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未央》艰难维权路,是什么滋长了网文抄袭的恶习?

艰难维权路:

大体量审查,抄袭背后的利益链条

正如上文所说,多方面的因素导致了网络文学领域抄袭层出不穷,这种现象实则已经存在了不短的时间,只是多数作者在维权过程中由于各种原因“销声匿迹”,这让不少作者及粉丝,甚至看客都感到不甘。《锦绣未央》在此背景下,作为少数浮出水面的案例,也因此受到各界的高度关注。

虽然今天看《锦绣未央》案原告方取得了胜利,但其维权之路远没有想象中顺利。北京韬安律师事务所的邓尚锐律师告诉壹娱观察,《锦绣未央》此次的维权案件,最为特殊的地方在于这部作品被指抄袭的对象不仅是一部特定的作品,而是可能涉及多部在先作品。这至少给维权过程带来两个层面的难度。

一是,涉及多个诉讼标的,此次维权诉讼将需要由以不同涉嫌被抄袭作品的作者为原告的多个系列案件组成,且由于此次维权主要是通过一些中间人士众筹资金而合并启动,案件量越大,所需要的资金和时间成本越大,无疑难度越大。尤其是在文学作品侵权案件中必然涉及体量巨大的作品内容比对工作,难度可想而知;

二是,如果系列案件中所称的所有抄袭情形均确实存在,由于涉及的作品数量太多,有可能具体对每一部作品进行分析时,抄袭的程度和数量均会有所下降,此种情况下有可能会影响单一案件中侵权与否的认定。

据公开资料显示,《锦绣未央》一案在证据整理的前期及后期,粗略计算共有 16 名律师团成员, 20 余名被抄袭作者,与超过 10 位的志愿者参与其中。在取证阶段,从篇幅长达 270 万字的网络版《锦绣未央》,及 6 册《锦绣未央》实体书,和 11 部参与维权诉讼的被侵权作品中的 8 部实体书中搜集证据,仅志愿者们购买实体书费用,便达上千元。原告律师团在证据交换过程中提交了 220 份证据,纸质证据叠摞起来足有1. 5 米高。

最终, 2016 年 12 月 19 日,朝阳法院受理该案件。这时距离《锦绣未央》被爆出抄袭已过去了 3 年。

而在立案之后,由于案件涉及大量作品内容对比,工作量巨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法院将审理期限延长了 6 个月。

大体量的审查与等待,并不是维权作者们所面临的最大的精神压力,因《锦绣未央》牵起的背后实体出版,影视剧改编等巨大的利益链条,也许才是维权路上最大的障碍。

从《锦绣未央》一案的中间人青崖在微博发表的长篇文字来看,先是潇湘书院在维权初期,对公开指责秦简抄袭的 3 位作者的处罚与声明;到维权中期,不顾网上作者及发声者们的反对,顺利出售的版权与进入拍摄阶段的同名电视剧。

再到维权中后期,在距离《锦绣未央》电视剧开播还有 1 个月时,在锦绣未央相关话题下,被全部清空的关于抄袭的讨论,和开播后,潇湘书院借着《锦绣未央》热播的人气,在网站首页对该小说的大封推荐。

甚至到了维权后期,在华策影视克顿传媒召开的 2017 年爆品项目合作沟通会上,所发布的爆款IP中,依旧包括着《锦绣未央》第二部《锦绣长歌》。随后,相关影视方也开始了对《锦绣长歌》的宣传。

在维权的过程中,文学网站是否存在包庇,甚至抄袭作品影视化后,又给原作者的维权带去了怎样的压力,我们也只能做有限猜测与想象。参与到联合诉讼案中的知名编剧余飞,在维权期间曾发表在微博上的话则或多或少的显露出当下网文市场上抄袭现象的冰山一角。

“说到抄袭侵权对行业的危害,最令人难过的是:有运作能力的抄袭者偷了原创者的东西,因为其运作能力强、手握资本、集成资源、控制宣发、打通平台、买断收视,把偷来的东西更快,更好地呈现出来,最终导致原创者无路可走,很可能只有跟强势抄袭者合作才有生路。”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