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为什么会要求对机器人收税?

2017-10-28 07:55 稿源:胡言细语  0条评论

作者大胡子uncle

随着机器人越来越多的进入我们的生活,相关人工智能的伦理和法规问题也正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讨论。机器人是否会对人类形成威胁是其中最热门的议题,但因为这种潜在的威胁所需的技术门槛还非常高,暂时不会形成法规来应对此问题。

但机器人作为高度自动化的生产工具,已经逐渐的进入到了很多行业,特别是容易被机器所替代的简单劳动力的制造行业,物流等行业。譬如,每天乘坐的汽车一定经历了机器人的流水线作业,送到手里的快递也许经历了机器人的运送和分拣,等等。

盖茨为什么会要求对机器人收税?

   京东机器人物流仓库

那么当机器人开始像人类工作一样创造价值,并且开始越来越多开始取代人类,那么是否也需要向机器人收税呢?

机器人是否需要征税的几种不同声音

去年,欧洲议会对一个包括向机器人征税的的机器人法案做表决,法案建议当机器人开始大范围代替人工时,就应该对采用机器人进行生产的这些公司进行额外的机器人税,以此来对因机器人的采用而失业的工人进行培训教育和生活补贴,最终这个议案以反对对支持约4: 1 的比例未得到通过。

2017 年法国总统的左翼社会党候选人伯努瓦·阿蒙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希望对由机器人创造产品的收取增值税,收取的比例以产生的增值税所需雇佣人工时所需要缴纳的人员相应工资,税收和福利为一个参考,以此来保证社会全员所能获得的最低生活保证(雷锋网按:韩国已经成为首个对机器人征税的国家)。

在这些主张对机器人收税的意见中,最有影响的就是比尔盖茨在接受一个采访视频中所表达的意见,“在工厂中创造 5 万美元的价值,人类会为这个价值缴税;如果机器人来做同样的事情,我们应该对机器人征收同等水平的税”。他认为如果机器人替代了原来的工人,那么这些工人必然会离开现有的工作岗位,如果没有从机器人收的税来给这些工人做新的工作培训,或者基本的生活保证,那么这些钱可以从哪里得到呢?

对立的,反对机器人收税的意见,也显得言之确凿,大体认为过早过多的征税会延缓自动化生产的发展效率,特别在机器人自动化生产目前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更应该给予大力的支持,而不是急于薅羊毛。他们认为,毕竟自动化的机器人生产代表了更先进的生产方式,短期的人员失业虽然会造成一定的社会压力,但当先进的科技生产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趋势提高整个社会的生产价值的时候,必将给整体人类带来大的福祉,并且新的工作岗位会随之诞生。持这些反对机器人征税的人群大多来自于工商产业界和大多数的科技人群,

从两种截然不同观点的激烈碰撞,且越发迫切,表现出对机器人是否征税的讨论,是比机器人是否会成为对人类威胁似乎更近的话题。

先来看一看,税收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需要收税?除了我们每月领工资时需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其实每天我们在消费的时候也都间接的在纳税。但对税收的目的和作用,可能少有思考。

关于这个话题,有很多深入和专业的研究,在此不展开讨论,但简单的来说,税收由政府来收取,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一方面税收是作为社会发展所需要的经费来源,一方面当希望促进或抑制发展时,也可以通过减少或提高税率手段来做灵活的调节。

支持向机器人征税的意见主要认为机器和人在创造价值上是同等地位,且在很多地方还更加具有竞争力,对机器人收的税可以作为福利金,用以辅助那些失业人群获得更多的教育或者生活保障。

而反对向机器人征税的人认为人工智能还在初级阶段,过早的税收会为发展带来压力,不利于新技术的普及和快速进步。

结语

在目前机器人还远远未能达到人类的自主感知认知思考情感的阶段,无需过度的将机器人中的“人”过度解读,更多的只是客观的注重她的“机器”属性,从机器的科技型颠覆来评估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以此来减少对人和物判断上的情感影响,更多的关注新技术对人类生活的影响。

初看起来,人工智能,机器人,在创造价值的时候,和任何其他技术在创造价值的时候没有任何差别。

就像一台车,开始是牛在拉车,然后换成了蒸汽机车,接着换成了燃油车,现在换成了电力车,最后又会成为人工智能机器人自动驾驶车。在征税的本质上,并不会产生任何的区别,不会因为采用了什么技术,而产生是否需要征税的讨论,而只存在是否会需要通过税率的调节,来促进或者削弱这种技术的竞争力和生命力。

另外,为了突出某种对立,很多媒体将对机器人减税力度的减少,简单的解读为对机器人在征税,从此就开始大量的批判。客观的说,减税力度的减少只能说随着技术和行业更成熟,对这个产业的扶植力度在变小,就像对目前电动车的补贴在减少,不能说对新能源电池车在考虑征税,也不是什么天翻地覆的改变。因为本身,无论汽车采用什么技术,汽车都是会被征税的,也即无论用什么技术生产产品,产品总是会被征税的。无需因为新技术的应用,做过多的解读和恐慌。更不必因为幻想出来的“伤害”而过早的寻求道义上的支持。

确实,机器人在生产制造中会创造更大的产值和利润,就像高科技公司比很多传统技术公司生产效率更高一样,需要在萌芽和成长阶段更多的扶持和政策的倾斜,但是,对于扶持力度的多少,可以也应该产生不同阶段的不同政策。

此次人工智能的机器人的技术革命的力度,不同于以往的技术革命。以往的技术革命都只是部分的产生了替代了人力的作用,更多的是替代了人的体力。而此次的人工智能革命,则在从脑力上寻求替代人力,可以说此次技术革命的影响力超越了此前所有的影响,所给传统人力工作带来的“破坏力”也是前所未有的。人工智能可能会更容易的将生产优势和财富集中在寡头手中,从而产生大量传统的工作的消失,而新的工作岗位的产生数量和速度缺远远的落后于岗位消失的速度,这是之前的技术革命从未出现的现象。所以如果仅仅乐观的认为新的工作会替代消失的工作,可能仅仅只是一种忽视了此次人工智能技术革命力度的陈旧想法。

如果把比尔盖茨的整段视频看完,会发现比尔盖茨并非是想通过收税来延缓机器人的发展,反倒他是担心大众对机器人的发展所带来的大批失业会持反对意见,从而持久性的延误人工智能的发展。于是,就想通过收税来进行失业人群再就业培训和生活补贴的方式,来合理和持续的给人工智能提供一个良性的发展。

技术的发展是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会整体上给人类带来福祉,但并非能同时给每个人带来同样的生活改善,就像此次十九大也提出了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是新的主要矛盾形成的原因之一。对各层次的人群关注,而不仅仅是中高技能人群的关注,努力做到科技革命带给更多人的普惠利益,是需要付出极大耐心和的心血的工作。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