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狂卷半个中国的网约车市场,却因13亿的“家暴”走出象牙塔

2018-07-03 09:53 稿源:艾问人物  0条评论

文/嘉琪  

来源/艾问人物(ID:

周航说,如果未来只能做一件事,他希望成为一名经济学家。

不同于企业家的短兵相接,经济学家可以站在更高的维度,在商场的刀光剑影之上构建完美的商业逻辑,没有成功与失败的定论。

爱好经济学的周航似乎更愿意相信理念形式是永恒的实体,而红包大战不过是现实暂时而不美好的形象。这位柏拉图式的企业家曾在易到中筑起美好的理想国,希望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打造一个小而美的交流空间;却也深陷乌托邦的愿景,一度不接受资本介入,不参与用户补贴,一步步失去了易道的城池。

从行业“独角兽”到别人口中的“失败者”和“局外人”,周航因太过理想错失了机遇,而他坦然接受这样的宿命,“如果要让我放弃这些东西,那就不是我了,我做别人也做不好。”

始于理想

让出行更美好的商业模式

2006 年,还在长江商学院的周航就写了一篇关于“利基市场(niche market)”的论文,翻译成互联网语言,就是一种“差异化战略”,探讨在大市场中寻找缝隙市场的重要性。

这来源于他早期的创业经验, 1994 年 21 岁的周航和哥哥一起创办了佛山天创电子企业有限公司,主营专业音响,避开与大牌电器家用音响的竞争,绕道服务更狭小的市场。 8 年后,公司就达到了“每小时赚一万块钱”的盈利, 2009 年正式离开公司时,周航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

于是周航开始思考更加具有突破性的问题,比如一种生活方式的改变。他说自己一直很讨厌去上海出差,因为机场总要排很久才能打到出租车。而媒体和学术界也早在小十年前就发现,城市公共交通仅仅靠出租车已经满足不了愈发膨胀的出行需求,但迟迟没有任何有效的解决方法。

一个想法渐渐在周航的脑海中成型:中高收入阶层需要更方便快捷的专车服务,相比于花费时间排队等出租车,他们更愿意给出较高的价格。

2010 年 5 月,周航创办易到,从商务租车切入,通过网络约车解决用车痛点。 3 个月后,卡兰尼克才在美国成立Uber,国内专车市场几近真空,很快易到就狂卷半个中国,当年一位开迈腾的司机称在易到一个月 2 万元的净收入是保底基数。

在周航理想的蓝图中:易到的司机温和有礼,谈吐不凡,易到的用户也应该是中国高收入阶层,即使有人想从北京打车到西藏,易到司机也必须得接单。这在当时的出行行业中也是一个安全的“利基市场”,资本的影子从未出现,那些融来的美元只是油箱里的汽油,帮助公司稳定、平衡、匀速地向前行驶。

周航精心地掌握着易到的前进方向,在各种各样的场合里,他总是喜欢讲“如何服务”的理念。易到让乘客自己选择司机,而不是像Uber 直接分配最近的车,司机接单后,可以收到用户喜好推荐,例如乘客是否想和司机聊天,以及对车内音乐的偏好,小小的车厢成为人与人之间交流与畅想的无限空间。周航甚至有着更为理想主义的目标,他希望易到可以让所有的司机都能体面生活,让所有用户都实现美好出行。

2012 年,易到改革,采用APP绑定信用卡支付,从时间计费改为时间/路程计费,直接面向C端,形成了完整的交易闭环,有稳定的获客来源,达到了收支平衡,直到 2013 年底时还占据着80%的市场份额。

此时,滴滴、快的开始依靠资本弹药迅速扩张,战争猛然展开。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