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昭:清空乐视控股股份,乐创文娱要重新启航

2018-03-28 11:57 稿源:腾讯科技  0条评论

腾讯《深网》 作者 李儒超

昨日,乐视影业正式更名为“乐创文娱”。

在乐创文娱董事长、CEO张昭看来,这是乐视影业至暗时刻的结束。在过去一年多时间中,由于被乐视危机波及,乐视影业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之中。

而乐视影业的估值,也从 2016 年筹划注入乐视网伊始的 98 亿,下滑到去年年初融创进入时的 70 亿;到今年年初最新一轮融资时,这一数字则变成了 30 亿。

张昭并不避讳这一数字。“那时候什么估值都不重要“,有乐视控股 17 亿无法收回的账目在那儿,“我就说你们定吧,定成什么样我都接受”。

活下来,是乐视影业的第一要务。

幸好,在一系列积极自救下,乐视影业并没有重蹈部分乐视体系公司的覆辙。在新一轮注资完成后,融创中国取代乐视控股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而融创在资金和战略上的支持,让张昭终于有了走出泥淖的希望。

然而,与乐视相关的历史遗留问题,依旧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前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高达 17 亿的欠款,一度让乐视影业筹划数年的乐视网注入计划化为泡影。

“这个要继续追讨”,张昭说。不仅如此,在接下来几个月,张昭还计划将乐视控股的股份全部处置掉,“因为乐视控股已经没有能力了,乐视控股的态度也是这样,这个非常明确”。

事实上,更名为“乐创文娱”,也正是为了与过去做出区隔:不仅仅是新旧乐视之分,还需要与乐视网上市公司做出区隔。虽然这条路充满艰辛,但这是乐视影业涅槃的必经之路。

以下为腾讯深网整理的对话实录:

谈更名原因:要跟乐视上市公司区隔

张昭:坦率的来讲应该这么看,大家应该都会好奇,上次讲的是新乐视文娱,为什么现在要改乐创?实际上这是有预谋的是吧?上次主要是为了区隔新旧之分,当然光区隔还不够,还要间隔。区隔是跟老乐视区隔,我们这次终止注入以后,其实又存在着和乐视体系,上市公司体系的区隔,所以它就是有两次,一次是新旧的区隔,还有一次跟上市公司的区隔。

逻辑是这样。这次就把两个事并在一起了,跟乐视网区隔,因为乐视网还没改名,我们总要有个名字,不能再叫乐视,要有一个新的名字。那取什么名字?乐视影业的基因一直是创新的,互联网的年轻人就是跑到互联网公司来创新了,这个创新的基因一直会在的。

对我们来讲还是一个开创、创新,这次还涉及到商业模式的升级,所以还是要坚持这个创。

谈估值大幅缩水:显示的是断臂决心

问:今年融到了十个亿,是在非常困难的时候融的。

张昭:这个是股东轮,不是一个对外融资,是内部融资,有90%几的股东表示支持,再困难,大家也都愿意支持。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这样的时刻大家支持一把。

问:这次增资是按 30 亿的估值增的?

张昭:是的,我们是显示一种断臂的决心,那时候什么估值多少都不重要。这个因为没办法,因为有高达17、 18 亿的无法收回的这样的一个钱在那,我是说你们定吧,定成什么样我都接受。所以挺好的,也是我们对股东的一种交代,给大家一次机会让大家一起再一次一块走出来。

问:融资的过程中老股东做出了很大让步?

张昭:是的。这个支持力度很大,让我们一下子就有这个力量再站起来。是一个信心,大家觉得还是有信心的,觉得你能做出来这个价值,这个很重要,对你没信心,你做不回来了。

问:融资时是怎样的状态?

张昭:那时候我觉得是至暗时刻,第一大股东还是乐视控股,想想在那个舆论环境下,基本上是黑暗,我什么都看不见,我只能感受,看不清。

问:今年融了的 10 亿打算怎么用?

张昭:这个数额是远远不够的,仅仅是让我们能够正常起来的资金。让我们正常起来,公司通过这个要正常,现在大家都缓过劲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说,我们更加没有借口,或者说都把核心的这个,去年的这个融资我觉得解决的是公司运营正常的事情,当然也会给我们接下来再做下一轮的融资创造一些前提。比如说我们这么多项目的开发都开始了,那你面对新的融资的时候,需要更具体的内容,要让新的股东看得见,你有什么具体的东西可以面对未来,这还不是展开,商业模式展开是取决于新一轮的融资。

谈与乐视体系关系:几个月内全部处置掉乐视控股股份

问:您在乐视网还有任职吗?

张昭:我是新乐视管委会的主任,我还是乐视的股东。作为新乐视管委会的主席,主要还是负责战略以及新的战略,以及战略的落地。

问:会保留这个职务吗?

张昭:只要它们对我有需要,我仍然会去做这个工作。我一直是觉得我如果能够有贡献,这是我最高兴的。

问:有一部分自制剧的内容也是您负责,现在您不负责了?

张昭:我只是在战略层面,业务层面不负责。业务他们应该都在做,都在继续。但是具体的我不了解,我只是在战略层面上,作为管委会主席,然后作为董事,这个还是在的。

问:目前第二大股东还是乐视控股,有没有标的接盘的公司?

张昭:还不能公布,已经在谈了,在进展当中了。这个处置方式很多,处置方式可以是接盘,可以是拍卖,所以是在路上了,很快,我觉得几个月之内,几个月就可以处置这个事,但是有一点很清晰,因为乐视控股已经没有能力了。所以会全部处置。乐视控股的态度也是这样,这个非常明确。

问:乐视控股有 17 亿的欠款?

张昭总:这个就要继续追讨了。追回来不追回来已经不影响公司的价值了,这个我觉得是一个现金的问题,还钱的问题。所以我们做的上一轮融资,这一轮融资都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不能让这个事变成我们的一个掣肘。哪有欠钱不还,但是不能变成公司发展的掣肘。所以就是坚决,什么估值什么东西该拿掉该拿掉,该估值下来,下来,处理历史的遗留问题,不要纠结。

问:关于贾跃亭,此次剥离的过程存在什么困难吗?

张昭:这个很正常,他还是股东,还是我们的股东,怎么能不沟通。他其实是两个股东,乐视影业的股东,乐视网的股东,现在剥离了。从法律来讲,他还是股东,只不过还正在被剥离。但是他是乐视网最大的股东。我觉得没什么了。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