseeker2018),作者:西昻翔,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前阵子看到 kyth 的一篇文章——RSS 二十年,有个观点挺受触动:关于 RSS 以及泛博客的消亡。他的原话是:

古典 RSS 设计的核心问题在于,它没有商业模式,甚至它是反商业的。内容方的网站上本来有广告的,当读者借助科技的力量在 RSS 阅读器里实现了所谓的干净的文章阅读后,广告没有人看了。RSS 是一个在商业上无人获益的生态,因此也没有人有足够的动力去把它完善下去,开拓下去。

所以当你发现内容方突然有一天停止更新时,也不要抱怨,这是我们选的。也不要总抱怨一些新闻网站不支持 RSS,或者支持得不够好,不够完整。先问一句,凭什么呢?巨婴互联网时代结束了,没有人买单,生意就会倒闭。

对此有感触的原因,不外乎我目前就在做这样一件事。除去本公号之外,我还在写一份更为简短、频率更高的短内容(见https://yourseeker.blog/),它也的确很像 RSS 最开始的样子。

社交媒体 自媒体 创业

恰好最近不少小伙伴问,我是不是后面会更多地做自媒体?其实这涉及这个公号本身的运转逻辑了。

其一,它于我而言不是一份工作,甚至算不上负担。我很久之前就讲过,自己有这方面的习惯和兴趣,如何更好地写出来并传播出去,是我一直在探索的命题。

其二,我目前也是可以靠它盈利的。排除一些约稿之外,目前最大的一部分获利,来自我对部分上市公司近况的关注和研究。

文章里的观点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变成了仓位。秉着 skin in the game 的原则,我也有做多/做空对应公司,过去一年多包括但不限于 Netflix、Spotify、Disney、Slack、Facebook、Tesla。

当然,能够维持这个公号持续更新的最重要原因,其实无关回报本身。之前部分内容吸引到了同好,所以有了一个小组织(见公众号 The Great Filter),大家都认可并享受这个过程,这于我而言是最为正向的鼓励。

知道自己目前在做的事本身有何缺点,但是拒绝接受陈旧设定,继续对抗按部就班,这样才比较好玩。

不过需要说明,以上这些并不代表我排斥商业化。未来日更计划稳定后的付费订阅肯定会有,之前做了一个知识星球小圈子也会继续写下去。

但因为时机不够好,以及没有想得很清楚,所以不着急。但我确定,不会是目前目之所及里那些较为无聊的商业化路径。

而在此之前,如果你觉得本公号比较独特、还算有意思,那么多多分享已经是莫大的支持,就这么简单。

在今天的文章里,我觉得最近有 6 条内容尤其值得推荐:

1)2030 年的社交网络会是什么样?

2)2019 年全球流行 App 榜单(下载量维度)

3)海外一个酷似多抓鱼的早期小玩意

4)B站 2019Q4 财报会议纪要的数据及问答总结

5)各大音乐平台的“贫富差距”对比

6)疫情之下,美国电影及流媒体行业谁利好、谁利空?

如果想查看更多,可以复制 https://yourseeker.blog/ 并在浏览器打开。

1)2030 年的社交网络会是什么样?

前情提要:

2000 年互联网泡沫遗留下的宝藏是,让更多人开始真正接触到互联网。20 年过去了,如今全球约有 40 亿人都会用到互联网基础设施之一——社交网络。

据最新一季财报,Facebook 军团(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 和 WhatsApp)已经拥有 29 亿月度活跃用户(MAP);而腾讯,微信月活 11 亿,QQ 7 亿+。

除却通讯这种最为基础的功能之外,其他社交媒体也在不同维度下竞争。其中的一流选手 MAU 扩展到 2-4 亿也不是问题。

如专注于年轻一代的 Snap、Tiktok、抖音,以及聚拢了足够多兴趣话题的 Reddit、Twitter、Discord、Twitch、Pinterest(及类似国内产品,如微博、斗鱼虎牙、小红书)。

所以未来十年会否出现新的硬件平台、载体?基于其上的软件又会是什么样子?

The Information 最近和一家基金合作办了场 Social2030 的主题沙龙,讨论的就是这个宏大命题。

这场线下讨论一共设置了六个议题,分别是:

1)技术进步对真实社区的影响

现实生活中的互动比网络互动存在地更加久远,而社交网络的便捷性在于使更加多样的人群聚集起来,并使他们能够更加方便地分享。所以,社交网络具体是如何加强现实世界中的关系的?

2)社会信任的演变

早期互联网的两大真义:免费、匿名。而众所周知,随着社交媒体平台推出更多规范,免费和匿名性受到了极大挑战。下一代社交网络将如何平衡免费、匿名与社区塑造之间的关系?会和此前的时代有多大不同?

3)新媒介与新的交互方式

随着社交媒体的推陈出新,文字、图片、视频都开始有了成功案例,这帮助互联网解锁了新的交互形式,使人们可以更加便捷地联系和展示自己。未来十年,是否还会诞生什么更加新颖的方式?

4)新平台不断自我加强的网络效应和渠道力量

比如基于 AR / VR、区块链等的平台?

5)平台的权力下放

当现有社交网络真正发展到全球亿级规模以上,它们是否会重新考虑和用户之间的权力关系?

6)印度社交平台 ShareChat 的故事

你没看错,也许是中国微信已经足够成功了,在会议设计者看来,社交网络在印度农村而非中国的迅速发展更具讨论价值(所以为什么他们不关注快手?),而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 ShareChat 的发展。ShareChat 创始人 Farid Ahsan 现身主持了这个议题。 

除去以上六个主题,这场讨论还涉及到的有:

1)垂直网络如何获利

垂直网络的商业模式与 Facebook、微信等”公用事业网络“有很大区别。简而言之,垂直网络的好处是用户之间具有更强的信任,而信任创造了直接货币化的可能性。反过来说,因为不存在广告,这些垂直社区也有了更一致和紧密的连接。

尤其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声讨 Facebook,Twitter 和 Instagram 对用户数据的肆意滥用,未来是否会有具备一定规模的公司真正做到另类的货币化策略,有效杜绝以上问题?至少这个想法是有讨论意义的。

比如体育迷,每天有大量的注意力和时间花在他们关心的内容上。再比如 NBA 比赛期间,一个赛季的每场比赛的晚上,都会占用他们的很大一部分时间,如何利用这段时间来获利?Sideline 或许值得进一步研究。

2)新的内容格式

这个话题的讨论者包括 Cameo 的 Stefan Heinrich Henriquez(他以前是 TikTok 的 COO),他认为更多有创作能力和“优质用户”从 YouTube 转移到 TikTok 的原因在于:

YouTube 曾经是第一个真正使普通人成为明星(或者说具备话语权)的民主化的平台,帮助所有人对外发声。但是用户必须要掌握的是拍摄、剪辑工具和创意技巧。所以相对而言能够长期对外输出的人,大概占平台总用户的千分之一。

而以短视频、模板工具起家的 TikTok 把用户侧的生产工具进一步提升了,变相赋予了用户更强的内容生产能力。这带来的结果是,在相对早期,大概四分之一的用户会真正发出属于自己的第一条内容。

3)Twitter 用户的自我加强效应

这部分讨论来自 Eugene Wei,之前写 StaaS 的那位,如果不了解,可以戳——https://mp.weixin.qq.com/s/mrBubnkgJP1mffzleguuRg。

他的看法:Twitter 上的每个人越来越像专家,讲一些看起来很 make sense 的话,逐步强化自己的人设,以至于不按这套玩法出牌的人基本没法继续。

这是如何发生的?原因可能是当用户在 Twitter 发表言论时,他占据主导地位,太像是站在舞台中间了。如果他收获越来越多的粉丝,必然是因为他的某些输出在不断强化他的人设,受益于此,他必然会持续诉诸于该主题。这里存在一个反馈循环,循环的终点是,触及到最后的天花板为止。

(注:以上部分内容的信源,来自参会者 Lightspeed 合伙人 Alex Taussig。)

2)2019 年全球流行 App 榜单(下载量维度)

这个榜单来自 Apptopia,一个很老牌的 App 数据挖掘网站。按照游戏、社交通讯、娱乐、餐饮、约会、旅行、购物、音乐音频、健康健身、财务分成十个大类,从榜单来看还是有些反常识的信息的。

不过需要说明,排行榜数据取自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而国内 Google Play 不好使,所以差点意思,但不影响大致趋势和结论。

游戏类目,超休闲游戏表现惊人,2018 年还只有《Candy Crush Saga》进入Top 10,结果今年就有四款挤进榜单,可见增量人群的潜力。

社交通讯类目, Facebook 占了半壁江山(5/10)。据估计,TikTok 在 2019 全年下载量大概 6.822 亿,这还不包括国内的第三方 Android 商店。此外,跳舞厂的另一出海大作——印度社交产品 Helo 也荣登 Top 10,非常惊人的成绩,倒是后者在国内讨论声量并不明显。

娱乐类目,Netflix 继续霸榜。排名第三的印度流媒体平台 Hotstar 其实是迪士尼旗下产品。同属印度的还有 JioTV。国内有两款,西瓜视频和腾讯视频,这俩缺了 Google Play 的数据但依然能上榜,说明真实下载量是更可观的。以及,Disney+ 因为 11 月才上线,并没能跻身 2019 年度 Top 10。

餐饮类目,Top 10 里有 8 家都是送外卖的,区别只在于主战场不同。而能从线下店反攻线上的,只有麦当劳和星巴克。

约会类目,Tinder 和国内版 Tinder(探探)依然火热。另外值得一提的是,Top 10 里,Tinder 和 Plenty of Fish 归属同一家公司(Match Group),Badoo、Bumble 也归属同一家(MagicLab),可见它俩的方法论还算纯熟。

旅行类目,Uber 第一毫无悬念。Top 10 里只有一家 OTA——Booking.com。据估计,Booking.com 在 2019 年的下载量比 Airbnb 还多 1120 万。

购物类目,值得一提的只有俩,Wish,美版拼多多,以及拼多多本体。

音乐音频类目,和 2018 年 Top 10 的阵容几乎完全一样。Spotify、YouTube Music 遥遥领先,它俩下载量之和几乎和第三名到第十名下载量之和相等。另外值得注意的是,Pandora 跌出 Top 10。

健康健身类目,排名第一的居然是提醒人们喝水——Drink Water Reminder。

财务类目,Google Pay 排第一,下载量比第二名的 PayPal 多了 140%。而众所周知,谷歌家 Google Pay 的绝大部分增量来自印度。恰好,PhonePe(沃尔玛旗下)也只在印度推出。另外还有三款归属中国,一款归属俄罗斯,一款来自巴西,坐实金砖四国的名头了。

3)海外一个酷似多抓鱼的早期小玩意

我第一次看到多抓鱼的品牌介绍时觉得它既简短又打动人——真正的好东西值得被买上两次。不久前在 Product Hunt 上又看到一款内核极度相似的产品,名为 Read This Twice。

值得阅读两遍的书是什么书?自然是你喜欢、崇拜的人真实读过的书。

这个产品的开发者曾试图搜索 Peter Thiel 推荐过的好书,但发现搜索引擎里聚合了太多鱼龙混杂的东西,深感来源不够详实可靠会非常影响体验,于是他选择自己开发一款值得信任的、发掘你感兴趣的名人推荐书籍的产品。

这个网站目前有来自 100 多位名人的近千本书推荐,每个推荐都已经过验证,直接指向该名人推荐来源链接。而且涉猎极广,覆盖商业、创业、投资、艺术、电影、科学等领域,我猜这里一定会有你感兴趣的人和他所阅读过的书籍。

看了下他们目前的想法,大致是准备从名人个人做起,再逐步纳入优质、靠谱的组织推荐的书单。

有人喜欢提供海量信息的、大而全的搜索引擎和算法推荐,但这种更细致、走心的小东西也挺可爱的。

4)B站 2019Q4 财报会议纪要的数据及问答总结

听完这场财报会议,记录下一些值得长期 highlight 的信息。

首先是来自 B 站管理层的一些数据:

1)2019 年就说过增长是未来主要战略重点,2021 年的 MAU 目标是 2.2 亿,目前在正确道路上

2)MAU 同比增长 40% 至 1.3 亿,移动端 MAU 同比增长 46% 至 1.16 亿,DAU 同比增长 41% 至 3800 万。注意,后两项均高于第一项

3)2019Q4,PUGV 仍是内容库增长的主要来源,占视频总观看次数的 91%。

视频 OGV 战略两步走,其一是形成 IP 矩阵,其二是将免费用户转换为付费用户。 2019 年,中国动漫 MAU 首次成为 OGV 最大的垂直市场,首次超过日本动漫。

4)每个用户平均关注 34 位内容创建者,而 2018 年是 26 位。

5)销售及市场推广支出为 4.13 亿元,同比增长 127%。增长的主要原因是渠道和营销费用,如线下活动、晚会以及手机游戏的推广。

来自分析师和管理层的 Q&A:

1)疫情爆发的潜在影响?

总营收环比和同比都会有相当大的增长。鉴于物流延迟,电商收入会受到影响,但与流量增长更为相关的业务(如直播和游戏)的影响更为积极。

2)2019 年实现 1. 3 亿 MAU,明后年的目标有无变化?

暂无,2020 年目标 1.8 亿,2021 年 2.2 亿。

3)广告营收的新计划?

改善广告定价策略,革新推荐算法,加强和阿里生态的合作。

5)各大音乐平台的“贫富差距”对比

看到一张蛮有意思的图。它大致在干一件不太寻常的事,统计全球各大音乐流媒体平台上的音乐消费量和收入占比,从而横向对比出它们的变现效率高低。

图里信息量蛮多,我简单总结了一下:

1)排名前 30 的流媒体平台,为行业带来 99.87% 的营收;排名前 10 的,为行业带来 93% 营收;排名前 5 的,带来 83% 营收。简而言之,头部效应极强。

2)YouTube 的 Content ID 系统,音乐消费量是全平台最多的,大概占了 51%,但它带来的营收只有 6.4%。

消费了 50% 以上的内容,产生的收入却只有 7%,堪称音乐平台的第三国家了。

3)Spotify 产生的收入是所有平台里最高的,占 44%,而消费量是第二高,占 22%,这样来算它的变现效率大概是 YouTube Content ID 系统的 14 倍。

(我的具体算法是 44% 除以 22%,7%除以 51%,然后做个除法。)

另外 Spotify 有个指标变化很特殊,就是图中的 Per Stream,意为每播放一次带来的收入。这个指标 2018 年是 0.00331,2019 年略微上升到 0.00348。换句话说,Spotify 每百万次播放赚到的钱变多了,2019 年大概可以赚 3300-3500 美元。这是历史首次上升。

4)Apple Music 依然是单次播放最值钱的平台,虽然消费量仅占 6%,但贡献了近 25% 的营收。Apple Music 的消费能力可见一斑。

苹果的 Per Stream 指标达到了 0.00655,过去两年变动还挺大的,主要是因为它也靠前期烧钱营销,后期更多免费转付费才慢慢回血。

6)疫情之下,美国电影及流媒体行业谁利好、谁利空?

2019 年,美国电影票房收入共计 110 亿美元,其中约 68 亿流进了好莱坞电影制片厂。根据《Vanityfair》报道,院线电影的上映平均时间是 12 周,然后才会转到其他渠道播放。

而作为最重要的线下渠道,各大电影院的日子一直都很不好过。截至 2019 年底,全球第一大连锁院线 AMC Entertainment 的净债务/ EBITDA 是 6.6 倍(EBITDA 可以理解为一种还算可靠的总利润数字),头部另外几家也差不多,Cinemark 好一点,净债务/ EBITDA 为 2 倍,National CineMedia 为 4 倍。

放了如此之高的杠杆,承担了如此之高的债务,现在疫情一来,线下影院说关就关,短期内直接冲击收入的同时,如果让消费者更多适应了线上电影消费,这种潜在影响将会是更长期的利空。

所以这一事件背后的受益人是谁?五家大型的、可以控制流媒体平台的电影制片方——迪士尼,维亚康姆,华纳,NBC 环球和 Netflix。

2019 年美国票房的 38% 被迪士尼吃掉了,它是无可置疑的行业领头羊。而因为有了 Disney +,他们有更强的动力推动原本线下的院线电影早日线上化(而非最开头讲的 12 周),更有甚者,他们可以强控制某些热门内容直接在 Disney + 首映(比如那部大家可能都在期待的《½的魔法》)。

在我看来,这件事的意义显然强于国内 2020 春节期间头条和欢喜传媒合作在线发行《囧妈》。

P.S. 本文所涉及文章如下,无法直接点击阅读,需要复制链接后在浏览器打开:

https://social2030.splashthat.com/

https://seekingalpha.com/article/4332648-bilibili-inc-bili-ceo-rui-chen-on-q4-2019-results-earnings-call-transcript

https://readthistwice.com/

https://thetrichordist.com/2020/03/05/2019-2020-streaming-price-bible-youtube-is-still-the-1-problem-to-solve/

https://www.billboard.com/articles/news/8427967/billboard-changes-streaming-weighting-hot-100-billboard-200

https://www.vanityfair.com/hollywood/2020/03/can-movie-theaters-survive-coronavirus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音乐流媒体平台“二战”来临?

    近日,腾讯音乐发布了 2020 年第一季度财报,报告期内腾讯音乐的营收为63. 1 亿元,同比增长10.0%。仅仅是从字面上来看,腾讯音乐的确保持了10%的营收增速,但这一成绩相较去年明显大幅放缓。

  • B站变了?B站没变

    这是B站最新品牌短片《喜相逢》中反复强调的一句话。与演讲加混剪的《后浪》、歌曲MV形式的《入海》不同,《喜相逢》的情节感更重一些,讲述了一个“老二次元”与“现充”相亲、几番提及B站都未能安利成功的“悲催”故事,吞吞吐吐的样子令弹幕大呼人间真实。

  • B站CEO陈睿回应“B站变了吗”:B站已经不是一个小网站,有变化也有不变

    凤凰网科技讯 (作者/郑媛)6月26日消息,在BILIBILI十一周年发布会上,B站CEO陈睿表示,在跨年晚会之后,明显能感受到B站的影响力在扩大。对于“B站变了”这种说法,陈睿也在发布会上作出了回应,他认为,“B站有变化,但在越变越好,B站的属性和内容的竞争力是不变的。”陈睿在发布会上阐述了B站的变与不变。陈睿认为,第一点变化是B站的用户的变多,在第一季度B站的月活跃用户达到1.72亿,但是B站的用户属性没有变化,新增用户?

  • B站UP主癌症卖惨风波:开宝马、吃海鲜、多平台开自媒体,真相到底是什么?

    ​近日,B站UP主“虎子的后半生”陷入患癌卖惨风波,从被网友同情到被曝出生活“奢侈”,他的行为被网友称为新的财富密码。

  • b站弹幕没了为什么

    在B站上发的弹幕有时候为什么没了,看不到自己或者其他人发的弹幕,这是怎么回事呢,这里我们来了解下B站弹幕无法显示出来的原因,以及解决方法。

  • 年度新人“巫师财经”突然退出!B站:违约转投其他视频平台

    6月14日上午,B站知名UP主“巫师财经”突然宣布退出B站,不会再在B站上发布任何视频,引发不小的关注和议论。“巫师财经”可以说是在B站上从零成长起来的,内容是B站上很

  • B站不是中国YouTube

    ​B站不是中国YouTube,B站也不必是中国YouTube。5 月底B站发行可转债电话会,老外问陈睿,“B站是中国的YouTube嘛?”

  • b站三怂是谁

    B站网站上传闻有着“三怂”的UP主,这几个UP主分别是哪几位呢,为什么他们几个人被称作是“三怂”,这里我们来看下B站三怂的UP主介绍。

  • b站竖排弹幕怎么发

    B站视频里的弹幕要怎么才可以竖着发,让弹幕竖直的出现在视频上呢,只要进行以下几个简单的操作就可以把弹幕变成竖直的状态,下面是具体的操作步骤。

  • B站成立十一周年变了吗? 陈睿首谈B站的变与不变

    【TechWeb】6月27日消息,6月26日,哔哩哔哩(简称B站)成立十一周年,在B站快速“破圈”的今天,外界提出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B站变了吗?在B站成立11周年的直播演讲上,B站董事长兼创始人陈睿首次对B站发展过程中的变与不变进行回应。在陈睿看来,B站最明显的三个变化分别是:用户变多了,根据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B站月度活跃用户达1.72亿,是3年前的3倍,5年前的10倍。B站已经不是一个小的网站了。UP主数量变多了,截至今年第

  • 外媒:微软将关闭视频游戏互动流媒体直播平台Mixer

    【TechWeb】6月23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微软的Xbox游戏机部门周一表示,公司将关闭视频游戏互动流媒体直播平台Mixer,并将该服务的用户转移至Facebook的游戏平台。公开报道显示,微软于2016年买下Beam,将其更名为Mixer,并整合进Xbox平台。为了挑战亚马逊的Twitch,微软还重金挖来Ninja等直播大腕,但始终无法赶上Twitch的领先地位。Xbox在一篇博客帖子中称,从7月22日开始,所有的Mixer网站和应用程序都将把相关用户重定向到Face

  • ​巫师财经退出B站

    6 月 14 日,B站财经类知名UP主“巫师财经”在其公众号发文称将退出B站。巫师财经称,自己此前从未有过任何商业化操作,近期在B站做的视频效果反馈不及预期,自己有了更多的思考,退出B站自己将会重新开始。

  • b站几级能发高级弹幕

    B站上看视频或者直播的话,几级可以发高级弹幕,发送高级弹幕需要什么样的条件要求,以下我们了解下有关B站高级弹幕发送的具体要求条件。

  • 巫师财经出B站记

    “资本永不眠”,巫师财经最喜欢的这句话,恰好解释了他目前所做的一切。2020 年 6 月的第二个周末,从B站白手起家的Up主巫师财经,宣布他和B站分道扬镳了。从入驻,盛开到离开,巫师财经这朵“后浪”,在B站上只翻涌了不到九个月。

  • B站up主怎么赚钱

    B站的UP主是怎么赚钱,在B站发视频的UP主成为很多关注的对象,他们是怎么通过B站来赚钱的呢,这里我们来一起看下B站UP赚钱的几种方式。

  • B站将发射视频卫星 具体是怎么回事

    6月1日,今天哔哩哔哩视频网站发布消息,将在 6 月中旬在酒泉发射一颗bilibili视频卫星,发射全过程将进行全程的直播,哔哩哔哩视频卫星或将成为国内首个由互联网公司定制的用于科普的视频遥感卫星。

  • “自然生长”的直播,正成为B站的利刃?

    B站的内容生态还在不断嬗变中。作为一个依靠PUGC视频内容而为人熟知的平台,B站虽然早在 2015 年就有了直播内容,但相关业务一直处于相对“放养”的状态。在 2019 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会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还表示,直播不是B站对外竞争性的业务,是B站内容生态的自然延伸。

  • 巫师财经退出B站 B站晒出合作协议:已完成盖章和签字

    今日,针对“巫师财经退出”一事,B站公布了与巫师财经的深度合作协议,B站称该深度合作协议已完成盖章和签字。同时,B站还公布了与巫师财经的邮件沟通记录。

  • 进击的B站,矛盾的社区产品

    互联网创业者们都有着一个共识。那就是在互联网浪潮里,有两件最难做的产品,第一件是社交,第二件是社区,而这一度导致互联网社区产品想要做大与做好,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伪命题。

  • B站这场科技大会,没有“中间商”

    大学一年级的雷军,在武大的图书馆借了本书,名叫《硅谷之火》。看完书以后,他激动得不得了,在操场上一遍又一遍地走,立志要办一家伟大的公司。如今他已步入中年,是国民级品牌小米的创始人,但他继续奋力向前,“硅谷之火”仍未燃尽。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