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神曲”流水线:一首歌几小时制作上线,身价上千万

这是音乐人最坏的时代吗?

从摸索到落地实施,宋孟君的互联网音乐C2B生产模式已经日趋成熟。

云猫文化一共有两处办公区。第一处是位于北京百子湾的苹果社区,在这里,所有的员工都是唱作人;他们在这里一边研究市场趋势,一边跟进热点。另一处,在隔百子湾不远的竟园,是云猫文化的版权与IT团队。

在 2018 年版权收入的基础上,宋孟君给 2019 年定下KPI是要翻一番。

宋孟君与他的合伙人共同研发出了一套数据化管理模型。“我们的目标今年是两个点(份额),每个歌手每个月发歌多少、预估市场份额多少都是数据化的。从现在的数据来看,第一季度的KPI我们已经超额完成了。”

随着中国音乐版权模式的不断完善,宋孟君和他的云猫文化在互联网音乐版权变现上尝到了甜头。作为腾讯音乐娱乐旗下的音乐内容生产子公司,他每个季度都可以通过歌曲版权在全国所占的份额,拿到可观的版权结算收入。

腾讯音乐娱乐 2018 年全年财报展示了一组数据。在 2018 年全年,腾讯音乐娱乐总收入同比增长72.9%。其中在线音乐服务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75.8%。主要的营收增长推动为用户订阅增长、转授权更多音乐内容给第三方平台,以及向用户销售数字音乐单曲和专辑所带来的收入增长。

其中,通过订阅套餐销售的付费音乐营收为人民币25. 0 亿元(约合3. 64 亿美元),远高于 2017 年的人民币18. 4 亿元。数字音乐用户的付费意识正在不断加强。

互联网的碎片化传播格局改变了传统的音乐格局,流量成了催生各大互联网音乐平台变现红利的最大驱动力。

宋孟君认为,流量对于音乐来说,是评判市场价值最核心的标准,也是云猫文化的首要指标。

据他介绍,仅在腾讯音乐娱乐,每一个月就会有 10 万多首新歌上线,而平台的有效推荐位却是有限的。“现在的用户给予一首歌的容忍和机会只有五秒钟。所以我们就得研究怎么用五秒钟抓住用户的耳朵。”

宋孟君说,副歌部分最能抓住情感需求,他们经常用把副歌提前的方式去留住用户,而用户也有不同类型的群体,有的青春伤感非主流,有的深沉低调重音律,有的青春偶像小青年。

针对这种网络口水歌泛滥的现象,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老师张丰艳认为,音乐作品的价值应该是由市场与艺术两种价值来衡量。即使有些歌曲只有一种价值,也是存在即合理的。“有的网络口水歌虽然制作粗糙,但正好切中了一些用户的痛点,这种方式也是值得借鉴的。”

而对于口水歌泛滥会导致审美崩坏的观点,张丰艳觉得这种判断方式过于简单。“我们不应该在审美上去评价一种音乐风格的好坏,因为这涉及到非常非常复杂的维度。但我们是可以从一些录音品质、歌手的歌唱技巧等硬性指标去评判一首歌曲的质量。”

歌手陈粒在《这就是原创》中,表示每个人的审美都值得尊重

宋孟君认为,研究市场规律应是所有年轻歌手的必做功课,想要制作出他们喜欢的歌,需要融入他们。

但这条路会走得很艰难。在《认知状况调查》中,有近六成音乐人表示做音乐不需理会他人看法。但与其同时,16.42%的被试在生活中感到失落,32.09%的人感到收入尴尬,7.46%的被试感到迷茫,6,72%的被试正在考虑放弃。

岳小可是中国传媒大学声乐表演专业的学生,他说,真正的艺术创作应完完全全发自于内心的灵感与激情,不应该受外在因素所影响牵制。随着大众审美的变化,单纯为了迎合大众而毫无灵魂的创作者,既没有长远的生命力,也对自身和行业毫无帮助。

他对此深信不疑,符合大众审美不应是艺术创作的最终目的,但可以作为另一个努力的方向。“与其说符合大众审美,我觉得不如说艺术的创作应当更贴近人们的生活,在生活中去感受生命去获得创作的灵感,基于现实生活的艺术创作才是有意义的。 ”

除了“流量”上的困惑,更多国内的音乐人会由于信息不透明、版权归属模糊、版权意识不完善等因素,无法通过版权获得应有的收入。

张丰艳老师告诉我,其实这是整个世界的音乐行业都面临的一个难题,即音乐人资源的严重倾斜。头部的音乐人都会占据非常大的优势,很多不知名的音乐人在所剩无几的空间内进行挣扎。

但很多在线音乐平台正在努力改变中国独立音乐人的生存困境。腾讯音乐娱乐、网易云音乐等平台纷纷斥重金推出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而《这就是原创》《我是唱作人》等原创音乐人竞技真人秀的出现,也意在为更多优秀的原创音乐人,提供更多的曝光度与优秀资源。

互联网音乐流行文化大多时候都是由平台节目掀起来的,《中国好声音》拉动了怀旧潮,《歌手》带动了民谣热,但到了这两年,以抖音为首的短视频平台成了拉动互联网流行音乐浪潮的主力军,电子音乐、清新情歌开始崛起。

相比于图文来说,音频成了现阶段的内容发展的主角儿。宋孟君分析说,未来短视频平台的视频版权变现也会慢慢地形成分层机制。

“因为现在正是音乐变现模式的发展阶段,未来包括短视频的版权,随着以后中国进入到工业5.0、互联网5G时代,我觉得短视频的版权收入随后就到。”宋孟君说,他目前正在考虑投资一家新的音乐短视频内容公司。

曾有人称,互联网时代让严肃音乐崩坏,对音乐是一种伤害。但也有人认为这个多元并进的时代,让更多人感受到了音乐的魅力。新力量在旧生命中诞生并崛起,谁会是下一个流行音乐时代的主宰?

(文中岳小可为化名)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