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一个老外的梦工厂 - 站长之家

腾讯:一个老外的梦工厂

2018-08-04 10:29 稿源:创事记  0条评论

腾讯.jpg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文/咔嚓

来源:蓝血研究(lanxueyanjiu)

他是一个神秘的老外,但他在腾讯已经工作了 17 年。

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办公室在美国硅谷,是一间经过改造的小教堂。

他是一个素食主义者。

他经常随身带一个杯子,里面插着一个 15 美元买的过滤器。

他“喜欢非常独特的音乐,没什么人听的那种”,每天深夜他都会摆弄乐器创作歌曲一两小时,在QQ音乐上,你能找到他创作的两首歌,一首是《The Last Chance》,一首是《Forever》。

他一直在思考和观察,人类和地球所面临的发展问题。

但他说:我已经是个老头子了啊!

投资腾讯回报 5600 倍

他叫David Wallerstei,但他有着一个奇特的中文名——网大为,他这么起名的理由是“网络上大有所为”。

他的头衔是腾讯首席探索官(CXO,Chief eXploration Officer)。

2001 年加入腾讯,在进入腾讯之前,他是MIH(南非最大的付费电视运营商)中国业务发展副总裁,主导了对腾讯的投资。

腾讯起源于QQ,创立之初,用户发展很快,需要不断扩充服务器,因此QQ在内部被戏称为“一只饿死鬼投胎的小精灵”。除了不断地增加服务器烧钱之外,但始终看不到盈利的希望,不仅前期的投资人萌生退意,连借钱的朋友都在说“你可以不还钱,不过我不要你的股票”。

2001 年,这家几乎没有中国人听说过的MIH却意外地投资了腾讯。网大为亲自回忆那段经历说:

“ 2000 年的时候,我在做投资中国的小互联网企业的工作,发现每次和他们要联系方式时都会给我OICQ号,那时我并不知道OICQ是什么,但我不安装就没办法和那些人取得联系,于是我就对这样一家生产OICQ的公司产生了好奇。当我来到还在深圳创业的腾讯,见到创始人们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他们并没有对MIH的投资寄予很大的希望,也可能因为那个时候的中国,海外投资公司对国内的投资并不是很盛行。因此最初他们对我这样一个老外,还是礼貌性的客气。当然那时我没有直接说投资,而是提出“有一个MIH在中国的企业即将上市,你们考虑要不要被我们收购,然后一起去上市?”他们微笑地拒绝了。在今天的我看来,他们当时的自信是非常有道理的,更像是我和他们开一个玩笑,以他们的理念看来,为什么会让一家南非公司来收购腾讯呢?

在聊了几个小时后,双方都觉得似乎没有什么明显的合作可能了,虽然我有些遗憾,但很想和这几位聪明的年轻人交朋友,于是我提议说,正好我一个人在深圳,今天没什么事儿,不如晚上一起吃饭吧。晚上,我们一起开心地聊天,我讲了自己在各个国家经历的各种各样的故事,我们一起喝中国的茅台酒,逐渐发现他们其实非常有趣、幽默。因为我们当时都是二十多岁活泼的年轻人,边喝边聊,关系也越来越融洽,像哥们儿一样。吃完饭以后,我提出,明早还能不能到公司再谈谈?他们爽快地给了我这样一个外国友人面子。

回去以后,虽然我喝了不少酒,但头脑中还是一直在高速运转,思考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这几位年轻人考虑一下合作机会。等到第二天再见面的时候,我提出一个新的想法:MIH在美国投资了一个叫openTV的公司,它是做电视上的软件的,想和一些互联网产品合作,而腾讯那时候的目标是希望实现跨平台,在任何平台都能够使用QQ。是不是可以腾讯和openTV合作,实现在电视里发QQ消息的功能。当我分享完,发现几位创始人的表情渐渐发生了变化,开始产生了兴趣。我顺势继续讲出了我们MIH的优势,我们可以帮助腾讯在海外拓展业务,因为我们有硅谷的办公室,会有更好的机会帮腾讯了解当时世界上用户量最大的ICQ……

在今天看来,当年让我对腾讯感兴趣的地方,除了那几位创业的年轻人聪明、有趣,和他们聊天非常开心,还是就是我们都觉得为了一个目标努力是很好玩的事情,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一份快乐的事业,即使会经历很多困难和痛苦,也是甜蜜的痛苦。……当然,当年他们愿意和我合作,也是觉得我是一个有很多新奇想法,愿意“折腾”的人,这点上我们非常一致。”

最终,网大为以极其敏锐的投资眼光,代表MIH以 3200 万美元的价格,从两名早期投资人IDG和李泽楷(李嘉诚儿子)手中收购了腾讯的46.5%股份,其现在的持股价值高达 1800 亿美元。回报率达到了 5600 倍。

对中国和世界的思考

随后,网大为很快加入了腾讯,成为腾讯管理团队的第 6 位成员,那时候的腾讯还只有 45 名员工。“我本来自视甚高,觉得自己很酷很聪明,但当我去和他们谈OICQ时,我发现他们比我聪明多了、有远见多了。我觉得我必须和他们一起工作。其实为MIH工作更安全,起码他们能付我薪水,而腾讯当时连服务器都买不起,但我还是决定加入腾讯。”

网大为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在旧金山北边的一个小镇长大,从小对世界充满好奇, 16 岁自己赚钱加入一个留学生团队去日本,在日本福冈读了一年书。“为什么对日本感兴趣?因为 80 年代时,我觉得日本可能会在很多领域超过美国。我们美国人比较怕日本,而我很好奇:这么小的一个岛,资源那么少,怎么会超过美国?后来通过了解日本的经济,我才开始对中国感兴趣。80、 90 年代时,美国人对中国不是那么好奇,那时中国还没有完全开放。”网大为回忆说。

网大为对社会科学感兴趣,最后毕业于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获得的是国际关系博士。 1994 年第一次到中国,通过在民族大学学习了解中国少数民族的情况。“这段经历给了我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了解中国,我们去云南、贵州考察少数民族真实的生活情况,而不是每天在北京、上海。”现在他会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和浙江话。“我觉得中国应该还有比较大的空间可以发展,那时候我真的开始考虑我怎么可以起个作用,有没有可能在中国工作?因为我在日本了解日本时就在索尼工作过。”

网大为随身携带一个塑料杯,里面装着 15 美元买的过滤器,这样每天既可以喝很多水保持健康,又可以省掉很多塑料瓶,因为他觉得塑料瓶太不环保。他甚至呼吁中国尽快实现管道水可直饮,减少塑料瓶的使用。

他吃素。“温室气体排放当中,其中10%来自于牛,如果你知道你今天吃的一块牛肉,其实会让我们温室气体排放增加,也许你应该想想,是不是你的晚餐应该吃点别的东西。”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人口大国,将必然影响地球的健康发展。在深入接触中国以后,发现这些年的中国变化很大:在 25 年前的中国,很多中国人对自己的国家缺乏自信,谈到国货总是说不好,逢美国、德国产品必说好。现在的情况众所周知,改变了很多。而我期待腾讯来改变中国发展,甚至改变地球发展的希望,已经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认同。当然在十几年前,没有人相信腾讯公司或者一个中国的企业可以超过所有别的海外公司的规模,比如那个时候的三星、索尼、任天堂等。在那个时候看来,索尼的企业规模很大,能达到它的五分之一都非常难。但今天我们却有理由相信,以中国的经济发展规模,超越韩国、日本,甚至有一天超过美国,也不是很久的事情。”

网大为 2017 年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一个名为“创新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的作用”的活动中表示,地球人口在不断地增长,现在是 74 亿人,再过几十年后就变成 90 亿,可能还会超过 100 亿,人类目前在水、健康等诸多领域面临巨大的挑战,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人类做出共同努力。而科技行业可以通过提供有效的科技手段大大提高人们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而在投资领域,投资者则需要独具慧眼,在不断涌现的新科技创始人中找到那些能够代表未来发展方向、具有巨大社会发展潜力的项目进行投资。

腾讯每年举办的WE大会都关注三个领域:一是最新的技术进步;二是最前沿的科学发现;三是地球和人类面对的挑战。 2016 年的大会网大为亲自邀请了世界上非常重量级的科学家来参加。如:行星科学家、NASA“新视野号”任务的负责人Alan Stern(他让人类第一次看到了冥王星);引力波权威Barry Barish;奇点大学创始人Peter Diamandis;中国海洋深潜领域的权威崔维成;基因编程领域专家亓磊。

“从根本上来说,我们需要夺回我们的星球。这就是我们在腾讯的工作方式。”

帮助腾讯吸引宇宙能量

华为CEO任正非说:“华为最大缺点是缺少思想家,缺少战略家。”因此,任正非对将来轮值CEO(现在改为轮值董事长)的希望是“要做思想家,手脚都要砍掉,只剩脑袋”。

腾讯很幸运,生来就有网大为这么一个思想家。有人会认为把网大为说成一个思想家是不是有点过高?!好吧,姑且算个小思想家,网大为学的是社会学,对人类发展和哲学是有一定深度研究的,这个留待以后来解读。

“从五年前开始,我更多地考虑腾讯可以在哪些新的领域发挥更大的价值,而我本人,也恰恰对科技领域有浓厚的兴趣。如果在八、九年前,有创业团队在向我们介绍他们的理想时,说到“AR是未来、VR是未来”之类的愿景,我会觉得还不错。但在五年前,我的思想发生了转变,创业团队仅仅只是说“什么是未来”的定义太狭隘了,我会从别的角度来评估是否有价值:最显性的就是,无论你是来自于哪个社会阶层,你的技术能否解决社会、人类目前最大的问题,特别是普通老百姓遇到的问题?”

网大为把腾讯的使命设定在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因为他认为,腾讯凭现在拥有的体量和资源,应该具有那样的视野和胸襟。“腾讯是帮助人类应对现有挑战的一个很好的平台,我希望我能在这里待很久,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大的改变。”

“我总是那个挑战假设(challenge assumptions)、呼唤大家变换思路的人。这是我最根本的角色。我希望我最大的成就,是鼓励所有的腾讯高管,更多地考虑用户价值、去挑战假设、去做一些一开始看上去很难的事情。”

网大为说,从三四年前开始,他就在引导腾讯不再过多地关注传统互联网,而是更关注核心(底层)技术,观察哪些前沿技术,可以帮助人类过上更健康、更长久的生活。循着这个思路腾讯已经做了几百项这样的投资,网大为认为投资不是目的,而是“利用这个工具来推动腾讯进入更未知、更前沿的技术领域”。

网大为还认为,技术发展如此之快,已经不适合把腾讯和其他任何一家公司作对比了。腾讯现在的很多产品是为了满足人的大脑的,比如信息、娱乐、社交。我们接下来需要考虑更多的是,如何让人类生活得更健康快乐,不仅身体更健康,而且活在一个更健康的生态系统中,包括水、空气、食物、气候、星球。

由于网大为长期呆在硅谷,他更能看到两个国家的差异,他有点遗憾地说:中国一点也不缺乏创新精神。但如果横向比较一下美国,你可以发现在那里可能有更多的创始人怀有一种理想型的“梦想”精神,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似乎更愿意为了实现这一理想而甘冒更大的风险。中国可能需要在新技术的探索方面具有更大的魄力和更加宽广的视野和理想。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中国人可以用最好的核心技术来解决一些摆在全球面前的共同挑战。

腾讯作为一个中国公司,已经完全有能力肩负这样的使命,即,通过联接一切,改善人类生活。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