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与“古典互联网”为敌,陈伟星有何底气?

2018-03-21 08:54 稿源:艾问人物  0条评论

 文:Ada  青桥

主编:高原  排版:京奇  设计:耿亚君

从去年底至今,区块链的火爆程度愈演愈烈,尤其是近期代表“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群的泛城资本董事长陈伟星与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的几轮激烈观点PK,让区块链的争议越来越大,也让陈伟星,这个几乎快让人遗忘的名字,又重新成为炽手可热的当红人物。

80 后陈伟星,像一只虎,时刻在寻找狩猎对象,目标出现的那一刻,奋不顾身地扑上去;又像一只迁徙的鸟,一次又一次地选择,又一次又一次地离开。不停在匹配适合自己的领域。

由于陈伟星怼人无数,所以被贴上“耿直 boy”的标签,这个标签被无数人做过无数的解读。有人看他心直口快、圈粉无数;有人说他狂妄傲慢,不够专注。《艾问人物》好奇的是,是什么,让他每一次经历都能够做到,如此彻底的投入,又那么彻底的离开?

他说:对于不喜欢的环境,要么改变,要么离开。

陈伟星吃到区块链早餐最好的蛋糕了吗?

区块链就像一股大浪,在中国人的微信群中掀起一阵阵躁动与不安,而陈伟星就是那个站在浪尖上的人。之前的任何一次创业经历,似乎都不及这次大浪疯狂。

2015 年,陈伟星创办的快的和滴滴合并了,失去操盘权的他也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消失在大众视野之中。在我们快要忘记他的时候,他却携百亿身家卷土重来。

重新站上舞台的他,是一名区块链投资人,狩猎范围极其广泛,从交易所、矿场到矿池。投资了比原链、量子链、币安、火币网、波场等项目,他几乎品尝了区块链早餐最好吃的蛋糕。任挑一个项目都足以让普通人实现一夜暴富的梦想。

那么,这两年他到底做了什么?

寻找信仰?

在利益和信仰杂糅的链圈里,我们已经分不清谁是真的信仰粉,谁是披着信仰的投机者。在这个改变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技术上,有人在投资未来,也有人在投机现在。陈伟星则以信仰者自居。

“我对区块链感到激动的事情,是因为以前一直解决不了的困惑找到可以赖以解决的技术手段了。”

“真正的信仰者,绝不割韭菜,也不当韭菜!只有卖的才是韭菜。”

“自从找到了区块链,酒也戒了,女朋友也不要了。”

淡出的两年里,他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到世界各地拜访各种奇葩,拜读各类经济学著作。

2018 年春节,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的微信群,陈伟星开始怼天怼地怼啸虎,将凯恩斯、哈耶克信手捻来,言语里充满宏观经济学和货币经济学的理论,阿里巴巴的曾鸣都称赞他宏观经济学底子好。

土木工程专业出生的他,俨然成了民间第一经济学家。陈伟星的认知逻辑是先思考经济和金融,再用金融的逻辑来理解比特币,最后,理解区块链技术。实际情况中,他的创富逻辑却不是递进式的,而是发现一个新事物,先投资一圈,再摸透它。这就是抢占先机。

陈伟星的身份,在传统投资人和区块链投资人之间转换。如果不是因为区块链把他捧成众人瞩目的明星,也很少有人知道他在传统投资领域里闷声发着大财。

2006 年创立了泛城科技, 2016 年又成立泛城资产(浙江泛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陈伟星先后以个人名义和泛城资产的名义投资了不少的企业。

他的投资领域极其广泛,从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智能出行到区块链。消失两年,除了布局一些投资,陈伟星似乎也找到了信仰。

“区块链是我的信仰,我将活在新时代。”

为什么要选择一次一次的离开?

陈伟星于 1982 年生于浙江上虞的一个普通家庭,从小就有倒卖河沙的经历,也不听话,就被戴上了自以为是、不尊重人的的帽子。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他有着率性耿直的性格与不安分的内心。

在陈伟星自己的叙事版本中,他高中三年没向家里要过钱,凭借不错的成绩跟各个校长谈判,获得减免学费的机会。但他付出的代价是三年间辗转了 6 所学校。

18 岁那年高三毕业,陈伟星第一志愿落榜,进入了北京化工大学,如果不是他自己说出这段经历,恐怕几乎不会有人知道快的的陈伟星和滴滴的程维竟然做过短暂的三个月的校友。

程维高考数学发挥失常,最后被调剂到北京化工大学行政管理专业。同样对命运心有不甘的两人,却做出了不同的选择。程维选择了隐忍与安分,留在了这里。而陈伟星在三个月后选择了退学重考,考入了浙江大学。

“我和程维的性格很不一样。对于不喜欢的环境,要么改变,要么离开。”陈伟星如此回应这件事。

这句话,在滴滴与快的合并中得到印证。

2012 年 7 月,陈伟星创立的快的正式上线。半年不到他就将大部分股权卖给了新任CEO吕传伟。快的老员工的说法是,“陈总有着更为高远的志向和更广泛的兴趣,自愿将大多数股权卖给了吕传伟“。陈伟星的说法是,”自己不擅长打仗,执行上做的不好,精力上也顾不过来”。

无论处于何种考虑,事实就是合并后他彻底离开了快的。快的因烧钱大战而备受关注,因莫可奈何而委身滴滴,这一切的操盘也已经跟陈伟星没有什么关系。幸运的他却依然享受着“快的创始人”带来的声誉与金钱。

2015 年情人节,走向合并的滴滴、快的大秀一把恩爱“打则惊天动地,合则恩爱到底”。选择留下的程维过得风生水起,带着独角兽企业的光环继续坚守。 

在程维大放异彩的时刻,这个不安分的少年显得有些黯淡无光。某种程度上,他离开了,没能当成互联网行业的英雄。

如今再看。陈伟星却这样去回应:

不能以赚钱论英雄,不是以独角兽论英雄,要以改进了多少社会缺陷来论。

现在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不均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

如何解决这个矛盾,才是当前全世界的最大机会。

区块链就是解决这个矛盾的技术工具。

所以我们要恭喜人类和人类的领袖们,他们有了从未有过的历史机遇。

要寻找大机会,得深刻的理解人们的痛楚,而不是数自己的功绩。

艾问人物创始人艾诚想说:

无论是从传统投资人的身份,转换到区块链投资人;还是从互联网创业者,蜕变为区块链投资者。陈伟星都不停的在适应变化,预见未来,也在投资未来。

他离开与选择的经历,一怼成名的经历都诠释了两个问题。壹,资本市场力量愈发强大,资本在创业里优势越来越凸显。名人站台,可比普通创业者更加容易吸引投资者聚集,估值容易更高。贰,在理论阶段,区块链是解决人类信任问题的技术工具。只要认定,提前布局广撒网是分得一杯羹的惯常打法。

像当年的硅谷一样,区块链可能创造了人类的另一个上升空间。看到上升空间的资本开始大量涌入,涌入的速度远快于技术发展的脚步,市场可能高估了近两年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能力与影响力。但我们也不能低估它未来十年的发展潜力。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