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生面试 Apple Music 失败,直接回家将其重新设计 - 站长之家

美国大学生面试 Apple Music 失败,直接回家将其重新设计

2018-06-14 16:51 稿源: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0条评论

注:本文作者是就读于美国西北大学的一名大学生,他申请了Apple Music平面设计实习生的岗位。被拒之后,他花了三个月时间重新设计了Apple Music。本文记录了他在重新设计过程中的思路和方法。文章选自Medium上原文名为《I Got Rejected by Apple Music… So I Redesigned It》的文章。

首先,作为开场白,我必须要澄清一点:我之所以想重新设计Apple Music,绝非是出于愤慨或恶意。

今年早些时候,我申请了Apple Music的平面设计实习生岗位并参加了面试。虽然未能通过面试,但这对我来说已经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了。苹果公司发来了一则善意的拒信,表示尽管他们很喜欢我的作品,但他们还是期待我能有更多进步、接受过更多的培训。

一开始我感到分外沮丧,美国西北大学并未开设任何本科阶段的平面设计专业,因此不管他们所期待的是什么类型的进步,都只能靠我自学。

但当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这次失败激励了我开始为期三个月长的朝圣之旅——设计一款配得上Apple Music的iOS应用。

对我而言,这其实是钻研用户体验研究与设计的绝佳时机,我也有理由可以将大把时间花在Sketch和Principle上了。我还能有借口拿着简陋的线框草图笔记,去打扰身边的所有人。

本文只是一则案例研究,针对Apple Music的一些问题尝试提出可能的解决方案,并给未来的开发提供一些想法。我的研究过程借鉴了定性用户研究,苹果的官方设计指南,并参考了我自己的设计直觉。

介绍

作为一个专业背景是作曲和表演的开发者,我一直对将音乐和科技结合在一起很感兴趣。通过设计,我希望在未来,将音乐变得更加触手可及、令人享受。

但是,Apple Music却让我的希望一直落空。这项服务旨在将所有人转向流媒体,可如今它正处在青涩阶段——这指的是它在稳步成熟。然而在现今的大格局中,它尚且不能像Spotify那样吸引成年人。

为了更好地了解Apple Music,我梳理了一下时间线,回到Apple Music发展的起源。众所周知,Apple Music的用户界面让人感到困惑,视觉识别也不太成熟,Apple Music最初的这些特点正是很多问题的根源。

在iOS10 系统问世后,Apple基于Complexion Reduction(化繁为简)的原则发布了一个紧急的更新。

尽管新的界面在导航操作上变简单了,我仍然感觉这还有提升的空间。虽然调色板更加简洁,字体也放大了,但是界面还是感觉乱七八糟,甚至于让人感觉不适,像是被关闭在一个空间里——这与Apple一贯的优雅风格相去甚远。

我从三个部分对Apple Music进行了重新设计,这一想法始终贯穿我的研究:

  • 核心体验

  • 品牌识别

  • 视觉界面

一、核心体验:发现音乐

首先,我发现使用流媒体服务的用户通常属于以下这个范畴:

你可以试着标识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我大概属于较为模糊的灰色区域。

贮藏者(Hoarder):

  • 有一个庞大的音乐库,时不时添加音乐;

  • 对所听的音乐很讲究。

流浪者(Nomad):

  • 依赖播放列表或者整理的内容;

  • 很可能已经在使用Spotify了。

Apple Music位于光谱的Hoarder端。打开Apple Music的播放列表,你很可能会看到这样的描述:

如果你听到了自己喜欢的音乐,就将它添加到音乐库里吧

Apple Music选择将播放列表,作为发现新音乐的工具也是可以说得通的,毕竟它的前身就是iTunes。但是,现在还采用播放列表这种方式,就给人感觉非常僵化了。我发现用户并不习惯将整个播放列表添加到自己的音乐库中,尤其是这些播放列表还会时常更新。

如果Apple Music想要向光谱的流浪者端拓展,他们采用的方式必须同时考虑到自己现有的用户群。这就意味着要基于歌手和专辑创建一种音乐发现体验,而非基于播放列表。

下面是我做的Sampler:

我的Sampler

Sampler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方式,它可以将贮藏者和流浪者有机结合在一起,取代当前的“New Music Mix”。它的创建是源于这样一种认知,即会对添加到音乐库的音乐精挑细选的用户,并不会耐着性子听完一整个全是新歌的播放列表。

更好的体验应当是播放小节或样例,让用户获得足够多的信息,来决定是否要将其添加到音乐库中,还是添加到每周播放列表里。

进入Sampler之后,系统会给用户提供了一系列歌手的头像,分别对应着所推荐的曲目。用户可以点击并按住这些头像,试听歌曲 15 秒,之后决定是要向上滑动拒绝推荐,还是向下滑动将歌曲添加到音乐库中。

我决定采用手势作为互动方式,这样一来,即便用户不看屏幕也可以使用Sampler。一旦用户完成了试听样例的过程,我们就可以通过用户的选择创建出一个New Music Mix。

这种体验背后的机制源自于一次采访中提到的一句话:

“苹果低估了游戏化的力量。”

——这是我在洛杉矶采访的一位用户体验设计师兼Apple Music用户告诉我的。

通过一种游戏化的体验,我开始意识到用户能够迅速与发现的音乐建立一种联系。此外,Sampler也可以持续为Apple Music提供有关听众偏好的信息,这样应用可以伴随着用户一同进化和发展。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